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老二邪邪的笑道:「那是,我最喜歡好看的俊男人了。就像三弟你喜歡漂亮的小女人一樣……嘿嘿……」

Post by zhuangyuan

「夠了!老二,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放著無數的女人不去喜歡,卻偏偏喜歡小白臉兒?咱兄弟仨,你這一支算是完了!」

老大噁心的罵道。

「呃……大哥,我們什麼時候行動?」老二頑烈尷尬的連忙轉換話題,轉移注意力。


「先睡覺,二更時分動手!」

頑罡說著,就和衣而卧。

「睡吧,睡吧!」頑烈有樣學樣的躺在另一張床上。

「呃,大哥、二哥,這屋裡就兩張床,你們佔下了,我睡哪兒啊?」老三頑猛眼巴巴的說道。

「地上!」頑罡和頑烈一齊從嘴裡蹦出兩個字來。

「地上?地上就地上,地上多寬敞,怎麼打滾都不用擔心掉下去,嘿嘿!」

頑猛自我安慰著。

今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註定會發生一個笑料百出的大笑話。

「梆、邦梆!哐!哐哐!」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梆梆!」

外面無人的街道上想起了打更老頭沙啞的聲音。

二更天到了。

老大頑罡隨著二更時分的到來,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蹦了起來。

「老二、老三,起床了,時間到了!」頑罡輕聲叫道。

「嗯,啊,小白臉兒,我喜歡,哈哈!」老二正抱著枕頭說夢話。

「可惡!」

頑罡剛想踹老二一腳,卻聽得老三頑猛嗡聲嗡氣的說道:「嘿嘿,好漂亮的小美人兒,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不過無所謂了,等我玩夠了,就送你上路。」

接著就見頑猛寬大的臀部哐哐的砸開了床板。

「媽的,還真睡著了,做夢都不忘玩女人!」老大頑罡氣的火冒三丈,過去一人一腳將頑烈和頑猛從床上踹了下來。

「哎呦,不好,有刺客!」老二和老三挨了一腳立刻就醒了。

兩人還以為有刺客來刺殺他們呢,怪叫一聲拔出了各自的兵刃。

老二使得是一雙鐵拐,交叉著護在胸前;老三則從綁在小腿上的刀鞘里拔出來兩把一尺長的短劍,不過他沒有像老二那樣將短劍護在胸前,而是把雙劍交叉著擋在襠部,他也不怕萬一失手把自己的小弟弟給絞了去!

頑罡氣急敗壞的低聲吼道:「混蛋,是我!你看你們倆這個熊樣,這麼重要的任務你都能夠睡著,我真服你倆了!」

「睡著了?都怪那個小白臉!」老二眉毛一揚,把責任都推到羽風身上去了。

老三頑猛卻是舔了一下嘴角流出來的口水,笑著說道:「對,都怪那個小美人兒,嘿嘿!」


頑罡一捂額頭,心說:「這兩個白痴,他倆怎麼會是我兄弟?」

他只顧的罵自己的兄弟了,完全忘了自己剛才其實也睡著了,還做了一個一點兒也不亞於兩個弟弟的夢,要不是關鍵的時候打更的梆子聲把他驚醒了,估計早就一塌糊塗了!

「好了,時間到了,開始行動!記住,誰也不許貪玩兒,玩夠了,能一擊斃命,絕不允許拖到第二招和第三招!嗯?!」

老大頑罡沖著兩個弟弟一瞪眼睛。

「是,謹尊大哥之命!」

還別說,這兩個傢伙還真是聽話,直接從懷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黑布將面部遮住,只露出兩隻眼睛。

「走!」老大一揮手,就準備去開門,卻不見自己的兩個兄弟動彈一下。不動就不動唄,還兩眼直愣愣的盯著自己的臉。

頑罡氣道:「看什麼,我臉上又沒有花!」

老三小聲的說道:「呃,嘿嘿大哥,我們看你不是因為你臉上有花,而是你沒有用黑布把臉蒙上!」

「啊!」

頑罡一摸臉,這才一擰眉毛哼道:「都是你兩個給氣的!」

「走!」

頑罡蒙上臉,輕輕的打開,探出頭去,四下的打量著。見沒有人,這才一揮手直接在樓板上來了一招「獅子滾繡球」,無聲無息的滾到秀影王妃和花如夢所在房間的門前。頑烈和頑猛有樣學樣隨後而至,一樣的無聲無息。

這三個傢伙別看個子挺大,手底下的動作竟然靈如狸貓,在極易發出聲響的樓板上面,不曾弄出半點兒聲音,可見三人的輕身功夫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頑罡向老二頑烈點了一下頭,頑烈立刻就心領神會,兩隻腳丫子邁著貓步,無聲無息的就來到羽風的房門前。

