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考慮個球!”我罵道。

Post by zhuangyuan

“哎呦,你小子說話咋不算數呢?”老天狗急了。

我頓時眼皮一翻,沒好氣地說:“現在心情不美麗,你的事兒以後再說!”

最後也不管老天狗在中丹田裏哭天喊地的嚎叫,我開始盯向一旁站着,好想被人抽筋扒皮的青面白睛的蝠妖老頭。

“蝠島主,你們島上裏裏外外還有多少人?”

蝠妖老頭蔫頭耷腦的回答道:“只一千兩百蝙蝠,桃和虎一死,他們的手下也不能做數了。”

我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嗯,人手倒是不少,這樣,我店裏只用你一個,至於你那些手下,就繼續留在白島上吧,但有一點,一旦我徵用,必須到位!”

見我語氣不容質疑,老蝠妖連連點頭。那模樣,就好像賣了兒女似的。

婆雅裝不下去了,清醒過來,我也不說破,便叫衆人返回。

張遼和我一起去追殺樑家主。至於朝家那個老瘸子,也不知死沒死在九天玄雷之下。

張遼卻道:“將軍不必去了,已經有人把他們帶過來了!”

話說完,張遼卻是右手執起倚天劍,左手提起月牙戟,雙目圓睜,危坐戰馬之上,緊緊地盯着過來的人。

來人身法匆匆,只模糊一道黑影,更是匆匆扔下樑家主,還有那個在刀鋒上刻下陣法的朝家老瘸子。

兩人此時死豬一般。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多謝救命之恩!”

可那黑影並不說話,我又聽見叮的一聲,先前幫我們擋住九天玄雷的天地通寶呼嘯間變成一枚銅錢,而後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敢肯定,這黑影就是之前那個神祕且生猛的男人,但他不是樑家主請過來的幫手嗎?怎麼會反過來救下我們?甚至還把那個已經用特殊符咒轉移出去的樑家主又捉了回來。

半晌之後,我猛地搖搖頭。想不明白我就不再去想,反正這人暫時沒有惡意。

於是我招呼張遼,夾住樑家主和老瘸子離開這片已經被九天玄雷宮轟得面目全非的丁香園,朝出發。

回到天都已經亮了,衆人鬼趕緊休息幾個小時。我睡醒後,就把樑家主帶進了一間辦公室。

“樑家主,說說吧,海力夫現在在哪?”我眉毛緊皺,心情迫切。

樑家主緩緩擡頭看了我一眼,我瞧見那一雙眼睛倒是血紅一片。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頗爲不解的問我,“爲什麼,爲什麼?”

我眉頭一皺,旋而聽出他的意思,於是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我還想問你,你請來的究竟是誰!”

樑家主突然沉默了。我不知道他心裏打的什麼算盤,是不想讓我知道那個人的身分,還是說,他在這一刻也迷茫了。

我眉頭皺了又送,決定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

“告訴我,海力夫在哪!”

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記 這一次樑家主直接說道:“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我再次皺緊了眉頭。尋思着樑家主這個人精的話到底有幾分可信。

樑家主再強調:“我真不知道,之前那些話不過是哄騙你的手段罷了!”

我也沉默了,半晌後打了一個響指,被我收作員工的蝠妖老頭隨後敲門進來。

齊天神記 “老闆,有啥吩咐?”蝠妖老頭這話說的有點兒生硬,聽得出來,他還沒有適應自己的新身份。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時間長了他就習慣了。

我倒是觀察到,蝠妖老頭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樑家主,而這,也正是我想看到的。

我說:“你跟樑家主是朋友,平日裏他對你沒少關照,今兒給你個報答他的機會,去吧!”

末了,我補充了一句:“別死人就行!”

聽到這話,那個已經感到不妙的樑家主身子一顫,在盯着走過去的蝠妖老頭看的時候,換上了一臉的驚恐表情。

“別衝動,蝠老兄,我之前不是有意的!”

蝠妖老頭忽然氣得笑了,“你不是有意的?你他孃的是故意的!”

那樑家主連忙搖頭,解釋道:“我真不是故意的!當時只以爲……”樑家主似乎看了一眼蝠妖的臉色兒,繼續往下說,“我當時只想替你們報仇,我要是知道你還活着,根本不會使用敵我不分的禁忌符咒,你說是不?”

聽了樑家主的話,蝠妖老頭冷哼一聲,反問道:“你當老子是弱智還是白癡?我活了這麼多年,連真假話還分不出來?你分明就是拿我們三兄弟去當炮灰,利用完了,就把我們往旁邊一推,我有時都在想,你是不是惦記上了我們的白島?

