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老孃突然看向小姨,說道:“你都告訴他了?”

Post by zhuangyuan

小姨並沒有說話,轉身就走出了病房,她是想把更多的時間留給我。

而我也就將計就計,對老孃說道:“老孃你別騙我了,小姨都告訴我了。”

老孃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摸着我的臉,帶着微笑說道:“本來我來你小姨這裏就是怕被你知道,沒想到你小姨還是告訴你了。”

“老孃,你到底怎麼了?不要嚇我!”此時我的眼淚如決堤般崩潰。

老孃一直沒說話,就一直微笑着看着我,這種眼神看的我心碎。我劇烈的喘息着,心臟已經難以負荷這種悲傷情緒的波動。

過了很久,很久我終於擦掉了淚水,對老孃說道:“老孃,我們回去吧!”

老孃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的眼睛,她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就算我不知道老孃到底怎麼了,此刻也大概知道了。

我知道傷心並不能改變什麼,只有堅強一點面對,因爲我的身邊再也沒有其他親人了,我不堅強誰替我去勇敢。 這個夜晚我是痛苦的,時間也在痛苦中一點一滴的過去,這一夜我都沒閤眼。彷彿戴着沉重的枷鎖,痛苦了一個世紀,掙扎了一個世紀。

這個深邃到悲傷的夜晚我不知道是如何度過的,直到看見窗臺朝陽的升起,我的大腦纔在奔潰的邊緣得到了些許的清醒。

這個時候老孃睡得很安詳,我正準備出去買早餐小姨就已經提着早餐走進了病房。


“洋洋,吃點東西吧!”小姨把早餐放在了病牀對面的桌子上。

我看了老孃一眼,老孃還在熟睡中,於是我拉着小姨走出了病房,小聲問道:“小姨,你告訴我老孃到底生了什麼病?”

小姨也朝病房裏看了一眼後,謹慎的說道:“還記得上個月我來你家吧!其實就是爲了你老孃的病。”

我頭皮一陣陣發麻,原來小姨早就知道了,只有我被矇在鼓裏,又急着問道:“那你爲什麼當時不告訴我呢?”

“你老孃不讓我告訴你,可這病也得治呀,所以我就帶她來我這兒治病了。”小姨的表情有些爲難。

我不停的嚥了幾口口水,最後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那我老孃到底得的什麼病呀!”

小姨糾結了許久之後,終於說道:“腦瘤,情況很不樂觀,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腦瘤?怎麼會呢?會不會醫院出錯了?”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不相信,可情緒已經接近奔潰的邊緣了。

“很久以前就查出了,只不過是良性所以你老孃當初就沒去醫院治療,一直熬到現在終於……”小姨說到這兒失聲痛哭,便沒再說下去了。

我的眼淚也跟着流了出來,身體不由自主的靠着牆壁蹲了下來,雙手痛苦的抱着頭,心一陣陣抽痛。

“李洋,你也別怪小姨說你,你說你當兒子的居然不知道自己老孃生病了,我告訴你你老孃這病已經好幾年了,如果當初她能夠去醫院治療起碼能多活二十年,二十年啊!李洋!”

小姨的話就像刀子一樣幾句穿心,我重重的喘息着,卻越來越感覺呼吸困難,於是我痛苦的嗚咽着,隨之給了自己兩大巴掌,算是一種懺悔。

但這種不痛不癢的懺悔於此刻而言又是那麼的諷刺,諷刺的人就是我,表面上我是那麼的孝順,可實際上我連自己最親的人的身體狀況都不瞭解,我真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不孝子。

“李洋,你也別太傷心了,走到今天這一步誰也怪不了,就趁你老孃現在還活着,多陪陪她吧!”

我這聽到“現在還活着”這五個字時,內心再一次顫抖,我根本不敢想象沒有老孃的生活,也從來沒有想過老孃會離開我,我一直以爲不管我犯了多大錯,不論我有多狼狽老孃總會在我身後,可如今……

人生的無常已經刺激到我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只感覺眼眶一陣陣的酸澀,強忍着眼眶裏打轉的淚水,逼着自己往好的方向去想。

“洋洋,你在外面嗎?”老孃的聲音突然從病房裏傳了出來。

小姨趕忙擦乾了眼淚走進了病房,我還在嗚咽當中,這種情緒太糟糕了,我一時不敢接受,只感到心撕裂般的疼痛。

嗚咽當中我又拿出手機準備買兩張返程的機票,我決定就像小姨說的那樣,現在悲傷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唯有好好的陪一陪老孃,最後這一點時間。

這才發現手機沒電了,去醫院前臺接充電器充上電開機後手機頓時傳來幾十條短信息,大部分都是來自米小艾,只有兩條是公司打來的未接來電提示。

看了看時間,米小艾從昨晚到現在一共打了34個電話,還有五條信息。

我看了其中一條信息後,立馬回撥了過去,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接通。

“大叔,你手機終於開機了,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米小艾的聲音很着急。

我情緒依舊低落,有些顫抖的回答道:“我,我老孃生病住院了,昨天晚上一直在醫院。”

“啊!那有好些了嗎?”

