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而且像這樣的形式還能夠攻擊這個隊伍的人,因爲把人偷換進去,並不算這個小隊真正的成員。

Post by zhuangyuan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操作的,但是就連黃勝都能夠這樣做,沒道理不滅做不到。

“你以爲我剛剛晉升就是騎士,不是教皇的旨意,你以爲教皇不會管你們這樣的行爲嗎?”我心中抱着一絲僥倖開口說的,雖然教皇從一開始就告誡過我,但是我不相信他們這樣做直接威脅到我的性命教皇會坐視不管。

而然楊雲卻開口說道:“你以爲教皇會那麼偏向的幫你嗎?更別說他現在去南教皇那邊辦事幾個月內是不可能回來的。”

楊雲的話,彷彿給我澆了一大盆涼水,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是冰涼的。

看着我的反應楊雲輕蔑的笑了一下,開口說道:“好好享受一下你最後的時光吧。”

說着緩緩離去,當楊雲離開以後,周圍的人才敢動彈,開始紛紛議論起我,爲什麼我會被不滅給盯上。

那邊的黃勝開懷大笑,彷彿忘記了剛纔他自己丟臉的一幕,他又走了回來,笑着朝我們走來。

一邊鼓掌一邊笑着,盯着我開口說道:“真是抱歉,居然沒認出來,你就是那個新晉升的騎士吧,排在最後面的那個。”說着語氣中充滿了輕視和嘲弄。

我想到他之前連大氣都不敢喘的樣子,開口嘲諷道:“即便是排在最後的騎士還不是將徐虎給斬殺了。”

說着,我嘴角露出一次殘酷的笑容,雖然剛剛的楊雲我還沒有那個實力去對抗,但是面前這個黃勝,在頂了方明位置後,排名一直掉下來,比陳辰塵還落後一位,僅僅排在我前面罷了。

我看看他身後跟着的那批手下就知道他是個什麼德行了,也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能夠當上騎士的,像徐虎這樣的強者之所以當他的手下,只不過是他手裏掌握着徐虎的命脈罷了。

黃勝臉色難看的說道:“徐虎是你殺的?”

“當然是我兄弟殺的,黃勝你也別搞什麼陰謀詭計了,看看你都把我第三騎士的掉到第十了,把我的位置提提上去,遲早我會拿回來的。”方明這時候摟着我的肩膀站出來說話了。

說着方明拉着我走了,並開口朝着黃勝說道,“把你的狗命留着,我遲早會來取的。”

這讓我心中有些感動,明明剛纔楊雲才威脅過我,方明明知道我被不滅給盯上了,但是他依然選擇了幫助我。

當我們回到方明的住所以後,紅髮等人紛紛泄了氣,趴在沙發上,感覺眼前一片黑暗,她開口說道:“雷木你是怎麼惹到不滅的,要知道就是明哥當初就是兩個他也比不上不滅。”

方明也轉頭看向我,他也想知道,我是怎麼惹上這樣的強敵的。

我把當初一開始我殺了魅影結下樑子,到後面一個個都被我殺了的事情告訴了他們幾人。

陳斌嚥了一口口水,朝我豎起來一個大拇指,表示對我的崇拜。 紅髮也是愣住了,被我的膽大給嚇愣了,我明知道那些都是不滅的手下,可依舊殺了他們。

而然當時那種情況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能有什麼辦法,既然他們選擇來殺我,同樣也要做好被我殺了的準備。

方明反而點了點頭,開懷大笑開口說道:“不錯,有一些我當年的風範,別管對方後面站的是誰殺了就殺了。”

這時候紅髮又拆方明的臺了,“明哥,你就省省吧,當初那些人還不都是教皇讓你去殺的,即便你殺了你也有教皇在後面撐腰,可是現在雷木惹上的是不滅,他可是組織者,教皇的左膀右臂,教皇再看中雷木也不可能太偏向雷木吧。”