老子真是瞎了眼,枉我白島三兄弟對你推心置腹,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話未說完,憤怒的蝠妖老頭已經一巴掌抽下去,頓時打掉了樑家主的兩顆大牙,嘴巴墊出了血。

“這是替老二打的!”話沒說完,蝠妖老頭尖銳的爪子又劃下去,頓時疼的樑家主兩眼飆淚。

“這一爪子是替老三抓的!”

連擊之後,那樑家主的臉已經破爛不堪。

這還不算完,蝠妖老頭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條鐵鏈子,直接站在樑家主的身後,使勁兒勒住他的脖子。

“老子再問你一次,海力夫躲在哪兒!”

樑家主這時候使勁兒扭動身子,嘴裏嗚嗚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當晚,我叫王修和蝠妖老頭把樑家主和老瘸子的屍體隨便找個山頭給埋了。

蝠妖老頭髮了妖誓,只得乖乖認命。

樑家主到死都沒說出海力夫在哪。

也不知道這老人精確實不知道,還是到死也叫我膈應。

至於老瘸子,被那個使用天地通寶銅錢的男人,早就打得吊着一口氣在,還沒等我審他,就含恨死了。

至於兩人的鬼魂,被祖大樂吞吃了。

“趙子,你準備怎麼找?”祖大樂打了一個飽嗝,問我。

我還在遲疑時,突然一道黑影鑽進了屋子,然後凝聚成人,是魔禮岢。

“老四回來了。”

“老爺,誇已經到了仙女湖畔。”魔禮岢低聲說道。

我點了點頭,衝祖大樂說:“老頭,等王修他們回來,咱們合計合計,打上陰陽總會!”

一聽說要打仗,祖大樂立馬來了精神,黑洞的眼窩內,彷彿迸發出嗜血的光彩,連連說道:“對,對,早就該打了!爺爺早就瞧你那計劃不爽利,咱們就跟它正面槓一回,這才顯男兒氣概!”

我白了眼祖大樂,說道:“老頭,你當年打清兵的時候,是不是特猛?”

祖大樂略微遲疑,說,具體記不住了,總之沒怕過誰!

一旁的魔禮岢不言語。我心知肚明,這傢伙跟祖大樂一樣,打仗上癮。

“老頭,陰陽總會盤子太大,我們要知己知彼,才行。”

“呃——老子現在一想計謀就難受,可能這些年渾噩壞了,這種動心眼子的事兒,你等王修那精小子回來,你們攢一起合計,只要殺人的時候招呼爺爺就行!”

祖大樂嘿嘿一樂,往沙發裏面一靠,又說:“要是皮大仙那臭小子也在,你們仨湊一塊,準備能把陰陽總會的人給玩死!”

我說,老頭,你這是誇我們呢,還是損我們呢?

祖大樂猙獰的臉皮一扯,笑道:“一半一半。”

大約一個小時後,王修和蝠妖回來。

一進門,祖大樂就說:“王小子,埋個死人也磨磨唧唧,快去研究研究,怎麼打陰陽總會!”

王修往我這看一眼,問道:“少爺,準備打了?”

我點點頭說,誇跟海家是千古仇人,不可調節。我跟海家,夾着一個阮三,也是仇人!

如今朝、樑、週三家家主包括衆多子弟都被咱們宰了,相當於削弱了陰陽總會的整體實力,趁病要命,也該合計這事。

另外,暗中還有墓淨司四奉使之一的長明使這個大炸彈在,始終如梗在喉,如芒在背,保不齊啥時候爆炸,所以,眼前這個機會必須把握住!

王修同意。同時把他收集來的情況跟我們介紹一遍。

首先就介紹陰陽總會的勢力。

海家的九隊全滅,所以取締。

朝家七隊如今跟二隊合併,隊長是老瘸子的弟弟朝彬。

這一隊多是倖存的朝家子弟,恐怕會有一些陣法。需要注意的是,朝彬本身實力一般,卻天生通靈,有伴生鬼,傳言是一隻碧落魔猿。

樑家三隊,再加上湳湖小築上的一衆樑家子弟,力量不容小覷,目前一個叫樑維破的人當隊長。

木家掌控捉鬼五隊,預判實力應該不比周家差,家族最擅長駕馭畜生道的鬼物。重點是,木家家主還活着。

周家六隊,現在管事的叫作周鳩,是周虓的大哥,性格陰翳,也懂得僞半妖的邪術。

剩下的,海家掌控一隊、四隊和八隊——

王修詳詳細細地介紹一遍,而後建議,要是想全面開戰,必須找些幫手。

“誇已經到了。”我說。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魔禮岢補充,“誇帶着家族傳承的法器,九骷鄧木杖。”

王修點頭,說:“誇算一個,還不夠。”

祖大樂說不參與,可根本閒不住,插嘴道:“小子,把老貓叫回來,這小子剛學了九字真言第二字,也該試試威力了。”

王修說:“不錯,老貓行!”

