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葉荒說完再次看着王珂,這次王珂還是一副沉思的模樣,但是這次葉荒不敢在大意了,因爲有了上次的教訓知道肯定不能高興的太早。

Post by zhuangyuan

“遠嗎?”

“不遠不遠!”

葉荒聽到王珂這麼問就知道事情差不多成了。


“既然不遠的話,那你每天下去找那調料,找到了在回來,反正不遠。”

“恩?”葉荒瞬間石化。 “這恐怕不是太好吧?”

“這怎麼不好了?”

秦昊看着王珂天真的面龐,卻有一種想要掐死她的衝動。

不行,要趕緊想辦法,不能在這樣下去,原本是要來徹底的消除魔靈印記的隱患,但是現在卻要變成梅花婆婆的私人廚師了。

脣屬預謀

“我萬一在山下買調料的時候,不回來了呢?”

“你真的會嗎?”

王珂好像從來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聽到秦昊說道才問道。

“山下的誘惑那麼多,我可不敢確定自己能夠忍受住誘惑!”

山下誘惑多倒是沒有說錯。

“你就真的那麼想要下山?”

王珂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葉荒話裏話外的意思就是不想呆在山上。

“其實呆在山上也不是不行,我現在的大部分生命都是在山上度過的,當初我下山的時候還很不情願……”

“既然這樣爲什麼不會到山上去?”

葉荒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王珂打斷。

王珂的這句話,也算是問到葉荒的心中去了。

是啊,爲什麼不會到山上去?

那個時候在山上多好?無憂無慮,沒有煩惱,不像是現在,幾乎每天都會被很多事情纏的睡不着覺。

既然這樣,那爲什麼不再會到山上去呢?


“因爲我不想逃避。”

秦昊看着明明只有幾歲大小的王珂認真的說道。

王珂聽到葉荒話之後,身子明顯的一陣微微晃動。

葉荒趕忙上去攙扶。

“喂?王珂?你怎麼了?”

葉荒心中緊張,難道自己說錯什麼話了?還是說自己的話竟然還帶上了眩暈的效果?

不然這王珂怎麼無緣無故的就要暈倒一樣!

“不要緊,我沒事,就是想到一點事情。”

王珂很快就調整回來,但是腦子裏面卻一直迴盪着幾個字,爲什麼要逃避?爲什麼要逃避?

還有一些畫面好像是幻動片一般不停的在王珂面前閃過,想要仔細看,但是怎麼都看不清。

這讓王珂很是惱火,情緒有漸漸的開始不穩定起來。

越是強大的東西不穩定起來所帶來的危險也就是越大!

有句古語說的好,天子之怒伏屍百萬!


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王珂的情緒也非常的不穩定,雖然葉荒確定王珂一怒不會伏屍百萬,但是卻保不齊不會血流五步啊!

葉荒趕緊退到一邊。

雖然這樣顯得好像是很沒有擔當,但是葉荒也不想因爲這樣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王珂剛說完沒事就跌坐在地上,雙手抱頭表情很是痛苦。

一隻鳥兒無意從王珂身邊飛過。

只是瞬間,就被切割成數塊!

一點血液濺在葉荒的臉上,嚇的葉荒又連忙後退了幾步,同時心中暗暗心驚。

這王珂到底到了什麼境界?

單單是因爲情緒不穩而暴露出來的氣機,就能達到這種程度?

看着王珂痛苦的跌坐在地上,葉荒的心情很是複雜。

作爲一個善人,葉荒是不忍心看到這一幕的,畢竟現在王珂的形象就是一個幾歲大的小孩子,看到一個幾歲大小的孩子,在地上痛苦的抱着頭,任誰都會有一點惻隱之心吧?

但是理智又告訴葉荒現在是一個逃離這裏的最佳時刻,現在不走可能就沒有機會在走了!

咬了咬牙,心思又急轉了幾圈,葉荒還是決定現在就走!

對不起了王珂,我現在可幫不了你!

葉荒轉身就走,速度及快!