頑猛烈從懷裡掏出一支竹筒,對著大哥頑罡一晃,老大頑罡也同樣一舉手中的竹筒,和頑烈同一時間用舌頭尖舔破窗戶紙,將竹筒伸進去,用嘴輕輕一吹,一縷虛無縹緲的的白煙頓時充滿了房間。

卑鄙!這三個傢伙竟然使用迷煙要把羽風三人首先迷昏過去,然後再下手。看他們的手法熟練程度,顯然是經常做這件事情。這三人看似莽撞,卻也知道凡事不可力敵,能夠取巧毫不費力的把敵人解決掉最好,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會採取武力解決問題。不愧是搞間諜活動的高手。

估摸著房間裡面的迷煙消散了之後,三人這才分別進入羽風和秀影王妃、花如夢的房間裡面。

先說老大頑罡和老三頑猛,進入花如夢和秀影王妃的房間之後輕輕的關上房門,互相望了一眼,立刻就發出只有男人才可以聽得懂的笑聲。

「哼、哼、哼、哼……兄弟找你的小美人兒去吧,秀影王妃歸我了!」頑罡壞笑著,撲向早就看好了的秀影王妃的床頭。

頑猛則是一個餓虎撲食狠狠地凌空撲向花如夢的床上,一把扯掉蓋在床上的被子,口中胡亂的叫著:「都說女人國的女人玩起來爽,今天三爺我也嘗嘗鮮!」

頑猛扯掉被子,伏身去摟床上的花如夢,卻沒有感到水嫩光滑如玉的女人的身子,只聽得「嘩啦」一聲脆響,身下一個圓圓的東西被他給壓碎了。一陣刺痛頓時傳遍了全身。

「哎呦——」

事發突然,頑猛忍不住叫慘呼一聲,一個驢打滾從床上滾了下來。與此同時,老大頑罡也是怪叫一聲,從秀影王妃的床上蹦了下來,正好被躺在地上的頑猛給絆倒在地。

「好痛啊!」頑罡和頑猛這個時候也不顧得什麼殺手的要求了,直接點燃火折,再次來到床邊一看,險些沒有把鼻子氣歪!

只見花如夢的床上竟然是一堆碎裂的瓷器片,碎片上面還有一些血跡。顯然是剛才被頑猛給壓碎的瓷器,這才將頑猛的胸脯給劃破了。

至於頑罡則是捂著嘴唇,嘴唇上面還扎著兩根繡花針,不住的淌著血。原來,頑罡撲到秀影王妃的床上,被子都沒顧得掀開,就是一頓豺狼之吻獻上,卻被枕頭上的幾根繡花針給刺破了嘴,這才怪叫一聲蹦下了床。

借著火折的光亮,只見枕頭上寒光點點,十幾玫繡花針針尖朝上的被按插在枕頭上面。

「可惡的騷娘們!我要殺了你……」頑罡低吼一聲,就要領著頑猛趕緊撤。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堵在了房間里,出不去了。

「怎麼,這麼快就玩兒完了,是太爽了,還是你根本就不行呀?」花如夢靚麗的身姿堵住了房門。

這話說的頑罡和頑猛這個氣呀,堂堂的大男人被一個女子說不行,太丟人了,只是此時二人顧不得這些了。 一把森寒的寶劍反射著頑罡手中火折的火光,照在頑罡和頑猛二人的臉上。

頑罡只覺得兩眼發花,看不清前面人的樣子,急忙將手中火折扔在地上,這才接著月光看清楚擋在門前的是三個人。

只見羽風和花如夢分列房門兩旁,後面站著一個神態風韻的美婦人,正是秀影王妃。

「啊,不好,老二,老二!」頑罡一見頓感不妙,急忙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別喊了,就他那副笨樣,一進房門就被吊起來了。你們一樣也跑不了,還是乖乖的投降的好!」羽風抱著肩膀,冷峻的喝道。

「怎麼辦大哥,二哥被他們捉住了?」頑猛有些驚慌的說道。

「我能怎麼辦?一句話殺出去,才能救出老二!殺!」頑罡大吼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條鎖子鏈,和頑猛一齊撲向羽風和花如夢。


「呀呀,小美人兒看劍!」頑猛揮動雙劍左右開弓的,劈、刺、挑、抹、撩、扎,一套攻擊力極為強悍的雙手劍立刻覆蓋住了花如夢全身各處要害,恨不得一劍就把花如夢給刺死。

另一邊,老大頑罡將手中的鎖子鏈舞的銀蛇亂舞,風雨不透,鎖子鏈的兩頭各有一把半尺長的勾頭鐮刀,鋒利異常,大有一擊就將羽風的哽嗓咽喉給劃破的架勢。

不得不說這頑罡和頑猛武功高強,攻勢凌厲無比。只是他倆只顧的攻擊了,忘了自己從一開始就已經是落入了羽風三人的瓮中。既然羽風三人能夠輕易的將頑烈給捉住,一樣的也可以將他二人給逮住!

