Logo
2 二月 2021

蘇武心驚,朝着樹林中鑽去。

Post by zhuangyuan

“滾,此人是我蠱族的!”

那蠱族婦女一步邁出,蛇杖砸向藥王谷的中年人。

中年人怒喝:“找死!”祭出長槍迎了上去。

碰的一聲,兩人激鬥起來。

與此同時,莫澤等蠱族高手追着蘇武沒入林子中。 “絕不能讓此人褻瀆怒龍大人。”

莫澤率人追擊蘇武,見蘇武朝着怒江方向疾奔而去,怒喝着吩咐。

蘇武心中一動,他賭對了,這蠱族的人似乎非常尊敬那條大江,自己只要進入江中,他們絕對不敢追上來。

“不好!”莫澤等人見蘇武衝向怒龍江,不由色變。

撲通一聲,蘇武縱身跳入江水中。

莫澤等人果然不敢再追。


“莫澤大人,該怎麼辦?”一個蠱族族人問道。

莫澤向着怒龍江躬身拜道:“此人褻瀆怒龍大人,怒龍大人必會制裁此人。”

怒龍江江水渾濁,蘇武跳入江水中之後,根本無法看清十米開外的任何東西。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卑微的生靈,你竟敢褻瀆本座。”

四面八方的江水擠壓而來,帶着千萬斤巨力,就算是五境武者也會被江水壓成碎片。

蘇武冷笑,釋放出紙片,開始瘋狂的吸收江水。

他的大江領域尚未完成,正好缺少江水,此刻這些江水來的正是時候。

紙片漂浮在蘇武頭頂,所有涌來的江水全部都被紙片吸收。

怒龍江變得愈發狂暴,四面八方的江水凝聚成一條條巨龍衝向蘇武。然而這根本沒有什麼用,紙片瞬間把這些巨龍全部吸收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怒龍驚怒的聲音從江水中傳來。

“是你爺爺。”蘇武咧嘴一笑,紙片驟然變大,吸收江水的速度更快。

撲倒室友的365種方式

莫澤看到怒龍江翻滾不止,心中極爲震驚,怒龍江有靈,連藥王谷那個老傢伙也降服不了,如今此人進入江中之後,居然能把怒龍江攪動得天翻地覆。

轟隆一聲,整條怒龍江的水全部蒸騰起來,在高空中凝聚成一條千丈餘長的巨龍。

怒龍江干涸了。

“這……”蠱族的族人擡頭看着巨龍,滿臉震驚。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怒龍江化作巨龍之後,居然朝着遠處飛走了。

“怒龍大人!”莫澤等人追了上去。

江底淤泥之中,蘇武盤坐在淤泥中,整個人都已經被淤泥覆蓋。

大江領域完成了,且一舉成爲了高級領域。

至此,大江領域,黃金領域,大地領域,火焰領域,植物領域,動物領域已經全部完成。

紙片世界之內,植物領域之內有一條大驚東流,江水浩浩蕩蕩,其內居然有一絲靈氣。

火焰山和黃金山分別位於大江東西兩邊,樹林裏面的泥土變成了烏黑色,居然長出了不少靈藥,那些靈藥是他在地宮裏面得到的 種子生長出來的。

“傳承者已經完成領域任務,小世界初成。”紙片的聲音響起。

“小世界?”蘇武露出喜色,進入了紙片世界。

淤泥上空只剩下了一張紙,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小世界初成,能量濃郁,全部灌注到了蘇武身上,蘇武的木序列能量和火序列能量片刻之間就達到了圓滿,精神能量也達到了極限。蘇武已經控制不住,序列進化開始了。

