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聲震蒼穹,神威無敵,黑暗中不少人影遠遁,逃離這尊殺神。

Post by zhuangyuan

遠處,兩點劍芒暴閃,百丈長的劍芒劈開空間,熾熱的劍道靈火跳動,整個空間碎裂開來。

兩點劍芒若游龍夭矯,一擊落空,交錯着自下而上斬落。

秦陸身影再度一閃,游龍九旋身法穿梭自如,敵方的攻擊再度落空。

一青一白兩道人影閃現,卻是四大護法中的另外兩人玄劍和傲劍。

秦陸長戟橫空,黑髮隨風飄舞,渾身燃燒着金黃色的混沌龍氣。

此次出戰,秦家三百神龍戰士就在下方的密林中,秦陸決心動用神龍功法制敵,增強這三百名神龍戰士的信心。

身兼各種武道神通,秦陸隨便運用哪一種武道都能信手拈來,他有着絕對的自信。

“秦陸,受死!”玄劍和傲劍齊齊怒吼,兩人長劍狂舞,恐怖的青色劍波轟然暴射。

劍波猶如鋸齒切割空間,在劍波邊緣是跳動的青色火焰,這是青陽劍宗最恐怖的青陽劍波,蘊含的青陽烈火劍芒足以將山嶽融化。

秦陸不躲不閃,渾厚無比的混沌龍氣包裹着他,他如同巨龍出海,以奇快無比的速度在青陽劍波中穿梭。

“轟隆”巨震,青陽劍波騰起數百團火球,形成壯觀的火焰狂飆,朝着秦陸當空砸落。

一道槍芒若狂龍逆天,橫亙蒼穹。

在這道龍形槍芒面前,大地戰慄,江河倒流,神龍的氣息威加宇內,莫能抵禦!


玄劍和傲劍臉色齊變,兩人劃破手指,血箭激射,青色的烈火熊熊燃燒,數十面巨大的青陽劍盾擋在四周。

混沌龍氣凝聚的狂龍破天槍轟擊在青陽劍盾上,劍盾微微晃動,底部青色的靈符涌動,如同鐵桶將兩人緊緊護住。

“哼!”秦陸冷哼道:“我看你們兩隻縮頭烏龜能躲到什麼時候!”

秦陸一把抓起狂龍破天槍,雲龍罡氣噴涌,破天槍無情的砸在劍盾上。

這一下是全力施爲,力量達到了恐怖的十六條天龍之力,遠超武聖武藏境界的強者。

青陽劍盾一一爆裂,秦陸左手揚起,如夢如幻的寒星匯聚成星河奔涌,浩蕩奔騰。


“叮噹”聲不絕,劍芒大作,整個天空被劍光映照的雪亮。

秦陸身前浮現出濛濛白氣,萬化真氣凝聚成一隻巨大的手掌,玄妙無比的一拍,寒星若飛花弄影,飄渺難尋。

飛花指,唐門暗器絕學。

怒射的寒星詭異無雙,奇快無比的洞穿劍罡防護,沉悶的聲響令人牙酸。

玄劍和傲劍的腹部多了一個血洞,鮮血激射,氣息紊亂,兩人身受重創,已無再戰之力。

秦陸雙手一抓,混沌龍氣凝聚成逆龍錘,斗大的金錘表面有九九八十一道混沌龍氣閃耀,一錘砸出,能將山峯夷爲平地。

逆龍錘,錘殺萬物,神龍逆天。

二人危在旦夕,不由得驚呼道:“住手!”

“休要拖延!”秦陸的逆龍錘如同巨山懸在兩人頭頂,他隱隱感覺到兩人的話裏大有玄機。

反正兩人都是甕中之鱉,先看看有什麼事再說。

逆龍錘表面八十一道龍紋閃現,浩瀚的氣息鎖定兩人,稍有異動,立刻震成齏粉。

玄劍喘着粗氣道:“秦陸,如果你不想三公主有事,你就住手!”

三公主,她怎麼會深入蠻荒?

