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華炎點點頭,月球上的資源相當豐富,據我所知,僅僅是一種氦3類的能源就非常可觀,這種氦3只要很少量的一部分,就可以轉變成足夠的能量,利用這氦3釋放的電能就足夠華夏國一年的耗電量。

Post by zhuangyuan

明心道長點點頭,同意華炎的意見,此刻他也是清楚了華炎的發展目標。

“剛好明心道長旗下有一家能源公司,大可以利用這家公司來發展。”華炎道,“先拿新能源來練練手,等熟悉了再經營其他企業也不遲。”

“那好,我就先把這家能源企業交給你,算是戰略性投資,等日後我們再談合作如何?”明心道長也知道華炎不會平白無故的接受自己的贈於,所以又是將桌案上放着的那些協議給拿了回來。

顧峯擡頭望天,不解道:“如此衆多的能源該如何運輸?僅僅是來回的運輸只怕就已經抵得上成本了吧?”

華炎賞給顧峯一個暴慄,解釋道:“笨小子,你師傅我這身本事是白練的嗎?”

“啊?”顧峯吃驚道,“師傅你要親自運貨啊,哪有老闆自己幹活的?”

“這只是初始階段,以後會慢慢發展起來的。”華炎自信滿滿的說道。

一個月以後,華炎的華能新能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

靠着華炎從月球以及太陽系其他荒蕪星系中帶來的各類新型能源,外加明心道長原先的能源公司底蘊,這個公司浩浩蕩蕩的開啓了賺錢模式。

一時間各大企業爭相跟華能公司合作,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頓時一躍成爲滬海市當地首屈一指的新型能源大企業。

而這些除了華炎等人的努力外,自然少不了姜炎的背後幫助。

以姜炎今時今日在華夏國的身份地位,讓華炎的公司發展起來實在是太輕鬆不過了,許多需要**部門批准的手續完全都是暢通無阻的通過,否則華炎的公司也不可能這麼快就開張。

這段期間華炎有事沒事的就往姜炎那裏跑,儼然是把姜炎那裏當成了自己的家,一來是爲了自己的公司,二來也是跟姜炎套套近乎,因爲他發現姜炎似乎得知地球上不少關於修煉界的事情。包括先秦時期的華夏國煉氣士等。


姜炎所在的護天宗掌握了不少大祕,在如今的華夏國依舊有不少的遺蹟沒有被開發,華炎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那些遺蹟中必然有不少寶貝,甚至還有一些祕法。


不過就在華炎的公司開的如火如荼,正式踏足滬海市的商界的時候,另一家能源公司則徹底把華炎的華能企業當成了眼中釘。


當然除了這一家能源公司外,其餘能源企業也是有苦說不出,但是誰叫華炎有後臺,他們根本惹不起呢。不過這一家能源公司的來頭不小,背後有全球最有勢力的家族之一控股,而這個家族正是葉清依所在的葉家。

葉清依這次來華夏國,一來是調查華夏國的修道界底細,二來也是爲了經商。

但還沒等葉清依徹底掌握滬海市乃至全華夏國能源方面的行情,華能企業就是鯉魚躍龍門般的衝殺出來,搶走了葉家本應得的利益。

不過當葉清依知道華能企業背後真正的老闆是華炎以後,又是強壓下了怒火。

一個月前她就讓人去調查華炎的底細,結果什麼有用的資料都沒有查到,只知道華炎現如今住在滬海市四環外的一棟獨棟別墅內,別墅裏還有七個女孩子外加幾個男人經常進進出出。

除此之外,葉清依對於華炎的資料掌握幾乎爲零,當然,她還有一個重要線索,那就是華炎還有一個表妹,華菲雪。

但是除了這些外,葉清依對華炎以前的人生並不瞭解,包括華炎口中所說的未婚妻等,乃至華炎在出現在滬海市之前的所有事情都不清楚。

“你究竟是什麼人?”葉清依隱隱約約中感覺到華炎似乎一直都在暗中觀察她,不然不可能這麼巧也是開了一家能源公司跟自己對着幹。

“說誰呢?”凱特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間裏,一臉笑意的看着葉清依。

凱特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高大帥氣,一頭金髮洋溢着特別的氣息,不過葉清依對他卻是沒有一點好感。

