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葉小鷗枕着周筱宇的手臂,緊張的呼吸有些急促。

Post by zhuangyuan

周筱宇返身夠到果盤,吃了一塊咬在嘴裏,俯身像喂小燕子一樣喂進了葉小鷗的嘴裏。


“這次我來餵你,嗯?好不好!”周筱宇看着懷裏的葉小鷗。

葉小鷗嬌羞的閉上眼睛,甜蜜蜜的嚼着自己嘴裏周筱宇餵過來的水果,心都醉了,‘噗通噗通’的跳。


周筱宇俯身親了一下不停動着的鮮豔欲滴的紅脣,直到把一盤水果‘喂’完,才心滿意足的摟着她,躺在那。

葉小鷗都有點窒息的感覺,一動不敢動。

兩個人就這樣足足的躺了一小時,周筱宇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葉小鷗才擡頭悄聲問周筱宇,“你困了嗎?要不要睡覺了?”

周筱宇俯身低頭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好!洗澡睡覺!”

於是他挺身起來,順便也托起了葉小鷗,葉小鷗趕緊下了沙發,一溜煙的跑了。

周筱宇看着她窈窕的背影,悄悄的笑了一下,心裏想,小東西,哪裏跑。

周筱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直接進去了浴室,洗了一個熱水澡。

葉小鷗跑回自己的房間,就鑽進被子裏,埋着臉,感覺自己的臉依然還在滾燙。

本來還以爲今天都那麼晚了,周筱宇不會回來了,哪知道,他竟然悄無聲息的就回來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陰鬱了幾天的心情頓時開晴。

沒想到這一連串的親暱,讓她都有些措手不及,他可真的好‘壞’。

竟然讓她喂。

看來他告訴自己的,自己一定要記住了,在外面再不可說什麼餵了!

原來男人說的喂就是… …?

她把整個人都埋進被子裏。

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興奮亦或是羞澀。

沒想到,卷在被子裏還翻騰着,一個聲音讓她徹底懵了。

“你還能呼吸嗎?”

“啊?”葉小鷗當即就一動也不敢動了,等等?怎麼… …

下一秒,被子就被掀了起來,一股新鮮的空氣一下子就直衝入肺裏,葉小鷗禁不住咳了幾聲。

她瞪大眼睛看向站在牀邊的周筱宇,他… …他… …

周筱宇竟然掀起了被子躺進來。

葉小鷗嚇的趕緊向另一側滾去。

“你… …你… …”

“過來!”周筱宇伸着手對她喊道。


葉小鷗就那樣支在牀上咔吧着大眼睛看着周筱宇,“你… …你怎麼來這裏… …睡?”

“你好了是不?”

周筱宇厲聲的問,“小騙子!過來!”

葉小鷗這才一點點的挪過去,等到到了周筱宇能夠觸及的範圍,他伸出長臂一把摟過來,摟在懷裏,蓋上被子,說了一句,“睡!”

葉小鷗馬上就閉上眼睛,佯裝睡着了。

周筱宇看着她的樣子,偷偷的笑了一下,在她的脣上淺嘗輒止的吻了下,伸手關了所有的燈。

周筱宇是真的有些疲憊,他一隻手摟着葉小鷗,一隻手攥住她的手,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葉小鷗就遭罪了,她一動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出。

鼻腔裏充斥着周筱宇剛剛沐浴後的清新氣息,溫熱的氣息打在臉上。

黑暗中,眨着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她只能看見周筱宇睡衣裏袒露出的一部分胸肌。

沒一會就聽到周筱宇均勻的呼吸,原來人家已經睡着了。

葉小鷗長長的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更不敢動了,她怕一動,會驚擾到他。

也就只好閉上眼睛,竟然又往他身邊蹭了蹭,感覺是那樣的安全,愜意的也漸漸的睡着了。

這一夜周筱宇睡的好踏實,一覺竟然睡了15個小時,醒來時都已經是中午十分。

葉小鷗早就跑了。

他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懷抱,笑了笑,輕聲的嘟囔了一句,“小騙子!” 其實葉小鷗是早早的就起身跟李嫂說宇少想吃餃子,讓她去市場買了肉,自拌了餡,親手給周筱宇包了餃子,等着他醒來好吃。

她都有些着急了,悄悄的跑回房間看了好幾次,見他睡的好香,連姿勢都沒變過,也沒敢叫醒他。

“這是去幹什麼了?會這樣累,竟然一睡不起!”

葉小鷗嘟囔道,悄悄的退出房間,看了看時間,她是怕耽誤了今天她要回周家老宅的計劃。

她怕在不去看爺爺,真的是不守承諾了。

等她再一次進了房間悄悄的想牀邊走去的時候,周筱宇咧嘴一笑,佯裝還睡着。

等葉小鷗伸頭過來看的時候,周筱宇一伸手,快速的把她捉住,一用力帶到了牀上摟緊在懷裏,“怎麼起那麼早?”

葉小鷗咯咯的笑,“還早?都中午了呢!你在不醒我都要咬醒你!我要回家看爺爺的,你忘了?”

“沒忘!”周筱宇攬住她沒讓她動,枕着自己的一隻手臂,看向葉小鷗的臉,“怎麼咬?”

“啊?”葉小鷗怔愣了一下,才知道他是接着剛纔自己的話茬說的。

她嬌羞的笑着說,“你不可以斷章取義,總欺負人!”

“嗯?”