秦陸仔細看玄劍表情,不想作僞,他冷冷的說:“休要虛言恫嚇,三公主金枝玉葉怎麼會深入不測之地。就算她深入不測之地,也不是你們所能對付的。”

三公主若來,她身邊那兩名絕世高手必定一同前往。

以天殘地缺兩人的能耐,尋常宗門根本無法奈何。

可世間事總是如此湊巧,三公主此次出征,並未帶上兩人,她和西南韋家、楚家的子弟一道行動。

十萬大山深處方位莫辯,劉雨萱和韋家、楚家子弟深入不測,落入了戮神魔宮的算計之中。戮神魔宮宮主誘敵深入,在磐石天坑中佈設下八荒戮神劍陣,將三公主劉雨萱等人困住,情勢岌岌可危。

秦陸倒抽一口冷氣,逆龍錘又往下挪了一分。一分的距離,讓玄劍和傲劍如受重擊,再度吐血,神情萎頓不堪。

“磐石天坑在何處?”秦陸厲聲怒喝,聲音凝成一線刺入兩人心神,兩人雙目呆滯,不由得不說。

秦陸辨明方位,逆龍錘無情的錘落,八十一道龍紋暗合九九歸一大數,組合起來就是一座玄妙無比的絕殺大陣。

玄劍和傲劍沒有料到秦陸的精神穿刺如此厲害,一個不慎被他攝取了腦海中的訊息。

眼見對方痛下殺手,兩人迸發出絕世劍芒,若狼煙沖霄,試圖阻擋逆龍錘的轟擊。

黃金色的龍紋暴閃,一條條巨龍遨遊天地,磅礴的力量將劍芒無情的擊碎。

血光迸射,兩人被逆龍錘震成齏粉。

白色光芒閃耀,萬化熔爐將兩人的屍身收走,煉化了兩人的武道法則。

這萬化熔爐真的是奧妙無比,每煉化一名武聖級數的高數,鼎爐表面就會出現一道細小的道紋,這道紋是武者畢生的領悟,成爲萬化熔爐爐身表面的屏障,起到了很好的防護作用。

滅殺二賊後,秦陸命令獨孤方和墨鐵龍率領隊伍追剿餘孽,而他自己帶上唐門姐弟趕往磐石天坑。

磐石天坑是十萬大山深處的一組溶洞羣,這裏溶洞星羅棋佈,地下暗河涌動,外界的人一旦進入很難出來。

戮神魔宮公主鐵傲寒也是驚才絕豔之輩,他巧妙的利用獨特的地形,佈下八荒戮神劍陣,將韋青禾、楚雄南等人困住。


秦陸趕到磐石天坑,但見氣機磅礴,一道道水龍從溶洞內衝出,高天之上雲霧繚繞,萬重禁制附着在空間晶壁上,稍有異動,就將觸發劍陣。

秦陸未敢輕動,他將唐門姐弟留在大陣邊緣百里之外,自己施展游龍身法,化作淡淡的白色遊蛇,悄然潛入。

越接近法陣,越是能感受到危險的氣息,就像一個人行走在漫無邊際的荒原,四周無數嗜血的眼睛在注視着你。

秦陸的神念捕捉着四周的氣息,他全力運轉萬化真氣,試圖將法陣的氣息同化。

“轟隆!”劇烈的震盪從法陣內傳來,如同山崩海嘯。

被困的人發動了全力衝擊,法陣的禁制開始發動,禁制與禁制之間的氣機開始變得紊亂起來。


好機會!秦陸欣喜不已,他的身子急速的縮小,如同一根尖銳的刺奇快無比的刺入陣法的空隙之中。

這種空間穿透術並非全無危險,在穿梭的那一刻,秦陸真切的感受到禁制火山般爆發的氣息,一道強大的神念幾乎瞬間鎖定自己。

神念陰冷、恐怖,秦陸進入法陣,立刻施展游龍身法遠遁。

他的速度奇快,四周的空間彷彿邊做了無窮盡的海洋,任他縱橫馳騁。

可是無論秦陸怎麼變換,身後總有一道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就像後背長了一根刺,相當難受。 大陣深處,幾名形狀各異的人站立在雲端之上,就像高貴的神靈俯瞰衆生。

一名身穿黑色道袍頭戴羽冠的強者眼神冰冷,他正是戮神魔宮的宮主鐵傲寒,而在他的對面,一名男子青衣長劍,正是青陽劍宗的掌門青陽。

左手那名容顏嬌媚的黃衣女子是戮神魔宮的護法尹晴兒,而那名錶情如同枯木的道長則是護法孤雲道人。

青陽宗主的臉繃得很緊,剛纔接到傳訊,四名護法弟子死於非命,以他的修爲也禁不住怒火萬丈。

要知道對於宗派來講,武聖級數的強者原本就不多,這四名弟子天縱奇才,進入到半步武聖境界,加以時日必能成就大道,繼承自己的衣鉢。

四名弟子橫死,青陽劍宗實力大損,青陽立誓要血債血償。

鐵傲寒怪眼一翻,“嘿嘿”怪笑道:“青陽道兄,不必着惱,這個仇人就在眼前。”

青陽宗主聞聽此言,立刻手握長劍,恨聲四顧道:“在那裏?我勢必擊殺此獠!”

