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老人看着林越的表情變化,又說,“我已經向府主大人請求了,收你爲弟子,下午你便前去吧。”

Post by zhuangyuan

老人這後面的一句話差點讓林越有些把持不住的跳起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心中的興奮,可興奮之餘,林越又有些疑惑,這個老頭到底還有着什麼身份,竟然連柳巖都是能夠見到,而且還能託他辦事。

從剛剛的出手來看,這個老人實力最多也就王者之階啊、看來日後還得小心防範這個老頭啊。 秋風蕭蕭,雖然這時候已近臨近冬天了,可是一輪耀陽卻依舊火辣,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與夜晚的氣候形成強烈的反差。

自從知道老人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讓柳巖收自己爲徒後,林越便是開心了一個上午,而現在,林越正在老人的帶領下朝着內府走去,一路上,來來往往不少的弟子遠遠的在看見了老人後,都是加快了腳步上前,一臉微笑的衝着老人恭敬的行着晚輩禮,就連一直被無視的林越也是因爲老人的緣故而受到了不同於往日的冷漠對待,看着不斷有人過來問好,讓林越心中愈加的相信了老人是一個善良之人。




要知道,柳善府的人可沒有幾個好鳥,老人不過孤家寡人一個,卻是硬生生的憑藉着自己的善良心性讓得衆弟子對他如此的恭敬。這不由的使林越心中對老人的好感增加了幾分。

原本走到內府只需要大半個時辰,可是在不斷的有人上前“騷擾”的情況下,愣是將時間又增加了半個時辰。

走到內府後,老人看了一眼身後跟着的林越,說了聲,“跟我進去、”然後變一馬當先的走進了最前面的一個屋子。

林越跟在身後,打量了一番四周,遠遠的看這內府,便是讓林越驚歎不已,真正走到面前了,林越才發現,其實內府與別的的房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與其說是高樓建築,不如說是普通的民房加蓋了幾層。

唯一讓林越感到不同是,在內府的房屋上他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靈力竟然在加速的吸收着,想來這內府之中也是有着聚靈石的存在,而且品級定然不會比萬壽閣的低上哪裏。心中這樣想着,人已經隨着老人走了進去。

一走進房間,林越心中又是一陣驚訝,房屋外面裝修的也就與一般的柳善府弟子的住處差不多,可這裏面卻是讓林越徹底的知道了什麼叫做奢侈,四五米高的天花板,大廳足有一百多平米,每個五米便是有着一個吊燈,吊燈全部是由黃水晶製作而成的,吊燈中間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散發着柔和的光彩透過水晶透射而出,照亮着整個大廳,壁紙全部是統一的金黃色,燈光照在上面,反射出一道道刺眼的金光,七根透亮的圓形柱子依次而立,支撐着大廳,柱子周身有着絲絲的光華流轉之上。

最令林越感到震撼的是,在大廳正中間的天花板上,刻畫着一個玄奧的陣法,而那陣法的中間則是有着一顆拳頭大小的白色菱形石頭,不斷的有着靈力涌向石頭,然後石頭中涌出靈力順着陣法留向七根柱子,由此循環,源源不斷。

不過只是看了一眼,林越便是知道了這陣法的用途,想來這陣法應該是一個防禦陣法,當然,能不能用作攻擊,就不太清楚了。

老人回過頭,見到林越這幅摸樣,不由的笑了笑,說道,“這陣法乃是第一任府主武破天大人親手佈置的,可攻可防,就算是一名聖者全力攻擊都是不會造成一絲的破壞。”

林越看着老人,老人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自然的流露出一絲驕傲的神采、林越裝作一副崇拜的摸樣說了句,“府主大人定然是一代霸王、”

聞言,老人滿意的笑了笑,正準備再說一些關於武破天光輝事蹟的時候,裏面傳來了一個威嚴的聲音。

“武老爹,帶他進來吧、”

這個聲音雖然是突然響起的,但是卻讓兩人感覺那麼的自然,好像天生這個聲音就應該出現似的,林越心中微微一動,想來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便是這一任的府主柳巖了。不過讓得林越吃驚的卻是柳巖對於武一的稱呼。看來武一與柳巖之間應該有着一些不尋常的關係啊。心中這樣想着,林越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前面的武一。

