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老實說,汪東的籃球技術在初中生裏面絕對可以算出類拔萃了,五花八門的假動作看得人眼花繚亂,博得了場邊無數女生的陣陣尖叫。

Post by zhuangyuan

高個女生看到這裏,在大聲向汪東喝彩的同時,不忘甩給楚婷雅一兩個得意的眼神。

“切!花架子一個,還自鳴得意呢!我旭哥哥巋然不動,這纔是真正的高手。”楚婷雅一邊對高個女生還擊,一邊把手做出喇叭狀放在嘴巴,賣力地向溫旭加油:“加油,旭哥哥!我很看好你哦!”

面對汪東的假動作,溫旭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就像旁觀者一樣看着,時不時地還客串一下教練,指導汪東哪裏做得不對,該怎麼做。

汪東見溫旭不上當,只好強突,左腳朝左上角跨出一步,右手腕將球往左邊一抖,作勢要朝左邊突破,實則是想晃開溫旭的防守,從右邊繞過去。

溫旭見汪東要往左邊突破,急忙朝左邊橫跨一邊,攔住了汪東的去路,準備找準時機,下**斷。

汪東眼見溫旭果然上當,心裏頓時大喜,急忙將重心往右邊偏移,趁着溫旭跨出去的時候,從右邊突破了溫旭的防守,然後對着籃筐將手裏的籃球往上一拋。

一切都像設計的那麼美好,汪東已經準備好如何羞辱溫旭了。

“東哥小心!”

可就在這個美好的時候,汪東只覺一個黑影從側後方竄了出來。接着,那個黑影就像傳說中的大鵬鳥,一下子便把自己和球罩在了身下。汪東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聲刺耳的擊球聲頓時傳了出來,本來朝籃筐飛去的球突然改變了方向,居然落在了邊線外。

雖然籃球出了界,持球權還是屬於汪東一方,但溫旭剛纔的那記火鍋就像一記響亮的耳朵,當着這麼多人狠狠地扇到了汪東的臉上。

汪東此時的臉色黑得可怕,就像要殺人一樣,但楚婷雅卻絲毫不介意,在場邊手舞足蹈,慶賀溫旭的蓋帽成功。

“我馬上就會還回來。”汪東走到溫旭面前,冷着臉說道。

溫旭就像沒聽見一樣,撓了撓自己的耳朵,朝自己的防區走去。

見識到了溫旭的彈跳力之後,汪東這才並沒有匆忙起跳,而是站在原地做着眼花繚亂的假動作,企圖將溫旭晃暈。

溫旭仔細觀察了一下,雖然汪東的假動作做得很純熟,幾乎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但他的動作卻實在有限,都是那幾個動作在輪換着重複。溫旭看準時機,提前做出預判,伸手朝汪東的肋下搶去。

溫旭快如閃電的動作讓汪東猝不及防,汪東還沒有反應過來,手上的球就已經到了溫旭的手裏。

可惜這場比賽打得是半場,不然溫旭可以運着球長途奔襲,來一個漂亮的大反擊。現在,溫旭只好將球控制下來,慢慢地把球運到三分線外,準備自己的進攻。

爲了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溫旭並沒有急於進攻,而是等着汪東三人站好陣型之後,這才運着球開始進攻。

“現在該我進攻了!”溫旭將空閒的左手往天上一指,右手運着球開始向籃筐衝了過來。

面對第一個人的防守,溫旭將腳步往外側一跨,打了一個時間差,憑速度硬吃了對方;接着,溫旭又以一個漂亮的轉身,晃過了第二個防守隊員,直面汪東防守的籃下。

就當場邊的觀衆猜測溫旭將要用什麼辦法過掉汪東時,溫旭卻突然在罰球線前停了下來,把所有的人都弄糊塗了。

“他在幹什麼,不會是腦袋出了問題吧?”

“鬼才知道他想的是什麼。”

在衆人奇怪的眼神下,溫旭忽然抱住球跳了起來。

“他到底在幹什麼?”

“上帝,他不會是想灌籃吧?”

