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等到劉經理去公司後,底下的員工們也在紛紛討論這件事情。

Post by zhuangyuan

現在網絡很發達,在這件消息剛播放出來的時候,有的員工就已經知道了。

到了公司以後,各個員工更是紛紛討論了起來,也有人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劉經理。

劉經理就囑咐底下的人好好工作,不要管其他的事情,這件事情公司自有定奪。

公司的員工也從劉經理的話中得到了很多信息。

一是現在輝騰影視上面的領導們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二是輝騰影視會對這件事情想出一定的辦法來解決的。

另外就是輝騰影視這場官司不會輸。

這下員工們也就放心了。

他們能夠在連續加一個月的班而無怨無悔,那就說明他們對自己的公司還是非常有感情的。

這下他們也就放下心了,都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工作去了。

現在他們也是特別忙,雖然評選結束了,但是他們馬上就要拍攝作品,一系列的事情都要等着他們去做,他們也沒有閒心思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既然上層領導已經有了解決方案,他們也就不去瞎操心了,等着結果就好了。

第二天,公安局來到輝騰影視,請陳奕霖和花精到公安局詢問情況。

因爲陳奕霖和花精提前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他倆都沒有驚訝,跟着警局的人來到了警察局。

他倆來到警察局後,看到了孟國和鄧偉。

警察局的人,先把陳奕霖和花精單獨帶到了一個辦公室裏,詢問情況,然後錄下了筆錄。

當然了,陳奕霖和花精的筆錄,明明確確地表示了孟國和鄧偉兩人是自願簽下的協議,他們沒有任何強迫的意思。

這和孟國和鄧偉的筆錄完全不一樣。

最後他們警察局的人,讓他們四人坐在一起對峙。

而在孟國和鄧偉今天上午來到警察局之前,就在網絡上散佈消息,說他們今天要進警察局和陳奕霖和花精兩人對峙,希望廣大民衆們給他們作證,還他們一個公道。

網絡上的人們紛紛表示要求,公開情景,人們都想看看到底誰在撒謊。

如果是輝騰影視的錯,輝騰影視就要承擔責任,如果是孟國和鄧偉說謊,要把他倆抓起來,還給輝騰影視一個清白。

網絡上鬧得太厲害了,致使很多部門兒都關注了這件事情,最後警察局也接到了上面的電話,讓把這件事情公開化。

警局也將上頭的命令告訴了他們四人,而他們四人都沒有意見,所以警局的人也就請了幾個網紅來做現場直播。

被請到的幾個網紅都特別興奮,他們又能增加很多粉絲了,這可是超級內幕呀。 陳奕霖,花精,孟國和鄧偉,再加上三個網紅被請到了公安局的會議室裏。

陳奕霖和花精坐在大會議桌的其中一邊,孟國和鄧偉坐在他們的對面。

網紅們拿着他們的網絡直播設備在旁邊已經做好了準備。

公安局的幾個人坐在前面,其中,副局長坐在正中間。

他先問孟國和鄧偉:“你們先說一說當時的情況。”

接下來孟國和鄧偉就把他們串通好的供詞又給說了一遍,把當時陳奕霖和花精威脅恐嚇他們的場面又描述了一遍。

他們描述的時候陳奕霖和陳奕霖都特別平靜,面上沒有一點波瀾。

就像孟國和鄧偉說的事情,跟他們沒有一點關係似的。

而此時網紅們也在進行着現場直播,很多人都在關注着這件事情。

當網紅做準備的時候,就有不少人已經進了直播間,等待着現場直播。

現在,他們看到孟國和鄧偉聲情並茂的描述,都在直播間裏彈出了一條條彈幕。

有的在說輝騰影視仗勢欺人,

有的說,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大家不要早下斷論。

無論這些網上人們在說什麼,警察局這邊也在繼續進行着。

孟國和鄧偉說完後,副局長對陳奕霖和花精說:“他們說的情況是不是屬實?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們兩位也說一說吧!”

陳奕霖首先發言:“王局,既然孟國和鄧偉說我和花精威脅他們,現在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他倆。”

王副局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

“第一個問題,你們說我和花精威脅你們,我和花精當時在你們家裏,我和花精只有兩個人,花精還是一個女人,當時你們家裏也有其他人,請問我們兩個人怎麼能夠威脅的了你們一家人?”

鄧偉直接反駁:“當時可就我一個人在家,沒有其他人。”

“就算是你一個人在家,請問我是怎麼強迫你簽下的字?”

“你威脅我說,如果我不簽字,那麼我這部作品將不會被評選,我考慮再三之後,爲了能夠參加評選,所以最後同意了。”

“那你爲什麼在簽下字的第二天沒有去報警,而是直到現在才報警?”