老人不敢怠慢,趕忙的朝着林越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跟上來、然後領先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林越此刻也是提高了警惕,但是表面上卻依舊裝作一副緊張的摸樣,跟在老人的身後。

穿過大廳,一扇紅木大門出現在兩人視線中,林越知道,這個紅木大門裏面應該便是那柳巖修煉的地方了。想到這裏,林越將精神力與實力壓制到了極限,他有把握,若是此刻有人試探他的實力的話,得到的結果就是一個普通人。

柳巖的實力比之武破天差上了太多,就算是與鰲拜相比都是有些差距,在域者巔峯。可是在林越面前,卻依舊是那麼的高不可攀、

不過兩者實力相差大歸大,若是真正的火拼起來的話,誰勝誰負那還一定了,要知道,林越的自身實力雖然是高級皇者,可他還擁有着通天靈寶與數件神器了。其中還有着從無情老祖那裏搶奪而來的諸神之怒,撇開天星傳下的神運這個強大的混合神技不談,都足以柳巖喝上一壺了。

“咚咚咚、”老人輕輕的扣了幾下大門,然後撤步退後站在一旁。

“進來吧、”知道里面傳來了聲音,老人才輕輕的打開了大門,走了進去。林越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剛剛進門,林越快速的掃視了一眼便是低着腦袋站在老人的身後、看着老人屈膝跪下,心中雖然有些不甘,但此時這種特殊時刻,這些俗套禮節也只能跟着照做了。

“拜見府主大人。”老人恭敬的拜道,林越也是跟着拜了一下、

拜完後,林越擡起頭看向正對面坐在高位上的男子,男子三十歲左右,剛毅的線條組成了一個硬漢的輪廓,劍眉星目,薄脣,高挺的鼻樑。猶如劍削般的臉龐透着絲絲的威嚴,一頭黑髮披散背後,有些不羈的眼神給人一種邪異的感覺。全身只是隨意的披了一件黑色單衫。

雖然是坐在那裏,卻讓兩人有心而生的感到一股壓力、

林越心中暗暗做了個比較,若是真的火拼起來,應該先使用哪個神器才能將他拖住。

殊不知,柳巖此時也再大量着林越,聖女是他的關門弟子這事情是柳善府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武一卻請求他收阮才爲徒,若是一般人的話,他定然想也不想的拒絕了,可是武一卻不一樣,衆人只知道武一是一個看大門的老頭,卻是不知道,柳巖小時候一次落水,若不是武一不顧性命的將他救了上來,現在的府主怕是早已經換人了。

也正是因爲這樣,所以柳巖才破例答應了武一的要求。若是一般人答應了這種要求後,定然會只是名義上的敷衍,可是柳巖不同,既然答應了,那就肯定會將之做好、

不論收的這個徒弟資質有多差,他都會盡最大的力量來教導。

也正是因爲這一點,以柳巖在柳善府並不算多高的實力能夠當上府主的。

“武老爹,你先回去吧,他便交給我吧。” 我也曾用心愛過你 ,不禁有些激動,連聲謝了幾句,又對林越說了一大堆,跟在府主身後好好修煉,不要辜負了府主一番心意之類的話,嘮嗑了半天后,不捨的看着林越,最後眼神一凝,對着柳巖又拜了一禮這才走了出去、 武一走後,原本臉上還掛着一絲笑容的柳巖瞬間變得冷漠異常,一股強大的威壓突然從她身上爆涌而出,這般突然的威壓,讓得林越的身子都是直接的趴在了地上。

林越心中怒火瞬間涌出,剛想要暴起反擊,可一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只能強忍住心中的怒火咬牙趴在地上,裝作一副沒有戰鬥力的摸樣。

柳巖敲了敲身旁的方桌,眼神凌厲的看着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林越,眼中流出一絲不屑,說道,“廢物,”停頓了一些,柳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兩個羊皮卷摸樣的東西,看也不看的丟了過去,“這是五品功法和配套的武技,一個月後我會檢查你的進度。”說完,柳巖一閃身消失在了房間內。只留下還趴在地上的林越。

“柳巖,今日的一切我都會牢記於心的,來日定當百倍相還。”林越依舊趴在地上,只是雙眼之中已近充滿了殺意,身體都是因爲極度的氣憤而微微的顫抖着、

平靜下來後,林越又發現一個令他頭疼的問題,自己住哪?四處看了看,難道就住在這個金碧輝煌的宮殿裏?

