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羽風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疼得羽風面色一整。鳳兒一見連忙問道:「風三,從現在開始你就叫三風,咦,你怎麼了?」

Post by zhuangyuan

「三風?」一聽鳳兒的話,一張俊俏的臉蛋兒就出現在了羽風的眼前。

「如夢……」羽風喃喃低語的輕聲說道。

「嗯?如夢?她是誰?」鳳兒一聽,立刻就大聲的問道。不回話一出口,她自己卻是吃了一驚,自己這是怎麼了,一從風三口中聽到別的女子的名字,就感覺像是遇到了情敵,立刻就蹦起來了。


「情敵?」這兩個字眼兒一從她的腦海里冒出來,她立刻瞪大了眼睛……

「呃,哦,我是說人生如夢,自要美酒當歌。」羽風連忙把自己捅的簍子給圓了,同時心中暗自猜測,這女皇帝是不是對自己有一點兒那個意思了,不然幹嘛反應這麼激烈?

「呃,那個,鳳兒,既然你蒙上了面紗,讓別人看不到你的樣子,三風我也得喬裝改扮一下才是。」羽風見事情有些尷尬,連忙找了個理由打破了僵局。

「嗯,三風,你是說你要化妝?」鳳兒奇怪的問道。

「嘢!」羽風沖著鳳兒伸出了中指和食指,形成一個v字形。

「嘢?!什麼意思?」鳳兒奇怪的再次問道。

羽風一拍腦袋,心說自己一激動怎麼把這話說出來了,只好給鳳兒解釋說,這是「是、好、或者勝利」的意思。

「哦,原來是這樣,以前怎麼沒聽過這個字還有這層意思?」鳳兒伸出自己纖細的中指和食指在眼前晃著,低聲說道。

羽風卻在一邊暗笑:「嘿嘿,你要是知道,我就拜你為師!」

羽風說是化妝,其實也不過是用毛筆沾上墨水,在自己的臉上點了幾下而已。鳳兒一見笑道:「果然難看了許多!三風哥哥我們走吧。」

說著鳳兒伸出春蔥玉指在西面牆上的一個紅色按鈕上輕輕一按,只聽倏的一聲,放在牆邊的書櫥往旁邊一挪,一扇門就出現在牆壁之上。 豪門老公太腹黑

羽風瞳孔一縮,心中暗說:「這御書房也太嚇人了,這也太機關重重了吧。」

羽風跟著鳳兒進入密道之中,發現這條密道竟然有兩丈多寬,足以容下一支六人並排前進的隊伍在其中行進。

大約走了兩炷香的時間,走在前面的鳳兒忽然停了下來,扭過頭對羽風說道:「三風哥哥,我們從這裡出去,注意別出聲。」

說著,鳳兒在密道的牆壁上一按,又是一道門打開了,接著各種紛雜的吆喝聲傳了進來。

扒開洞口的草叢,二人悄悄的鑽了出來。羽風左右一瞧,發現出口竟然是在路邊的小樹林里,往前不遠就是京城的城區的主幹道,各種紛砸吆喝聲就是從那裡傳來的。羽風和鳳兒相視一笑,整理了一下衣衫,這才大搖大擺的往前走去。

這一走上街道進入人熱鬧的人群中,鳳兒立刻就撒了歡兒,蹦蹦跳跳的,一會兒站在賣糖葫蘆的老大爺跟前,說著「糖葫蘆我喜歡。」然後伸手快如閃電的拔下一根糖葫蘆含在嘴裡,拔腿就逃;一會兒蹲在路邊賣鮮花的小姑娘身邊,不斷的笑眯眯誇著花好看,裝模作樣的往頭上插了幾朵最漂亮的鮮花撒腳就跑。如此惡作劇不斷的上演著,害的羽風一邊盯著她不要跑丟了,一邊還得向那些受害者說著好聽的話。

