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蘇夜雨點了點頭道:「對,就是北方的那個殺手樓。嘿嘿,不要緊張嗎?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只是需要你幫個忙罷了!」

Post by zhuangyuan

蘇夜雨說的是真的,因為易天師的囑咐,所以蘇夜雨也不好殺掉青光。而青光卻很重要,因為他可是引出修羅王易歸葬的關鍵。所以他們有不得不擒住青光。

而現在看來,他們的把握也很大。一個玄天境後期,一個玄天境巔峰,對付一個只有玄天境中期的人實在是太簡單了。

青光也很厲害呀,短短几年時間便從玄天境初期晉陞到了玄天境中期,的確沒有辜負天才這個名號,不過現在看來,即使青光在天才,作用好像也不是很大。

的確,青光的域是攻擊型很強的域。但很無奈,蘇夜雨和老方的域都是那種天生的刺客型的,而刺客最主要的一個因素便是速度,所以無論是蘇夜雨還是老方,他們的速度都很快,快到青光根本碰都彭不到對方一下。

短短的一個猶豫之後,青光便做了一個決定。他捏碎了一個玉符。

這個玉符不是易歸葬的,即使易天師現在有心通知易歸葬也有點不行了,易歸葬現在在千影城做一件重要的事,而且兩地相隔太遠了,易歸葬就算能來,也至少也消耗掉一半的實力。

這個玉符是秦瑟的。雖然秦瑟現在連易天師都不如,更不是眼前這兩人的對手了,不過秦瑟的域可是空間屬性的,她可以毫無顧慮的進行空間轉移,在逃跑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

秦劍天終於知道了他自己的那幫人是哪的呢?

千影城!他沒想到平日里和他稱兄道弟的那些人竟然已經投靠了千影城,而現在他們的代表便是一個叫做孟慶的人。

孟慶很年輕,絕對還不到百歲,而他現在的實力卻已經到了大圓滿巔峰了。

不過現在無所謂了,無論是和誰合作,只要能達到目的就行了,為了這個目的可以不擇任何手段。

「計劃有變,我們得早點去了。」秦劍天對孟慶說道。

孟慶臉上沒有起一絲波瀾,淡淡地說道:「早點去也行,早完早利索!」


「嗯,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秦劍天道。

孟慶點點頭,然後跟著秦劍天走了出去。和他一起走的分別是一個張姓和王姓的老者,兩人都是這修羅王城內一流的世家,他們的實力也已經是大圓滿級別了。

秦劍天和張姓以及王姓的老者是老熟人了,不過在此刻,不知為何卻好像沒有了一點關係似的。

在秦劍天的帶領下,四個人來到了城東一處無人的宅院里,走進去之後,他們又進了一個暗道,在暗道中又前行了大概十多分鐘,暗道走到了盡頭,在出口處輕輕敲了幾下之後,通道口被打開了。

秦劍天四人走了出來,而等待他們的正是易水塵和趙無極。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坐著聊吧!」易水塵率先打破了僵局。

「是啊,是啊,我們走吧!」秦劍天附和道。

孟慶點了點頭,這種事上他並沒有什麼好爭的,答應了對方不就是了。

來到一處密室之後,各方坐定,孟慶先站了起來說道:「在下孟慶,代表千影城而來,可以完全負責此次事物。」

話雖然很簡單,但說這些也已經足夠了。

孟慶是秦劍天這麼領頭的,他說完后自然也該多了易水塵這面頭領說了。

易水塵現在的身份是萬萬不能暴露的,事實上,他的身份到現在為止也僅僅只有趙無極和秦劍天知道。 花都特戰狼王

「在下趙無極,天驕盟的盟主。」趙無極的介紹同樣簡單,但說這些仍然是夠了。

其實從一開始,剛開間按趙無極的時候,他便已經看到了對方的不凡,而到了現在,他便已經發現了對方現在的實力絕對比他高,很可能就是玄天境的高手。

但即使對方是玄天境高手,他也沒有絲毫的懼意,畢竟他身後還有更厲害的人在,他怕什麼怕,他什麼都不怕。

「原來是趙盟主,那我就有話直說了。」孟慶哈哈一笑道。

趙無極點點頭道:「說吧,我們就要暢所欲言嘛!」

「聽聞趙盟主對修羅王城以及花都很是不滿,這一點上我們是有共同之處的,我想我們是可以合作的一番的嗎?」

「嗯,是可以的……」

……

雲裳,獨孤天龍兩人站在一處荒涼的土地之上,他們的對面是三個人,兩男一女,正是從花都剛剛趕過來的三人。

一個瘦弱男子,一個強壯男子,一個艷麗女子。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宋梨夏,宋梨春,宋梨秋。他們來自梨洲,他們號稱『梨洲三傑』,他們的任務是雲裳。

「就是你們要找我?我不認識你們!」雖然雲裳聽說過梨洲,但她卻真的不知道這麼幾個人!