“有事嗎?”葉清依冷漠的問道。

凱特微微一笑,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

葉清依轉過身不再理會他。

“該不會還在爲公司的事情發愁吧?”凱特走上前就欲抱住葉清依。

“你想死?”葉清依頭也不回的冷聲道。

凱特嘴角一抽搐,最後還是強忍住了慾望,後退了出去。

“出去。”葉清依不留情面的說道。 凱特的臉色陰晴不定,葉清依已經不是第一次對他這態度了,三番兩次的羞辱讓他也有些動了肝火。


只見他嘴角的獠牙突然冒了出來,下一刻竟一步衝了上來,從背後抱向葉清依。

這一刻凱特發揮出了吸血鬼的本性,第一時間竟不是要非禮葉清依,而是徑直探頭咬向了葉清依的脖頸。

眼見葉清依就要被咬,誰知凱特整個人竟撲了個空,原先葉清依站立的方向只留下了一道殘影,葉清依本人則早已不知去向。

“啊!”凱特雙目血紅,一副發瘋的樣子。

“這可是你自找的。”葉清依的聲音突然在凱特背後響起,卻見葉清依就站在凱特身後,兩隻手直接扭住了凱特的脖子,作勢就要扭斷。

“不要!”凱特驚恐的喊叫道,這一刻才意識到葉清依的實力遠超他,兩人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葉清依沒有猶豫,手上用力,卻聽得凱特的脖子發出“咔咔”的聲音。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道黑影突然閃了進來,一掌打向葉清依的後背。

“不自量力。”葉清依一手抓着凱特的脖子,頭也不回的就是一掌派了過去。

兩掌相交,整個房間裏的氣浪霎那爆開,許多傢俱都是因此而化成了飛灰,連鋼化玻璃都被震得粉碎,可見這一擊的恐怖。

那偷襲者被葉清依一掌給轟飛出去,而反觀葉清依卻跟沒事人一樣冷漠的站在原地,左手仍是抓着凱特的脖頸,隨時都有機會扭斷他的脖子。

“不要!”凱特終於是認識到了葉清依的可怖,這一刻就差嚇得尿褲子了。

那被打飛之人是凱特家族的管家,典型的歐洲式管家服裝,但是此刻卻顯得有些狼狽,胸口的衣服都被氣浪給撕扯開,手臂已經徹底變形,嘴角不斷的溢血。

“請……請葉小姐手下留情。”那管家強忍住痛苦哀求道。

葉清依看了驚慌失措的凱特一眼,冷漠的說道:“他三番五次的騷擾我,我已經警告過他了,現在殺他,純粹是他咎由自取。”

看到葉清依那冷漠無情的眼神,凱特知道葉清依並不是在開玩笑,隨時都會取了自己的性命。

“葉……小姐,別忘了你我兩家世代交好,而且在梵蒂岡那裏,你我兩家還是盟友。”老管家口中開始不斷的吐血,不過這一刻他根本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旦凱特身亡,他也必死無疑。

葉清依本來還沒有想到這麼多,完全是被凱特一次次的騷擾給逼得不耐煩了纔出手,由始至終都沒有把凱特放在眼底,但是這一刻聽老管家如此說,也是想起了不少事情。


“看來還真不適宜把你就這樣除掉。”葉清依冷淡的說道,“今天我可以放你一條命,不過你給我聽清楚了,以後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否則就算是你父親公爵大人親自求情,我也要扭斷你的脖子。”

說完葉清依直接一把丟飛凱特,像是丟垃圾一樣將凱特丟出了門外。

老管家感激的鞠了一躬,而後才顫顫巍巍的走出房門,扶起已經不知所措的凱特遠去了。

葉清依揮手一招,房間裏頓時涌現出一股聖潔的光芒,剛纔被弄亂的房間瞬間變得乾淨整潔起來,除了少了一些桌椅外,根本看不出這裏發生過打鬥,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與此同時,老管家已經是把凱特扶回了他的房間。

“怎麼,怎麼可能,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諸神古戰 ,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

老管家顧不得自己的傷勢,忙道:“少爺,不要再去招惹清依小姐了。”

“派克,你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她會那麼厲害,難道是聖力的加持嗎?”凱特一把抓住了老管家派克的衣領喝問道。

老管家被凱特晃得頭暈目眩,最終無奈的解釋道:“少爺,你們十歲以後就分開了,這幾年清依小姐的實力越來越恐怖,根據公爵大人所說,清依小姐的實力快趕得上教皇大人了。”

“什麼?”凱特整個人如同被雷擊中了一樣,半晌才喃喃道,“可以……可以和教皇大人比較了?”

老管家見凱特陷入了沉思,立刻後退了出去,他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剛纔若不是葉清依留情,只怕他剛纔就已經被轟成碎片了。

凱特坐在沙發上,腦子裏不知道在想着些什麼,一會兒自言自語,一會兒愁眉不展,直到後半夜才突然站起身,厲聲道:“肯定是那個小子,是他騙去了清依的心,不行,我要殺了他!”