“我當時是怕你對我的作品從中有所小動作,所以現在評選結束了,而且結果已經出來了,我不用再怕你們了,我要揭發你們的醜陋嘴臉,讓人民大衆都看一看。”

陳奕霖冷冷說:“我來告訴大家,你爲什麼現在反悔了,因爲你和花涵影視簽了合同,現在你們同時簽了兩份,所以只能找一方毀約,而你們覺得我們會輝騰影視比較好欺負,所以打算和我們毀約,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孟國和鄧偉聽了陳奕霖的話,也頓時想起來,陳奕霖他們知道他們和花涵影視簽了協議。

現在正在進行網絡直播,如果人們知道他們朝三暮四,既然想着輝騰影視那邊,又想着花涵影視這邊。那麼對他們的影響也不太好。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騎虎難下啊,只能想辦法解決和輝騰影視這邊的協議,才能繼續履行和花涵影視那邊的協議,否則,任何一方的違約責任他們都承擔不起。

孟國這時候你狠下了心,他對王局長說:“王局,咱們今天討論的是陳奕霖強迫我們簽下這份協議的事情,和其他事情無關,請不要說其他的無關的事情。”

王局長點了點頭,對陳奕霖說:“咱們先討論是否是被迫簽下這份協議,然後再說其它的事情。”

陳奕霖聳了聳肩表示沒有問題。

孟國問陳奕霖:“陳總,協議裏違約金是不是100個億?”

陳奕霖點了點頭。

“那麼你爲什麼會想出這100個億的違約金呢,據我所知,娛樂圈兒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金額的違約金。”

陳奕霖很自然就說出來了他的目的,他也並沒有隱瞞什麼。

他告訴在座的所有人,他們輝騰影視和花涵影視最近的一些事情,他並不想爲他人做嫁衣,所以纔想出了這個辦法,如果不這樣做,那麼他們輝騰影視將損失很大。

直播間裏的人也紛紛在討論着陳奕霖的這個做法是對是錯。

但是撇開陳奕霖是否強迫他們簽下協議這件事情,大多數人還是比較認同陳奕霖這個做法的。

畢竟,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花涵影視都已經把他們輝騰影視逼到這個地步了,如果輝騰影視再不反抗的話,那麼輝騰影視不久後就會被花涵影視吞掉。

陳奕霖也對王局長說:“他們也說的有點偏題了,咱們討論的是,是否強迫,跟這個違約金的金額沒有關係。”

孟國直接說:“怎麼沒有關係啊,如果不是因爲金額巨大,我們不同意簽約,你們會強迫我們嗎,如果金額在我們承受的範圍之內,我們不會反對這個協議的。”

王局長對孟國和鄧偉說:“你們原先的筆錄說,陳奕霖和花精對你們動手了,強迫你們簽下的這份協議,說說這一點兒吧!他們兩個人怎麼你們動的手,誰動得手?”

孟國說:“陳奕霖和花精對我動手了,我看了這份協議後是堅決不同意的,但是他倆剛開始是威脅我,如果我不簽下協議,那麼他們將取消我的評選資格,我還是沒有同意,他們當時可能就已經知道了,我們兩個的作品會進入最後評選階段,最後會取得名次,所以他倆就把我打了一頓,最後,從桌子上取出水果刀,威脅強迫我簽下了這份協議。”

直播間裏就有人說了,輝騰影視這麼卑鄙,簡直是黑社會,居然都動刀子,威脅別人啦。

也有人說:先不要着急,咱們先看看情況,現在也不知道他們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的,咱們靜觀其變吧!

直播間裏的討論聲漸漸淡下去了,大家都注視着直播。

人們一般都比較容易同情弱者,在現在看來,那兩個人就是弱者,而輝騰影視這個公司是強者,所以在人們的心裏很容易偏向於那兩個人。 孟國和鄧偉一聽,心裏有一點點慌張。

因爲他們串口供的時候忘記了這一點。

他們只想着怎樣才能把這份協議作廢。

孟國說:“當時他們打得我並不厲害,身上並沒有明顯的特徵。如果有人拿刀子頂在你脖子上,你說你會不會簽下這份協議,我當時就是這樣的心理,肯定是先簽下協議,保下性命要緊。”

這時鄧偉眼珠子咕嚕嚕轉了一圈兒,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主意。

他對王局說:“現在咱們雙方是婆說婆有理,當時都是在我們家裏,沒有監控錄像,也沒有證人,咱們不如把剩下那些跟輝騰影視簽過協議的那些人都叫過來,我就不相信那些人全部都是自願的。”

王局看向陳奕霖和花精,詢問他們的意思。

花精是連頭都沒有擡。

她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一直在玩手機,好像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

她一點都不擔心,也一點都不不關心。

陳奕霖點點頭,對王局說:“我這邊兒是沒有問題。”

王局隨後轉頭就對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那個人就離開了會議室。

孟國看着花精一直對這件事情漠不關心,一直在玩那個手機,他以爲花精在想辦法,利用手機給外面通消息。

他就跟王局長說:“王局,我建議你們沒收花精的手機。因爲我懷疑她在利用手機傳遞消息,和外面的人串通起來。”