不管了,反正這裏靈氣充足,修煉起來事半功倍,柳巖又沒有給自己找地方,到時候說起來也有個藉口。

看着頭頂上巨大的聚靈石,林越嘴角劃過一抹危險的弧度,這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寶藏啊,趁着這個機會,能夠將聚靈石的靈力吸收完那是最好的。到時候自己的實力至少也是會提升一階。而且自己也將得到更大的自由了,隨意的出入內府,這可是方便了自己尋找林青兒了。

想到林青兒,一個曼妙的身姿便是出現在了林越的腦海中。

“伊人、”林越輕聲自語道,自己離開萬壽閣已近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不知道伊人怎麼樣了,不過想來應該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畢竟,萬壽閣內可是有着無垠這個老頭坐鎮了,雖說十二邪道門主全部破封而出了,可是單論個人實力的話,除去已近逝世的天星、敖廣兩人,便屬無垠實力最強了。

而且最近大陸並沒有要發生戰事的徵兆,想來兩方人馬都是沒有做好大戰的準備,但是另一方面也說明了,這和平的年代終是要過去的,最多十年,整個大陸便是將要掀起一陣腥風血雨。而自己則必須要再這十年之內儘可能的提升實力。


休息了半個時辰,林越纔開始修煉,他拿出柳巖走時丟給他的功法武技,翻看了一番,功法品級卻是是五品之位,但卻只是五品之中最最下乘的那一種,那配套的武技同樣如此。

就在林越準備丟開的時候,心中突然一咯噔,想到了柳巖走時說的話,一月之後可是要檢查自己的修煉進度的,若是一月之後柳巖檢查時,發現自己體內所修煉的功法並不是他所給予的,那可就遭了。

想到這裏,林越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端着功法,想着解決的辦法,不過盞差時間,便是想到了解決的辦法,自己所修煉的武之極功法乃是升級功法,可是這升級的要求出去吞噬魂石,不是一樣的可以吞噬功法嗎、

至於可不可以使用所吞噬的功法,那就只有試過才知道了。

林越眼中閃過一道狠厲的神色,精神力探出,將自己的身體包裹的嚴密無比,外人若是探測他的實力的話,只會將他當做一個不懂武技的普通人。他這麼做,就是怕柳巖突然之間出現。

做完這一切,林越閉上眼睛,丹田中的魂石高速旋轉,一絲絲乳白色的靈力迅速自他身體中涌向各處,漸漸的,乳白色的靈力竟是按照一個特定的路線開始流轉了起來,而這路線則正是柳巖所給的功法路線。

柳巖留下的功法是一部火屬性五品低級功法,名叫烈火訣。其實說白了,也就是一個操控火焰的法決。修煉起來比較容易,尤其是對林越這種從未接觸過武技的人來說最適合不過了。

同樣的,吞噬起來那也是容易不少。

時間恍恍便是過去了兩日,兩日間,柳巖並未在度出現,而林越也是再這短短的兩日時間內成功的完成了烈火訣的修煉。而現在,他正在準備着吞噬功法了。

一個人同時修煉兩種功法,這在常人來說根本是想都不會去想的事情,因爲這已經脫離了一般人的理解範疇,可是不能理解,並不代表不能這樣去做。

而林越所做的一切也是讓他們知道了,一個人同時修煉兩種功法是可行的。

“吞噬、”林越脣角微動,輕輕的說道,然後身體上便是瞬間涌起了一股白霧,林越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痛苦,此時在他的丹田之中,數顆魂石正在高速的旋轉着,隨着魂石的旋轉,一絲絲看得見的乳白色靈力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被拉扯着吸進了丹田之中。

四面八方不斷的有着乳白色靈力涌入,隨着靈力的涌入,林越身體上的氣勢也在不斷地變強。


此時林越正處於吞噬的緊要關頭,若是有人中途打斷的話,輕則重傷,重則喪命,所以說,林越這是在賭博,在柳善府內府之中,做出這般不要命的舉動,若是柳巖恰巧回來的話,那可就徹底的悲劇了。

不過林越顯然已經想到了這些,但是他沒有選擇的餘地,若是連這點勇氣都沒有的話,那也就不用談什麼救林青兒,拯救大陸這些大陸大事了、

幾個時辰後,林越體內漸漸的恢復了平靜,事實證明,幸運之神這次又站在了他這邊。吞噬非常成功,而且林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不論是武之極功法還是自身的實力都是有了一絲明顯的增長,儘管增長的很細微。

