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自然而然大部分所有的男生,全都看向了這個王燕妮,王燕妮不是老師,年齡和學生相仿,也是華夏大學人人愛慕的校花級人物,只是不是學生,也不是老師,是一個主持人。

Post by zhuangyuan

所有的同學都屏氣凝神,都待着王燕妮說話,等待着比賽的開始。

此時坐在主席臺的各位領導,看到全場已經安靜,全都滿臉微笑的看向了站在場中的王燕妮,全都相視的點點頭,坐在主席臺最中央的一個男生更是和顏悅色,還有坐在身旁的一個女人,坐在右邊的纔是華夏大學校長

此時的林雪兒等人也都坐在體育場的位置上,注視着不比自己差的王燕妮講話,也在等待着炎天的出場,傾城的容顏上滿是期待的神色,剛剛下了賭注的東方寒雨也是一樣,臉色稍稍有些冰冷注視着場中央。

此時的王燕妮再次說話了,拿着話筒雀鈴般美好的聲音再次響起,在這一刻整個體育場都彷彿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被王燕妮的存滿美好的聲音,給渲染了,渲染了每一個人,實在是個太聽了,未來的中國的主持界王燕妮必定會有一襲之地,因爲此時被王燕妮聲音渲染的不只是男生,還有女生,還有各個老師,還有裁判,還有華夏大學的領導人物。

“同學們,我們再次來到這饕鬄的盛宴,大家來這裏的目的我想也必定相同,那再次的上萬的同學們,用你們的聲音告訴我,你們是來這裏幹什麼的?”

王燕妮大聲而優美的說道,越說越快,越說越高,越說越好聽。


聽到王燕妮的問話,所有的人都不假思索,特別是男生,默契而相同的大聲喊道:“看比賽。”

上萬的叫聲,在這一刻彷彿是要把體育場的蓋子掀開,整個體育場都在迴響着驚天動地的聲音,都回響着自己的聲音,所有的人也都能清楚的聽到。

王燕妮真的很有帶動的能力,這就是一個主持人必備的技能,王燕妮滿臉甜美微笑的再次大聲說道:“看什麼比賽。”

“籃球,藍球,籃球。”

在這一刻所有的人,不管是學生,老師,裁判,領導,全都默契的喊出了籃球,或高或低,或者心裏,不管是在哪裏都是表達出了他們那份對於籃球的濃濃喜愛。

雖然國家的籃球還不是很好,而且很差,但是有了這麼一批喜愛熱愛籃球的未來棟樑,一定會將三大球之一的籃球,站上世界的頂端,不在做別人的墊腳石,攔路的病貓。

摻雜着喜歡籃球的聲音在偌大的體育場中不斷迴響着,每一個角落都已經被瀰漫,被蔓延,也都雕刻在所有人的心中,熱愛籃球的心。

漸漸的聲音才揮散而去,漸漸的靜了下來,而王燕妮站在中央雀鈴般的大聲的說道:“同學們,不只是你們熱愛籃球,就連我們的領導人物也是喜愛的,也特地來到了現場觀看比賽,大家讓我們一起歡迎,H市市長兼市委書記王林光。”

王燕妮話語一落,坐在主席臺最中央滿臉和顏悅色的中年男人緩慢的站起了身,先是深深的看了王燕妮一眼,而這時全場立刻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簡直就是震耳欲聾。

而王林光向下壓了壓手,示意可以停下了,而所有激動無比的同學們,根本是停不下來,像是吃了炫邁似得。

“大家,我們聽一聽我們親愛的王林光講話。”最邊邊看向了王林光,滿臉的精緻笑容。

這才人們全都安靜了下來,等待着王林光講話,這時的王林光,環視着容納上萬人的體育場,注視着每一個等待着自己講話的人。

王林光微笑而嚴肅的說道:“同學們,我很開心來到華夏學子的搖籃,華夏大學,來這裏觀看我們的主持人所說的饕鬄盛宴,和大家一起觀賞,是我王林光的榮幸,謝謝大家。”

王林光話語一落,體育場便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歡呼聲也是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

王林光慢慢的坐到了位置上,王燕妮感受着全場的氛圍,傾城面容的笑意越發濃重,然後拿着話筒大聲的說道:“同學們,靜一靜,下面讓我們歡迎h市體育局局長,郝建國。”


