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荒孤庭想明白之後,頓時一指點在陌妃的眉心上。陌妃當即昏迷過去。

Post by zhuangyuan

孫清慧驚怒道:“你幹什麼?”

荒孤庭看了她一眼,道:“我想做什麼,用不着你管,她是我母妃,也不用你操心!”

孫清慧怒道:“你說是你母妃就是?還說什麼天荒帝國的皇妃!我看你就是個騙子!快把我師父還給我!”

荒孤庭看了一眼孫清慧,道:“你沒看到她現在很痛苦嗎?剛纔我的話刺激到了她的識海,所以精神受到了衝擊,現在只有我能幫她緩解!”

荒孤庭看了看陌妃一眼,隨即道:“先去你家!”

隨即抱着陌妃飛身而去。

“你……把我師父放下來!”孫清慧連忙追上去。


而此時青蕊和花蕊早已經在孫府不遠處等着。而且也早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

花蕊焦急道:“這個小傢伙竟然敢放我們鴿子?讓我們白白在這裏等着!”

青蕊淡笑道:“反正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二皇子既然刻意把我們支開,想必是有什麼辦法找到陌靈,既然如此,又何必爭論這些。”

忽的,兩人耳邊傳來一陣風聲,見荒孤庭飛身而來,懷中還抱着一個女子。

花蕊連忙迎上去:“二皇子!……”

荒孤庭道:“兩位久等了!我母妃已經找到,先去孫府!”

青蕊花蕊頓時大喜,看向荒孤庭懷中的女子,但一瞬間荒孤庭便進入孫府。

兩人也正要隨去,忽然後面孫清慧追來:“無恥之徒,快放下我師父!”

花蕊夫人哈哈一笑道:“二皇子還真是好手段,這才半天功夫,不僅找到了陌靈,還讓一個心高氣傲的小丫頭緊追不捨!呵呵……怪不得,他能受得了我的誘惑,原來就是喜歡這些青澀的小女孩。”

青蕊笑道:“姐姐不要再耍貧嘴了!陌靈脩爲高深,怎麼會被二皇子抱在懷裏?莫非受了什麼傷?”

花蕊微微點頭:“我們去看看!”

…………

……

“混蛋!交出我師父!”

孫清慧一下子闖進房間,看到花蕊青蕊兩人站在一旁,師父躺在牀上。荒孤庭坐在牀頭,正用手指按在師父的眉心。兩人全身霧氣繚繞,絲絲瑩光在周身流轉。


“你幹什麼?”

孫清慧不管不顧便要向前阻攔。

青蕊花蕊兩人身形一動,橫擋在孫清慧的面前,道:“孫小姐!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你師父!我們是好朋友,你且放心!”


孫清慧還想再說什麼。

“咳咳…!”孫泰從房外走進來,道:“清慧!不得無理!”

清安和清蘭兩個小孩子也從門外露出半個腦袋,向裏面偷看,見青蕊花蕊看向他們,他們連忙擺擺手:“大姐姐!大姐姐!”

直到孫清慧瞪了他們一眼,才怯怯的退出去。

青蕊對着孫泰微微行禮,道:“多些孫家主通情達理!我們的確沒有任何惡意!孫小姐的師父的確是我們的好朋友!更是我們身邊這位公子的親生母親!”

孫泰看了一眼正在爲陌妃療治的荒孤庭,緩緩點頭,道:“老夫相信你們!”

“爹!”孫清慧頓時不滿道!

“嗯!”孫泰打斷孫清慧的聲音,道:“這件事爹爹自會處理,你就不要管了!”

孫清慧繃着臉道:“不行!爹,你怎麼能這麼容易就相信她們?萬一他們是想對師父不利!”

孫泰搖搖頭,道:“不僅這位公子,便是兩位姑娘,老夫也是看不透,可見兩位姑娘的修爲遠在老夫之上!有這等修爲,若是想要對我們孫家不利,又何須對我們這般客氣?在你師父來之前,你見過華洪濤那些人對我們孫家有什麼好臉色嗎?”

孫清慧頓時啞然無言。

孫泰笑了笑,道:“老夫年過花甲,早已閱人無數,三位是敵是友,又怎麼會分不清?而且,我老來得子,把清安當成我的命根子,三位更是對老夫有如此大恩,便是有何不利,老夫也甘願承擔!”

花蕊夫人笑道:“孫家主倒是想的開!倒是孫小姐爲何對我們有這麼深的成見?一定要認爲我們心存不軌呢?”

孫清慧轉過頭去,心中冷哼一聲:“荒孤庭讓她受了這麼大的侮辱,還想着讓自己相信他是個好人,怎麼可能?”她心中早已經記恨着荒孤庭,即便,荒孤庭這個傢伙真的是師父的兒子,她也絕不會輕易放過他,早晚也要讓他承受同樣的屈辱! 荒孤庭精神力緩緩探進陌妃的的意識海之中,因爲剛纔荒孤庭的話深深刺激到了陌妃隱藏的記憶,所以,現在她的識海之中一片混亂,若是不加救治,恐怕要昏睡好久才能醒來。

進入陌妃的意識海後,荒孤庭十分小心翼翼,害怕傷着此時陌妃混亂的精神。

隨即,荒孤庭默默唸起前世修煉精神力一篇清心咒,清心咒隨着荒孤庭精神力的傳導,緩緩在陌妃混亂的意識之中流動起來,很快混亂漸漸平和起來。

荒孤庭用了半個時辰,才把意識退出來,自己雖然有四十五階的精神力,但是想要自如的恢復另一個人的記憶,還是遠遠做不到的,只能稍加引導而已!