我點了點頭,教皇早就開口說過不會太偏向於我。

頓時紅髮,陳斌就皺起了眉頭,感覺這彷彿是一個必死的局一般,但是他們並沒有開口說拋棄我,又或者是置之身外。

方明開口說道:“這個事情還得從長計議,雷木你之前拼了命也要幫助我,這一次你遇上麻煩,我必然不會置之不理的。”說着方明拍了拍我的肩膀。

屋內一片安靜,堅定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我身上,在他們的眼中,我都看到了他們的信任,他們不會因爲一個強者而離開我,放棄我。

我看了一眼窗外沉默了許久,又將頭轉了回來說道,“那麻煩你們了。”

這句話代表了我們如今捆在了一起,共同進退,若是之前的切磋站讓我相互瞭解對方,明白對方一個眼神是什麼意圖。

那麼在經歷了徐虎的事件之後,我們五人彷彿就被捏成了一根繩子,我有麻煩,他們幫我一起解決,他們有麻煩我幫他們解決,即便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此時門外來了一個意外的客人,方明出去打開門,看見是陳辰塵,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春風如玉的笑容開口說道,“我們強化場第一大財主怎麼來了?”

“我來找雷木!”陳辰塵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他之前也與方明打過交道,兩個人沒有什麼仇恨,但是也談不上有什麼感情交集。

陳辰塵一走進門,直接跑到我面前,緊張的打量我的全身,看到我身上沒有傷勢,他鬆了一口氣。

我有些苦笑不得,心裏想到,陳辰塵這算是當我保鏢當習慣了不成?怎麼每次都感覺他圍繞在我身邊第一反應就是查看我有沒有事。

這也難怪,從我到晉升場以後陳辰塵基本上相當於我的保鏢,教皇一直讓他負責我的安全,一時之間,他還真改不過來。

這是陳辰塵也反過來放好像他現在已經不需要保護我的安全了,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開口,朝着我笑的眼睛成一條縫,說道,“雷木,不錯啊居然連徐虎都能幹掉,那你離我還真不遠。”


“哈哈哈……”這時旁邊的紅髮被陳辰塵的樣子給逗笑了,沒忍住笑了出來,畢竟陳辰塵剛纔那樣子確實搞笑,而且紅髮也沒見過陳辰塵,畢竟陳辰塵上位也是比較遲的。

陳辰塵瞪了紅髮一眼,但是卻沒說什麼,雖然很久沒有人在他面前不敬過,但是畢竟這個人是我隊友,陳辰塵這個笑面虎當然會裝出一副笑容來。

“想不到我們強化場第一大財主也會關心人啊!”方明開口說道。

我頓時愣了一下,我看陳辰塵這個胖子穿着白大褂一直以爲他是一個醫生,結果沒想到他居然是強化場第一大財主,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而陳辰塵聽到這個詞,十分自豪,朝着我開口說道:“雷木老弟沒想到吧?”

說着還很自然的摟住了我的肩膀,彷彿跟我十分親近一般。

“確實看不出來,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按理來說陳辰塵來找我,基本上都是教皇給他吩咐的事情,不然他纔不會朝着我擺出笑臉的說道。

畢竟聽從教皇的話,能夠讓他賺取許多的積分,像晉升場的黑擂,僅僅只是一部分,而且晉升場的黑擂是模仿強化場的挑戰賽來的。

“對了,最近一段時間你可得小心點,前段日子你在亂鬥賽的時候,不滅回來以後放出話來說要找你麻煩。”陳辰塵眨巴着眼睛開口說道。

“陳財主,你最近是在幹什麼,怎麼消息那麼落後?”我打趣着陳辰塵。


陳辰塵一臉愕然,不知道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剛纔我剛出叢林,楊雲就來找我說過話了。”我開口說道。

陳辰塵一臉凝重說道:“楊雲?壞了,不滅這是來真的了,以前你在晉升場的時候只是跟你吵吵鬧鬧一下,如今你到強化場,這裏是他的地盤,可以說你們這幾個人全都不是楊雲一個人的對手,而且楊雲必然還帶着三個人,每一次楊雲出手教訓人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失手過,直接都是教訓到沒氣。”