“偶賣糕,他真的是準備灌籃啊!”

沒錯,溫旭是準備灌籃!

只是從罰球線那裏就起跳,幾乎所有人都以爲溫旭的腦袋出了問題。別說大學生了,就是美職籃的職業選手也沒有幾個做得出來。

“旭哥哥,加油!小雅相信你一定能夠做到。”楚婷雅看到這一幕,兩隻小手早已緊張得握成了兩個小拳頭,緊咬着小嘴脣,在心裏爲溫旭默默加油。

“砰!”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隨着一聲巨響,溫旭真的把手裏的籃球灌進了籃筐。看着顫巍巍的籃筐,溫旭終於露出了輕鬆的笑容,心道:“還好進了,不然就要把臉丟到奶奶家了。” 第五十三章 拿回你留下的東西

隨着溫旭把球重重地砸進了籃筐,比賽也沒有繼續的必要了。

汪東沮喪的表情和場邊雷動的歡呼並沒有給溫旭帶來多少好心情,溫旭只要一想到趙傾妍,心情就有些沉痛。畢竟,那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旭哥哥,你好帥啊,我發現我快愛死你了。”面對楚婷雅童言無忌的表白,溫旭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拉起對方的小手,朝教室走去。


開家長會的時候,學生是無法進入教室,只有家長才能進教室。

溫旭走進教室,找到楚婷雅的座位坐了下來,看着到處都是四十多歲的家長,不禁摸着鼻子苦笑道:“好像自己是這裏最年輕的‘家長’啊!”

家長會的流程與自己以前讀中學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區別。首先是校長通過教室裏面的多媒體向各位家長講話,並傳達一個信息:你選擇這所學校無疑是最正確的決定,你的子女將會在這裏得到比別人更好的教育。

接着是班主任發言。楚婷雅的班主任楊老師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她先是向各位家長髮了一張成績單,然後就是強調一些注意事項。由於楚婷雅是畢業生,班主任格外地強調了如何在即將到來的寒假裏保持學習的狀態。

最後則是科任老師的發言。溫旭本以爲楚婷雅的語文老師應該是一個年輕女孩兒,沒想到卻走進來一個五十歲的老頭,頓時打消了溫旭繼續聽下去的積極性,溫旭閒着沒事,只好先拿過楚婷雅的成績單看了起來。

這次一共考了七科,語數外理化政史都逐一考了一遍。總的來說,楚婷雅的成績還算不錯,除了政治和歷史勉強維持在及格線上外,其餘的都達到了八十分的水準。尤其是楚婷雅的外語,這一回居然考了114(120的總分),在班上排名第三,這倒讓溫旭有些刮目相看。另外,語文也得到了108分的好成績。

教語文的老頭說完出去了,溫旭本以爲該是數學老師了,沒想到進來的是楚婷雅的化學老師。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說着一口不太標準的普通話,着實讓溫旭有了睡覺的打算。化學老師之後,又是物理老師、歷史老師……

正當溫旭昏昏欲睡的時候,教室外面卻響起了一陣清脆的高跟鞋,然後……溫旭就看見趙傾妍出現在了講臺上。

趙傾妍穿着一套黑色的女士小西裝,筆直地站在講臺上,一臉嚴肅的樣子頗有爲人師表的風範。如果不是看到趙傾妍眼角的美人痣,溫旭還真難把眼前這個人與那晚的女子當成同一個人。無論從氣質還是風格上,都差得太多了。

趙傾妍並沒有注意到溫旭,目光習慣性地掃視了一下全場,然後用標準的普通話說道:“我是這個班的英語老師趙傾妍……”

之後,趙傾妍又就學習英語的事項強調了一番,不過溫旭都沒有聽進去,只是默默地注視着講臺上的那個人,心裏有些泛酸。

“開完家長會,請我念到名字的家長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趙傾妍拿出一張名單唸了起來,“胡蕾蕾、張豔、林子峯……還有楚婷雅。”

正在下面發愣的溫旭忽然聽到趙傾妍唸到了楚婷雅的名字,這才緩過神來,看到趙傾妍已經走出了教室。

“小夥子,你是楚婷雅的家長吧?”同桌的家長朝溫旭問道。

溫旭點頭道:“我是楚婷玉的他哥。這位姐姐,趙老師剛纔點楚婷雅的名字幹什麼啊?”

