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結果沒多久,墨九狸就看到南宮藍的識海,也閃過一道紅光,跟帝滄海識海中的紅光一模一樣,速度極快,而且也是在, 周武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江離的渾身上下,被一股黑氣所包圍,不過是一會的功夫,那黑氣竟然被吞噬,吸附進了江離的身體之中。

Post by zhuangyuan

周武王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說,“你……竟然吞噬了陰將軍的魂魄!”

小猴子極其着急的告訴我,江離吞噬了陰將軍的魂魄,也就是說,原本陰長生通過枉生門將江離的陰暗一面分離,現在又全部迴歸到了江離的身體裏。

一旦進入江離的身體,周武王的黑氣就傷不了江離,因爲江離本尊是不生不死不老不滅的魔君,總是周武王有千萬厲害,又根本奈何不了江離。

但是江離有了陰邪之氣後,墜入魔道的機率極大,很有可能,就會被陰暗一面吞噬,那個時候天下必將大亂,而他將無人能敵,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無辜的百姓將會慘死。

小猴子這意思讓我很是震驚,陰長生分離江離的本體肯定是有原因的,如今江離合二爲一,怕是能量不容小覷。

除非陰長生復活,極有可能可以讓江離恢復。

但是看着小猴子的樣子,似乎對江離的做法極其不滿,我看了一眼小猴子,問了句,“你是不是不喜歡江離。”

小猴子點點頭告訴我,江離如今不會被道教所接受,在道教眼中,江離就是魔,是壞人。

我定眼一看,江離的神情變得陰暗起來,原本面無表情的他,竟然帶了一絲邪氣,踩着極其沉重的步伐朝着周武王走了過去,“沒有人可以從我眼皮子底下帶走陳蕭!”

我心裏不禁一沉,江離原本爲了硬氣的脾氣,並未理會周武王殺陰將軍的,但是因爲小猴子發出了聲音。江離發現我在旁邊,他知道,如果就讓周武王這般摧毀陰將軍,江離必然丟了半條命,到時候周武王必然將我帶走,而江離那個時候自然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江離爲了我,乾脆利用乾坤之力,打破了陰長生和枉生門的陣法,直接將自己分離的分體吞噬進去。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竟然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所有人都認爲江離是壞人,是魔,是道教的唾棄,是沒有七情六慾的人,可我偏偏覺得,江離比誰都真,比誰都執着,比誰都更高尚。

周武王愣了愣,看着江離如此堅硬的態度,很是難以相信似得。

周武王不禁後退了好幾步,顯然他清楚,江離是魔,是殺不死的,更是無法讓其受傷的,眼下週武王的法力並未完全恢復,再繼續下去,只會受傷,雖不至死,但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可我的心情卻十分難受,一邊是師父,一邊是我弟弟,雖然我也想過喚醒我弟弟,但是看着如今的場面,怕是不大可能了。

而師父爲了保護我,吞噬了陰將軍的魂魄,陰邪之氣已經進入了江離的身體,一旦完全融合,只怕天下道教,將會與江離成爲敵人,他們不會接受江離。

突然江離的眼神赫然一變,一

股濃郁的陰邪之氣全然將江離的瞳孔侵蝕,江離似乎有些控制不住體內的邪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周武王,忽然黑氣涌竄,全數從江離的身體裏散發出來。

江離拔出法劍,縱身一躍,用力劈向大地,整個酆都城震了一下,窸窸窣窣的房子都被這一股強大的黑氣所包裹,一個重力而下,四周的房子頃刻間變成了灰燼,江離拔出法劍又是一揮。

一瞬間,四周全是灰,原本繁華的樓宇,瞬間坍塌。

不一會,就能聽見陰司的人發出慘叫聲,呼救聲,周武王臉色慘白,連忙招呼在場的酆都城官員前去救人,周武王嚇得不斷後退,而江離的臉色陰沉,拿着法劍不斷朝着周武王靠近。

我心裏一沉,立即朝着江離跑了過去,大喊了聲,“師父!”

