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萌萌一眼就看見了糖葫蘆,拍這手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娘親,爹爹,我要吃我要吃!」

Post by zhuangyuan

「我也要!」

許瑞仰起頭,一臉天真的模樣實在可愛。

柳喬喬把糖葫蘆分給三個孩子之後,覺得有些累,也沒有在跟孩子們說話,兀自的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準備小憩一會兒。

許懷璟也跟了過來,把門關上后,從後面環抱住她,寵溺的笑著:「怎麼,累了?!」

「恩,這段時間一直沒有這麼累過呢,我可要睡覺了,你快去吃飯吧!」

柳喬喬閉著眼,一臉疲倦的轉身要把他推下床。

畢竟一個大男人陪著她在外面逛游一天,肯定餓壞了!

許懷璟任由她推著,下了床,出門。

柳喬喬實在是累,竟然很快就睡著了,而且睡的很熟很熟,就連許懷璟端著飯菜走進來都沒有發現。

許懷璟墊著腳小心翼翼的走進了窗前,看見柳喬喬睡得著么香,不由得嘆了口氣,上前一把將人抱起,放到了椅子上。

柳喬喬被這麼大的動作嚇得險些沒尖叫出聲:「懷璟,你這是幹什麼啊?!」

許懷璟抬起手,在她高.挺的鼻樑上颳了刮:「你啊,總是這樣的孩子氣,你自己都不記得,從早上出門,你可有吃過東西?!」

柳喬喬困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卻還是睏倦的搖了搖頭:「恩,沒有誒,可是我更困!」

「來,嘗一口廚房燉的雞肉湯!」

許懷璟一邊說著,一邊舀了一勺雞肉湯送到了柳喬喬的嘴邊,這味道吸引的她頓時睜大了眼睛:「哇,這麼香啊!」

說著,她急忙將雞湯給喝了下去,滿足的吧唧吧唧嘴,滿意的點頭:「恩,不錯不錯,這廚房的手藝還真是不錯呢!」

「這時最近新招的廚娘做的,我也覺得味道不錯,特地給你端來的!」

許懷璟笑的溫柔極了,好似棉花糖一樣,讓人有一種吃下去的衝動。

柳喬喬急忙撇開臉,雙頰不禁有點發熱,急忙在心底腹誹自己,究竟在想什麼。

吃完以後,柳喬喬真的是太困了,躺在床上又要急吼吼的睡過去了,可是腰部卻被人從後面給抱住了,不用想都知道是許懷璟。

「喬喬,先別睡!」

許懷璟的聲音溫柔中帶著一絲曖昧,靠近著她的耳唇,輕輕地呵著熱氣。

柳喬喬的耳唇瞬間如浸了血一般又紅又熱。

「懷璟,我……」

許懷璟輕笑了一聲:「噓,別說話。」

一夜春宵,兩廂美夢。

習日一早。

剛起床,張友芳就匆匆的過來敲門。

「懷璟,喬喬,外面有人說要見你們!」

「見我們!」

柳喬喬蹙眉,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會是誰這麼早的要見來拜訪呢?

許懷璟思索片刻,才對著張友芳說道:「大嫂,你吩咐家丁把人請到前廳,我們這就來!」


二人畢竟還沒有洗漱,如果就這麼去見客人,就是在有些難為情了。

應了一聲,張友芳才走了出去。

洗漱完,二人匆匆的來到了前院,只見一個年輕而又帶著絲英氣的男子,模樣也就是三十齣頭,個子高高的,遠遠一看就知道是個很喜人的傢伙。

「不知您一早來找我們,有什麼要事!?」

許懷璟上下打量了一眼這個男人,好奇的問道。

「在下正是你們要找的雲遊四方的大夫,姓雲,你們可以叫我雲先生!」

雲先生站起身,非常有禮貌的對著二人抱了抱拳。

「雲先生?!」

許懷璟和柳喬喬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 「是!」

雲先生笑的很溫和,好似一襲春風拂過,格外的清爽。

這個聲音,好耳熟,如果沒錯的話,好像是昨天在秦御醫府門口起鬨的聲音呢?!

「雲先生,昨天你也在秦府門外?」

柳喬喬試探著問道。

聞言,雲先生不禁有些意外,上下大量了一眼,也沒看出什麼不一樣來。

那她怎麼會問他這個問題,分明是因為認出了他的聲音。

「你怎麼這麼問!?」

雲先生沒有承認,而是率先出口問道。

柳喬喬淡淡的笑著,目光中沒有絲毫的雜質,很是認真的回應道:「因為我聽出了你的聲音,敢問雲先生與秦大夫可以又什麼仇怨?」

「仇怨?仇怨倒是談不上,只是我們曾經是師兄弟,他喜歡官場的風雲變幻,就投身官場了!」

雲先生說到這裡的頗為感慨,似乎有些懷念的意味。

頓了頓才有開口說道:「但是,我聽說她告老還鄉,我就尋思著,我師兄他也不老,怎麼就告老還鄉了,於是我就把他的地址報給了你們,可是卻不能逼著他出來見面!」


「原來是這麼一會兒是,雲先生可是耍了我們好大一通!」柳喬喬不禁沉下了臉,表示自己很不開心。

畢竟因為他們師兄弟之間的較量,卻要她們夫妻二人攪和進去,還出了這麼大一桶子事兒,還真讓人生氣。

「那,那匹馬也是你搞的鬼?!」

許懷璟下意識的聯想到了那匹馬,索性直接問出了口。


雲先生頗為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們夫妻二人,不由得嘖嘖稱奇:「難怪你們會想到學堂那檔子的好主意,原來你們都是聰慧過人,在下佩服,佩服!」

