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納甲土屍一把抓住宮吉達明,他頓時動彈不得,他感覺到一根鐵棒捅進菊花之中,「啊!」他慘叫一聲,身體立即變得僵硬起來。

Post by zhuangyuan

「我靠!果然很緊,比那女護士的要強得多!」納甲土屍立即運動起來。

「哦,快停下,到嗓子眼了!要死了!」宮吉達明驚恐地慘叫起來,他感到鐵棒在身體里運動,半條命都快沒了。


一旁的江帆和黃富兩人忍不住笑,這個宮吉達明這次是被納甲土屍捅慘了,六十歲的人了,還被爆了菊花,這事要是被人知道,他的老臉往哪裡擱呀!

「啊!」宮吉達明慘叫一聲,翻白眼昏死過去了,「我靠!昏過去了,真過癮,嘿嘿!」納甲土屍傻笑道,這是他第一次爆人菊花,他感覺很快意。

「帆哥,公雞打鳴昏死過去了,他還沒付錢呢!」黃富提醒道,他還惦記著宮吉達明的十個億呢。

江帆立即伸出白色食指,輕輕地點了一下宮吉達明的眉心,宮吉達明立即醒了過來,他感覺到菊花部位如同火燒一樣,「哦,哎喲!」他手捂著屁股喊道。

「你怎麼就昏過去了呢,你還沒有付錢呢!如果不給錢的話,我就叫傻蛋再次爆你菊花!」江帆笑呵呵道。

宮吉達明嚇得捂住屁股道:「我馬上就付給你們!」他十分害怕再爆菊花了,這是他第一次被爆菊花,太恐怖了!

三人隨宮吉達明出了護士大樓,到了行政大樓院長辦公室,他打開電腦,立即用網上銀行把十億東烏幣轉到江帆的帳上。

江帆點頭道:「嗯,你表現不錯,你知道黑龍會總部在什麼地方嗎?」

「黑龍會總部在扶石山腳下。」宮吉達明小心翼翼地道,他再也不敢說一句假話要不然被爆菊花就慘了。

江帆疑惑道:「扶石山在什麼地方?」雖然聽說過東烏國著名的扶石山,但是具體在什麼位置,江帆沒有注意過。

「扶石山就在京都盛的西郊六十公里處!」宮吉達明道。

江帆一揮手道:「走,我們去扶石山!公雞打鳴,今天的事不準說出去,否則爆你菊花!」

宮吉達明嚇得連忙點頭道:「在下絕對不會說出去的!」爆菊花太可怕了,他已經被嚇破膽了!

扶石山是東烏國著名的風景旅遊景點之一,是東烏國第一高的山峰,扶石山海拔三千七百多米,山頂常年積雪,山下卻是美麗的春天,百花齊放綠草如茵,是東烏國的旅遊勝地。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租了輛寶馬車,行駛了一個小時就到了扶石山附近的亞利縣,車開到這裡就再也難前進了,因為旅客太多,只有徒步前行。

扶石山附近的風景真的很美,滿地的櫻花,空氣中散發著濃厚的花香。江帆、黃富、納甲土屍走可大約半個多小時終於到了扶石山腳下,扶石山頂雲霧繚繞,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皚皚的積雪。

黃富指著扶石山腳下無數的熔岩洞道:「黑龍會的總部應該是在這些熔岩洞中,孫海劍他們應該被關在某個熔岩洞中。」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推薦一本好看書<<創世霸神>>,很有意思!嘿嘿! 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看到了孫海劍等人果然被關押在其中一個熔岩洞中,「嗯,孫海劍他們就被關押在洞裡面,我們此去不但要救出孫海劍他們,而且要把黑龍會總部搞得地朝天!」江帆眼裡露出駭人光芒。

「主人,您就發心吧,我們去把他們統統地爆菊花!」納甲土屍嘿嘿笑道,這傢伙夠嚇人的,如同把黑龍會的人統統爆菊花,那真是要驚動世界了!

三人立即遁入地下,悄悄地朝黑龍會總部摸過去,片刻之後三人從地下鑽了出來,這裡正是關押孫海劍等人的山洞。此時孫海劍正坐在岩石上,已經三天了沒見江帆來救自己,他忍不住罵道:「臭小子,不知道到哪裡泡妞去了!怎麼還不救我!」

「哦,孫老頭,我這不是來嗎?我可聽到你在背後罵我哦!」孫海劍背後傳來江帆的聲音。

孫海劍急忙轉過身,看到了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滿臉不高興道:「你小子到哪裡泡妞去了,怎麼現在才來救我!我都被關押三天了!還以為你下子丟下我不管了呢!」