江離眼神微微一顫,朝着我看了過來,江離本來還帶着一絲黑氣的瞳孔,緩緩溫柔了起來,不過一會的功夫,黑氣忽然消失,似乎被江離的正氣所按壓了下來。

江離神色有些憂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對着我說,“走。”

我愣了愣,看着此刻的酆都城,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原本繁華的樓宇,都被江離破壞,不少官員的家人,被掩埋在廢墟之中,雖無性命危害,卻也有皮肉之苦,江離心中一心爲帝道,只怕現在心中並不好過。

我跟着江離的身後,一直走到酆都城的城門外,都沒有人追出來,只怕這次江離的一鬧,讓酆都城的人無人敢放肆,就連周武王如今法力沒能恢復,成了手下敗將,一時之間,不會有太大的動靜。

楊玄將軍站在酆都城的門口,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們的出現,楊玄將軍冷冷的看着我們說,“我來的時候,西玄女妖已經離開了酆都城,不知去向,解藥我已經拿到手,不過……你們必須找到她。”

我愣了愣,江離淡定的嗯了一聲,從楊玄將軍的手中接過解藥,帶着我一起走了出去。

一路上,江離都沒有說話,很是深沉的樣子,我心裏也很擔心,怕是江離這個樣子,會出事情的。江離一心爲了陰長生的帝道所努力,如今他還控制不住體內的陰邪之氣,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江離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我看着江離痛苦的樣子,我連忙說了句,“師父,只要陰長生復活了,一定有辦法幫你脫離這種狀態。”

江離忽然停下腳步,低沉着聲音說,“師父會難過的。”

江離對陰長生的執念太重,爲了陰長生的復活,堅持了數千年,爲了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讓陰長生復活。

不過我站在江離的旁邊,也的確可以感覺到江離和平日裏的氣勢決然不同,現在的江離,身體不斷散發着一股陰邪之氣和正陽之氣互相侵蝕,彷彿兩股氣在互相對立,就看誰能擊敗誰。

可一旦陰邪之氣吞噬江離的正陽之氣,只怕一切的後果就會和小猴子說的那樣,成爲了最可怕的存在。

不過我相信師父的信念深厚,不會被陰邪之氣所侵蝕。

江離忽然開口說,“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嗜血魔君,請不要對我客氣。”

我愣了愣,連忙說,“不會的師父,永遠也不會有那一天的,師父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義之道,就憑師父對陰長生的這般信念就可以看到出來,只有正陽之氣吞噬邪氣的那天,就算全世界的人不相信師父,徒兒也一定相信師父的執念!”

江離愣了愣,似乎對我說的這番話有些吃驚,不過一會的功夫,江離又變得嚴肅了起來,對着我說,“救塗靈要緊,走吧。”

那個喪屍有點萌 我帶着江離來到枉生門,而很是有趣的是,江離似乎也可以隨意進入枉生門,根本就沒有人阻攔,而且,路過的人還紛紛對江離行禮,這讓我有些吃驚,按理來說江離的身份,還不足以讓枉生門的人這樣對待。

我們來到巡役司,小高見到我本來還很開心,可是他看見江離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的臉色都不好了,一臉害怕的看着江離,渾身哆嗦的帶着我們走進屋子裏。

江離進屋給塗靈喂解藥的時候,我連忙將小高拉了出來,問他爲什麼剛纔看見江離這般害怕。

小高很是害怕的看着我說,“老大……死亡之氣太重,眼下動亂之時,怕是會有災難。”

我一臉尷尬,“話說清楚明白點,你這樣我可聽不懂。”

小高嚥了咽口水,一臉緊張的對着我說,“前些日子,我聽河婆婆在說,門主認識一個占星師,占星師說天上的星宿移位,怕是世界要發生逆轉,會有厲害的人破天而出,收服三界極其三界之外。”

我愣了愣,“你是說,你懷疑江離會是這個人嗎?”