王燕妮話語一落,嘈雜的體育場漸漸的變得安靜下來,而此時坐在王林光旁邊的郝建國慢慢的站起了身,名字是男人的名字,卻是一個女人,一眼看出來就是一個女漢子。

郝建國面露微笑大聲的說道:“我來的目地就是開打籃球,看看我們國家的籃球究竟能不能走上世界的舞臺,好了,我說完了。”

乾淨利落,說完便坐到位置上,所有的人這一刻幾乎是忘記了鼓掌,終於由一個掌聲響起,其他的人,纔開始鼓起了掌,人們都說講話的人最是激情的,而聽人講話的卻是最煩躁的,可是在郝建國局長的身上卻沒有體現出來。

“那現在就由我們敬愛的華大的校長,來給說幾句話。”王燕妮大聲的說道。

滿臉歲月痕跡的老校長慢慢的站起了身,而老校長的學生,不管是什麼人,現在又在做什麼,已經是桃李滿天下了,全中國甚至全世界,老校長的學生都在存在,生活在世界各地,整整30個年頭,從老師,到主任,到副校長,再到校長經歷了無數的學生,也嚐盡了人生的滋味。

老校長站起來後, 仙尊歸來 ,而有一些人沒有到站起,或者不願意站起,也都被旁邊的人拉了起來。

老校長醞釀了一會兒,然後帶着慈祥的語氣滿帶笑容的對全場同學說道:“我知道同學們都着急了,不想聽我們嘮叨了,那我也就不嘮叨了,從現在開始籃球聯賽決賽部分現在開始,16強入場。”“

老校長說完便坐到了位置上,老校長沒等坐下體育場就再次響起了掌聲,比之雷鳴還要大的掌聲,不知是給老校長鼓掌,還是老校長說的鼓掌。

“好了,那我們就歡迎16強入場,首先歡迎上半區晉級的隊伍,最先走出場的是我們大四的老生,在華大生活了四年的老生,也參加了聯賽整整四個年頭的老隊伍了,雖然次次能夠進入總決賽的八強,四強,但是卻沒有一處捧得華夏杯,那這一次會成功嗎?我們拭目以待,歡迎大四機械系戰隊。”

王燕妮邊說一隻有15人的隊伍走進了場中,慢慢的走着,立刻在看臺上的一片區域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與之歡呼聲。

長夏江村事 ,注視着屬於他的舞臺。

很快幾人站在了場中,筆直的站着,享受着全場僅有一片大的區域的鼓掌之聲,但是對於他們來將研究足夠了。

緊接着從外面走進了天炎會大二的扛把子飛豪戰隊,領頭的男生,滿臉的自信之色,走進了場中,同樣迎來了熱烈的掌聲,也有罵聲。

接着是大三建築系戰隊,同樣是老牌戰隊,也是大三的強悍勢力,建築系的老大,領頭人是一個偏瘦的男生,自從走進場後就一直看着地面,沒有擡頭。

在王燕妮的介紹下,南宮會的附屬戰隊,玉飛戰隊,和冥輝會的嗜殺戰隊全都相繼出場,也是同樣強徹起了熱烈的掌聲,歡呼聲,與之罵聲。

已經走出了五隻隊伍,只見第六隻隊伍走了出來,是一羣外國人,對就是外國人組成的留學人戰隊。

“現在走出來的隊伍,大家應該很是熟悉,就是上屆的季軍獲得者,大四留學生戰隊,有着強悍的實力,強壯的身軀,大家歡迎。”

王燕妮話語落下,但是也沒有什麼掌聲,只是一些外國人激動的鼓着掌。

而走出來的15人,每一個人都透露着神祕的氣息,特別是其領頭人的強壯男人,深黑色的身軀,強壯如絲的身體,處處流露出讓人覺得深不可測的實力。

不是坐在看臺上的人不鼓掌,因爲他們發現那些參加預賽的人,就是去年比賽奪得季軍的人,竟然全都站在了最後,而隊伍中加了多了一些生面孔的人,不出名的人。

一些修真者立刻間變得緊張起來,每個人都浮現出了認真嚴峻的神色,全都注視着站在場中的15人,尤其是前面站着五人,新加入的五人,這五個人有白種人,有黑種人,也有黃種人,應該是日本人,大雜燴的戰隊,神祕無常的戰隊。

王燕妮卻絲毫不知情,繼續介紹着下面走出的隊伍。

“接下來走出的是南宮戰隊,是去年的亞軍戰隊,有着強悍的實力,有着瀟灑的球風,是每個人都不遇到的對手,這就是我們的南宮戰隊。”

顯然在王燕妮在介紹南宮戰隊的時候,比之剛剛介紹別的戰隊要更加的激動,特別是時不時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南宮城峯。


南宮城峯一臉的淡然,走進了場中,身後跟着一個個將實力收斂的男生,也是一樣的淡然,而南公城峯的臉龐浮現出了淡淡的疑惑,不知在疑惑着什麼?

