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而且,誰說護送不是重要的任務?

Post by zhuangyuan

這是最高議會的大賢者們下達的護送指令,你給我好好重視起來啊。」

對於九的吐槽,十這麼回應著,拍了下九的肩膀。

「最高議會的那些笨蛋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什麼不叫百夫長他們去護送呢?」

十的話讓九一愣,她隨即就產生了這種疑問。

「我們的百夫長已經先從另一條路出發了,他會在中途與你會和的。

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如果讓我們的百夫長等太久的話,你知道後果。」

而聽著十這樣說,九打了個寒顫。

她也在沒有多問,而是趕忙帶上了那厚重的頭盔。

「是是是,那就不廢話了,我可不想被那個笨蛋訓斥。」

穿戴好裝備之後,九也準備帶隊離開。

只不過,在九離去之前,十叫住了九。

「作為執行這次任務的報酬,回來請你吃飯哦。

對了,拿著這個,這把手槍倒還是挺趁手的。

你的劍斷了吧,沒有武器可不行。」

十這麼說著,將手中的武器丟給了九。

而九也接過了手槍,轉身離去了。

「你怎麼知道我用的趁不趁手啊…笨蛋…」

雖然已經走了有一段距離,但九依舊這樣吐槽著,即便十現在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看著九離去了,十卻嘆了口氣。

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內,看著桌上自己搜集的一堆關於輝的資料,皺緊了眉頭。

「我並非一點資料沒有收集啊,但收集了這些資料又能有什麼用呢?

從資料上看,那小子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他的體能測試沒有突出的地方,成績也一般,根本找不到過人的優點。

但他和我們對戰的時候展現出來的力量,完全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

十這樣說著,將桌子上的資料丟入了碎紙機里。 本以爲是姜逸晟一個人進來,結果他進來時,卻是兩個人,一個身材丰韻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了進來。

而我的目光卻死死的盯着姜逸晟看去,我本以爲他會很瘦弱。沒想到,現在印入我眼簾的男人,卻是高大威猛的身材,身高大概是一米八五左右。

相貌更是和少年時期的他大不相同。少年時期的他,頭髮是齊劉海遮住眉毛,看起來很呆。當然,那時候,他也是在裝傻,目光無神。看起來全身一點吸引人的地方都沒有。

可現在,他三寸慄發,異於常人的濃密,並且直豎衝向天,在屋內橙色燈光的照射下,如同燃燒的火焰一樣張狂!這樣的頭髮下,越發顯得他光潔的額頭潔白,他那雙幾乎豎起飛揚的濃密眉毛。不皺也能帶出兇惡的威嚴來。更何況是眉毛下的那雙長睫翻翹的、深不見底的褐色雙瞳呢?

此時他褐色的雙瞳在燈光下變成深褐色,如果不是我之前知道他是褐色的眼瞳,現在一定以爲是黑色的。他眼瞳裏浮現出狂傲的目光,豎直高挺的鼻子下,那雙輪廓分明的性感嘴脣,微微上揚,笑的陰冷邪魅。

他整個人的氣質。就和他身穿的黑底金紋的夜禮服一樣,詭祕又顯張狂。

一看到他不像之前那麼瘦弱,我更是恨得咬牙切齒。這一年多,他過的很好啊!

可我卻在遭受那非人的折磨,生活不能自理,疼痛纏身!好在我都堅持下來了,現在,我不畏懼任何人任何事!

“姜逸晟,這裏可是我的私人會所!”姜逸晟一進來,李熙然的目光掃向門外被打的在地上呻吟的保安,朝他冷音提醒道。

我挺佩服李熙然的,這種情況下還能坐的住,這份沉穩我要學學。

看到李熙然這個主人都沉穩坐在這,我也就收了心底的恨意,好整以暇的將身子隨意的靠在沙發椅背上,淡淡的看向姜逸晟,以及他身邊的那個穿着深v領禮裙的長髮女人。

這會,我打量完姜逸晟,就掃向那個女人。那個女人估計感覺到我在看她,忙挺了挺胸,不屑的掃了我一眼。

她的這個模樣,我總覺得在哪見過,但仔細想想,我又想不起在哪見過。

“那又怎樣。我姜逸晟不允許自己被拒之門外!”姜逸晟說話間,走到李熙然跟前,居高臨下的看着他,朝他陰冷的邪笑道。

他走過去,那個女人卻知趣的鬆開他的胳膊,站在原處。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李熙然沒有擡起頭看他,估計怕自己仰視他丟了氣勢,所以,這會依舊穩坐在沙發上,聲音淡然。