「哎呀,我今天才回來,知道你被綁架后我是心急如焚,茶飯不思,徹夜難眠,連晚飯都沒吃就急著趕來救你!」江帆狡詰道。

孫海劍露出笑容道:「得了吧,你小子凈說好聽的,什麼徹夜難眠,晚飯都沒吃,現在才中午你當然沒有吃晚飯啦!」

江帆立即嘿嘿笑道:「哎,姜還是老的辣,我這不是為了救你都急得胡言亂語了!嘿嘿!」

「哼,你小子少給我油嘴滑舌的!」孫海劍無奈搖頭道。

「孫老頭,這三天黑龍會沒有虐待你們吧?」江帆關心問道。

「虐待到沒有,只是吃得太差了,每天都喝稀飯,餓得我全身都發軟了!」孫海劍捂著肚子,皺著眉頭,這幾天沒吃到油水,人都餓瘦了不少。

江帆立即裝出一副很關心的樣子,伸手摸了摸孫海劍的肚皮,「哦,恭喜你孫老頭,你的好肚油肚變小了不少!」

「去你的!我都餓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思嘲笑我!」孫海劍假裝生氣地推開江帆的手。

「嘿嘿,孫老頭,我們救你出去后,請你吃金粒餐!」江帆笑嘻嘻道。

孫海劍聽到金粒餐三個字,想起天皇吃金粒餐的情景,頓時反胃,「哦,別提那個金粒餐了,我現在沒胃口了,再說我就要吐了!」狗吃屎見得多,人吃屎還真是沒見過幾個!

江帆立即呵呵笑道:「孫老頭,剛才是和你開玩笑的,等候出去后,請你吃壽司!」

關押孫海劍的山洞並不大,洞口半圓形,鐵門緊閉,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發現洞門口有兩名武者看守。江帆指了指鐵門道:「傻蛋,去把門口那兩個傢伙幹掉!」

「好的主人!」納甲土屍立即遁入地下,鑽到洞外,看到兩名武者懶洋洋地靠在岩石上,納甲土屍伸手抓住兩人的腳脖子拖入地下,骨刺連續刺兩下,噗!噗!兩名武者立即斃命。

隨後納甲土屍回到山洞中,鑽出地面,「主人,那兩個傢伙已經幹掉了!」

江帆點了點頭,走到鐵門前,默念茅山開鎖咒,輕輕一推,鐵門開了,揮手道:「走!」

眾人立即出了山洞,江帆在前面領路,躲避了巡邏的武者,領著孫海劍等人出了黑龍會總部,江帆安排孫海劍等人到扶石山附近的一家酒店吃飯休息,臨走前江帆囑咐道:「孫老頭,你們就在這酒店裡等我們回來千萬不要亂走動!」

孫海劍點頭道:「嗯,我們就在這裡等你們你回來!」他知道江帆要去黑龍會,不搞個天翻地覆是不會回來的。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再次進入黑龍會總部,這次他們不再躲避,他們是來砸場子的,沒有必要躲避了。

「傻蛋,你就在地下搞偷襲,就用你骨刺捅他們的屁眼!」江帆吩咐道。

納甲土屍頓時歡喜道:「太好了主人,我最喜歡捅別人的屁眼了!這可是我最拿手的!嘿嘿!」嗖!納甲土屍立即鑽入地下。

快穿之打倒白蓮花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這裡是黑龍會,外人不準入內!否則殺無赦!」

江帆笑嘻嘻道:「我們今天是來砸掉你們黑龍會的!」

兩名武者立即就沖了上來,還沒靠近江帆,突然地下伸出骨刺,噗!其中一名武者屁股被刺中,那傢伙頓時跳了起來,倒在地死去。

另一名武者頓時嚇傻了,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被納甲土屍的骨刺刺入屁股,骨刺從胸腔出來,那武者當場斃命。

兩名武者的慘叫立即驚動了黑龍會其他的武者,他們立即蜂擁而至,當他們看到只有兩個人的時候,立即大聲喊道:「這兩個是華夏國人,我們上去把他們剁成肉泥!」


嘩!一下子衝上來幾十個黑龍會武者,江帆立即彈射出離火球,緊接有打出五雷閃電手,咔!一下擊倒幾名武者。黃富奪過武者的劍,沖了上去,如同且菜瓜似的,砍倒了十幾個武者。

突然傳來喊叫聲:「大家閃開,讓老夫來對付他們!」所有的武者立即停止進攻,閃在一旁。

從武者人群中走出一名年齡在六十多歲武者,個子不高,花白頭髮,魚泡似的大眼睛,臉如刀削,手握東洋戰刀攔住了江帆和黃富面前。

黃富剛想上前,一把被江帆拉住了,「小富,你不是他對手,這傢伙是高級武者!」江帆走了出來,冷冷地望著老者。

老者望了一眼江帆,冷笑道:「你們是什麼人,敢來黑龍會總部搗亂!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

