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莫輕舞冷笑道:“元昊是我丈夫,你說關不關我的事?!!!”

Post by zhuangyuan

這下可是引起滔天巨浪了,莫家家主莫輕舞啥時候又成爲了元昊的人了?!!

元昊搖搖頭沉聲道:“輕舞,速速退下,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不!!我要同你並肩作戰!!!”莫輕舞倔強道。

元昊眉頭一皺怒喝道:“莫輕舞我告訴你,速速離開,不然休怪我從今往後不再理你!!!”

莫輕舞聽見元昊這麼說,頓時哀怨地看看他,輕咬嘴脣,眼中閃過一絲晶瑩。無奈之下只得掉頭就走,落到一旁焦急地看着場中形式!

將莫輕舞攆走之後元昊長長地舒出一口氣,這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能將莫家牽扯進來。要說莫輕舞那還好一點,但是其他莫家之人走麼般?

他們今後還要在修煉界中行走,要是因爲元昊得罪了全天下的修煉者,那麼莫家之人真的就是變成天下之敵了!

這邊莫輕舞剛走,那邊木黎嬌喝一聲:“元昊哥哥!”

就待衝上前來,被她爹爹囚龍殿殿主一把拉住呵斥道:“你想上去找死嗎?”

木黎哭喊着道:“你是壞蛋!你都不幫元昊哥哥!”

木珪嘆息道:“如今的情勢下,我兩不相幫,已經算是最大的能力了!”

不忍心看着木黎這麼悲傷急切,木珪將木黎打暈之後派人立即送回囚龍殿。

元昊身上已經出現衆多的傷痕了,血流如柱樣子很是悽慘,誰又能想得到,前不久之下還是正陽宗衆多弟子裏面被稱爲最具有天賦的天才弟子的元昊,現如今卻是被正陽宗宗主聯合其他宗主一起展開圍殺,不得不說是造物弄人啊!

想必於元昊的險象環生,小怪那邊卻是驚天動地,完全將整個大秦中都都給毀滅了!

烈太寰眼看一時半會拿不下元昊,冷哼一聲道:“讓你看看我焚天宗天穹神火決的威力!”

烈太寰施展出天階武學的瞬間,只見天空之中就像降下萬火一般,將整個天宇都燒得通紅!!!

無數的流星火光隕落下來,天際之中忽然出現一隻巨大青鸞火鳥,火鳥盤旋飛舞衝着元昊而去!

元昊在火鳥出現的時候就心神狂跳不止,他可以感受其中濃烈的威脅之感!!!

火鳥乃是由烈太寰從天階靈脈武學功法中召喚而出的上古神獸虛影,主掌火焰之威,所以可見,火鳥一擊之下元昊已經慘烈無比!!

單膝跪倒在地的元昊手杵着魔槍很是艱難,彷彿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眼睛、嘴巴、鼻子和耳朵中都出現了轟鳴之音,元昊感覺到自己身子骨彷彿快要散架了一般!

感應到莫輕舞輕聲啜泣的聲音,元昊衝着她的方向虛弱一笑,其實他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了,但是他覺得這樣做能讓莫輕舞安心不少!

儘管元昊的戰鬥力非比尋常,但是同時面對陽淵和烈太寰兩大高手,再加上天階武學的強大,元昊還是沒有辦法佔得哪怕一絲絲的優勢!

忽然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陣梵音,無數地花瓣飄灑而下,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刻滿符咒的輪盤出現!

隨着金光打開,烈太寰哈哈一笑道:“沒想到天星宮宮主也駕臨此地了!”

衆人驚訝地發現從萬丈金光中走出一排如同仙女般的女子,個個氣質如同九天仙女下凡,最後走出一位乃是盛裝在身,如同天山神仙一般的女子,看似年輕的臉聲音卻是充滿了無盡的感化之意,好一個悲天憫人的形象!

“諸位有禮了,本宮來此只是爲了收回我天星宮遺落的寶貝!”宮含冰淡淡地道。

元昊皺眉望去,只見宮含冰身後站着一位嬌俏女子,一臉擔憂似的望着他!那不是周瀞嗎?她進入天星宮才這麼短暫的時間裏面就已經到了如此修爲,當真是不簡單啊!

宮含冰遙望着元昊輕聲道:“你這孽種,還不將溟涬鐲交出來!”

元昊憤怒地站起來,七血煉魔槍直指她怒喝道:“老妖婆,你害我母親,我要你賠命!”

宮含冰絲毫沒有理會元昊的怒喝聲音,她轉頭對着在場所有人輕聲笑道:“大家還不知道這孽種的身份吧!他就是十多年前隕落的魔頭元毅的兒子!!!沒想到我那不爭氣的師姐居然生出這麼一個孽種,當真是禍害遺千年,罪過罪過!” “寒喬松!!出來!!出來!!出來~!!”