說着凱特徑直推開房門跑了出去,老管家派克根本沒有來得及阻攔凱特就沒了蹤影。

話說華炎開了自己的能源公司以後,着實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甚至就連柳馨都主動辭職來華炎的公司坐前臺招待。

至於柳馨是看中了華炎公司的潛質還是別有他圖,那就不是別人能夠猜測的出來的了。

而於靜、關悅佳和孟燕三人則仍留在了原來的公司,畢竟那公司是她們的心血結晶,怎麼可能會因此而放棄自己的夢想。

與此同時,隨着柳馨入駐華能企業,華菲雪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從她認識華炎起,華炎對她一直都是照顧有加,像極了一個大哥哥,對她可謂是無微不至,哪怕她有什麼無理的要求,華炎也會想辦法幫她解決。

而當下華炎的企業在能源界相當的吃香,她和劉晴盧茜等人也面臨着實習分配的窘境,所以第一時間把目光放到了華炎身上。

華菲雪作爲劉晴和盧茜的代表,向華炎提出要去他的公司實習,而華炎根本沒有她想象中那麼難說情,反而很是輕鬆的答應了。

第二天,華菲雪她們三個實習期的小丫頭就是到華能企業上班了,實習工資雖然不高,但是華能企業的名頭正響,日後就算不留在這裏工作,以這份資歷去其他公司應聘也是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這天,華炎正坐在辦公室處理一份份的文件,卻聽得外面傳來了騷動聲。

“怎麼回事?”華炎通過電話向外面的實習祕書華菲雪問道。

“好像是有人闖進來了,好像是要見你,好像……喂,你不能進去……”華菲雪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

華炎還沒反應過來,房門就是被人推開,一道身影直接就是閃了進來。

“你是誰?”華炎一怔,眼前之人他根本不認識。

“我們少爺有沒有來過?”對面之人喝問道。

華炎皺眉道:“什麼少爺,你是什麼人?”

那人湊到華炎身邊貼着華炎用鼻子嗅了嗅,詫異道:“不可能啊,應該是來找你了。”

此時華菲雪已經是帶來了兩個保安進來,見到這一幕當場就要讓那倆保安把這闖進來的男人給趕出去。

華炎揮揮手,示意他們退下,正當他準備詢問這男子身份的時候,男子卻是又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一轉眼間就是沒了蹤影。

而這男子正是那天晚上被葉清依打傷的凱特家族的老管家派克,當天晚上凱特神情不正常的離開了酒店,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音訊。

根據對凱特的瞭解,派克認爲凱特肯定是來找華炎了,不過在華炎身上他並沒有嗅到凱特的氣味,這讓他不由擔心起凱特的安全,所以又是慌忙離開了。

但華炎心中卻是有了迷惑,因爲他看出來那老管家並不是普通人,但是仔細一想自己在滬海市似乎也沒有什麼仇家,而那老管家一看就是歐洲人,這件事除了跟葉清依有關外,只怕不會有人專門來找自己麻煩了。

“莫非是清依有了麻煩?”華炎突然自語道。 凱特家族老管家的突然闖入讓華炎心中有些不安,這讓他不由得開始擔心起葉清依的安全來。

其實他之所以要下海經商,而且還是選擇了能源行業,還真是跟葉清依有關,因爲從他得到的情報來看,清依這一次來華夏國並非只是爲了調查華夏國修道界的底細,還有一方面就是要料理家族的生意。

所以他纔會有下海經商的想法,想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吸引清依的注意力,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再次得到葉清依的芳心。

現如今葉清依失去了前世的記憶,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次喚醒葉清依,他還發現葉清依的實力隱藏的很深,連自己都無法看穿她,他沒有把握能夠用武力來控制住葉清依,所以他只能用相對“溫柔”的方式來解決。

“應該是那個金色頭髮的男人。”華炎思索了片刻猜測出了老管家口中少爺的身份。

打個電話給上官景龍,希望依靠他的力量幫自己查詢一下那金髮男子的底細。本來華炎是打算打給姜炎的,但是姜炎和華炎相交至今,雖然早已是稱兄道弟,但是兩人還從沒有一次提起政事。

甚至連華炎開公司時的各種優惠政策,都是上官景龍幫他安排的。姜炎在這個過程中一直處於不管不問不插手的態度,任憑華炎去折騰。

正是由於這種情況,華炎特意安排自己在地球的唯一弟子顧峯加入到了上官景龍的手下辦事,正所謂朝裏有人好辦事,顧峯這期間很順利的融入到了上官景龍的活動圈,帶給了華炎不少有用的信息。

得知華炎的要求後,上官景龍並沒有猶豫,直接就答應了。

放下電話以後,上官景龍就是找到了顧峯,讓他去找一下信息部的人調查一下金髮男子的身份底細。

顧峯這段時間對於上官景龍手下這些部門分佈早就門清,再加上上官景龍讓他辦的事都是師傅華炎吩咐的,所以他辦起來也是相當有效率。

在華炎的暗中幫助下,顧峯的實力直接蹦到了煉神期八重天,距離破羽境都不遠了,有這樣的師傅何愁顧峯不賣命幹活?

而上官景龍對於這種事情也懶得親自動手,就讓華炎的弟子去折騰吧,只要不是違法犯罪的事情,他向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不到一個時辰,顧峯就是把資料傳輸了過來。

華炎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瞭解到這金髮男子凱特從小就跟葉清依一起長大,可是後來十歲多就去了M國,直到前兩年纔回來,一直都在糾纏葉清依。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