我這時才知道不滅是來真的,想要把我滅掉,雖然我曾經在他眼裏是一個蟲子,但是如今卻已經讓他有了危險感。

“那教皇究竟去哪裏了?”我開口問道,畢竟陳辰塵一直緊跟着教皇,應該知道些事情。

而然陳辰塵卻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教皇去南教皇那邊了,具體是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不過十分麻煩。”

我這一下真的心中沒有了僥倖,本以爲教皇看重我,可以幫我拜託這一劫,但是他如今不在,陳辰塵也說不上什麼話,看來這一次我是得命喪黃泉了。

看着我一臉沮喪,陳辰塵又開口說話,彷彿給了我一線希望一般,“不過你也不是沒有機會。”

“什麼機會?”我陰沉着臉色,而然陳辰塵也沒有責怪我,畢竟無論是誰知道自己即將要死了,還無法逃脫,心情自然不會好。

“你的隱身異能,還有方明的精神異能,都是具有奇效的。”陳辰塵開口說道。

我有一些不理解,雖然陳辰塵指明瞭我們兩個的異能,但是像楊雲這樣的強者必然能夠看破我的隱身異能。 “教皇曾經跟我說過,你的隱身異能還沒開發完,具有巨大的潛力。”

陳辰塵的話頓時讓我想起了方天辰曾經也這樣對我說過,那時候我知道方天辰是臥底後,對他的話半信半疑,我也曾經嘗試過,但是並沒有能夠打開自所謂的潛力。

之後我就不了了之,沒有再對這個異能充滿什麼信心了。


陳辰塵開口說道:“要是你的異能簡單,當初南教皇怎麼會那麼氣急敗壞親自對你出手。”

也對,雖然我破壞了他的基地,而且殺了許多D級異人,可是那些如今在我眼裏如同螻蟻一般,殺了便殺了,心中不會有任何感覺,至於實驗室,就連我如今都能夠控制一個有錢的家族再建立一個,更別提南教皇了。

看來確實那一刻藥丸有特別之處,,否則南教皇怎麼會氣急敗壞。

“陳胖子,你就別跟我賣關子了。”我心中有些焦急起來,很明顯陳辰塵知道,但是卻一直沒有跟我說。

而然他卻胸有成竹的開口說道,“你跟我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一個月內,你的異能必然開發出來。”

我有些將信將疑,感覺一切彷彿都被掌控在手中,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陳辰塵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悠悠然的開口說道:“以前換作你的身體承受不了那麼強大的變異細胞,如今你的肉體可以承受了,這件事情教皇在離開之前就吩咐過我,看看教皇對你多上心。”此時陳辰塵還在我耳邊吹風,告訴我教皇是如何如何的關心着我。

我點了點頭,陳辰塵在帶我離開之前,丟了一瓶藥水給方明,並開口說道:“最近教皇看你的表現還不錯,吃了吧,這東西能夠讓你回覆一些實力。”

方明接過藥水,頓時滿臉欣喜,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藥水,能夠讓平時那麼穩重的他失了風度。

接近着,陳辰塵直接帶着我趕到堡壘那一處,坐上了飛機,不知道要把我帶去那裏。

大概飛了五個小時,飛機就達到了目的地,這一塊地方我認識,是世界上十分有名的一個沙漠,進來的人幾乎都沒有再出去過,又被稱作爲魔鬼沙漠。

我十分好奇,陳辰塵把我帶到這一片沙漠來幹什麼。

而然陳辰塵一言不發,滿臉嚴肅的下了飛機,開口說道:“這裏是一片異空間的入口,你進去吧。”

mmp,就這麼隨意的嗎?我愣了一下,直接讓我進去,那我該怎麼開發異能的潛力。

“你進去了以後,只要活下來,並且一個月後出來就能過自然而然,你的異能就會開發出潛力,另外,你下次的比賽在兩個月後,等你出來以後也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做其他的準備。”陳辰塵站在我身邊跟我開口解釋道。