同桌的家長似乎對溫旭這句“姐姐”特別受用,耐心地向溫旭解釋道:“趙老師讓你在家長會完了之後,去辦公室找她。她應該有事要強調吧。”

“哦!謝謝了,姐姐。”溫旭聽到又可以與趙傾言見面,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左顧右盼,只希望家長會早一點結束。

……

家長會結束,溫旭出教室沒有看到楚婷雅,便向一個老師問了去英語辦公室的路,朝趙傾妍的辦公室走去。

“請進!”

趙傾妍正坐在辦公椅喝水,看到進來的人居然是溫旭,額頭不禁皺了起來,一雙大眼睛裏閃過一連串火花。

“我不是給你說了,那晚只是一個夢嗎?不管有沒有那晚的事,我們都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不等溫旭開口,趙傾妍當先說道,“我已經把那晚上的事忘掉了,也希望你能忘掉。你現在可以走了。”

等趙傾妍說完了,溫旭這才訕訕地笑道:“趙老師,我是楚婷雅的家長。”

“不管你是誰的家長,你都要……”趙傾妍說到這裏,忽然意識到不對,怔怔地看着溫旭問道,“你說你是誰的家長?”

溫旭只好笑着又說道:“我是楚婷雅的家長,是你讓我在家長會完了後來辦公室找你。”

自己剛說的事,趙傾妍自然不會忘記,只是沒想到楚婷雅的家長居然就是這個傢伙,不禁狐疑道:“你真的是楚婷雅的家長?”

溫旭點了點頭,答應道:“如假包換!如果你不信,可以把楚婷雅找來作證。”

趙傾妍看着溫旭,右手輕輕地敲着桌面,思考了一會兒又問道:“你和楚婷雅什麼關係?”

“準確地說,我是她的家庭老師。”溫旭說道。

“家庭老師?我看過爺爺奶奶幫孫子開家長會的,叔叔阿姨幫侄子開家長會的,甚至哥哥姐姐幫弟弟妹妹看會的,這家庭教師倒還是頭一次。”趙傾妍緊緊地盯着溫旭的臉上,忽然話鋒一轉,嚴厲地質問道,“你該不會是楚婷雅花錢從街上請來的臨時演員吧?”

趙傾妍不瞭解自己,盤查自己幾句,溫旭完全能夠理解,但用這種審犯人的態度對着自己,溫旭的心裏不禁有些火了。若不是考慮到和她的那點關係,溫旭早就掉頭走了。這個家長會,不開也罷!

“如果趙老師不信,可以給楚婷雅的姐姐打電話,是她拜託我來開這個會的。”溫旭沒好氣地回了趙傾妍一句,也不徵求趙傾妍的意見,自顧自地坐在了趙傾妍旁邊的椅子上。


趙傾妍看着溫旭皺了皺眉,從手提包裏拿出手機,開始撥起了號碼。

“你好,請問你是楚婷雅的姐姐楚婷玉嗎?我是趙傾妍,楚婷雅的老師。對,今天開家長會。我想問一下,你是不是委託了一個人男生來幫楚婷雅開家長會?那你能不能給我描述一下他的外貌啊?啊,這樣啊!哦,好,他在這裏。”趙傾妍說着,將手機向溫旭遞了過來,“楚婷雅的姐姐要給你說。”

溫旭接過趙傾妍遞過來的電話,朝楚婷玉喊道:“玉姐!”

“溫旭,讓你幫小雅開家長會,你怎麼被留在辦公室了?是不是小雅這回的英語成績又不理想?”楚婷玉向溫旭問道。

“沒有!小雅這次的英語考得很好,114分,全班第三。我想趙老師把我叫去,可能是有事要說吧。”溫旭解釋道。

楚婷玉一聽楚婷雅這次居然考得這麼好,不禁疑惑道:“小雅居然考得這麼好,你不會是在哄我開心吧?”