吞噬完成後,林越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變換手印,開始了修煉,原本他還擔心吞噬了功法後會不能使用吞噬的功法,但是在吞噬後,他便是有種感覺,只要他想,那便是可以隨意的使用這個烈火訣。並且讓別人感覺不到武之極功法的存在。

這一點無疑讓得林越的心中增加了幾分信心。

至於柳巖,林越則是沒有絲毫的擔心了,有了自己精神力的包裹,別說是柳巖,就算是無垠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有把握不讓對方探出自己的真實實力。這倒不是說林越的精神力比無垠強大,而是因爲林越的另一個身份,星運星。

若是以前的話,林越倒也不會有這般大的信心,但是在天星犧牲了自身的性命後,將一切都是給予了自己,在自己的丹田中形成了一顆星運石,正是這顆星運石讓得林越的信心翻倍的增張了起來、

而現在,林越暫時放棄了尋找林青兒的任務,而是將目標轉移到了這個金碧輝煌的房間上,聚靈石,這等寶貝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碰的上的,現在一顆這麼大的星運石擺在自己的面前,若是不好好的利用一番的話,那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想到這裏,林越嘴角自然的流露出了一絲有些邪惡的笑容。 整整幫個月的時間,林越都是呆在房間內吸收着聚靈石內的靈力,而那原本碩大的聚靈石也是在林越這般瘋狂的吸收下,體積迅速的縮小着,若是被柳巖知道的話,怕是會心疼好一會。

金光閃耀的牆壁在水晶燈光的反射下照耀在林越的臉上,生出些許神聖的光芒。而觀林越,一縷靈氣自脣間涌出在由鼻中吸回,胸膛微微的起伏着,如此循往。

“呼、”突然,林越長呼出一口氣,吐出一團濁氣,漸漸消散。然後雙眼緩緩睜開,兩道婧茫頓時從眼中一閃即逝,沒入眼底,林越握了握手臂,嘴角劃過一抹弧度,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這半個月的時間內竟是增強了不止一倍,就連等級都是有些上漲,距離那九階皇者也是更進了一步。

而最令的林越驚喜的則是他的星運等級,原本已經升到七品的星運,竟是直接的提升了一品,達到了八品之階,這個變化可是讓林越激動了好一會、

“不知道這段時間柳巖有沒有來過?”林越心中有些擔心,不過很快便是感覺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了,柳巖若是真的來過的話,恐怕他現在早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哪還能這般、

不過來到內府這麼久了,也該是時候出去好好探查一番內府的大概了,打定注意,林越也不在停留,隨意的熟悉了一番,換了一套乾淨的衣衫便是藉着記憶走出了這個‘皇宮’、

之前來到內府,是武一帶領着他的,如今只有林越一個人,倒是有些困難了,若是別的地方林越倒還能夠使用精神力直接的放出,便是可以將這內府盡收眼底了,可是這裏乃是柳善府,其中強者無數,若是貿然的使用精神力的話,一個不小心被柳巖發現的話,那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嘆了口氣,林越看準一處,心道, 和反派離婚的日日夜夜 ,不過一個小小的內府,大不了我就慢慢找。

於是,林越便是在滿懷信心的情況下對着一處走了過去。

半個時辰後,林越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不耐煩了,因爲他發現,這半個時辰內,竟然是沒有遇見一個人,難道說,就是因爲這裏是內府的原因?

可就算是這樣,也不應該啊,難道柳善府連一個長老都沒有、

林越不知道的是,一般弟子根本就不能夠進入內府,就算是進入內府的弟子,也不能夠隨意的走動,想林越這般沒事到處亂逛的人,整個柳善府怕是也只有他一個。至於長老的話,柳善府自然是有的,不過大多數都是在修煉着,哪有人會爲了他這個地位低下的連名字都叫不出的弟子出來走動了。