鐵傲寒不緊不慢的說道:“剛纔我感覺到八荒戮神劍陣有波動,一道強悍的氣息隨即出現在大陣中,這人想必就是擊殺四大護法的人。”

青陽宗主拱手道:“還望道兄相助!”

“這個是自然,等我發動禁制,你見機行事!”

鐵傲寒取出戮神柺杖,柺杖上的頭顱大放光彩,洞徹***界。

大陣的西北角突然轟隆開裂,中央的戮神劍氣狂暴的傾瀉而下,瞬間將秦陸所在的空間轟擊的千瘡百孔。

好在秦陸機警,在劍氣凝聚的那一刻隨即施展游龍身法遠遁,即便如此,後背還是被強悍的劍氣撕裂。

危險的氣息令秦陸心生警惕,他再度變幻方位,恰在此時,看似散亂的空間突然黑霧暴起,變得粘稠之極,速度奇慢。

顛倒陰陽,這是大陣的武道法則。鐵傲寒憑藉這一凌厲殺招不知道滅殺了多少絕世強者,秦陸不敢託大,萬化法鍾護體而出,磅礴的氣勢可託舉蒼穹。

昨日之門 ,轟然斬落。

劍光迅猛,如同一個青色烈陽噴薄,罡氣光芒洞穿星辰。

這一劍劈下,直接將萬化法鐘錶面凝聚的百道道紋撕裂,秦陸整個人被強橫無匹的劍芒撞得倒飛,直接撞破法陣的晶壁,被送到外面的空間。

心神巨震,經絡已經受創,劍氣再度迫近,秦陸強忍痛楚,身影化作一條怒龍穿梭,遠遁去千里之外。

青陽宗主一劍得手,並未出擊,方纔哪一劍他用足了十成的力量,就算是武聖武藏境界的強者在突襲之下,也難以承受。


真正的強者總是自信,青陽宗主把力量用在了法陣上,他要聚集全力,圍殲陣中的一萬精銳,活捉劉雨萱。

只要抓到了劉雨萱,不愁人皇劉豫不讓步。

與血仇相比,眼下這件事情纔是大事。

在距離大陣數百里外的虛空中,破魂刀靜靜的漂浮着,兩道人影閃動,正是唐家姐弟。

秦陸被絕世劍光劈出法陣,唐家姐弟立刻趕到,眼前的一幕着實令人驚訝。

破魂刀靜靜的懸浮在空中,散發着極其柔和的光芒,秦陸蹤影全無。

“掌門,掌門去了哪裏?”唐夢華焦急之情溢於言表,她亂了方寸,根本沒有感應到刀身上秦陸的氣息。

唐傷心看出了端倪:“師姐,你看這刀!”

唐夢華擡起頭,她發現刀身中透着淡淡的紫氣,這- – -是他的氣息。

秦陸,秦陸,你一定不能有事!

唐夢華眼神堅毅如鐵,她環顧四周道:“傷心,我們立刻爲掌門護法,若有不軌者,殺無赦!”

破魂刀內,秦陸靜靜的躺着。

萬化熔爐懸在頭頂,白色的仙靈之氣如同仙滕纏繞,將秦陸緊緊的包裹住。

青陽宗主是武聖武藏境界的強者,那絕世一劍來的如此突然,秦陸的肺腑受創,經絡被青陽劍氣灼燒,受傷不淺。

不過那一劍,也給他許多震撼的感悟。

武聖武藏境界的強者,速度和力量都達到了一種極致,那絕世劍光融合了天地的武道法則,可謂無堅不摧。

武藏境界,到底是怎樣一種境界呢?秦陸的心底隱隱有了一絲明悟,那道虛掩的門像是緩緩的推開了。

體內,無數仙靈之氣滌盪傷痕,撫平創傷,有萬化熔爐這等神器在手,秦陸壓根兒就不用考慮復原的問題,他正在捕捉心中那點靈光。

猶如閃電劃破黑夜,秦陸突然跳了起來,喃喃自語: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