周筱宇看着她轉動的黑葡萄般靈動的大眼睛有點悸動,俯過身吻了一下。

“好,不欺負你!起牀送你回家!”周筱宇說完還是沒忍住,堵住她的嘴,親了個蕩氣迴腸,有些躁動,才快速的放開她,起牀去了浴室,衝了涼,洗漱完了出來,葉小鷗已經不見蹤影。

他慵懶的走下樓,進了餐廳就聞到香味。

葉小鷗跑出來,看着他問“宇哥,你猜,吃什麼?”

“餃子唄!”周筱宇不屑的說。

葉小鷗馬上撅起嘴來,“你一點都不好玩,一猜就中。”

周筱宇坐下來,拿起手邊的報紙翻看了一下,這是他早餐前的習慣。

葉小鷗已經把餃子端上來了,還有一碗金燦燦的小米粥,兩個翠綠的小菜。

周筱宇趕緊放下報紙,很有食慾,他還真的給力,自己一個人就吃了一盤。

給葉小鷗開心的不得了,很有成就感。

下午,葉小鷗被送去了周家,陪着老爺子,熱熱鬧鬧的包餃子。

周筱宇則去彙報戰果,這一次他可是又立一大功。

因爲馬上要開學了。第二天,葉小鷗終於看到了趙麗珠,這把兩個人開心的,那叫一個興奮,大聲的尖叫擁抱着,給站在旁邊看着的顧臻樺與馬英給震的,瞠目結舌。

馬英無可奈何的搖頭嘆息,看着顧臻樺問,“至於嗎?”

“不懂!”

顧臻樺嗤之以鼻,心裏極其的不舒服,心想,這見到我也沒這樣的興奮啊?都說重色輕友,這在她們身上也沒體現出來呀,這不免讓他有些氣餒。

然後由顧臻樺開車帶她們去了葉氏參觀,把趙麗珠羨慕的不像話,一個勁的跟葉小鷗說,一定要來這裏做設計,實現自己的夢想。

她們到在這裏暢想理想,顧臻樺他媽齊美君就沒有那麼好過了。

前幾天的會所發生的事情,徐安蕾回去當然跟她媽彙報了,徐安蕾她媽吳川那叫一個不樂意,這顧家的小子也太目中無人了,大庭廣衆之下就羞辱我的女兒,他是個什麼東西?

模樣好看怎麼了?吊成這樣?牛逼也要看在誰面前牛逼。

他個小畜生還真的拿豆包不當乾糧。

不過對自己的這個女兒也真的是服了,成天的就每個骨氣,到處尋找那個小畜生的行蹤,太不讓人省心,好看也不當飯吃,她都警告了她好幾次了,她就是不成器,扒開眼睛就滿世界的找。


吳川一看她如今被人家羞辱,竟然就知道跑回來耍瘋,一肚子氣都撒在了女兒身上,“你行了,下次這樣的事情不要再回家來抽風,告訴你八百次了,別總跟在那小畜生的後屁股追,他是個什麼東西?都是你把他捧的。”

“媽… …你敢什麼說我,是他他認識的人踹的我!你就知道說我,反正我就要顧臻樺,顧臻樺!你聽見沒?”


徐安蕾跌腳捶胸的站在那衝着吳川大鬧,“你還是我的媽嗎?有你這樣的媽嗎?我在外面受欺負,你還這樣說話?”說着拿起茶几上的東西摔了起來。

她想瘋子一樣摔了所有的東西,轉身上樓大嚎特嚎。

吳川沒轍,頤指氣使的對自家的傭人吼了一聲,“都死人啊!收拾了呀!”

賭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想轍。

然後拿起電話打給齊美君。

接到電話的齊美君一看是吳川的電話,就知道沒好事了。

也只能陪着笑臉接起來,“喂,吳姐!今天上班了沒有。”

“哎呀!剛回啦就被我家的小祖宗鬧的人仰馬翻。”吳川故意跟齊美君說道。

“還不是你們家的帥哥惹的,我也是真沒招了!你說我這個傻閨女,就鍾情一個,就是你家的帥哥,可怎麼整。”

“哈哈,吳姐!這怎麼說的,這小畜生又惹了大小姐了?”齊美君的臉都抽抽了。

“小孩子唄,你當我真不懂事,不過孩子的事情也反應出大人的事情!”

齊美君聽出來了,這是在公開的討伐她了,這就不是一口一個沒事的事了。

剛要開口,卻又被吳川的話堵了回去。

只聽吳川繼續說,“這二少爺還真的得管教管教了。現在都發展到他可以眼睜睜的看着別人對安蕾動手都視而不見了,這就不太好了!”

齊美君聽着電話裏吳川的討伐,氣的臉都綠了。

這看來,這個醜八怪又去招惹顧臻樺了。

“美君,不看僧面看佛面,總得看看我們大人的面子吧?”

“吳姐沒錯,這個小兔崽子,我這就回去,我問問這是怎麼話的,什麼孩子這是?”齊美君也着實的氣了。

“但凡發生這樣的事情,那也得袒護一下弱者,孩子小不懂事,你說說這大小夥子的,跟個小姑娘較勁,可就不像話了!安蕾今天被人家當着二少的面給打了,你叫的這個少爺可真的是冷麪冷血,轉身就走!”

吳川是越說越氣越懊惱。

“美君,這是不是有點過分?” 齊美君在電話裏一聽吳川這樣說,也確實感覺有些過意不去,暗暗的責怪着自己的兒子,這個小不爭氣的,你怎麼能這樣做?在怎麼着生氣也別撕了這張臉。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