「呃,實在對不起,舍妹腦子有點兒小毛病,一看到好東西就會控制不住自己,還望各位海涵,海涵……」

「原來是這樣啊!可是我是海涵了,誰來海涵我啊?」

「就是!她不是你妹妹嗎,那你就是她哥哥了,你陪我們錢!」

「賠我們錢……」 一群人男女老少抓住羽風喊著賠錢,就差把羽風的衣服給撕了。羽風只得怪怪的把身上僅有的幾十個銅子兒全部掏出來,給了這些人。

「嗯?小子,還差我一文錢,給我!」其中一個徐娘半老的婦人,伸出還算光滑的手掌,托著羽風的下巴,嗲聲嗲氣的說道。

「呃……這位姐姐,真沒啦!」羽風將自己的口袋翻過來抖了幾抖。

看著羽風臉上的幾個黑點兒,婦人眉頭一皺,伸手在羽風的身上摸了摸,這才說道:「果然沒有了,算老娘吃虧了,這年頭賺個錢容易么我?你走吧,看好你妹妹!」

說著,已經靠近羽風腹部處的一隻右手,猛地往下一抓:「呵呵呵呵……好大的一隻鳥啊!呵呵呵……」

羽風「啊——」的一聲,往後一蹦,捂著遭受襲擊的地方,一瘸一拐的狼狽而逃。

一直在後面觀望著羽風的鳳兒笑得是前仰後合,花枝亂顫。

羽風來到鳳兒的身邊,很是生氣的說道:「鳳兒妹妹,你也太調皮了,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亂拿東西,你就是不聽!這下好了哥哥我可是身無分文了!」

鳳兒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對羽風說道:「好了哥哥,不就是幾十個銅子兒嗎?出來這麼久,你餓了吧?」

「我不餓,那是不可能的!嘿嘿!妹妹,你不會是又想吃白食了吧?要是那樣,你就是把我賣了,也不值幾個錢了!」羽風有些擔心的說道。

「呵呵,看把你嚇得,妹妹我可是帶了好幾千兩銀票呢!夠不夠!」鳳兒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打銀票在羽風眼前一晃。

「嘿,好你個小妮子,你有錢不給他們,卻來宰我這個窮鬼哥哥,看我打你屁股!」

二人追追打打,很快就來到醉仙樓,鳳兒毫不客氣的拉著羽風就上了二樓,直接就進入了寫著菊字的天字一號單間裡面。還是那個店小二,恭敬的遞上菜譜,眼睛在鳳兒和羽風二人的臉上一看,不由露出奇怪的神色。

這也不能怪店小二,誰讓這二人一個雖然罩著面紗,卻美的猶如月下展翅欲飛的天鵝,朦朦朧朧,美艷不可方物。而另一個卻丑的卻恰似陽光照射下的癩蛤蟆,滿臉疥瘡似的黑痤子,丑的不能再丑。

這倆人站在一起,就好比鮮花插在牛糞上,瞎了!

「難不成這個漂亮的女人喜歡重口味,放著俊男不找,卻拉著一個醜八怪到這麼優雅的地方耍什麼?」店小二不由自主的想著。

「看什麼看?把醉仙樓所有的招牌菜都端上來!朕,真是的,我有的是錢!」鳳兒把一張一百兩的銀票夾在菜譜里,往店小二懷裡一扔,嬌聲喝道。

「這還是那個溫文爾雅,威嚴端莊的女皇陛下嗎?簡直就是個囂張跋扈的小太妹!」羽風在一邊腹誹著。

店小二見狀慌忙連聲稱是轉身下樓去準備酒菜去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酒菜就上齊了。 何處時光可回首 ,驚得眼珠子差點掉了下來。只見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只要你想的到的,幾乎樣樣俱全!滿滿一大桌子,二三十個精美的菜肴饞的羽風口水直流。

「傻樣兒!呵呵呵……」鳳兒見羽風一副鄉巴佬的模樣,不由得嬉笑道。

羽風卻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甩開腮幫子就是一頓大快朵頤。鳳兒卻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非常文雅。

因為鳳兒不喜飲酒,羽風也沒喝酒,兩人一邊吃,一邊說著話。羽風夸夸其談,口若懸河的說了許多小笑話,逗的鳳兒嬉笑連連。

二人吃飽喝足,不再說話,正要出門的時候,突然從隔壁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引起了羽風的注意。

「咯咯咯……百合仙子,這醉仙樓的酒菜著實不錯,很和我的口味兒。」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卻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在哪兒聽過?羽風停住腳步,將食指放在嘴邊,對著鳳兒做了個禁聲的動作。

「噓——」


鳳兒一愣,剛要說什麼,卻聽得隔壁房間裡頭那個女子繼續說道:「回去告訴你家主人,就說他的好意雨梅兒心領了,只是他所說的這種事情雨梅兒實在是難以接受,告辭!」

「雨梅兒!」羽風心裏面大驚失,差一點兒叫出聲來。

怪不得這聲音這麼熟悉,原來是她!天台鋪李月芳精鋼鐵母一案,善使毒物暗器,一直只聞其名,不見其貌的神秘女子!