僅僅是片刻就走過了大片的梅花林。

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梅花婆婆也就是王珂並沒有追上來,葉荒微微鬆了一口氣。

擡頭看一眼下山的路,葉荒心思微定,急速向下跑去……

這邊王珂還在坐在地上,但是已經沒有了當初那種痛苦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麻木的表情和空洞的眼神,嘴裏面還低聲的呢喃着。

這盛世,如你所願

天門、天門、天門……

漸漸的王珂的神情逐漸穩定,眼神裏面也漸漸的浮現出光彩。

好像是已經恢復過來。

“葉荒?”

王珂望着葉荒消失的地方,淡淡說道,半晌之後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然後瞬間從原地消失!

茅屋還在,黑貓還在,梅花也還在。

還有地上那隻已近死去的鳥兒,和已經被鳥兒的血液吸引過來的毒蟲。

一切都彷彿是原來的樣子。

但是有人知道,這裏的一切都變了。

葉荒還在叢林裏面狂奔,現在葉荒也不敢用輕功走在樹冠上面。

雖然那樣會省事不少,但是卻會提高暴露自己身形的概率。

現在可不是掉以輕心的時候,葉荒估算過王珂的速度,即便是自己已經全速奔跑已經將近兩個時辰了,但是王珂如果現在醒來,仍然能在一個時辰之內追上自己,而且這一個時辰自己還實在不停的奔跑!

不想養雞就趕緊跑!

葉荒給自己,默默打氣,同時心中暗罵晦氣。

雖然知道這一次前來不一定能夠遇上梅花婆婆,甚至都已經做好了白跑一趟的準備。

但是誰能想到竟然真的碰見了梅花婆婆?只不過這樣的梅花婆婆秦昊一點都不像遇見。

天色很快就暗下來,秦昊已經連續奔跑了一個白天。

到了這個時候葉荒才感覺心中稍微有點安定。

這個世界上也沒有誰能夠像自己一樣,用真氣催動輕功狂奔一天吧?

葉荒能夠憑藉着朱雀之力強行撐着,別人就不行了,就算是老天師也沒有葉荒耐久!

在這裏秦昊已經能夠感受到和李靈的那種感應在慢慢的強烈,這就是說明,附近一年就是柳家了。

葉荒這麼狂奔一天還沒有迷失方向的原因就是因爲這個,簡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定位設施。

不用擔心沒有電,也不用擔心沒有信號,只要人不死,信號就不會斷。

之前葉荒還費盡心思的想要將這信號給切斷,但是現在看來,還要多虧了這個和李靈心靈感應的信號,不然的話,葉荒早就迷失在這湘西茫茫的大山之中了。

葉荒在望向李靈方向的時候,李靈同樣也在望向葉荒的方向。

“我又一種預感,葉荒就要回來了。”

柳子凝和李靈站在一起眺望着漫天星斗。

這段時間以來, 一訟成名:王爺,請接駕 ,好像很是浪漫,但是望向星星的眼睛裏面裝的卻是別的東西。

“你那不是預感吧?看那裏!”

柳子凝到底是武者,感應能力比起李靈強了不知道多少倍,李靈只是大概的說了一下在心靈感應中的葉荒的位置比較近了,但是柳子凝竟然真的發現有人在靠近。

“誰?葉荒回來了?可是我明明感覺葉荒距離這裏還有一段距離啊?”

柳子凝沒有回話,只是盯着遠處的山峯,李靈什麼都看不見。

但是柳子凝卻清晰的看到有人在那邊飛奔!

“不是葉荒!” 當然不是葉荒,因爲葉荒只有一個人,但是現在前來的卻至少也有十個人!

而且看起來各個都是高手,至少都有超凡境界的修爲。

人還沒有到這裏,柳子凝就已經感受到淡淡的壓抑。

“快去通知家裏!”

柳子凝當機立斷,直接帶上李靈向山下飛奔!

這裏距離家裏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並不遙遠,柳子凝帶上李靈幾個起落之間也就來到了大門口。

剛到門口正好碰見一個柳家下人正急匆匆的往大門跑去。

“不好了!敵襲!敵襲!”

這人邊跑邊喊,所到之處驚起一陣恐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