“沒有哄你,是真的!等小雅回來,你就知道了。趙老師還在這裏等着,有什麼事,我等會兒再向你彙報,我先掛了。”溫旭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了趙傾妍。

現在,趙傾妍確認了溫旭的身份後,便對溫旭說道:“楚婷雅這次的英語考得很好,比上次整整提高了二十分。作爲老師,我在感到高興的同時,也擔心她能不能把成績保持下去。所以,我把你叫來,就是希望你在寒假督促一下她,讓她能夠把這個狀態一直保持到明年的中考。”

“嗯,我會把你的意思轉告她姐姐。”溫旭點頭道。

“那行,就這樣吧!”趙傾妍顯然不願意與溫旭做過多交流,說完這些話便端起自己的杯子開始喝水。

溫旭知道這是趙傾妍下逐客令了,識趣地朝趙傾妍打了一聲招呼,轉身朝大門走去。

“等一下!”正當溫旭準備開門的時候,趙傾妍卻從身後叫住了他。

溫旭回頭只見趙傾妍打開錢包,從包裏摸出了八、九張紅票子。

“這是你留下的東西,還給你!”趙傾妍將錢放在桌上,指着這些錢說道。

當初,溫旭誤會了趙傾妍,走出包間的時候,故意留了八、九百塊給趙傾妍。現在,趙傾妍還給溫旭,無疑是在表示自己並不是他想的那種人,也藉機告訴溫旭,自己不欠溫旭什麼,溫旭也不欠自己什麼,兩人以後不會有任何交集。

溫旭習慣性地摸了摸鼻子,沒有多說什麼,拿着這沓錢揣進了兜裏,大步走出了辦公室。

“旭哥哥,你怎麼去了趙老虎的辦公室?”楚婷雅一見溫旭出來,急忙拽着他往樓下走去。

“她說你這次考得不錯,讓你姐繼續督促你學習。”溫旭說道。

“就這些?”楚婷雅反問道。

“你以爲還有什麼?”溫旭問道。

楚婷雅嘆道:“我還以爲你去辦公室是爲了泡她呢!”

溫旭無語地搓了搓楚婷雅的腦袋,心道:“我連上都上過了,還泡個屁啊!” 第五十四章 我記住你了

溫旭謝絕了楚婷雅的邀請,從二中出來,打了一個車朝秦怡的家駛去。

雖然秦怡在電話裏囑咐溫旭不必買東西,但溫旭還是提了一筐水果上去。

秦怡替溫旭打開門,見溫旭的手裏提着東西,不禁板着臉道:“不是說了不讓你拿東西來嗎,怎麼不聽話啊!”

溫旭訕笑道:“秦姐,一點水果,又不貴。”


“不貴纔怪!要吃水果,我自己不會買啊!”秦怡白了溫旭一眼,接過水果放在櫃子上,然後從鞋櫃裏拿出一雙嶄新的拖鞋,放在溫旭的面前,“給,你穿這個。等走的時候,你把那個果籃拿下去退了。”

“別啊!我都買了,人家肯定不退了,你還是留着自己吃吧。”溫旭搖頭道。

秦怡看了一眼果籃,無奈地說道:“這次就算了,下不爲例!你去沙發上看會兒電視,我把最後一道菜弄好就吃飯。”

溫旭坐在長長的沙發上,忍不住往屋內打量。

秦怡的房子是典型的一室一廳小戶型結構,除了臥室和客廳,就只有一間不大的廁所和一個廚房。不過,房間的擺設卻被收拾得很好,看上去很有家的味道。

“秦姐絕對是賢妻良母類型的,誰將來娶了她,誰就賺大發了。”溫旭自言自語地念叨,心裏竟然對那個人羨慕了起來。

“好了!去衛生間洗下手,就過來吃飯吧!”秦怡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溫柔而自然,就像妻子叫老公吃飯一樣,聽得溫旭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