聽得雨梅兒要走,羽風連忙來到門邊打開一道縫,鳳兒也跟著湊到門邊和羽風一起順著門縫往外看去。

只見一個身穿藍色長裙,身材窈窕,貌如西子的女子,站在門外,左右看了看,這才步履穩健的下樓而去。

「啪!」

羽風剛要開門繼續去追蹤探查一番,卻不料鳳兒在他的背上打了一巴掌。

「好啊,風三,你膽子不小啊,竟然當著我的面偷窺其它女人,打你,打你!」鳳兒一激動開口大聲叫起風三來。

羽風一把捂住鳳兒的櫻桃小嘴兒,低聲說道:「噓,別出聲,這是個殺人犯!」

「唔,你,大膽……」鳳兒一扭頭,掙開羽風的大手,滿臉通紅的指著羽風,沒有再說話。


羽風也呆了,看著自己手心中央印著的一個小巧的紅色唇印,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女皇陛下的初吻,就這麼著被自己的手掌給佔有了!

正尷尬著,從隔壁的房中又出來一個小美人兒,只是這個女子的眼中卻流露出一種惡毒的神色來。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咱們等著瞧!」

說著,這個女子扭著小屁股也下了樓。

看來這個女子就是什麼百合仙子了,羽風心中暗暗想到。

羽風本來還想跟蹤雨梅兒,可是經過鳳兒這一折騰人已經跑遠了,再追來不及了。一看到百合仙子又冒出來了,那就跟蹤你吧。特種兵出身的羽風對於跟蹤之術可是掌握的爐火純青的,對於這一點兒羽風很是自信。可是自己身後還一個大尾巴——鳳兒。這可怎麼辦啊? 雨梅兒和百合仙子兩人在此秘密聯絡,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陰謀。到底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讓心狠手辣的雨梅兒都不同意和她們合作?機會難得,總不能因為鳳兒的原因就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鳳兒好像想到了什麼,就對羽風說道:「三風哥哥,帶著我一起去追他們吧,放心,我雖然不會武功招式,但是對於內功我還是有一定的功底的。」

說著,拉著羽風就出了醉仙樓,遠遠的跟著百花仙子一路追蹤而去。

羽風暗暗心驚不已,他做夢也沒想到,看上去嬌滴滴的鳳兒力氣這麼大,羽風試了一下想要掙脫鳳兒的手,卻是沒能擺脫的了。

羽風由吃驚的心情,變成了鬱悶的感覺。好像自己自從來到這個望月大陸,所碰到的每一個女人都比自己要強大得多。特別是這個女皇帝,從小嬌生慣養,嬌滴滴的樣子竟然也是一個內功高手。聽她的意思這還只是通過練習內功強身健體而已,並沒有練習武功招式。自己就已經很難招架了。

感到羽風手上的動作,鳳兒恍然大悟,像羽風這樣極要面子得男人,被自己這樣拉著跑,肯定是傷了自尊了,所以鳳兒連忙鬆開抓著羽風的手,這時候已是接近子時時分,街上行人已經沒了,前面的百合仙子已經走進了一條右轉的小街道。

鳳兒一見慌忙就要跟上去,卻被羽風一把拽住。

「鳳兒不可!這是她在試探有沒有人跟蹤,如果你現在過去,肯定會被躲在暗處的她看到你。」

鳳兒停住腳步奇怪的問道:「萬一她真的是從這條街上跑了怎麼辦?」

羽風嘿嘿一笑:「著什麼急呀!干他們這一行的,反跟蹤是必備的能力。你就耐心盯著,頂多過上六十多個呼吸的時間,她就會從裡面出來,繼續按照她早已經訂好的路線前進!」

鳳兒面露疑惑的神色,不過她還是按照羽風的話躲在暗處緊緊的盯著那條街道的路口。

很快幾十個呼吸過去了,就在鳳兒要埋怨羽風錯過追擊敵人機會的時候,一條身材窈窕的身影從那條右拐的街道裡面走了出來,前後看了看,確定沒人,這才直奔向左拐的一條街道飛馳而去,動作快如閃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路口。

羽風一見輕聲說了聲:「追!」接著就施展出逍遙神掌中的輕功身法,像獵豹一樣猛地竄了出去,跑了幾步,羽風突然想起來鳳兒只會內功,輕功不一定行,就停住腳步。可是他剛停下腳步一陣清風夾著一股鳳兒的體香就衝到了自己的前面!

