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艾瑪婭雙眼一瞪,本能的抬起手臂。

Post by zhuangyuan

趙炎急忙向後一仰,道:「我們現在的關係不同了,你可不能隨便打我的臉啊,這樣可是丟你自己的面子。」

哼!

艾瑪婭咬咬牙,臉上的肌肉顫抖了一陣,隨即鬆弛下來。

過了許久,臉sè居然變得十分平靜,淡道:「炎,儘管我誤會你了,但我在悔宿林說的那句話依然有效。」

艾瑪婭仰著頭,望著星空,道:「如果任務完成以後我還不能愛上你,那麼我會殺了你然後自己再死去,現在的我,只是為了任務而活著。。」

「任務?」趙炎道:「你所說的任務就是復國吧?」

艾瑪婭依然盯著夜空沒有回答,直到感覺到背後被侍婢按了下才回過神,淡道:「這是我的宿命……」

趙炎冷冷的望著艾瑪婭,突然之間想起她在決賽時候的樣子,那種就算是死也要勝利的決心究竟是為了什麼呢?難道贏得比賽對於復國這個任務來說就那麼重要嗎?


這屬於雲天國的高級機密,趙炎自然是不回問的,他見艾瑪婭望著夜空出神,也仰起頭向天空中望去。

夜空中的星星好美。

趙炎淡道:「艾瑪婭,我喜歡你。」

啊……

艾瑪婭全身一震,低下頭獃獃的向趙炎望去,不可思議回味著趙炎剛才說的話。

趙炎坐在草地上,仰著頭露出淡淡的微笑,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就說出這幾個字了,但既然是這樣,那一定是自內心的吧。

哼!

艾瑪婭憋了一肚子氣從鼻子里撒了出來,猛的轉過身去。侍婢跟在她的身後,倆人緩緩的離開。

走了一半,艾瑪婭停下腳步,冷道:「不要再說這些彌補自己過錯的話了,很可惜,我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還有點討厭!」

嗒、嗒、嗒……

離開的腳步聲在耳邊劃過,趙炎微微一笑,又躺了下去。

……

從雲村離開之後,趙炎暫時拋開與艾瑪婭的兒女情長,而是思考了很多事情。看著老紫訓練的軍隊,再看看自己,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不過雖然這樣,他還是覺得雲村的軍隊還差點什麼,直到快到塔巴巴森林的時候,趙炎終於反應過了。

他們差的,是裝備啊!

在紫千均的訓練下,他們的確行動有序,組織力強。只不過武器鎧甲方面就要差太多了。這應該和他們的經濟情況有關係吧,趙炎暗想,艾瑪婭之所以要打入總決賽,恐怕也是為了那aaa生豐厚的獎金去的吧!

這獎金究竟是多少呢?

難道是1oo紫晶幣?

趙炎拍了下腦袋,做什麼白rì夢呢!

吼!


出現異狀,趙炎急忙向樹后閃去,根據聲音的判斷望去,之間遠處的草原與森林的邊緣的小河旁,居然有個比人的個頭高出幾倍的怪物。

趙炎抬起頭,細細望去,那怪物全身的棕sè毛,大搖大擺的轉過身,才愕然的現它的頭部居然是金sè的。整個的形狀像個大笨熊,只是腦袋,又像是狼頭,兩顆銳利的牙齒從嘴角滲出,顯得異常鋒利。

而它的對面,是一疊疊魔獸的屍體。

這些魔獸,不是塔巴巴森林的魔獸嗎?看來這些低等魔獸在它的面前是小菜一疊啊。

想到這裡,趙炎一愣,頓時心裡有了想法。

這個怪物肯定是從其它的地方跑來的,塔巴巴森林可沒有這麼厲害的怪物啊。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它的摧毀力,可絕對不能讓它進林啊。

很難想像,如果森林的魔獸都攔不住它,要是它誤撞到塔巴巴村了怎麼辦?

趙炎可不像族長那樣樂觀,靠什麼大地之樹來保護村子。

怪物拖動著沉重的腳步向森林邁進了。

頓了幾秒,在怪物的前腳馬上要踏進森林的一剎那,突然一道火球在身前劃過,「轟」的一聲。

怪物怒瞪著黃sè的雙眼,微微一斜,便看見了站在側面做出施法姿勢的趙炎。

吼吼!

怪物轉過身,向趙炎張大嘴巴,牙齒的細縫處,白sè的唾液與殘留的血跡匯成一團污垢,看上去十分噁心。

混蛋!

趙炎展開雙臂,yù用太極龍炎轟炸它的身體,道:「這裡風景不錯,就在這裡解決你吧!」

主人!

趙炎疑惑道:「怎麼了阿大?」

「主人,讓我來對付它吧?」

「你來?」

「對,這些天我的魔法水平又進步了噢,剛好讓你欣賞欣賞。」

趙炎收回魔力,心道:「那好,你去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放出阿大后,趙炎便退到一邊,爬到一顆樹丫上,隨手扯了個看上去能吃的果子,邊吃邊欣賞著比賽。

對於阿大的出現,怪物顯然吃了一驚,但阿大身軀畢竟比它還是小上了很多。怪物也不示弱,張開大嘴伴隨著怒吼向阿大撲去。

阿大隻是站在那裡,任身體的火焰裊裊升起,盡顯飄逸。

吼!