我沉默了,沉默是因爲不知道該怎麼說,想了很久才決定把真相告訴她,因爲米小艾現在是我的女朋友,老孃是多希望我能找一個好的女孩,可我現在找到了,只想帶那個女孩來見見老孃,也許就是最後一面。

反覆權衡之後,我終於說道:“小艾,你今天能來重慶嗎?我想帶你見見我老孃。”

“好,我現在就去訂機票。”米小艾的回答很果斷,根本沒多想。

“嗯,那就先這樣吧!我現在還在馬來西亞,估計要下午才能到重慶。”

“好,我等你。”

最後這一句“我等你”讓我焦灼的情緒得到了一點點的放鬆。

再次回到病房,小姨已經在幫老孃收拾着行李,老孃的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錯,也許是即將回去的原因吧!也許是其它原因……

最後和醫院完成了一些交接後便和小姨告別帶着老孃飛回了重慶,在飛機上老孃的心情一直很不錯,而我卻是極度焦慮,儘管我也不想讓老孃看見我如此傷心,可那種陰霾的情緒難以揮散。

飛機在雲層之間起起伏伏,我一直在思考,思考怎樣纔算是一個合格的兒子,顯然曾經我不是,現在更不是,我只想以後是,可是老孃的時間已經不再等我了。

想來人也真夠賤的,總是等到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可爲時已晚後迎來的就是大徹大悟的悲傷。

……

回到重慶後我又第一時間帶老孃去諮詢了國內一流的腦科專家,只想看看還有沒有機會手術,哪怕百分之一的機會。

可所謂的專家給我的回答還是讓我失望了,專家說的和馬來西亞醫生說的都是一樣,現在老孃的腦部的腫瘤已經嚴重影響到神經,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急。

即便做化療也維持不了多久,我也不想再讓老孃受那種折磨,正準備帶老孃回家時,米小艾打來了電話。

可能她已經到了,我接通後問道:“小艾,你到了嗎?”

“嗯,現在在機場,你住哪呢?”

“你等我,我來接你。”

“嗯,好。”

掛掉米小艾的電話後,老孃轉身對我說道:“洋洋,你要有事你就去忙,別管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心裏的五味瓶再一次被打翻,強忍着情緒笑了笑說道:“我帶你一起去,我去接的這個人可是你未來兒媳婦,你不想看看嗎?”

“兒媳婦?洋洋你不會隨便找一個女孩來糊弄老孃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絕對不會,等你見了她你肯定會喜歡她的。”

“那聽你這麼說老孃真得見上一見了。”老孃此時臉上的笑容都快包不住了,但樣子還是很憔悴。

我點了點頭沒再說話了,反正心裏挺難受的,從昨晚到現在我一直都沒在狀態,這種煎熬般的痛苦就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去4S店取車後便直接去了機場,這是米小艾第一次和老孃見面,也許也是最後一次,我心裏其實很不好受。

曾經我無數次幻想老孃看到我結婚的那一天,可是那種幻想於此刻而言又是那麼的致命,我不敢去想,更不敢去想沒有老孃的生活。

晚上八點鐘我在機場接到了米小艾,她今天的穿着很正式,這樣的風格其實很有米藍的味道,但臉上的表情不是米藍那種冷漠。


這是米小艾第一次見我老孃,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阿姨好!”

老孃笑得合不攏嘴,一種親切的目光一直打量着米小艾,看得米小艾自己也不自信的低頭看了自己的穿着一眼。

老孃趕忙把我拉到一邊,低聲問道:“洋洋你沒搞錯吧!這位姑娘真是你女朋友?”