強壯男子宋梨春笑了一笑,說道:「我們是受一個人之託來的,他叫宋書劍,你應該認識他吧?」遇見了正主,自然也該身為三人間的頭髮話了。


「宋書劍?不認識!」雲裳老實說道。

宋梨春無奈地嘆了一嘆,道:「兩千多年前,東海深處,你救過一個被追殺快死的男子。」

聽完這些,雲裳好像回憶起來了似的,道:「好像是有這麼一個人來著,怎麼,你們是他派來的。」

「嗯,是的。」宋梨春點了點頭。

「來幹什麼?」雲裳道。

宋梨春繼續說道:「你還記不記得,他曾經說過只要他活著,他總有一天會來迎娶你的。而現在他已經是梨洲之主了,所以我們才來了。」

「他怎麼自己不來?」雲裳很隨意地問了一句。

「剛當上梨洲之主,他很忙。」

「哦,那就讓他忙完了在親自和我說吧,要知道我也很忙的。」雲裳淡淡說道。

「他說了,我們必須把你帶去,必要時候,可以不擇手段的。」宋梨春繼續說道。

「你這是威脅?」雲裳道。

宋梨春沒有任何不滿道:「你可以這麼認為,我只要完成目標就行了!」

「那就是要抓我了?」雲裳道。

「你可以這麼認為!」宋梨春道。

雲裳道:「那好,你來吧,然後見識以下極西之地以外的世界的武者到底有多麼厲害!」


對於對面這人的態度,雲裳非常的不滿。一個自己都基本上不記得的人竟然派人來迎娶自己,雲裳想想都感到可笑,你願意你還沒問願不願意呢?

那麼雲裳願意嗎?

答案很肯定,絕對是不願意的。那麼既然不願意,就只有開戰了! 孫國志被夜鶯攙扶著,但他的一隻手臂垂直而下,估計是廢了,他氣急敗壞的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在這個市裡難道還有我孫國志惹不起的人嗎?」

星潮欲言又止,頓了頓才說:「我現在要把黃濤帶走,看在老大的份上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阻攔,後果自負。」

我心中一緊,因為我早就對於孫國志幕後的老大比較好奇,現在看來星潮和孫國志身後的大靠山很有可能就是同一個人。

孫國志冷笑了一聲,說:「笑話,我還真的想不到會有什麼後果會讓我自負的。」

孫國志說完,夜鶯他們幾人竟然直接將我們二十多號人給圍了起來,每個人的手中都亮起了傢伙,戰況一觸即發。

「孫國志,你這是想幹什麼?起內訌嗎?」星潮看著周圍人的架勢臉色頓時一沉,因為他帶來的二十多號人,雖然人多,但都是空著手來的,面對七八個手持棍棒的漢子顯然已經是處於下風。

「你說我想幹什麼?我想讓他們兩人留下來,老子現在就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不是對我的身份很好奇嗎?其實你的老大是我的姐,親姐姐。」

孫國志說完這話更顯得意,顯然是打算今天不把我留下他就不甘心。

星潮的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回頭帶著深意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最終咬了咬牙,說:「夜鶯,你們難道是想造反嗎?我才是星潮會所的老闆,是誰給你們發工資的?」

星潮這句話雖然說的十分有底氣,但聽在我的耳朵里卻顯得十分蒼白,估計星潮了解到了孫國志的真正身份后勢必會有所顧慮。

孫國志怪不得能夠一飛衝天,原來是有著一個背景深厚的姐姐在給他撐腰呢,所以他才會如此的膽大包天。

夜鶯卻冷哼了一聲,說:「星潮老闆,我想你應該清楚,我們一直都是孫大哥的人,是他給了我們工作,給了我們一口飯吃,我們當然是聽孫大哥的。」

「你…」星潮氣得身體都止不住的顫抖,往後退了兩步擋在我的身前,對著孫國志喝道:「孫國志,就算現在老闆在這裡恐怕也無法縱容你,你知道黃濤的身後站的是誰嗎?」

孫國志輕飄飄的說:「是誰啊?」

「闊少!」

星潮說出闊少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發覺夜鶯他們慌了,而且慌得十分明顯,就連孫國志一臉高傲的摸樣竟有些動容。

孫國志愣了半晌猛然開口哈哈大笑道:「星潮,我看你是想保護這個小娃娃糊塗了吧,闊少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會是這個小子靠山?而且就算闊少現在在這裡,他又能奈我何?」