「鳳兒!」羽風輕聲驚呼著。

「嘻嘻,想不到吧,這可是我保命的絕招,本是逃命時用的,沒想到今天卻用來追別人。快跟上我!」鳳兒扭頭沖著羽風一吐舌頭,露出一副調皮的女兒態。

羽風急忙加快了腳步,很快就和鳳兒悄無聲息的鑽入那條左拐的街道。只見前面那道女子的身影一閃,縱身躍到一座非常普通的宅院裡面,不見了蹤影。

二人一見,同時加快速度,並駕齊驅的來到那座宅院的大門。

鳳兒沖著羽風一豎大拇指,表示對羽風高妙的輕功大為讚賞。羽風可是已經全力以赴,這才勉強追平了鳳兒,可是鳳兒依然還是一副輕描淡寫的輕鬆模樣,羽風不得不認輸。羽風不知道,這閉月落雁國的高級功法幾乎都被女子所擁有,閉月落雁國的男人,不立下大功,是不會得到高級功法的。像鳳兒這樣,作為皇室家族的一員,所修習的都是高級功法,雖然比不得望月大陸上的頂級功法,也差不到哪裡去!

所以鳳兒對羽風有這樣的輕身功夫,微微有些驚訝,這才誇獎羽風一下。

羽風看著鳳兒嬌柔的身軀,心中暗道:「鳳兒好強的內功,要是我和她在一起雙修,我肯定功力大進。呃,想什麼呢?」

羽風一卜楞頭,從幻想中回到了現實之中。

面前的這座宅院普通到了極點,說舊不舊,院子裡面連棵樹都沒有,這樣的宅院在鳳凰城不多,但也不少,一般人從這裡路過,大多不會去注意它。這百合仙子選擇這樣一座宅院作為她的落腳點,可謂狡猾之極。要不是今天晚上羽風偶然發現了她和雨梅兒兩人,還真發現不了她的巢穴。在仔細一看,原來二人已經來到了城南,與城牆只有一街之隔的地方了。

抬頭向大門的上方看,大門的上方有一塊匾額,上面寫著「綠水富源」四個正楷大字。

鳳兒和羽風一見心中都不由得尋思了一下,這百合仙子眼神中都有狠毒之色,竟然挑了如此優雅的一塊牌匾掛在家門口,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二人對視了一眼,又側耳傾聽了一下,確認院中沒人之後,這才騰身而起,輕飄飄的落在一丈多高的院牆之上。

往院內一瞧,四下靜悄悄的確實沒有人,院內有兩間正房和兩間廂房,房中沒有點燈,黑乎乎的一片,沒有任何聲息。

鳳兒一見就輕聲對羽風說道:「這個女子睡得還挺快,我去看看!」

羽風連忙阻止大道:「鳳兒妹妹先不要著急,讓我來試試。」

鳳兒一瞪眼,說道:「人家脫衣睡覺了,你一個大男人過去偷窺,不妥吧?」語氣中隱約露出一絲酸酸的味道。

羽風愣了一下,小聲笑了一下道:「呵,想什麼呢,小妮子?哥哥我是那樣的人嗎?」

說著,羽風伸手從牆頭上捏起一塊碎磚頭茬,往院中央一扔。只聽「啪」的一聲輕響,碎磚頭剛一落地,原本平整的地面突然開裂,一排排翻板像風車似的旋轉起來,下面露出漆黑的陷阱,在月色的照射下,隱隱露出森森寒光。

「呃……」

看到這一幕,鳳兒連忙用手捂住小嘴兒,這才沒有發出聲來。

「咣噹!」房門被打開了,從裡面衝出來二十六七個手持火把,刀槍棍棒的彪形大漢來。百合仙子也赫然就在其中。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一揮手,這些人立刻就把翻板陷阱圍了起來。 羽風和鳳兒趕忙伏下身子,趴在牆頭上,靜靜的觀瞧著。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