男公城峯一出現立刻間引來了全場幾乎大多數人的鼓掌喝彩,特別的是女生,都是花癡般的注視着站在前面的南宮城峯。

“接下來讓就是上半去的最後一隻隊伍了,引起他們出場。”

所有的人都是期待的注視着門口,所有的大一,大二的同學都在注視着,不想錯過這個鏡頭似得,而林雪兒和東方寒雨也是站起了身,看向了門口,等待着這隻隊伍的出場。 可是門口還是遲遲沒有出現要出現的隊伍,王燕妮再次喊了一聲,“歡迎大一新生的黑馬隊伍,出場。”

可還是沒有出現,每個在場的人的臉龐都是浮現出了疑惑的神色,特別是大一,大二的學生,疑惑之色更是濃重。

議論聲也是此起彼伏,林雪兒更是直接疑惑的說道:“外星人,這是哪裏去了?大早上的就沒看到,還是我一個人來的學校。”

林雪兒已經站了起來,傾城的容顏滿是浮現着疑惑之色。

而坐在一邊的東方寒雨聽到林雪兒的話,特別是大早上就沒有見到炎天,心中立刻明白了,林雪兒和炎天一定住在了一起。


東方寒雨立刻間變的神色難看起來,但是目光卻是一直注視着通往場中的門口。

正在這時劉冰雲衝外面跑了進來,急忙的跑到了王燕妮的身前,氣喘吁吁的神色着急的說道:“燕妮,我們班參加籃球比賽的10幾個人沒有來,你先讓下半去的進場吧,到最後他們應該就來了。”

“好吧,冰雲姐,我這就喊其他的隊伍進場,你要着急。”王燕妮微笑的說道。

劉冰雲氣喘吁吁的點了點頭,就看向了屬於一班區域的位置,深深的看了一眼後,就迅速的再次跑出了體育場。

而一班的同學們也全都看像了劉冰雲,好問問炎天等人去了哪裏,只是體育場已經被嘈雜的聲音所淹沒,根本沒有他們說話的機會。

這是高亢而美好的聲音再次響起。

“同學們,這黑馬隊伍有些事情,還不進場,下面就有請下半區的隊伍進場吧。”

王燕妮看着全場人滿爲患,嘈雜無比,已經另一些領導有些生氣的人們大聲的說道。

頓時間,一些片區域的人們就停止了說話,大多是穿着灰黑色衣服的學生,漸漸的所有的人也停止了說話,很快諾大的體育場便安靜了下來。

緊接着一個個隊伍全都走進了場中,一個隊伍進場,就會迎來無數的掌聲,偌大的體育場已經成爲了掌聲的海洋。

七個隊伍已經全部走進了場中,與之上半去的隊伍站在了一起,沒等開戰就已經是戰鬥了無數回合了,精神,眼神,都在無時無刻戰鬥着。

終於也到了重頭戲,幾乎所有人都會支持的隊伍,冥輝戰鬥就要出場,一大部分人已經是屏氣凝神,注視着門口即將走進的人羣。

就連之一些領導人物都是仔細的注視着門口,等待着冥輝戰鬥入場,也不是所有人是期待着的,大一,大二的學生就不是,全都不屑的看着門口,在他們眼中冥輝會根本不是天炎會的對手,打籃球也是一樣,一定會被心中的老大解決掉,所以沒必要緊張什麼,害怕什麼。

王燕妮也開始了介紹,讓人覺得美好的聲音再次在話題的作用下響徹在了整個諾大的體育場,傳到了每一個的耳中,或許不想聽,或許想聽。

“同學們,現在走進來的隊伍,我想大家很是熟悉吧,就是上屆的冠軍隊伍,今天的他們肯定會爲加冕所努力,我們期待吧,但是也期待有能夠與之相抗衡的隊伍,給我們帶來精彩紛呈的饕鬄盛宴。”