果然,羽風和花如夢沒有還手,只是各自施展開身法靈活的閃避著二人的攻擊。不一會兒的功夫,頑罡和頑猛就覺得渾身無力,軟塌塌的在也無法揮動手中的兵器。

又堅持著站了幾秒鐘,二人終於再也沒有了任何力氣,癱在了地上。

老大頑罡喘著粗氣,不服氣的叫道:「卑鄙,下流無恥,你們竟然使用麻藥對付我們!有種光明正大的和我三兄弟一對一干一架!」

「對、對,又……哎呦,小美人兒你幹嘛扇我……哎呦……」

老三頑猛習慣的接著大哥頑罡的話往下說,卻被花如夢直接兩個耳光扇的不敢再開口了。

「扇的就是你,姑奶奶早就想揍你了,看你還敢不敢那樣看我?嗯!」花如夢說著又是一巴掌打在頑猛的臉上,頑猛頓時成了豬頭。

「不要打我兄弟,要打打我好了,一切都是我的主意!」頑罡無力的說道。

「好了,如夢,出出氣就行了,還是問問他們為什麼要闖入我們房間吧?」羽風拉住花如夢還要揍人的玉手,提醒道。

「能有什麼原因,還不是他們窺覷我和王妃的嬌美容貌!這三個登徒浪子還是直接宰了的好!」花如夢氣哼哼的說道。


羽風一聽,不由莞爾。

身後的秀影王妃也是捂嘴兒一笑。心說這花如夢武功高強,平時也很是聰明,怎麼這一會兒就這麼糊塗。這三人如果是一般的江湖摘草攬花之徒,就不會有這麼好的武功路數了。這仨人肯定是受人指使前來刺殺自己三人的。只是一見到自己和花如夢的絕世容貌,這才臨時起意,準備來個殺人劫色而已!

「有本事把我們身上的麻藥解了,光明正大的比劃、比劃!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算什麼英雄好漢?」

頑罡再次重申了一邊自己的想法,全然忘了剛才自己進屋之前使用迷藥的齷齪技倆。

羽風哼笑了一聲,心說這個傢伙太不要臉了,允許你使用迷藥,我們以牙還牙的用了點兒麻藥就不是英雄了?這是哪門子邏輯?不過也幸好秀影王妃身上有麻藥,不然,今天晚上還真不好應付這仨貨。

正想著,花如夢一步趕過去,舉起手來就想給頑罡幾個耳光。可是花如夢一看到頑罡滿臉的鬍子茬,不由得一皺眉頭。於是就收回手掌,抬腳就把頑罡踹倒在地。

「媽媽的,我不是什麼英雄好漢,我只是個小女子而已!再說了,你也配稱呼英雄好漢?我呸!」

花如夢說著又踹了頑罡兩腳。頑猛躺在一旁看著花如夢發飆的樣子,心中暗道「也不知道這個小美人兒叫什麼名字,沒想到她不僅是一朵香氣四溢的鮮花,而卻還是一隻霸王花!閉月落雁國的女人果然不好惹!」

「看什麼看,找抽你呀!」

花如夢眼睛一斜看到頑猛正瞪大了雙眼往自己身上瞅,不由想起晚間用膳的時候,頑猛對自己流露出來的噁心表情。

於是乎頑猛就倒了霉了。

頑猛臉上不像頑罡那麼多鬍子,被花如夢狠狠地抽了十幾個耳光之後,躺在那兒只有喘氣兒的力氣了。

要不是秀影王妃拉開花如夢,花如夢還得繼續抽下去。


羽風在一旁看的心裡直冒寒氣,心說,自己以後惹誰,也不能惹花如夢,這小妮子太狠了。

這真應了那句話「混混不可怕,可怕的是混混會武術!」

還是武林高手的那種混混,那就更加的沒治了!

只聽花如夢對著頑罡嬌聲喝道:「是誰派你們來的,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行這不軌之事?」

「哼!廢話少說。既然我頑石三兄弟栽在你們的手裡,那就殺刮悉聽尊便,我不會告訴你一個字的!」

不得不說這頑罡還是很有骨氣的,說完兩眼一閉,無論花如夢再說什麼,就是不哼一聲!

「呵!還跟我玩兒這個裡個楞?看我怎麼收拾你!」花如夢說著就準備對頑罡動刑。

一邊的秀影王妃卻及時的攔住了她。

「如夢,不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