花精這時才擡起頭,看向了孟國和鄧偉。

她看了看幾個網紅那邊,還衝鏡頭笑了一下,說:“沒有問題,我非常配合警察同志。”

花精把手機放在了會議桌的正中間。

陳奕霖爲了表示支持花精,他也把自己的手機放了會議桌的中間。

陳奕霖和花精也並沒有要求孟國和鄧偉這樣做。

直播間裏的人們看到花精衝他們笑,看到了花精那傾國傾城的容顏。

人們一個個都大聲尖叫起來:

“哇,我的女神好漂亮,她衝我笑了!”

“臭美,她哪是在衝你笑,她是衝我笑了,我要趕緊飛過去找我的女神,我相信我的女神,我要給我的女神力量,我要過去支持我的女神。”

本來花精就是知名度很高的演員,有很多粉絲,而這些直播間裏的這些喊着要支持她的人,大多數都是她的粉絲們。

孟國和鄧偉看到陳奕霖和花精這麼從容,他倆心裏反而有點懷疑起來,搞不明白陳奕霖和花精爲什麼這麼鎮定。

半個小時後,那剩餘的二十來個人都被請到了會議室裏。

評選結束後,陳奕霖和花精剛跟他們開完會,說了一下接下來的計劃。

他們按照抽籤的順序,抽到後面的人,本來決定今天要走的,而前面的那些人決定留在這裏,等待着下一步的進行。

還沒等到他們這些人有所行動,就被警察局的人請到了這裏。

這些人都住在同一所酒店裏,所以警察局的人到了酒店後,直接亮出身份,把這些人都請了過來。

這些人都是混娛樂圈的,娛樂圈兒的風吹草動,都會在短時間內覺察到,所以他們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大概,也猜到了警察把他們請過來的原因。

王局讓這些人都坐了下來,然後跟他們說了一下大概事情的經過。

王局問他們:“都聽明白了嗎?”

當朝第一惡妻 這些人都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請他們過來,無非就是證明,他們簽下那份協議是自願的,還是強迫的。

家有悍妻 孟國和鄧偉在這些人身上都掃了一圈,對他們說:“各位可是要想清楚了,輝騰影視雖然是一個大公司,咱們比不上,但是咱們也不能讓他們平白欺負了去,現在我們兩個人已經帶頭站出來了,希望你們也要勇於站出來指認輝騰影視,指認陳奕霖他們,這件事情警察局自然會還給我們一個公道。事情經過證實後,關於咱們籤的那個100個億的違約金的那份協議就會作廢。”

這二十來個人聽了孟國和鄧偉的話,有的人心裏也打起了小九九。

其中一個叫宋志的在心中暗想:孟國和鄧偉兩個人,據說已經跟花涵影視簽了約,給了他們1000萬的報酬,我的名次在他們前面,相信能得到更高的報酬,就是不知道最後結果如何。

他在心裏衡量了一下,如果孟國和鄧偉勝了,那麼協議作廢。

他們的作品也就自由了,他可以得到更高的報酬。

因爲這次他在評選中排到了第十名,只拿到了200萬的獎金。

如果他們敗了,他的作品在輝騰影視拍攝出來,不知道能分到多少錢。

其他人臉上也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陳奕霖和花精也在仔細觀察這些人。

剛開始陳奕霖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也是想看看這些人最後會選擇站在孟國和鄧偉那邊,還是選擇站在他們輝騰影視這一邊。

這是一個考驗他們的好機會。

這也能決定接下來他要怎麼對待這些作品。

雖然這些作品是屬於別人的,但是以後都會由輝騰影視來拍攝,裏面的水還深着呢。

一部作品,能不能給紅起來,紅到什麼程度,並不是只是由作品來決定的,而是有多種因素來決定的。

比如說演員,投資的多少,道具,場景的佈置等等都有關係。

陳奕霖可不想培養出一個大漢奸出來。

王局問這些人:“你們在籤協議之前都知道這是100個億的違約金嗎,是自願簽下的這份協議嗎?”

王局剛說完,楊康就站起來說:“王局,在籤協議之前,陳總和花精都詳詳細細的告訴了我們協議裏的內容,而且我是自願簽下的這份協議。”

楊康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他從一剛開始就打定了主意,跟着輝騰影視,跟着陳奕霖和花精他們。 楊康說完後,直接看向了剩餘的那些人,對他們說:“你們也都趕緊給陳總作證,告訴王局,你們都是自願簽下的這份協議。”

陳奕霖有點感動,他對楊康說:“楊編,你先坐下,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最終事情是怎麼樣的,最後都會弄清楚的。”

楊康隨後就坐了下來。

陳奕霖不經意間掃了那些人一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