吼聲響起時,怪物的前掌猛的增大向阿大蓋去,與此同時,阿大的身體突然改變,竟化做一條炎龍,猛的穿透怪物的身體。

怪物的身體一陣爆破,從背後炸開一個大口,大口中,一條炎龍衝天而上,在半空宛然飛舞,栩栩如生。

下一刻,炎龍向地面俯視而去,在炎龍頭觸碰到地面的時候,炎龍的身體又漸漸匯合成了阿大的樣子。

只是另一邊的那怪物,已經被炸的稀爛。

樹丫上的趙炎,張大了嘴巴,被咬了一口的果子拿在手上。

果子才咬了一口,戰鬥就結束了。

當然,趙炎並不是為戰鬥是度而驚訝,畢竟他不知道這怪物的等級,也許是這怪物的等級太低對於阿大來說很輕鬆罷了。

讓他驚訝的是,阿大這傢伙,居然學會炎龍了。

並且,還是如此詭異的炎龍,這……這是什麼?人龍合一啊!


「是的主人,嘿嘿!你所說的人龍合一對於你們人類而言很難,但對於我來說卻是很簡單的事。我是純能量體,魔法也是能量體,我們之間的結合是很正常的。。」

趙炎咽了下口水,阿大已經越來越恐怖了。現在的它,恐怕連b級的火系法師也趕不上了吧?要知道,b級的火系法師能學會炎龍都很少啊。

趙炎想起,阿大和自己說過,除了家族秘術以外,所有的攻擊xìng火系魔法它都能慢慢學會的。

想到這裡,趙炎靈光一閃,心道:「阿大,你真的所有的火系魔法都能學會嗎?」

「當然!只是時間和主人你的實力提升問題。」

「太好了!阿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之間的融合就恰恰彌補了我的缺陷啊!」

趙炎興奮的在樹榦上拍了一下,躍下身去,心道:「你想想,我為了修鍊古烈斯的奧義放棄了其它的火系魔法。儘管糟老頭說古烈斯的奧義包括了所有火系魔法的jīng華,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才領悟到了兩層,在與人戰鬥時沒有其他火系魔法的配合,這就是一種缺陷啊!與修哲的那場戰鬥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那場戰鬥如果沒有你的sao擾,我是萬萬打不過他的啊!」

「而現在的你,已經學會炎龍了,也就是說,在我的等級內的所有能學會火系魔法你都會了。既然這樣,不就行了嗎?阿大你學會了不就等於是我的也學會了嗎?」

阿大站在趙炎的面前,有些興奮,道:「主人,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在戰鬥的時候我在你的體內,你想釋放什麼魔法只要和我交流一下,我就釋放對嗎?」

「賓狗!」趙炎打了個響指,道:「這樣的話,我不就等於什麼魔法都會了嗎?」

「的確是這樣啊,主人,你真厲害,這個……我一直都沒想到呢!只是可惜,我不會防禦系的火系魔法。。」

趙炎在阿大的肩上微微一拍,阿大身上的火焰對他來說一點也不炙熱,笑道:「阿大,別這樣,相通了這點,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阿大點點頭,在趙炎的召喚下,回到了趙炎的體內。

向塔巴巴森林邁進之時,趙炎感覺到眼角一陣刺眼,向那被阿大擊敗的怪物屍體內望去,幾道光芒閃閃亮。

趙炎拍了下腦袋,暗嘆自己笨。這怪物還比較強,死後應該能掉下不錯的魔晶啊,我怎麼連這個都忘記了。

屍體內居然殘留了好幾顆魔晶,趙炎將它們放入懷裡,同時還揀到了一顆土黃sè石頭狀的物質,物質表面蔓延著向不同方向擴展的紋理,雖說不知道這是什麼,但趙炎還是把它放在了身上。

塔巴巴村現在可有一個專家呢,這些東西他可是了解的。

在塔巴巴森林快的賓士,沒用幾天,趙炎便來到塔巴巴村口,一走進村子,便如往常一樣,地jīng們都在紛紛的忙碌著。

只是這種忙碌和以前比起來,多了一種秩序。

第一個看見趙炎的是村口堡壘處的巴酷,趙炎也沒有想到巴酷居然把堡壘做到村口來了。

炎!

巴酷!

下一刻,巴酷立馬在身邊的地jīng耳邊嘀咕,那地jīng立馬飛快的向村子裡頭奔去了。。趙炎知道,他是去報信了。

趙炎覺得,自己每一次回來,彷彿都是大事似的。

果然,如平常一樣,在收到趙炎回來的第一時間,村子里的地jīng紛紛涌了過來,許多小地jīng在趙炎身上歡快的笑著鬧著。

這種親切的歡迎舉動讓趙炎很是感動,不過這次歡迎趙炎的不完全是矮小的地jīng,還多了一位與趙炎差不多身高的人類。

親切了一陣,趙炎便讓地jīng們繼續回去工作了。

和族長,多福斯、奧拉、巴酷、伐爾等幾個老朋友聊了一陣,趙炎便馬上去陪科普思了。

「老科,在這裡怎麼樣,還開心嗎?和我說實話。」

科普思笑笑,道:「當然開心,這些小地jīng真的好有意思啊!而且,他們也的確如傳說中的那樣,擁有豐富的創造力和智慧呢!」

「是嗎?哈哈哈,那就好。」趙炎在科普思身後的背包看了一眼,道:「你現在準備出去?」

科普思點點頭,道:「到交貨的時間了,而且,我也要把下批貨帶回來呢!你暫時不會離開吧?等我回來了再和你細說現在的情況?」

望著科普思那真誠的眼睛,趙炎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他的確很喜歡這份工作,笑道:「那……路上多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放心吧,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一個星期的時候就夠了!」

趙炎微微一震,彷彿想到了什麼,從懷裡掏出1紫晶幣遞給了科普思,道:「你這次去,給我帶5oo套矮人的鎧甲回來,白銀輕鎧甲。。」

趙炎的吩咐,科普思沒有多問,接過錢,點了點頭。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