青蕊見荒孤庭睜開眼睛,走近道:“如何了?”

荒孤庭看了陌妃一眼,道:“我們先出來吧!她現在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好好休息!”

幾人走出房間,關上門,荒孤庭才道:“母妃並無大礙,只是精神有些混亂而已,剛纔我也幫她安撫了下去,過些時候醒來就好!……只不過,想要讓她恢復記憶,卻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做到的!”

青蕊嘆息一聲:“原來你母妃是受傷後失去了記憶才陷落於這裏……不過幸好,性命無憂!待她醒了,我便帶她回總樓,讓總樓的精神力大師幫她恢復記憶!

精神力修士雖然和武道武者相比,數量很少,但那也只是相對而已!偌大的一個元武界,百姓何止億萬。精神力修士依然是一個數量極其龐大的羣體,更別說還有專門的精神力修士的聖地!煉丹師公會和煉器師公會!

而能被稱作精神力大師的,精神力至少已經達到了六十階!

武道修煉難,精神力的修煉可謂有過之無不及,同樣修爲越高深,進境越發困難。

所以,整個元武界精神力達到六十階的人絕對不超過一百位!

而且絕大多數都是煉丹師公會和煉器師公會的高層!而如同墨水鏡一般。達到六十六階精神力,恐怕更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整個元武界不超過一手之數!

所以一品堂纔不息耗費巨力對墨水鏡出手。作爲黑市魔盟三派之一的一品堂,倒也不是沒有拉攏到達到墨水鏡這般境界的的煉器師,只不過術業有專攻,一品堂需要的魂玉羅盤煉製極其艱難,在這方面,墨水鏡可謂第一人。所以一品堂纔不得不鋌而走險!

而和一品堂齊名的煙雨樓,雖然整體實力要稍弱於一品堂和天魔宮,但依然有精神力大師坐鎮。

陌妃是煙雨樓一百二十八位靈女,已經有資格讓精神力大師出手救治。

不過荒孤庭卻臉色一沉,絲毫沒有因爲青蕊的話而高興,因爲,沒有人比他更瞭解精神力達到六十階是怎樣的一種境界!

的確精神力達到六十階已經可以媲美武者的上元境!自然極其強大!一舉一動都能夠崩碎山河。

但是這是外在的表現!

武者修煉武道的確是要獲得越來越強大的力量,一踏星河變,隻手摘星辰!

但是對於真正的精神力大師來說,精神力修煉到極致是要達到一種天人合一的境界!這種境界不是毀滅自然,而是順其自然。毀天滅地在一瞬間,但是世界重生也只是一個念頭。

武者修煉號稱逆天而行,但是精神力修煉越是高深的人,才知道天是不可逆的,只有順天而行才能讓精神力再進一層樓。

而對於改變一個人的意識海便是極其深邃的精神奧妙!

六十階精神力大師固然強大,但是依然沒有改變一個人意識的力量!人的意識是大自然最偉大的創造。並不是六十階精神力修士便可以輕易改變的!

即便荒孤庭前世巔峯時期,九十九階的精神力也不敢說一定能完全改變一個人的意識!

當然陌妃的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只是頭部受到重創之後,又沒有及時救治才引起去的短暫性失憶!但即便如此,想要真正的很快讓她恢復記憶,也非要精神力超過八十階的精神力大能者出手才行!

但是,整個元武界都沒有一個人的精神力超越八十階!

七十階精神力已經達到元武界的極致,媲美武者的天元境!若是八十階的精神力修士出世,已經足夠稱霸天下!天元境武者都不可敵!

所以,即便把陌妃帶到煙雨樓總樓之中,那個所謂的精神力大師也不可能讓陌妃很快恢復記憶!

而荒孤庭最擔心的事情,更是那個精神力大師爲了自己的顏面,不得不用出全身手段,如此,最終的結果很可能讓人變成傻子!

荒孤庭怎麼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雖然精神力大師一般都是胸懷寬廣之輩,否則,精神力也不會達到如此境界,正如墨水鏡,即便親孫兒失落無蹤,生死不明,依舊心懷坦蕩,氣量廣大。更沒有被仇恨迷失雙眼。反而隱姓埋名十餘年來到天荒,蝸居於此。

這種大隱隱於市的氣度,恐怕只有精神力大師才能做的出來。

荒孤庭看了青蕊一眼,隨即搖頭:“不行!”

“…當然不行!”孫清慧搶先道:“我師父怎麼能任由你們帶走?再說了,等我師父醒了,也決計不會跟你們走的!”