姜逸晟見他這樣,從西褲兜裏伸出手,朝李熙然的肩膀上拍了拍道:“李總果然處事不驚,這份沉着的氣勢,真的讓我欣賞!好吧,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他收回手,朝背後一招。那個女人就扭着腰走過來,從自己的手拿包裏,拿出幾張照片,往茶几上一丟。隨即,恭敬的退了回去。

姜逸晟就指着茶几上的幾張照片道:“這幾個人,我的影視公司要了。”

李熙然聞言,拿起那幾張照片,一張張翻看了一下,看完,直接就將相片往茶几上一丟,猛地起身,終於怒了,“姜逸晟,這可是我公司剛剛簽約的藝人,都開了媒體見面會了,你要是要走了,讓娛樂圈和大衆怎麼想我們熙然傳媒?以爲我們能力不如你們逸可影視呢!”

“所以呢?”姜逸晟面對李熙然的怒目相視,已經張狂的掛着邪笑看向他。

“所以,我不同意!”李熙然毫不猶豫的道。

“那好,我姜逸晟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明天,去替他們收屍好了。”姜逸晟說完,目光陰狠的看着散落在茶几上的照片。

“你……”李熙然氣的伸出手,指着他的面門,一副憋屈卻無奈的模樣。

然而,姜逸晟的目光卻有點發直的看向茶几。我忙順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剛纔我給李熙然的那封信,信是半折的,從姜逸晟的角度,可以看出一點字跡來。但是,內容應該是看不到的。

我見狀,趕緊身子往前一傾,伸手將那封信拿起來,捏成團,緊緊捏在手心。

姜逸晟的目光就順着我的手,一直攀升到我的臉上,最後與我四目相對。他目光探究,我目光淡漠。

“你是誰?”對視了幾秒鐘,姜逸晟斜長的眼眸,陰冷的盯着我問道。

憨老闆戀愛記 我一撇頭,甩了甩擋眼的斜劉海,朝他淡漠的一笑,“姜逸晟先生,這個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你有問就會有人必答的!”

我的聲音很醇厚,連我自己都很陌生的男音,估計,姜逸晟聽不出什麼來。

果然姜逸晟不屑的白了我一眼,“正好我也沒興趣,對你這種陰陽不明的低賤人物,深瞭解下去。”

陰陽不明?分明就是說我不男不女,瞧不起我嘛!

我可不是以前的軟柿子了,這會,我笑了,“陰陽不明,總比不人不鬼強。”

我這話一出,姜逸晟頓時目光狠烈的剜向我。這目光盯得我心跳加速,後背發寒。可我硬撐着笑着對視着他。

大概互相對視了幾秒鐘,李熙然開口道:“姜逸晟,就算你用不正當手段,害死他們,我也不會將他們讓給你!”

李熙然可也不是軟柿子,當然更不是任人欺辱的兔子。他是一隻狼,而姜逸晟是猛虎罷了。

“我只需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李總裏損失幾名撐起傳媒公司的臺柱,我還是很樂意去做的。”姜逸晟從我臉上收回目光,掃了眼那個他帶過來的女人,“佳佳,我們走。”

“好的,姜董。”那個女人忙走過來將頭髮往耳後一掖,我注意到,她頭上的水晶髮梳就不見了。而她還和沒事人一樣,走過來挽住姜逸晟的胳膊。

隨即,兩個人囂張的走出去了,只是,那個女人出了門之後,回過頭,詭異的看向李熙然笑了笑。

看到她那抹笑容,我感到很不安。

等姜逸晟帶的保鏢也離開後,李熙然才伸手往茶几上一推,將上面的酒瓶酒杯統統拂到地上,他怒吼道:“姜逸晟這個混蛋!我之前真不應該受他的蠱惑,害了可兒,讓他甦醒過來!就應該想方設法的殺了俞川!”

我聞言,心裏冷笑,你才知道啊!不過,姜逸晟的城府太深,我們沒吃虧,又怎麼能看清他。所以,我現在並不那麼恨李熙然,反倒是同情他和我一樣,作繭自縛了。

就在李熙然雙手叉腰,氣的破口大罵姜逸晟的時候。屋內的燈忽然閃爍了一下,本溫暖的包間,也驟然變冷。

“來人!”李熙然看到燈閃爍了一下,心情更不好的朝門外大聲喊道。

這時,一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保安走了進來,“李總……”

“看看這線路是不是出現故障了,怎麼燈光會閃爍。”李熙然朝保安道。

保安立馬就領命出去了,並且順便替我們關上包間的門。

終極小飛俠 他一走,燈又閃爍了好幾下。我覺出不對勁,看了眼燈光,再往李熙然那邊看過去,突然,我看到他背後閃出一道血紅色的女人身影!