小高嗯了一聲,“他的身上帶着一股死氣,占星師說了,那個人身上會有特別的氣,到時候天地間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扭轉,也不知是福是禍。”

小高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對我說,“老大,你走的時候外面有人給你送信,我去拿給你看看。”

我一臉懵逼,不一會小高就拿着一個信封走了過來,我立即拆開信封一看,上面寫着,“道教正盟聯名上書要求龍虎宗掌教陳蕭讓出其位,十日之內若是原掌教不歸龍虎宗,則由道盟自行解決。”

而聯名上書的有,簋教、正一教、全真教、茅山教等,七十多個教派的掌門。

我心裏一沉,這是什麼情況?

小高告訴我,“現在三界無人不知老大您是枉生門的司少將,是江離的徒弟,是龍虎宗的掌教,只怕這些道士們不服,這封信就是走個流程通知你一聲,要下了你的職位而已。”

我心裏一沉,這是我爺爺的職位,我自然珍惜的很,只是我氣憤的很,道教不合力對付外來的妖盟、陰司,卻內鬥起來,讓人心寒不已。

小高立即開口,“老大,你去不去沒啥意義,反正他們都要反了你!”

(本章完) 而且也是在墨九狸神識剛離開沒多久,似乎就是在確認墨九狸的神識,有沒有離開一樣……

墨九狸的神識,故意在南宮藍的識海停留了時間久了一些,發現那些紅光開始應該是懷疑什麼,閃現的頻率很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極快的閃現一次,之後似乎是確定了沒有人入侵者了,閃現的頻率慢了很多,差不多半天才會出現一次紅光……

雖然,墨九狸還沒看清楚那些紅光是什麼,但是墨九狸十分確定,那些紅光有問題,而且對方有神智,似乎就是因為對方才讓帝滄海和南宮藍,到現在都無法醒來……

帝溟寒一直守在墨九狸的身邊,知道墨九狸在為爹娘檢查身體,而且已經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從墨九狸的表情,帝溟寒就猜出爹娘的情況可能出現問題了,而且似乎還很棘手,否則九狸不會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的……

墨九狸反覆的試了幾次,依舊沒有辦法確定那紅光是什麼以後,收回神識看向帝溟寒問道:「你知道什麼東西,總是閃著紅光嗎?」

「閃著紅光?什麼意思?」帝溟寒聞言皺眉的問道。

「我在他們的識海深處,看到具有靈智的紅光,每次都是一閃而過,而且速度極快,我試了很久,都不知道是什麼……」墨九狸看著帝溟寒把自己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這種情況,你帶我進去看看……」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你跟著我的神識進來,不要輕舉妄動,免得被對方發現……」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我知道了!」帝溟寒聞言說道。

那紅的人生 接著,墨九狸帶著帝溟寒的神識,再次來到南宮藍的識海,帝溟寒的神識跟隨墨九狸的神識一起,悄然潛入在南宮藍識海的一邊,等待對方出現……

誰知,這一等就是兩天的時間,如果不是墨九狸在,帝溟寒覺得換做他自己,可能就會沉不住氣了……

兩天後,帝溟寒終於看到了墨九狸口中說的紅光,只是當紅光閃現的時候,帝溟寒的識海就是一痛,一些畫面極快的閃過自己的識海,好在墨九狸有所防備,擔心帝溟寒會不小心動作被對方察覺,所以及時用自己的魂力,包裹住帝溟寒的氣息,然後帶著帝溟寒的神識從南宮藍的識海中退出……

誰知道退出來后,帝溟寒的表情也十分扭曲,捂著頭似乎才承受什麼痛苦,墨九狸只能讓帝溟寒把頭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後輕輕按摩著帝溟寒的頭部,希望能夠幫他減輕痛楚,墨九狸十分了解帝溟寒此刻的感受,她猜測帝溟寒應該是想到了什麼……