荒孤庭看了一眼孫清慧道:“這就不勞孫小姐費心了!既然她的確是我的母妃,我自然是有權利帶她走!至於她願不願意,血濃於水,我相信她不會沒有感覺的!當然,若是我母妃執意不相信我,我自然也不會強行帶她走。畢竟孫家也算是她的朋友,你又是她的徒弟!”

孫清慧看了荒孤庭一眼,給了他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

青蕊和花蕊對視一眼,花蕊夫人笑道:“二皇子殿下!有件事你可能忘了,你的母妃自始至終都是煙雨樓之人,既然如今我們已經找到她,就應該立刻迴歸煙雨樓,而她因爲記憶全失,自然要有我們帶她回去!若是她不回去的話,這便算是背叛煙雨樓!那可就罪過大了!”

荒孤庭目光一冷,道:“你想威脅我?”

花蕊夫人輕輕一笑,道:“二皇子說笑了,妾身哪裏敢?只不過向你講清楚利弊而已!畢竟我們也只是煙雨樓的下屬,只是奉命行事!”

孫清慧冷哼一聲,突然笑道:“原來你們不是一夥的,現在狗咬狗了嘛?”

孫泰瞪了一眼孫清慧,便道:“這是人家的私事!我們管不着,現在我們只有等你師父醒來由他做決定好了,她要走要留,我們孫家當然還是要站在她那一邊。”

隨即拉着孫清慧離開。

在場都是聰明人,顯然都能聽明白孫泰的意思。陌妃要走,他們自然不會強留,可是若陌妃不願意走,那青蕊花蕊可就是敵人了!

青蕊眉頭微皺,看了眼荒孤庭,道:“二皇子,你這是又何必?你母妃本就煙雨樓之人,我們又不會害她?何況我此來就是奉了總樓的命令,尋找陌靈!你母妃更是煙雨樓的靈女,地位不可爲不高,回去之後,說不定總樓還會因爲她受傷而有所獎賞!更能幫她恢復記憶!難道二皇子不想你母妃恢復記憶嗎?而且,我相信,若是你母妃沒有失憶!她現在一定會同意和我一起回總樓的!二皇子可以不在乎我們,難道也不在乎你母妃的意思嗎?”

荒孤庭臉色微微一變,不得不說,青蕊雖然言語溫柔,但字字在理,絲毫沒有逼迫荒孤庭的意思,但是卻令荒孤庭不得不細細考慮。

荒孤庭想了想,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現在她失憶了,我作爲她的兒子必須爲她着想!所以,我只能相信我自己!至於煙雨樓若因爲此事便認定她背叛,那我覺得你煙雨樓也不值得我母妃忠心!”

花蕊夫人還想說些什麼,荒孤庭直接打斷道:“好了!日後如何處理,還是等我母妃醒了再說!看看她恢復的如何!”

荒孤庭隨即進入房間,輕輕關上房門。

門外,青蕊和花蕊對視一眼。

青蕊苦笑道:“沒想到二皇子如此不相信我們!看來,當初我們把這件事告訴他,未必是一件好事!”

花蕊夫人緩緩一笑,道:“算了!陌靈畢竟還在昏迷之中,萬一一會兒醒來的時候就恢復記憶了呢?那肯定就不需要煩惱了!”

青蕊搖頭道:“這可能嗎?”

花蕊夫人笑道:“有什麼不可能的!……反正,現在我們只需要先不上報已經找到了陌靈便可多拖延些日子!畢竟已經過去了三年,總樓的那些傢伙也不會急於這一時。”

青蕊搖搖頭,道:“也只好這樣了?”

花蕊夫人笑道:“看來,荒孤庭這小子還真是個孝子!陌靈恢復過來的時候,應該很是欣慰吧!而且,樓中可是有規定的,凡樓中女子的子嗣,經過審查之後皆有加入煙雨樓的資格,以荒孤庭這小子的天賦,完全可以跳過審查這一環節。我們先等一些時日,若是勸解這小子願意加入煙雨樓。也算是我們的一場功績。陌靈的罪責便也可以消除!” 荒孤庭三人剛來時候經過的荒原之中,幾件已經被野獸撕扯的滿是血跡的碎衣被翻找出來。

華洪濤和齊聯站在前面。

齊聯微微皺眉道:“看着血跡痕跡,很明顯是昨天便已經被野獸給吞了!”

華洪濤不解道:“可是,以尖嘴馬臉斧頭三人的修爲,一般的靈獸根本奈何不了他們!這裏又是荒原,高階靈獸很少會在這裏出沒!”

齊聯查看了一下四周,道:“雖然過了一天一夜,但是依舊可以看出一些痕跡,又真元境武者的元力殘留!若我所料不錯,他們必然是先被真元境高手打成重傷甚至直接殺死,血腥味把靈獸引來了!所以纔會屍骨無存!”

“二虎!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根本沒有人發現你們偷龍轉鳳嗎?”

徐二虎頓時爲難的看了看地上的血衣,道:“團長!當時我們讓這三個傢伙隱藏的很深啊!確實沒有人發現!………大哥!你看,這裏距離綺羅鎮已經很遠了!若真有孫家的人尾隨在後,又豈會追趕這麼遠纔出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