江帆冷笑道:「我們是華夏國的武者,是專門來挑戰你們黑龍會的武者的,也是來砸你們黑龍會的場子的!」

「哈哈,年輕人口氣倒不小,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挑戰黑龍會!更別提砸黑龍會場子!」老者鄙夷地望著江帆冷笑,他看江帆不過二十多歲,黃富也差不多,就這兩個人會有多大本領!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呵呵,今天就我們兩個就可以把你們黑龍會的場子給砸了!你也許不信吧,實話告訴你吧,你們柳秋城和板車城的黑龍會分部就是我們砸掉的!」江帆微笑道。

老者驚訝地望著江帆,他完全不敢相信是眼前的年輕人砸掉了黑龍會兩個分部,這件事早就傳遍了整個黑龍會,它根本就不相信只憑兩個人就砸掉了黑龍會的兩個分部,他點了點頭道:「在下黑龍會值事地級武者苟匹布同太郎接受你的挑戰!」

苟匹布同太郎雙手緊握東洋戰刀,擺了一個刀式,刀尖朝傻瓜,刀柄朝下,雙手舉在胸前,一副神情肅穆的樣子。

原來這老傢伙是黑龍會的值事,還是名地級武者,不可小瞧這傢伙,搞不好是虎形戰氣的武者。就在江帆猜測苟匹布同太郎戰氣的時候,苟匹布同太郎的戰氣出現了,他頭頂出現了虎形戰氣,一頭兇猛的老虎在頭頂上方咆哮。

「媽的,果然是虎形戰氣,看來黑龍會真是卧虎藏龍,一個值事都是虎形戰氣!」江帆沒有喚出誅妖劍,他要看看這個苟匹布同太郎虎形戰氣有多厲害。

「十字連環斬!」苟匹布同太郎暴喝一聲,身形如同閃電般撲向江帆,手中戰刀變得模糊起來,頭頂的虎形戰氣發出老虎吼叫聲。

兩道交叉的閃電劈向江帆,兩道人影閃動,叮噹!發出數聲金屬般聲音,兩道人影分開。江帆揉了揉肩膀,「我靠!老子的衣服都破了!」他感覺肩膀微微有點疼。

苟匹布同太郎頓時驚呆了,「金剛不壞之軀!」戰刀劈在江帆身上數下,對方除了衣服破碎外,一點傷都沒受,這怎麼可能呢!而且他胸口中了江帆數拳,胸口也隱隱作疼。

苟匹布同太郎正在想如何對付江帆的時候,地下的納甲土屍動手了,他冷不丁地伸出骨刺,噗!正中苟匹布同太郎的屁眼,啊!苟匹布同太郎慘叫一聲,他手捂著屁股跳了起來。

「嘿嘿,屁眼好緊呀!」納甲土屍嘿嘿笑道。


苟匹布同太郎立即感覺到屁股如同火燒般按受,骨刺不但傷了他的屁眼,而且傷到了他的腑臟。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咆哮一聲:「小子你太卑鄙了,竟然搞偷襲,老夫和你拼了!」

苟匹布同太郎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雙手握戰刀高高舉起,嘴巴里念著咒語,嗖!的一聲,從苟匹布同太郎身體里湧出紅色血液,直飛入戰刀中。

嗡!戰刀立即變成血紅色,緊接著一道紅光閃耀,苟匹布同太郎手裡的戰刀竟然變成了一血色的怪獸。虎形的腦袋,張牙舞爪,蛇一樣的身體,一雙血紅色眼鏡露出兇殘之色。

「嗷!」怪獸一聲嚎叫,呼嘯地撲向江帆,空氣震顫,江帆感覺到了一股強大殺氣直湧向自己。急忙使出分身逃逸術,江帆的身體立即一分為二,真身逃逸,幻影身體被怪獸撕成碎片。

一旁的黃富心驚道:「帆哥!」因為他看到江帆的身體被怪獸撕碎,不禁出聲喊叫起來。

「哈哈,就這水平還想到我黑龍會來砸場子!被我的血刀獸撕碎了吧!」苟匹布同太郎得意地笑道,他笑得時候忍不住捂著屁股,因為他一笑,屁股還隱隱作痛呢。

「哼,你也高興太早了吧!」突然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出現在苟匹布同太郎眼前。

「你,你不是被血刀獸撕成碎片了嗎?怎麼又活了!」苟匹布同太郎震驚地望著江帆,沒有看到他受一點傷,這怎麼可能呢!