許久,帝溟寒才終於安靜了下來,靠在墨九狸的懷裡,竟然昏迷了過去,墨九狸檢查了一下帝溟寒的身體,發現他沒事才讓他枕著自己的腿好好睡一會兒……

帝溟寒這一睡兒就是三天的時間,等到帝溟寒睜開眼睛, 就在這個時候,江離從屋子裏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極爲凝重,怕是因爲太過於擔心塗靈的安危,弄得眉頭一時間無法舒展。

江離定眼看我了一眼,估摸是發現我的臉色不大對勁,就上前問我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將這個信封遞給了江離,江離陰沉着臉看了我一眼說,“你做什麼決定,師父都會支持你的。”

江離彷彿永遠知道我想做什麼,永遠都支持我,讓我很是開心。

我一臉嚴肅的看着江離,緊緊的握着拳頭,一本正經的說,“無論如何,這是我爺爺留下來唯一我可以把握的東西,絕不能讓它成爲道教內鬥的武器。”

江離低頭看了一眼我,一臉淡定的說,“道教心不合,就算陰長生重生,怕是也未必能一帆風順,必須要重新整頓道教。”

我擔心的問了句,“可是三界動盪,我們要是離開這邊,會不會出事。”

江離告訴我,因爲這次江離去了陰司讓周武王的面子大傷尊嚴,如今三界動亂一直都存在,但是眼下怕是都會收斂幾分,現在陰將軍已經被江離吞噬,也就是說陰山派正好可以留給江離重新整頓,而江離的目的,就是讓陰山派摒棄害人的邪術,重新走向正道。

江離的心思我自然明白,他就是希望能做點什麼,既然他和陰將軍合二爲一,那麼江離就要去改變陰將軍所做的一切,才能重新面對即將重生的陰長生。

江離告訴我,既然下定決心要重整道教,就一定要做好,否則陰司和妖盟還沒有把我們怎麼樣,自己內部人卻已經弄得雞飛狗跳了。

我嗯了一聲,小高忽然開口說,“老大,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只不過,咱們枉生門最近也有點不大對勁,我很擔心你們要是都離開這裏,會出亂子。”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小高,“怎麼說?”

小高告訴我們,枉生門隱隱約約有點不大對勁,好像分成了兩個派頭,一個是獄司長一派,一個是河婆婆一派,據說獄司長越來越不可一世,經常做一些越級的行爲,根本不把河婆婆放在眼裏,而有人傳言,獄司長找了靠山,而靠山就是道教的人。

現在流言四起,有人懷疑到了我的頭上,說因爲我是道教的人又在枉生門任職,難免會有閒言閒語。不過小高卻說,“我的眼線極多,有人告訴我,和獄司長爲伍的竟然是不知名的道教派系,叫什麼鬼叫的!”

“是簋教……”我低沉着聲音說,心裏不禁有些擔心,我奶奶的事情一直沒弄明白

,而簋教和她牽連極大,我十分擔心,奶奶是不是在做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這次周武王復活,就和她的關係很大。

如今我是越發不明白,我奶奶到底在做什麼,她口口聲聲都說是爲了我好,而做出來的一系列舉動讓我匪夷所思。

江離見我的臉色不大對勁,連忙說了句,“既然要重振道教,正好可以弄清楚,究竟是哪個教派有其他的想法。”

我嗯了一聲,曉得江離的意思,是順便利用這個機會,弄清楚我奶奶究竟在做什麼。

小高捨不得我這麼快離開,我告訴小高,既然我不在枉生門的時候,就必須肩負起巡役司的責任來。

小高和他的身材顯然不符合,跟小猴子差不多高,卻渾身上下一股子硬漢的態度,倒也讓人很是敬佩。

我告訴小高,“等一切恢復平靜,我就陪你,現在你主內,我主外。”

我肩膀上的小猴子聽到了這句話不禁哈哈的笑起來,一個勁的抖着肩膀笑個不停。

我尷尬的看了一眼小猴子,莫非我說錯什麼話了不成,江離只是微微揚起嘴角,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走吧。”

我愣了愣,“那塗靈姐姐怎麼辦?”