聞言,柳喬喬卻不覺得這時恭維他們的話,反之,更像是在掩飾自己的某些行為。

思及至此,柳喬喬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茶,卻暗中觀察著雲先生的言行舉止,確實也不像是一個壞人,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那,那匹馬如何了,雲先生可知道?!」

柳喬喬挑起眉頭,故作好奇的問道。

雲先生垂下了眼眸,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我不知道,那匹馬身上有劇毒,是我給師兄出的難題,只是不知道師兄會不會上當!」

「其實他不想出來,你也不必為難,有緣自會相見,無緣的話,對面也不相識!」

柳喬喬淡淡的笑著,眼底是深不可見的冷意,她不覺得這位雲先生說的是真的,至少,如果是真的師兄弟,應該也不會以這種方式比對方出來見面。

況且,還是下毒的方式!

「其實,雲先生既然你是大夫,應該很擅長藥理和毒理,我最近籌備著想要開一間妝坊,都是用來做男女通用以及針對女性肌膚延緩衰老的護膚品!」

柳喬喬索性也不想那些,畢竟自己也沒必要去多管閑事,在她的眼裡,只要可以賺到錢就好了。

想到這個雲先生是個雲遊四方、見多識廣的大夫,那一定會有懂得很多的醫術,不妨加以利用呢!

雲先生聽了之後也不禁有些好奇的蹙起眉:「許夫人說的是什麼?護膚品是什麼東西!」

柳喬喬不禁拍了拍腦門,她怎麼忘了,這個雲先生也不懂得那些現代詞語!

「想來,雲先生應該知道在很多官宦人家以及宮廷內院,很多有錢的女人都會想方設法延緩衰老,服用女子的胎盤來保養肌膚,其實她們大多數人用的方法都不對!」

柳喬喬說的頭頭是道,一臉認真地模樣倒是吸引了雲先生。

而在她每次談及一切做生意的問題時,許懷璟縱是喜歡在一側安靜的聽著。

「可是我又更好的方法,還有秘訣,甚至有方法,只是我懂得過於淺顯,可如果可以通過大夫的手把我的想法深.入研究一下,或許會有不小的收穫!」

柳喬喬的眼底閃爍著星光,讓人忍不住就沉.淪進去。

就連雲先生也不禁有些驚愕,一個小小的女子,驚人會有這麼出奇的想法。

如果按著她的說法,真的有更好的方法,那必定造福一方啊!

「怎麼個深.入研究呢?!」雲先生好奇的繼續追問下去。

柳喬喬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其實,我又很多的小點子,此前,我們需要簽一個合同,這個合同要在縣太爺的面前,由他老人家做個第三方公證人,這樣我們的合同就會收到保護了!」

呵,一個小小的女子,盡然還懂得維護自己的權利,竟然干勞煩縣太爺出來做公證人!

雲先生不禁摸著下巴,故作沉思的模樣,看了一眼柳喬喬,又看了看許懷璟。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們此前要幫我把我的師兄拉進來,一起合作,我不想讓我師兄一直沉.淪在自己的府邸,不出門!」

一提及秦大夫,這個雲先生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對勁兒,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兒。

柳喬喬不禁蹙眉,看著他那模樣,應該不僅僅只是師兄弟那麼簡單,之上兩人只見肯定有恩怨,只是想要接著她的手把人逼出來而已。

但是沒關係,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更何況可以把兩個大夫都收入囊中,那豈不美哉?!

「好,我答應你,我們擊掌為盟!」

說著,柳喬喬拉著許懷璟來到了雲先生的面前,舉起了自己的手掌。

雲先生眯了眯眼,嘴角掛著笑意,抬手就跟她擊了三掌。

「這樣吧,雲先生一定還沒有住處,不如就在這裡先住下來,後面的事兒後面再說!?」

許懷璟很是熱情,畢竟這以後就是盟友了。

雲先生很爽快,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於是張友芳就帶著雲先生到了內院一個單獨的院子,並且差人打掃了一番,才讓他住進去。

許懷璟和柳喬喬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剛坐下準備吃早飯,外面就傳來了悠揚的琴聲。琴聲緩緩流淌,讓聞著如痴如醉,隨著琴音的變化而變化。

「這個雲先生,還這是多才多藝!」 許懷璟夾了一筷子的菜放在了柳喬喬的碗里,有些擔憂的瞧了一眼門外,嘆了口氣。

似乎在擔心一般,蹙起了眉頭,又轉頭夾了一筷子的菜,繼而放在了柳喬喬的碗里:「多吃點。」


見他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柳喬喬好笑的抬起手,拉住了他,左瞧瞧右瞧瞧:「我說,你在想什麼啊,這一副滿臉心事的模樣,不知道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兒呢!」

許懷璟卻裂開了一個笑容,幽幽的嘆了口氣:「這絲竹聲固然是好聽,著雲先生固然也是個有才之士,可是,這樣厲害的人物,無緣無故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有點不太尋常!」

畢竟這樣優秀的人,似乎只會出現在皇宮裡,或者是江湖風雨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