首先是木序列的進化,其次是火序列,最後纔是精神序列。

序列進化完成之後,蘇武成爲了三境武者。

木序列三境武者。

火序列三境武者。

三境精神武者。

蜀都武校武榜前四的學員,也只是三境巔峯而已,蘇武已經快追上這四個人了。

突破到了第三境之後,蘇武的戰鬥力提升了一大截,蘇武嘗試着運轉火序列和木序列能量,兩股能量生生不息,蘇武的氣息不斷提升,比起四境武者來只怕也已經相差無幾。

不過,三境武者和四境武者之間的差距極爲巨大,蘇武暫時是無法跟真正的四境武者相提並論的。當然,蘇武還是精神武者,還有勢術,真要鬥起來,蘇武自信未必會輸給四境武者。

最關鍵,到了第三境,他終於可以開始學習劍宗的劍術了,因爲劍令裏面的劍宗傳承,只有到了三境才能修行。

當然,這個時候蘇武可沒有時間修行劍術。

這個地方處處詭異,處處危險,得趁早離開。

不過,離開之前,蘇武得先感受一下小世界。

小世界的能量極爲濃郁,在此處修行事半功倍。

除此之外,最讓蘇武吃驚的是,在這個小世界之內,他想去哪裏,只需要念頭一動,就可以把自己移動到哪裏。

接着,蘇武念頭一動,甚至可以控制江水的流向,那看似沉重無比的黃金山,蘇武也可以控制着懸浮起來。

凡是小世界之內的東西,蘇武都可以任意操控,他甚至可以讓自己隱藏在大地之下。

過了好久蘇武才恢復平靜,離開了紙片世界。

蘇武剛從河底上來便看到了莫澤等人臉色沮喪的趕回來,顯然他們並未追上怒龍江。

怒龍江離開了,而且恐怕永遠都離開了。

莫澤等人心情低落,他們祖祖輩輩供奉怒龍江,怒龍江也幫了他們莫氏蠱族很多次,甚至數次救莫氏蠱族於危難之際,可以說,怒龍江比他們蠱族族長還要重要,是他們最大的依仗和靠山。

莫氏之所以能成爲四大蠱族之一,也是因爲有這條怒龍江的存在。他們難以想象,如果其他蠱族知道怒龍江離開了會幹出什麼事情來,畢竟想取代莫氏的蠱族比比皆是。

看到蘇武,莫澤和其他莫氏族人大怒,若非蘇武,怒龍江也不會拋棄他們離開。

“殺了此人!”莫澤催動血月蠱,隔空釋放出一記血月光刀劈向蘇武。

他含怒一擊,威力直追四境巔峯武者。

蘇武沒有硬抗,側身閃避開來。

不過其他幾個莫族的四境武者也釋放出了血月光刀,數道血月光刀同時劈向蘇武,頓時把蘇武所有閃避的方向全部堵死。

蘇武施展騰蛇相,閃展騰挪,踏着奇特的步法,身影一晃再晃,直接從數道血月光刀中找出一條出路,掠出了血月光刀的包圍圈,隨後蘇武身影再一晃,嗖一聲沒入了林中。

莫澤等人驚怒交加,追了上去。

不殺蘇武,他們誓不罷休。

更何況,蘇武身上還有白紙人。 蘇武知道來時的路,只要按照原路返回,肯定能離開蠻荒大澤。

但是他回到破廟所在之處的時候,卻發現一羣光頭和僧,這些和僧個個都穿着血色袈裟,念珠居然是用骨頭打造的,臉上要麼有紋身,要麼有刀疤,眼中滿是戾氣,哪裏有半點出家人應該有的樣子。

“有人。”其中一個和僧瞧見了蘇武。

“白紙爲面,此人得到了白紙人。”另外一個和僧大喜。

“又是白紙人?”蘇武心中更加疑惑,這白紙人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此人已經吸收了白紙人,只能宰掉他了。”和尚們相視一眼。

蘇武色變,這六個和尚個個都是四境武者,一個他應付起來都有些力不從心,更何況是六個。

“嘿,大谷主他們已經有三個白紙人,只差最後一個,所以遲遲沒能去風鈴碼頭,殺了此人,奪得白紙人,大谷主他們必有重賞。”

六個大和僧舔着嘴脣,如同看着絕色美人一般盯着蘇武。

蘇武遁走。

六個人追了上去。

這時莫澤等人從遠處林中掠出,喝道:“受死!”

血月光刀鋪天蓋地的劈向蘇武。


蘇武乾脆朝着那六個和尚急退。

“找死,敢搶我們的獵物!”

六個大和尚暴怒,或指或拳,紛紛出手,血月光刀瞬間被擊碎。


“惡人谷。”

莫澤一愣,隨即笑道:“惡人谷的朋友,我們各憑本事如何?此人狡猾,如果我們打起來,他絕對會伺機逃跑。”

“嘿,好主意。”

六個和聲紛紛點頭。

就在這時,遠處一點金光快速靠近。

衆人微愣,隨即臉色狂變。

一股恐怖的氣息席捲而來。

“金屍!”蘇武心中一驚,那頭金屍居然沒有走遠。

“閉氣,斂息,沉河!”

莫澤大喝,閉氣,收斂氣息,碰一聲落入沼澤中。

其餘蠱族的人也紛紛效仿,全部閉氣斂氣沉入沼澤中。

那六個大和尚也輕車就熟,沉入沼澤中,蘇武見狀模仿衆人沉入沼澤之中。

此處沼澤有個很大的水潭,別說蘇武他們只有區區十幾個人,再來數十個人全部沉入水潭也完全沒有問題。

水下,蘇武等人大眼瞪小眼,誰也不敢喘氣,誰也不敢說話。

碰的一聲,金屍落在水潭旁邊,恐怖的能量氣息如同水銀瀉地。

金屍強大,堪比六境,其身體強硬程度恐怕堪比七境的力量武者,儘管智慧低下,但絕對是一個人形殺器,被他逮到可不僅僅是吸乾血那麼簡單,會死得很慘。

無論蠱族還是藥王谷的人,最強不過四境,逃走是完全不可能的,硬碰硬更是不可能。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