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我在她的枕頭旁邊留了字條,等她恢復好了,就會過來找我們,現在她的身體不好,待在枉生門有小高在,問題不大。”

雖然江離說的極其灑脫,可是眼神還是忍不住的朝着屋子裏看了過去,雖然有門擋着根本看不到,但是江離模樣就彷彿已經看見了躺在牀上的塗靈似得。

我好奇的看着江離,立即問了一句差點要了我命的話,“師父……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塗靈姐姐了吧?”

江離眼神驟然一聚,極其嚴厲的看着我,彷彿要是我再說一句話,江離當場就可以把我吃掉似得。

我心中不免有些尷尬,顯然我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讓江離的反應變得這麼大,雖然說江離吞噬了陰將軍的陰邪之氣,可我怎麼反而覺得江離此時此刻,更像一個人了。

對,是“人”,像是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的人。

以前的江離宛如神人強大又神祕,而陰將軍就是情緒的化身,陰暗的一面,我不禁有些好奇,莫非是因禍得福,讓江離的情緒擴大了,所以不會像之前那樣冰冷的看不出絲毫的情緒來。

但是在戰鬥的過程中,江離又變得更加恐怖,彷彿真的和魔尊沒什麼區別了。



高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一臉調侃的語氣對着江離說,“莫非這是江世祖臉紅的表現?”

我愣了愣,我都不敢開這種玩笑對江離,這小高也真是不怕死的一樣,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倒吸了口涼氣,嚇得半死,居然敢說江離臉紅了,這不是要人命的事情啊!

此時此刻,江離的表情瞬間陰沉了下來,一副嚴厲的口吻對着我們說,“我是出家人,不談情愛,別亂說話。”

我尷尬的看着江離,小高畢竟是我的人,說出這樣的話來,必然我要擔當一半的責任。

我和小高一臉緊張的看着江離,江離微微皺着眉頭,一臉有些不大情願的看着我們,忍不住的說了句,“你們這是幹什麼……我還會把你們吃了不成。”

我和小高異口同聲的點點頭,“嗯……”。

江離面目表情的看着我們,我趕緊跟在江離的身後,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剛一走出到紅祠的門口,赫然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

她極其高傲的模樣看着我,陸心微微一笑,然後對着江離說,“魔君大人,我耽誤陳蕭一會的功夫,你不介意吧?”

我愣了愣,江離一語不發,轉身朝着另一邊走了過去,顯然是默許了陸心的意思。

陸心今日穿着的衣服確實好看,一身黑皮夾克,踩着高跟鞋,身材高挑,而她的指尖再也沒有叼着香菸,而是一副千金大小姐的姿態,起先還是一副高傲的模樣,看着我的時候就略顯得有些無辜了。

陸心立即對我說,“臭道士,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見到我都是這麼一副我欠了你幾百萬的樣子!”

我愣了愣,難道我對陸心不滿的表情全部都放在臉上了嗎,我微微皺着眉頭,“你找我想說什麼,你可是枉生門的門主,站在這裏和我說話,不合時宜吧,有失身份。”

陸心很是不大開心的看着我說,“臭道士!這三界就你敢跟我這麼說話,不過我原諒你的無知無理!我是想跟你說清楚的,當初我養的三條惡犬是幽冥之路的地獄惡犬,專門吞噬結界和封印,若沒有這三條惡犬的吞噬,雯雯體內的仙骨直接抑制住她的妖力,而同時她曾封印過自己一半的妖力,若不將這仙骨取出,陰長生無法復活,雯雯無法恢復妖力!”