不,那蒼白的臉頰,流血的眼瞳,雜亂的長髮,木納的表情,都說明,那個女人不是人!是鬼!

李熙然見我驚恐的看向他,他才順過氣,走向我道:“秦朗啊,幸虧你剛纔反應及時,把信收起來了,不然的話,姜逸晟知道你姐姐還活着,不定要對你做什麼呢!快把信燒了吧!”記麗扔圾。

他走過來時,那個女鬼歪着腦袋,也飄了過來,跟着他。

我見狀,嚥了咽驚懼的口水,指着他身後道:“李……李總,你後面有髒東西!” 「輝,我們今天也出去逛逛吧!」

聽著塔可的話語,輝有些驚訝的看了眼已經梳妝完畢的塔可。

不知為什麼,輝感覺,塔可的精神頭似乎恢復了幾分。

明明昨天的時候,塔可的聲音里還摻雜著一種難以消解的虛弱。

不過,恢復了精神是好一件事情,看著這樣元氣的塔可,輝自然沒有拒絕她的請求。

「難得起那麼早,那一會先吃點早餐再隨便去哪裡轉轉吧。」

輝這樣回應著塔可,雖然塔可現在一副精神滿滿的樣子,可輝的困意還並沒有完全褪去。

他下意識的看了下手機,確認了時間之後,就去洗漱了。

當清涼的水消融了輝的困意之後,他也突然間感覺到,哪裡似乎有點不對勁。

我們還處於逃亡之中吧,這樣平和的日子是不是太反常了?

那些傢伙為什麼還沒有找到我們?按理說,他們不應該放任我們不管的。

難道,他們在籌備些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又或者,他們根本沒有發現我們行蹤呢?

輝如此思考著,他的心裏面又添加了幾個難以解開的心結。

在這些問題的困擾下,輝也完成了洗漱。

而當他走出來的時候,卻發現塔可已經在門前等著自己了。

看著這樣的塔可,輝無奈的笑了笑。

「我說你,就那麼想要出去嗎?

不要忘了,我們現在還被那些傢伙追捕著呢。

按理說呆在屋裡,不惹人注目才是正確的選擇吧。」

輝吐槽著塔可,他對塔可揮揮手,示意她過來。

「唉唉…雖然被追捕著…但是…

嗯…的確啦…果然還是藏身在屋裡比較安全呢…」

輝的話一下子就打擊到了塔可,這讓剛才還興緻勃勃的她一下子就變弱氣了。

想來輝的話也是有道理的,所以塔可也就沒有反駁輝一句。

她垂頭喪氣的離開了門前,癱坐在沙發上。

而塔可瞬間變化的情緒,讓輝一驚,他沒想到自己的話會讓塔可變得那麼低落。

「那些傢伙要是來到這座城市的話,他們恐怕早就突擊我們現在住的公寓了。

但那些傢伙還沒有來找我們,就說明他們還沒有來到這座城市吧。

所以,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還是能出去逛逛的。」

輝這樣分析著,但他這麼說的目的,還是想要藉此來安慰塔可。

而輝的話讓塔可慢慢抬起了頭來,她的眼睛里也重新放出了光彩。

「那,我們還是可以出去了嗎?!」

「不過,在出去之前,先在公寓里吃過早餐啊。」

看著一臉激動的塔可,輝這麼提醒著她。

「唉?不出去吃早點嗎?」

聽輝說要在公寓里吃早餐,塔可感到有些意外。

畢竟逃到這座城市之後,兩個人的早餐都是從外面買回來的。

「昨天不是買了些食材回來嗎,正好可以用來做早餐呢。」

「也是啦,那在公寓里吃也是可以的。

讓我來幫忙吧,我很擅長控制火焰,按理說把握食物的火候應該也很拿手。

所以,要烤些麵包的話就交給我吧!」

塔可自信滿滿的說道,捲起了自己的衣袖。

只不過,輝並不打算早上烤些麵包來吃。

「知道啦,那一會有麻煩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為了不再次打擊到塔可,輝只能這樣應付著。

很快,早餐的準備工作就完成了,而兩個人也很快將食物咽到了肚子里。

吃過早餐之後,兩個人就出門了。

雖然塔可提出了出去逛逛的請求,但塔可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而輝也對這裡不熟,所以兩人只能漫無目的地前行著。

還好,藉助手機上顯示的地圖,兩個人也不至於迷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