被王修認同,祖大樂這老傢伙又來勁兒了,嚷嚷着,叫我把皮大仙和狐仙小妞也叫過來。

見我遲疑,王修說道:“少爺,海家和木家,甚至包括另外三家小撮勢力,哪一處都不容出現閃失,還是穩妥些的好。”

我說知道,先看下地圖分配任務吧。

王修聞言,在我的辦公桌上攤開了一張鳥瞰圖,正是陰陽總會以及海家內院圖。

“少爺你看,這靠近大門的小院,便是木家五隊,以及門房守衛——”

將近天亮,衆人鬼散去各自坐着準備。

艾魚容、婆雅、韓千千三女被我叫進來。

“婆雅,你的傷怎麼樣了?”我問。

婆雅搖頭,說已經沒事兒了。接着眼眸一亮,衝我說道:“聽祖大樂說,咱們要去打陰陽總會了,真的嗎?”

我說是真的,叫你們過來就是有任務安排。

這回還沒等婆雅說話,韓千千興奮道:“我要挑一個厲害的!”

婆雅瞟了一眼韓千千,不甘示弱地說道:“我要一個更厲害的!”

一旁的艾魚容卻笑道:“你倆就別逞強了,看看燕趙怎麼說。”

我衝艾魚容微微一笑,說還是魚容最懂事。

二女皆撇嘴,卻也不再說話,只用眼神來威脅我。

我只當沒看見,安排任務還不是我說的算,她們威脅也沒用。

一通交代之後,我又掏出自有書放出那隻人面鳥。

這大傢伙別看長了個人腦袋,卻他孃的不會說話,我叫同爲鳥類的韓千千當翻譯。

人面鳥被我吸收了大量的陰氣,這時候一出來,自然虛弱無比,圓溜溜的眼珠子盯着我,眼神中流露出既憤怒又恐懼的神采。

“韓千千,叫它給老子當坐騎,不幹就吸乾了它!”我說話的時候,眼睛一刻也不離人面鳥,似乎用眼睛就能殺人一樣。

韓千千鳴叫一聲,那個人面鳥聞聽,頓時嚇得渾身篩糠一樣的顫慄,眼神已被哀求所取代,並且不住地朝我低頭。

韓千千告訴我,這個人面鳥已經同意了。

我說:“讓它立刻發鬼誓。”

韓千千又鳴叫一聲,那人面鳥趕緊用大翅膀指天,咕咕發誓。

鬼誓之後,這人面鳥又扯起大嘴巴朝我咕咕地叫,韓千千告訴我,它在跟我示好。

我嘿嘿一樂,這大傻鳥,也他孃的知道拍馬屁了。

樂過之後,我把聚陰樁裏的黑白種子交給韓千千,讓她監督人面鳥,早點兒回覆實力,老子好騎着它去殺敵。 韓千千帶着人面鳥退出房間。

我問婆雅,小初九回到朝陽溝城隍廟了嗎。

婆雅說:“剛回。梅四六和畢五三幫襯着呢。哦,對了,跟着小初九一起回來的,還有一隻毛臉的猴子。”

毛臉猴子,那就是多傑。

多傑這隻毛猴子也很厲害,倒是可以請過來幫幫忙。

想到這,我就給城隍廟打去電話。

小初九接的電話,得知我要請多傑過來幫忙,小初九就替我答應了,叫多傑這就出發。

我知道那隻毛猴子對小初九這個小師弟不錯,應該問題不大。

婆雅跟修羅大劍士一戰,雖然還沒有晉升惡鬼,但領悟不少,所以沒事就先離開了,大戰在即,她必須調整到最佳狀態。

我知道,婆雅心裏還憋着一股勁兒,或許想在這次晉升惡鬼。

我接着給老貓打去電話。這小子還在棋峯跟了了小和尚誦經守塔。

接到我電話,老貓跟了了知會一聲,也在往回趕。

掛上電話,艾魚容輕輕飄過來,說道:“要不要通知一下皮大仙?”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