我愣了愣,陸心繼續說,“雯雯現在一切的不對勁,都是因爲另一半的妖力在甦醒,等全部甦醒後,那就是最真實完整的她,她也可以活的更久,你明白了嗎!自私鬼!”

(本章完) 看到墨九狸時微微一愣,隨即才想到自己怎麼了,聲音有些沙的喊道:「九狸,我知道那些紅光是什麼了!」

墨九狸看到帝溟寒醒來,聽到他沙啞的聲音,拿出一瓶靈泉水給帝溟寒喝下,帝溟寒坐起身,這才感覺整個人好了一點兒,然後看著墨九狸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些紅光是魔族的噬魂魔蟲!」

「魔族的噬魂魔蟲?是什麼?」墨九狸皺眉的問道,她沒有聽說過這個東西。

「是魔族一種十分可怕的生物,但是我沒有想到爹娘的識海中會有這種東西!剛才看到那些紅光時,我的腦海裡面出現了一些畫面,那個一個專門飼養魔族噬魂魔蟲的魔族人,到處都是他飼養的魔族噬魂魔蟲,他用那些噬魂魔蟲殺死了很多人,有人族,魔族,獸族和神族,最後他是被魔神所殺,他所培育出來的噬魂魔蟲,也被神族用神火焚毀,那是一次神魔聯手對付一個飼養噬魂魔蟲的魔族!只是為什麼,我爹娘的識海中會有噬魂魔蟲,這一點兒我怎麼都想明白……」帝溟寒有些痛苦的說道。

「那些噬魂魔蟲有什麼特點?或者有什麼缺點嗎?」墨九狸聞言看著帝溟寒問道。

「噬魂魔蟲沒有缺點,不死不滅,無色無味,只有在進入人的靈魂深處后,才會發出淡淡的紅光!噬魂魔蟲專門吞噬生靈的魂魄為生,無論種族,任何生靈,任何有靈魂的生靈,都是它們的食物,曾經那個魔族利用三隻噬魂魔蟲就繁殖出了大量的噬魂魔蟲,讓整個世界生靈塗炭,死傷慘重,最後才被神魔聯手除掉了……」帝溟寒回憶著剛才看到的畫面,有些心悸的說道。

「難道就沒有什麼抵禦的辦法?或者說是這些噬魂魔蟲是如何進入叔叔和阿姨識海的?難道一點蹤跡都尋不到?」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我再仔細想想……」帝溟寒聞言皺眉思索道。

「想到了,這些噬魂魔蟲會優先進入魔族人的體內,而噬魂魔蟲想要繁殖的話,必須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同時靈魂進入了噬魂魔蟲,只有這樣才能繁殖,而且速度驚人!但是如果這兩個人是死人的話,噬魂魔蟲雖然一樣會蠶食對方的靈魂,但是速度極慢,因為噬魂魔蟲最喜歡的是活著的靈魂……」帝溟寒想了許久才抬起頭看著墨九狸說道。

「所以,叔叔和阿姨識海中的噬魂魔蟲,不管如何進去的,但是因為他們一直身中魂蠱,處於假死的狀態,靈魂更是處於深度沉睡的狀態,因此他們識海中的噬魂魔蟲,很有可能沒有繁殖,只是不斷蠶食著他們的靈魂,才會讓他們無法醒來……」墨九狸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

「很有可能是這樣,只是九狸,爹娘都不知道被這些噬魂魔蟲,蠶食了多久的靈魂了,你說他們會不會已經……」帝溟寒有些害怕的說道。

「你相信我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心裏一沉,看着陸心的樣子,顯然她不是在騙我,而是很認真的在跟我解釋,甚至語氣裏有幾絲埋怨的意思。

“我……”突然一時間,我有些語塞,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這陸心鋪天蓋地的一陣訓斥,竟然弄的我有些尷尬。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