星潮卻不急不忙的說:「不錯,闊少的確不在這裡,但是他就在會所的門外。」

我有些吃驚,也不知道星潮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我相信憑藉我和闊少兩人的關係,他知道我有難肯定會來救我的。

孫國志咬了咬牙,臉上的青筋乍現,「星潮,我看你是糊塗了吧,如果闊少真的和這個小子交好,那他為什麼不進來救他,我現在懶得給你廢話,這兩個人我要定了。」


孫國志話音剛落,夜鶯舉著手中的警棍便向著我們沖了過來。

我和星潮都沒有想到孫國志竟然會狗急跳牆,星潮連忙讓幾個人護在我和關可兒的周圍便向夜鶯迎了過去。

昨天我還覺得星潮是一個溫文爾雅的老闆,但現在看他和夜鶯交手的時候才知道他原來是一個高手,赤手空拳和夜鶯打得不相上下。

看著眼前的打鬥,我明顯感覺夜鶯他們幾個人肯定是有些身手的,一個對倆卻絲毫不落下風。

我心中焦急萬分,我還以為星潮來了我肯定就得救了,但現在孫國志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看來是鐵了心不讓我和關可兒離開這裡。

我連忙讓保護我的幾個人去幫忙,那幾個人早就開始摩拳擦掌,聽見我的話后詢問我一個人能行嗎?對方見我點了點頭就沒再矯情,鬆開了我就與夜鶯他們幾個人混戰在了一起。

關可兒顯然是嚇得不輕,站在原地神色恍惚,七魂六魄估計都嚇飛了。不過關可兒是一個女孩子,恐怕從小到大都沒看見過流氓打架的場面,所以驚嚇也是情有可原。

我深吸了一口氣,等我那口氣緩過勁兒來,我的身體這才沒那麼痛,雖然不能幫忙,但正常的走動還是能堅持的。

「可兒,你別怕,有我在。」

我緊緊的把關可兒抱在懷裡,雖然星潮他們幾人在面對夜鶯的時候還能勉強在我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包圍圈保護我們倆,但關可兒聽見我安慰的聲音的時候還是止不住的哭了起來。

現在的局勢對於我們特別不好,星潮這些人都是看場子的,打便宜架還可以,如果真的讓他們拚命,估計夠懸。所以這才沒過一會兒的功夫我們這邊就躺下的人過半的人。

「快,快,先把那兩人給我捉住,只要捉住他們,我每人給你們三萬。」孫國志站在一旁不停的叫囂著,看著我們這邊的人不停的倒下,他也跟著拍手稱好。

夜鶯他們聽見了孫國志的懸賞,每個人都好像打了雞血似的,而我們這邊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快速的倒下。

眼看著戰局已定,我心道這樣下午不是辦法,夜鶯這些人明顯就是社會上的混混,打架鬥毆這些事情都是他們的老本行,而且還有孫國志在身後給他們撐腰,這樣一來他們壓根就不怕鬧出什麼事情來,所以一個個的下手都特狠。

所謂擒賊先擒王,我剛剛一直都擔心關可兒的安危,但細細一想,恐怕夜鶯他們根本就不敢去傷害關可兒吧,所以我連忙拉過一個人讓他保護關可兒,然後我直接向孫國志沖了過去。

現在我身上的那些疼痛勁兒都緩了過來,三拳兩腳解決了擋在我眼前的那人,直接向孫國志俯衝了過去。

我的速度特快,幾乎是將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了腳上,而他們最厲害的夜鶯已經被星潮給牽制著,所以這個時候自然是我偷襲的最佳時機。


孫國志看見我向他沖了過來,剛張開嘴還沒來得及求救,我從剛剛那人手中奪過來的警棍便直接向孫國志甩了過去。

我這一棍剛好砸在孫國志的腦門心上,孫國志哎呀一聲倒在地上,原本就被我揍得血肉模糊的臉現在更加的猙獰,鼻血猶如決堤的小河般淌了下來。

我連忙抄起小屋裡橫放著的匕首架在孫國志的脖子上:「都他娘的給老子住手。」

這一刻我知道我成功了,能將孫國志掌控著,那就說明我已經掌握了勝局。

果不其然,夜鶯他們幾人連忙停下了手,獃獃的望著我,眼神有惱怒,有不甘,有人還在不停的咒罵著。

「星潮,給我一個個的廢了他們。」現在我的心特狠,如果殺人不犯法,我真想一刀結果了孫國志,然後在慢慢的折磨夜鶯這群惡棍。

夜鶯他們還想要掙扎,但我微微動了動我手中的匕首,一滴殷虹的鮮血紅孫國志的脖子上流了下來,這一刻孫國志才感受到了恐懼,不停的沖著夜鶯他們喊話,讓他們把傢伙事兒都給放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