王燕妮雖然是在微笑的介紹着,但卻可以從她的漂亮容顏發現對於冥輝戰鬥的不善之色,看了領頭的北冥輝,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南宮城峯,然後便再次看向了門口。

此時的北冥輝走在最前面,雷鳴般的掌聲,一浪高過一浪,驚天動地的呼喊聲,一聲聲北冥輝,立刻響徹在了體育場中,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是瘋狂的喊着。

崇拜的神色,花癡的神色全都浮現了出來,只爲歡迎滿臉奸笑的北冥輝,但是北冥輝卻也是在思考着什麼。

北冥輝身後站着上官浩漫,西門雷,還有一個長相很是粗獷的男生,個子非常的高,這個男生是北冥輝大將,**,實力強悍。

而**身後的男生,是比已經1米9左右的**,整整高出一頭,和巨人的身高差不多,穿着超級大的血色的籃球服,每走一步都彷彿地在顫動着,搖晃着,這個黑人大個就是插班生留學生,是北冥輝專門請來對付巨人的人,這個黑人叫湯姆。

湯姆一走進體育場就招來了無數留學生的謾罵,特別是站在一邊的倆只留學生隊伍,大三留學生和大四留學生,都是惡狠狠的盯着湯姆。

尤其是大四領頭的幾人,更是憤怒的看着正在走着的湯姆,而湯姆卻是刻意迴避了所有的眼神。

領頭黝黑男人叫海登,更是直接憤怒的說道:“湯姆你這個叛徒,我絕對不饒了你。”

海登帶着一口漢語與英語混雜的口音,標準的洋範兒漢語。

而湯姆卻是彷彿根本沒有聽到海登的話,還是看着其他的方向,這是冥輝戰隊的所有人,已經站到了場中,掌聲,呼喊聲也漸漸的小了起來,漸漸的消散而去。

雖然湯姆沒有理海登,北冥輝卻是看向了海登,滿臉奸笑的望着不遠處的海登,與之海登的眼神相對,但是隻是看了一瞬間,就轉過了頭,等待着比賽正式開始。

而現在到齊的只有15只隊伍,此時的王燕妮看着門口,拿着話筒大聲說道:“現在大家歡迎今年的黑馬隊伍入場。”

王燕妮的話語一落,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門口,老師,學生,領導等等,而參賽的隊伍都是看向了門口,只是留學生的隊伍沒有轉身,或者是不屑轉身。

南宮城峯,北冥輝全都轉過了身,站在臺上的幾千人大一,大二學生也全都站起了身,翹首瞭望, 總裁,愛上癮

可是過了幾十秒鐘了,還是沒有一個人影,體育場中再次變成了嘈雜的海洋,議論聲,辱罵神,擔憂之聲全都蔓延開來。

王燕妮見到這個情況,擡頭看向了老校長,示意該怎麼辦,而老校長這個時候也站起了身,拿着話筒大聲的說道:“同學們安靜。”

老校長滿是歲月痕跡的聲音立刻間傳到了所有人的耳朵裏,嘈雜的聲音立刻間消散而去,全都看向了站着主席臺,拿着話筒的老校長。

而坐在一邊的王林光,和郝建國也是看向了老校長。

此時的劉冰雲竟然也從外面跑了進來,跑到了王燕妮的身前,急切的搖了搖頭,王燕妮卻是指了指老校長,示意聽到老校長該怎麼辦。

劉冰雲也只好帶着滿臉焦急的神色,看向了老校長,心中急切的想道:那羣傢伙,到底去了哪裏,怎麼還不來學校,這羣不聽話的學生。

“同學們,做什麼事情都要守時守信,我廢話不多說,我們大家一起倒數10個數,要是他們還不來的話,就直接取消他們的比賽資格。”

沒等衆人有什麼意見,老校長就喊去了數。

“10,9,8.”

漸漸的一些同學都是大聲的喊了起來,不管男女,不管老師還是學生,除了不想見到炎天被取消資格的天炎會成員,他們的心中是在默唸着一定要出現。

7

6

5

4

在浩蕩的聲浪中,決定着炎天能不能參加聯賽,在有三秒就會結束,如果還不出現,就會取消資格。

3

2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