做了一會,林越也是想到了一些原因,但是這第一次出來便是連一個人都沒有見到,這尋找林青兒的事情可不好辦啊。看來這事情還得從長計議。

不過眼下最主要的是,得找個人啊,連人都沒有,什麼從長計議,那都是屁、

林越眼中閃過一抹狠色,身上氣勢驟然爆發,屈指對着遠處的一處房屋輕點,一縷火苗從他手指間竄出,轉瞬間那房屋便是燃起了熊熊大火。

作爲始作俑者的林越卻是急速的後退着,躲在對面的房頂上,只露出一雙眼睛盯着自己放火的地方。

火越燒越大,不過幾次眨眼間,火勢就已經蔓延了開來,整個房屋屋頂都是被火焰遮蓋住了,而且此時恰巧還有着一陣風不斷的吹動,照這樣下去的話,不僅這個屋子會被燒光,就是旁邊的幾個房屋怕是也會被連帶的遭受到大火的襲擊。

又過了一會,屋子裏還是沒有人出來,林越不禁有些失望,感情自己半天的努力全部都是白費了,竟然燒了一個空房子、

就在林越準備退走的時候,天空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剛剛出現,下方的火勢便是弱小了幾分,林越見狀趕忙壓制着自身的氣息,精神力迅速裹住。生怕被這突然出現的人發現自己的行蹤。

“刷刷、“又是幾個人影出現,在看見已經有人提前來到了,幾人都是有些驚訝,而在看清楚這人的面龐時,幾人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恭敬了起來,低着腦袋站在那人的身後、林越眉頭微皺,循着幾人的目光看去,剛好那人的身子轉了過來,將他的整個臉龐都是完整的呈現在了林越的視線中、

而在見到這張有些熟悉的臉龐,林越身體微震,差點有些把持不住的將自身的氣息泄出、

“武破天、”林越緊咬着牙齒,努力的不讓自己去看向他,武破天的實力林越可是知道的,神者之階,自己只要稍微有些動靜就會被發覺,林越不敢看向武破天,就是這個原因,達到了他們這種實力,就算是別人的一個眼神都是可以立馬的發覺。

武破天淡淡的鄙了一眼身後的幾人,然後隨意的揮了揮衣袖,那沖天的火勢便是在武破天這輕描淡寫的揮動下迅速的泯滅了、

一股股濃烈的黑煙慢慢的從房屋中朝着天上飄去、這等醒目的黑煙,就算是在外院都是可以清楚的看見。

“這火是怎麼回事?”武破天雙手背向身後,淡淡的問道、

幾人聞言,頓時腦袋變得更低了,一個個表情都是有些難看,嘴裏發苦,這什麼事啊,內府之中竟然也有人該放火,當真是活膩了,可是還偏偏被府主大人撞見了。

見沒有人回話,武破天搖了搖頭,心中有些悲哀,自從他突破封印後,回到柳善府,這個柳善府早已經不是自己以前所待的柳善府了,萬年的時間,已經是將這些弟子們的堅毅狠辣心性溫養成了不知道反抗的小綿羊了。

“都回去吧,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通知柳巖,讓他來見我、”武破天無力的擺了擺手,說道。幾人頓時如蒙大赦,恭敬的行了禮,然後才離開。

幾人走後,武破天又嘆了口氣,腳步微擡,整個人便是消失在了空中、

幾人之間的對話,林越都是聽見了, 婚後鬥愛,高冷老公太深情 ,無聊之下,便只有回去繼續修煉了,按照柳巖所說,一個月後,他會回來檢查自己的修煉進度,到時候將自己的修煉天賦顯現出來,在趁機隱蔽的詢問一些關於林青兒的事情。

一想到這裏,林越的心中便是有些興奮。

林越不知道的是,他走後,在他的身後一處透明的空間,武破天的身影漸漸的顯現了出來。

武破天若有所思的看着林越,輕聲的自語道,“無垠,看來你還真是不死心啊,既然這樣,就看看究竟誰是最後的贏家吧、”隨着武破天聲音的落下,這處空間再度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半個月後,林越照常的閉着雙眼盤坐在地靜心的修煉着。一縷縷細小的靈力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涌向林越的體內。

房間內的一處空間突然扭曲了起來,一個人影正緩慢的顯現出來。

林越察覺到了一絲異動,雙眼頓時睜開,身子一個彈跳起來,一隻手伸出對着人影,身上氣勢大漲,一副備戰的模樣。

可在看清楚人影的面容後,林越燦燦的笑了笑,身上氣勢全部收回,有些不好意思的撈了撈後腦,哪裏還有剛剛那般的緊張氣氛,趕忙的做出一副恭敬的模樣,說道,“師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