一聲爆喝聲炸響在陰冥宗上空之處,陰冥宗衆位弟子都是一臉駭然地擡頭望去,那個那麼大膽竟敢直接稱呼宗主的名字!!

“那位道友光臨陰冥宗,還請恕我們招待不週之罪!!!”

數道聲音同時響起,元昊和笙藍的四周忽然冒出幾位高手,都是些上了年紀的,有男有女,而那日在天陰山上寒臣浚也在!

“是你!!!”沒想到還有人能夠認出元昊來,元昊笑着往他那個方向一看,元昊依稀可以回想起來是那日中都大戰的時候率領陰冥宗弟子的老頭。

元昊呵呵一笑,隨意地拱拱手道:“衆位有禮了,今日我前來這裏可不是打架來的,你們不要誤會哦!!!”

“哼!!!不是來打架的? 夫人的前夫回來了 !”

一名老婦人斜着眼睛不屑地道,她看笙藍的眼睛總是顯得那麼不對勁!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元昊身上的滔天魔氣爲什麼這個時候絲毫沒有顯現出來,並且元昊身上的力量波動很是奇怪,他們發誓這一輩子都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奇怪力量氣息!

“好了,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將小怪放出來,我馬上就走!”

元昊沉聲道,既然你們不客氣,那麼我也沒有客氣的必要。

不過對於元昊他們都是有些投鼠忌器,畢竟當日在中的清醒都是看見或者是知道的,在天下三大高手的圍殺之下還能逃得一命,實在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了。

“什麼小怪?”這些陰冥宗的長老皆是不解,元昊沉聲道:“就是我帶着的那頭五源聖獸!!”

衆人恍然,那名中老年婦女再次叫囂道:“五源聖獸可是我們陰冥宗的本源聖獸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搞回來的,你一句話想要拿走,門都沒有!”

寒臣浚皺眉看了她一眼對着元昊笑道:“元昊……”


元昊揮手打斷:“不用多說,直說吧,你們給還是不給!!!”

“哼~~~”衆位長老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被這麼一個年輕人逼迫的很沒有面子。

元昊冷笑數聲,握了握笙藍冰涼的小手身子猛地身高,仰天發出一聲咆哮:“小怪!!!!!!”

聲震九霄之下,只是過了一會,陰冥宗的一座大山背後忽然傳來一陣轟鳴聲,是小怪!

元昊大喜,不再理會這些老頑固,帶着笙藍嗖地一聲就往那邊而去!

剛剛翻越過一個山頭,眼前的場景讓元昊有些抑制不住的憤怒!

只見小怪被衆多陰冥宗弟子手拿一根巨大的鎖鏈正在往牠身上套着,小怪青灰色的鱗甲之上全部都是鮮血淋漓的樣子,彷彿感受到了元昊的氣息,小怪猛地發出一陣劇烈的震盪,將靠近牠身子的陰冥宗弟子全部都晃到在地!

“混賬住手!!!”

元昊傳自高空的一聲厲嘯,頓時聲波猶如氣浪一般從高空直接下!

剛剛靠近元昊身子的那些陰冥宗長老全部都被氣浪吹翻!!一個個人仰馬翻的樣子十分狼狽,震驚了他們異常震驚,僅僅是靠着聲音的威力就能如斯,那麼他現在的修爲到底到了什麼禁地呢!!!

元昊牽着笙藍的手降下雲頭,元昊急匆匆地跑到小怪的碩大頭顱下,看着牠滾落下來的兩顆巨大淚珠,沉聲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元昊揮手間就將所在小怪身上的那些鎖鏈全部都斬斷,小怪解脫之後身子直接變小,虛脫萬分地趴在元昊的肩膀上,一動也懶得動!

元昊用手點點小怪的鼻子小聲道:“好好休息吧,小傢伙!”

小怪嗚咽叫了兩聲,小眼睛緩緩閉下。

笙藍看着小怪道:“你來這裏就是爲了它!?”

元昊笑着道:“沒錯,他是我朋友,是我兄弟!”

笙藍似乎有些瞭解什麼叫做朋友了她主動牽住元昊暖呼呼的手,毫不在意地將自己冰涼的小手放在元昊的手心裏!

元昊笑了笑,剛要走一個聲音傳來:“朋友,可否說兩句話!”

元昊回過頭來笑道:“我還以爲寒宗主不想見我呢!”

寒喬松笑道:“你叫的這麼大聲,我就算不想出來都不行啊!”

沒想到寒喬松還會說些冷笑話,不過元昊笑了笑,正色道:“當年之事我替父親向宗主賠禮!”

寒喬松見到元昊主動這麼說,也是嘆息 道:“當年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一時衝動之下才釀成今天的局面!”