就在苟匹布同太郎震驚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屁股一陣刺痛,忍不住地跳了起來,「再捅你屁眼!」納甲土屍手持血淋淋的骨刺從地下冒了出來。

這下可捅得重,骨刺不但穿過了苟匹布同太郎的屁眼,而且刺傷了他的肺部,他忍不住吐出口血來,他手捂胸口,臉色慘白,眼露出兇狠之色,臉上的肌肉抖動起來,「我與你們同歸於盡了!」

噗!苟匹布同太郎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本來血紅色戰刀變得更加猩紅,嘴巴里念咒咒語,「血刀獸呀!用我的生命為你祭祀,請為我殺死他們吧!」

嘩!苟匹布同太郎全身的血液涌了出來,他瞬間變成乾屍。嗷!的一聲吼叫,血色的戰刀立即變成一頭巨型怪獸,虎頭的腦袋上長出了犄角,蛇一樣的身體變成了水桶粗,四隻鷹形的爪子,燈籠般的血色眼睛放出駭人的光芒。

嗖!血刀獸如同狂奔的火車直奔江帆撲了過去,速度快如閃電,江帆立即使出分身逃逸術,身子立即一分為二,真身逃逸,幻影被撕成碎片。

嗷!血刀獸立即撲向黃富,呼!黃富頓時大驚失色,突然地面伸出一雙手將他拖入地下,血刀獸從黃富頭頂上方呼嘯而過,黃富感覺頭頂一涼,急忙摸頭頂,發現頭髮被削光了。如果納甲土屍稍微晚一點點命就沒了,黃富不禁出了身冷汗。

一道人影一閃,江帆站立在血刀獸的背後,他立即喚出了誅妖劍,「誅妖劍!給我斬了這邪獸!」

「主人,您就瞧好吧!我砍死這隻邪獸!」誅妖劍如同出堂的的子彈飛了出去,在空中劃了一個美妙的圓弧。

血刀獸看到了誅妖劍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扭身就要逃逸,噗! 諸天之掌控天庭

「啊!」血刀獸慘叫一聲,腦袋被劈成兩半,掉落下地面上,身子扭曲著,片刻之後化為血水,地面上剩下一灘血和一把東洋戰刀。

那些黑龍會的武者看到江帆殺死了苟匹布同太郎,頓時嚇得就跑,黃富立即衝上去追殺,這就是黃富狡猾地方,什麼叫打落水狗,這就是!納甲土屍不時地冒出地面,骨刺專門捅那些黑龍會的武者的屁眼,山洞中立即鬼哭狼嚎一般,黑龍會武者死傷無數。


突然山洞中傳出一女人的聲音:「一群飯桶!臨陣逃脫豈是武者,都給我站住,否則殺無赦!」那女人一聲大喊,震得山洞嗡嗡直響。

帶著商城去大唐 :

第一更到!推薦一本書<<創世霸神>>,很好看的書值得一看,嘿嘿! 「副會長來了!」那些武者立即停止逃跑,全部老老實實地戰列兩旁,在黑龍會誰不怕副會長穆珠良子呢。

江帆和黃富看到那女人的時候,兩人不禁驚嘆道:「好大的奶!」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黑龍會副會長穆珠良子的話,那就是用「球」字,整個人長得就像皮球,圓圓的臉,腮幫的肉都圓鼓鼓的,如同鼓起的一大包壽司。最惹眼的是是她胸前的一對奶,簡直是太大了,如同掛了兩隻巨大的氣球,兩隻球都快要垂到地上了!

穆珠良子每走一步,兩隻大氣球就來回晃動,要不是她穿了一件寬大的衣服,估計那兩個氣球要掉落下來。

一旁的納甲土屍雙眼放光道:「哇!好大的奶!簡直是超級大奶媽!」他口水流了出來,心裡就盤算著如何吃到奶水的美事。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殺了黑龍會的值事苟匹布同太郎!」穆珠良子怒吼道,她胸前的氣球立即鼓了起來。

我靠!看來那裡面都是氣呀!江帆微笑道:「我們是來砸你們黑龍會場子的!」

「哈哈,兩個狂妄的傢伙,你么以為黑龍會是紙糊的呀,我們黑龍會武者高手如雲,你以為殺了一個值事就了不起了,今天既讓你們知道什麼是黑龍會真正的實力!」穆珠良子身形微動,胸前的兩隻球突然伸長,如同兩柄錘一樣朝著江帆砸了過來。

江帆頓時目瞪口呆,我靠!還沒見過用胸脯作武器的,這球能有多大威力,我就趁機摸擬兩把,嘿嘿!還沒摸過如此巨大的奶呢!江帆不多不閃伸出雙抓迎了上去。

等摸到了兩隻氣球的時候,江帆頓時感覺如同摸到兩隻充滿氣的籃球上,彈性太大了,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將江帆彈得飛了出去,掉落下地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