我回頭看了米小艾一眼,笑了笑說道:“是的,來我介紹給你認識。”


老孃還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當然我也相信無論是誰第一次看見我和米小艾走在一起絕對不會認爲是情侶。

相互介紹之後老孃又拉着米小艾小聲說了些什麼沒讓我聽見的話,然後一路上她們都聊得很開心。

說實話我現在的心情相比白天要好了很多,至少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在我身邊,我應該珍惜纔是。

車上,老孃問米小艾,說道:“小艾呀!你是怎麼和我們家李洋認識的呀!以前怎麼都沒聽她說過。”

米小艾從後視鏡中看了看我,笑着回答道:“阿姨,我和大……李洋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我差點沒繃住笑了出來,很明顯米小艾剛剛停頓的地方是準備叫我大叔。

老孃一臉的驚訝,然後又向我詢問道:“洋洋啊!怎麼以前你都沒告訴我呢。”

“我這……我……”

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米小艾突然替我說道:“是這樣的阿姨,我和李洋也是最近才確認的關係,但我們認識很久了。”

“哦……”老孃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那些從北京寄來的信不會就是你寫的吧!”

我從後視鏡中看見米小艾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我寫的,阿姨。”

“我就說嘛,之前我給她介紹那麼多女孩子她都不要,原來……”老孃又笑了笑。

回家的這一路上老孃的心情一直都很不錯,特別和米小艾聊得來,倆人的情緒很快也感染了我,我決定先暫時忘記那些悲傷的事情好好的和米小艾陪老孃度過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雖然現在這種感覺挺好,但我的心好像還是空落落的,不敢去想沒有老孃的日子。人生真的是太無常了,老孃這一輩子都沒過上好日子,現在生活纔剛剛開始走上正軌,病魔卻霸佔了老孃僅剩的時間。


去超市買了些菜回家後老孃就去廚房忙碌了起來,此刻我有些弄不懂爲什麼老孃就跟沒事兒似的,看心情好像還特別開心,邊做着飯邊哼着黃梅小曲。

米小艾也在廚房幫忙,雖然她的動作笨手笨腳但看得出來她是真心想要幫忙,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很幸福,又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停留在此刻,或者慢一點吧!

這一頓晚餐在老孃和米小艾的幫忙下總算完成了,桌子上的菜其實並不豐富,只是很平常的家常小菜。

桌上一盤黑不溜秋的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用筷子夾了一塊左看看右看看也沒看出來這是什麼玩意。

老孃也夾了一塊還吃了起來,邊吃邊說道:“嗯,小艾姑娘做的紅燒土豆味道還不錯。”

“我的媽呀!這是土豆?還紅燒!”我一驚,差點沒夾穩掉地上了。

米小艾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聲說道:“就,就火大了一點。”

我看着老孃吃了一塊又一塊,我也嚐了一塊,我靠!這尼瑪不止是火大了點呀!估計連鹽也放多了吧!

可還是硬着頭皮吃下了,想來這也許是米小艾第一次炒菜,能炒熟就算了不起了。

“阿姨,明天你教我做飯吧!”米小艾突然對老孃說道。

老孃想都沒有就答應道:“好啊,我們洋洋最喜歡吃辣子雞丁,明天阿姨就教你做。”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滿的說道:“老孃啊,你看她連最簡單的土豆都能做成這個樣子,你還教她做高難度的辣子雞丁,恐怕有點難度吧!”

“我認爲人家小艾挺有天賦的,比你以前好多了。”都說娘疼兒子,現在看來應該是娘疼媳婦了。

米小艾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別瞧不起人。”

我無語半響,點了點頭說道:“行啊你們,行,真行。”

然後,這頓晚餐於是便在這種溫馨的氛圍中度過,人家都說婆媳關係不好處,在我這兒我這個當兒子的倒是成了外人。

吃完飯後我洗碗完了拖地,老孃和小艾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連續劇,不過老孃手中還拿着毛線在織,邊織邊在米小艾身上比劃,好像是在給她織毛衣。

我卻怎麼看怎麼心酸,已經逼着自己不要想那麼多壞的結果,可腦子裏根本控制不住,我真的不知道那一天來臨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夜,已經很深了,我不忍心將自己的情緒破壞掉這美好幸福的畫面,繼而走進了自己的臥室,站在冷清的窗前點上了一支菸。

窗外那被霓虹點亮的城市忽暗忽明,也不知道爲什麼那該死的眼淚還是模糊了我的雙眼,我根本沒法去思考明天過後的事,也不知道今後的生活該何去何從,以前我一直認爲不管我有多麼落魄回到家總有老孃這一個避風港,可是現在,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叫做成長,只是這個過程太痛苦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