元昊搖頭道:“不,一切都是天星宮那個老妖婆搞的鬼,她勾結血冥宮血冥老祖,妄圖取得天星宮宮主之位和混沌元精,但是可惜,她的美夢實現了一半!”

寒喬松其實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當時也只是自己最喜歡的小妹被迫走火入魔纔會一時震怒,在前些日子的時候,雲瑤和木珪以及莫輕舞都是召集他們祕密將事情講明白,更是將正陽宗發生的劇變說明白。

“你說什麼?我師父被囚禁在了鎮魔獄之中?”元昊怒然,辰雷子居然被陽淵囚禁在了鎮魔獄之中!

鎮魔獄是八大弟子關押究極罪犯的地方,向來是要由八大宗派的宗主共同開啓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辰雷子居然在大家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關在了鎮魔獄之中!

寒喬松道:“其實我就是想請你幫一個忙….”

元昊笑道:“宗主不必多說,我知道該怎麼做!我用盡力的,你放心!”

寒喬松帶着元昊來到陰冥宗一處祕境當中,這裏就是當年元毅闖入之下讓正在閉關修煉的寒憐秋走火入魔的地方!

元昊只見到一位像是活死人一般呆坐不動的少女,說是少女,其實她就是寒憐秋,只不過因爲走火入魔十多年,她的容貌不知道爲什麼一直保持不變,依舊是青春少女!


元昊微微感受了一下寒憐秋的氣息,有些皺眉。

天價新妻,總裁惹不起 ,示意元昊但說無妨。


元昊有些尷尬地道:“是這樣的,宗主的妹妹因爲…呃….經脈被封鎖時間已經太長了,而陰冥宗的修煉功法你也知道,完全走的是陰寒路子,所以…她的體內經脈如同萬年寒冰,想要破開十分不易!”

寒喬松大驚道:“這麼說來是沒有辦法醫治了?”

元昊搖搖頭道:“有倒是有,不過….”

元昊有些鬱悶地道:“我的方法或許有些…那個…..暴露!”

寒喬松不解地看着他,元昊咬咬牙道:“是這樣的,要想讓她被寒冰封鎖的經脈再多活絡過來,我必須要用十分強大的元力,就是混沌之力一邊衝擊她的經脈,一邊在她身上外面….裏外交加!!”

寒喬松皺眉道:“也就是要….坦誠相見!”

元昊點點頭,不是我想佔便宜啊!實在是你妹妹情況太過特殊,我也是不一而爲之!

寒喬松狠狠咬牙道:“就這樣吧!拜託你了!不過….”

元昊笑道:“宗主放心,我不會外傳的,要不這樣吧,你讓你可本宗弟子女性前來幫忙!”

寒喬松笑道:“就讓小女前來吧!”

等待元昊一切都準備好的時候才發現,這來的人不是和他有過露水之緣的寒曲涒嘛?

兩人在一瞬間的尷尬後開始了,寒曲涒幫忙將姑姑寒憐秋的衣衫全部脫光,只是象徵性的蓋着一層薄紗,元昊不經意地看了一眼,整個人就是少女模樣嘛!

在笙藍和寒曲涒的幫助下,元昊費了好大功夫在總算將寒憐秋被寒冰封鎖十多年的經脈給衝擊開了,元昊是累的滿頭大汗,但是一刻也沒有停留,直接告辭陰冥宗在他們的傳送陣法上直接去到的大秦國內!

九元山上,元昊已經是第三次來這裏了。

等待元昊被守山弟子在宗主的命令下到到大殿的時候,嬰漣漪也在這裏。

雲瑤孤疑地望了一眼元昊被笙藍緊緊拉着的手時,元昊才反應過來,好不容易從笙藍這個愣頭青的手裏掙脫,好在嬰漣漪看不見元昊的小動作,不過雲瑤阿姨十分不滿地怒視元昊一眼,讓元昊很是尷尬。

笙藍十分不解地望着元昊,又看看那名雖然眼睛失明,但是依舊美麗動人的女子,她寶石般藍色的眼眸衝沁出一絲叫做感情的東西,但是可能連她自己都是沒有發現。

元昊想到來這裏的用意,連忙將萱萱天狐身體拿出來,又將萱萱的器靈從溟涬鐲內割捨出來,講明瞭來意之後,又是免不了一頓白眼。

嬰漣漪倒是十分有愛心,她痛惜地撫摸着萱萱潔白的皮毛,讓元昊感覺十分有愛。

經過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治療,在這一天元昊百無聊賴之下獨自坐在九元山山頂之上,忽然只見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從天而降,將他嚇了一大跳!

元昊一個鯉魚打挺就站起身來,在他面前的是一隻有人般高大,通體雪白的狐狸!!

元昊震驚地望着她,艱難道:“萱萱?!!!”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