我看着眼前的這一片流沙,不知道該怎麼進入,正當我毫無防備之時,陳辰塵忽然在我身後給我來了一腳,我感受到一股大力,直接把我踹進了這個流沙當中。

頓時那一步熟悉的暈眩感又傳來,我控制住身形,沒多久就平穩落地,眼前的一幕讓我有些傻眼。

我一進來就有兩頭異獸對視着,身體都十分龐大,我以爲這兩次異獸要相互撞擊,直接近身攻擊。

而然它們並沒有,而是直接在它們的身上傳播出一縷縷異能的波動,彷彿空氣都凝結住了一般。

我往遠處閃躲,看了一眼這兩隻異獸,一開始明明只有剛剛晉升A級的氣息,可是如今從它們身上傳遞出的異能波動幾乎達到了A級中段的力量。

我連連驚歎,不知道爲什麼他們能夠發出那麼強大的異能攻擊,彷彿把異能的潛力都挖掘了出來。

忽然一隻異獸不敵,被另一隻給轟飛出去,而被轟飛出去的那隻異獸身上血肉模糊,肉體居然連殘餘的異能波動都扛不住。

這時我明白過來,這個空間的異獸肉身都十分的脆弱,但是它們身上的異能都開發到了極致。

難不成陳辰塵是要我觀察這些異獸,並學習異能如何開發到極致,我連連搖頭,把這個想法甩了出去,應該不會那麼離譜。

我看了一眼遠處,居然有嫋嫋升起的炊煙,看來這一片異空間是有人在生活的。

我本來絲毫沒有頭緒,跟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轉悠正好這一片炊煙像是給我指引了一條光明大道,我朝着那一片炊煙走去。

……

異空間外,剛剛把我踹進流沙的陳辰塵此時臉上的嬉皮笑臉都收了起來,他手中拿着一個電話,嘴裏說道:“一切都按計劃在進行,離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在電話的那頭傳來教皇的聲音,“咳咳,不錯呢,這個計劃若是完成了,你就是大功臣了陳辰塵,真是期待着種子成熟的那一天呢。”

陳辰塵聽見教皇畫的大餅,臉上依舊沒有喜悅,他開口說道,“要不要我去囑咐一下楊雲。”

“咳咳,嗯,你去警告一下楊雲到時候下手會有分寸了,最近種子心中復仇的怒火還是不夠,得再添把火呢,到時候除了種子之外的那些螻蟻,讓他們都死了吧,給種子填一把火,讓他再快一點成長,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教皇的聲音變得有些急促起來,不知道想到了些什麼。

陳辰塵臉上有點擔憂的說道,“種子現在已經進化的很快了,若是再快些,我怕種子體內的細胞會崩潰掉。”

“咳咳,不會的,這枚種子的潛力,你想像不到,他體內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即便時從我父親身上我也沒有感受到這股力量,真想現在就實現最後一步。”說着教皇的聲音越來越急促,彷彿迫不及待的想對我做些什麼。

“教皇大人,您再忍耐一下,頂多一年半,種子就能夠成熟了,到時候,你就傷勢就會全部恢復了。”陳辰塵耐心的勸導着教皇。

教皇也感覺自己有一些操之過急,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 陳辰塵收回手機以後,看着眼前的流沙,眼中十分炙熱,彷彿不僅僅是教皇對我眼饞,就連他也十分眼饞。

然後我並不知道這巨大的陰謀漩渦,已經朝我緩緩襲來,再不就後的將來,我就一步步的按着他們所控制的來,一步步的走進他們所設計的坑中。

我整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眼前的茅草房,就是在我小時候生活的那種年代纔有的,在這一片住所,沒有人在外面,都在茅草房內燒着吃食。

我走到一座茅草屋門口,敲了敲門,聽見一聲稚幼的童聲喊道,“來了,來了。”


一打開門,是一個才5歲左右的兒童,頭髮長到他的肩膀,兩顆圓圓的大眼睛,眨巴一下彷彿就在說話,身上的皮膚白皙的像瓷娃娃一般,若是到外面的世界,必定受到大衆女性的喜愛。

他眨巴着會說話的大眼睛,奶聲奶氣的問道:“叔叔你是誰呀?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我俯下身子摸了摸這個兒童的腦袋,開口說道:“你家大人在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