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符火以胸口爲中心,迅速向鬼小孩的全身竄去。

Post by zhuangyuan

眨眼間,鬼小孩全身上下燃起了熊熊符火。

鬼小孩眼中流露出驚恐無比的神情,就像老鼠一樣“吱吱吱”地叫起來。

秦巖懶得理會鬼小孩,移動目光向黃青依看去。

黃青依此刻早就愣住了,雙目癡呆地看着正在燃燒的鬼小孩。

就在這時,突生變化,鬼小孩不再“吱吱吱”地叫了,而是就像正常小孩一樣大聲地哭鬧起來:“媽媽,媽媽,救命啊!救命啊!”

聲音悽婉流轉,聽的人柔腸寸斷。 聽到鬼小孩的聲音,黃青依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它,她突然覺得鬼小孩好像就是她的孩子一樣。

“黃小姐,不要受蠱惑!”秦巖大聲提醒。

黃青依咬住牙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鬼小孩。

與此同時,黃青依還捂住了耳朵。

秦巖眯起眼睛冷笑起來:“小傢伙,你受死吧!”

秦巖大喝一聲,伸出左手念動咒語點在槐木劍上,一道金光順着劍身轟擊在鬼小孩的胸口上。

“轟”的一聲,鬼小孩魂飛魄散化作虛無。

秦巖想不到鬼小孩這麼厲害,符火都燒不死它,居然還需要自己動用滅絕咒。

殺了鬼小孩秦巖長長鬆了口氣。

黃青依此刻也睜開了眼睛向秦巖看來。

“不要動,還沒有完呢!我之前說過,鬼小孩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身上的鬼氣!”

“嗯!”黃青依點了點頭,再次坐直了身子。

不知不覺中,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十五分鐘過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可是黃青依身上依舊黑氣繚繞,沒有任何改觀。

秦巖詫異無比,圍着黃青依轉了一圈,在心中詫異無比地想:這是怎麼了?鬼氣怎麼祛除不盡?

耿瑤瑤三人也詫異不已。

特別是黃青依,她現在已經坐的有些腰疼了。

“大師?我怎麼還沒有好啊?”黃青依詫異地問。

秦巖想了想說:“你稍等!我看看!”

秦巖圍着黃青依又轉了一圈,依舊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就在秦巖奇怪無比的時候,“砰”的一聲門被撞破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人從撞破的門中衝了進來,雙眼血紅地看着秦巖。

看到這個男人,黃青依忍不住站了起來,驚訝無比地說:“志軍,你怎麼來了?”

秦巖看到這個男人不由睜大了眼睛,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因爲秦巖發現這個男人是一具殭屍。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立即給秦巖傳音:“主人,這是一具智屍!”

殭屍也是分等級的,最低的是行屍,高一級的是智屍,再高一級的是血屍,然後是屍王。

行屍是沒有智慧的,在本能的驅使下去做事。

智屍是有智慧有思維的,可以說話可以做事,就像正常人一樣。

秦巖給慕容雪菡傳音道:“我知道了!”

“黃青依,你居然讓這個道士殺了我們的孩子!你這個該死的毒婦!”張志軍憤怒地咆哮起來,樣子猙獰無比,。

聽到張志軍的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什麼?你說什麼?”黃青依驚訝無比地問,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耿瑤瑤和夏雪尼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原來張志軍早在半個月前就被車撞成了植物人,一個老道找到張志軍父母,說只要給他一千萬,就把張志軍救活,並讓他們的兒媳婦黃青依給他們懷上孫子。

不過老道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事成之後,他要帶走張志軍。

同時老道也告訴張家,事成之後,黃青依必死無疑。

張家爲了救活張志軍,爲了抱上孫子就答應了老道的條件,容許老道施法迫害黃青依。

老道先將張志軍制成了殭屍,然後將鬼氣注入黃青依體內,讓張志軍和黃青依交合的時候懷上半鬼半屍的怪胎。

其實張志軍父母根本不知道,老道的真正目標不是張志軍,而是半鬼半屍的怪胎。

這也是爲什麼黃青依懷了半鬼半屍的怪胎後,張志軍一直沒有碰過黃青依。

因爲張志軍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個殭屍,他對女人已經沒有了興趣。

如果是以前,張志軍恨不能前前後後玩十八遍,每時每刻都和黃青依連在一起。

而這一切黃青依根本不知道。

“我說什麼?我說你這個賤人殺了我們的孩子!”

張志軍攥緊拳頭大聲嘶吼起來,他的嘴裏面冒出四根犬齒,每一根犬齒都尖利無比,就像錐子一樣將嘴脣撐開了。

看到張志軍嘴裏面的犬齒,黃青依三個女孩全都嚇壞了,臉色在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特別是黃青依,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前妻的蜜戀 她萬萬沒有想到,每天和她同牀共枕的老公居然是一具殭屍。

其實黃青依根本不知道,張志軍只是在半個月前才變成殭屍的。

“嗷”的一聲,張志軍彈跳起來,首先向黃青依撲去,

他張開嘴向黃青依的脖子咬去。

黃青依已經被嚇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張志軍向自己撲來,甚至都忘記了躲避。

秦巖大喝一聲,揮起槐木劍,念動咒語向張志軍撲去。

“九陰幽,九陽玄,天地正氣浩人間。九宮耀,九轉明,日月光芒照八荒!殺!”

隨着“殺”字念出口,秦巖一劍刺進了張志軍的胸口。

張志軍的胸口冒起一股青煙,他腦袋一歪死掉了。

秦巖現在對付血屍都遊刃有餘,更何況是一具智屍。

但是耿瑤瑤三人卻不懂這些,她們覺得殭屍比鬼類厲害多了,頓時對秦巖更加崇拜了。

秦巖好厲害啊!不但抓的住鬼,還殺的了殭屍,如果能和他在一起,那以後豈不是可以高枕無憂了?

耿瑤瑤偷偷看了一眼秦巖,突然覺得秦巖高大無比。

有本事的男人就是帥啊!看他那認真的樣子,看他那決絕的表情,看他那凌厲的動作,真是酷斃了。

夏雪尼攥緊了雙手,激動無比地看着秦巖。

“叮鈴鈴!叮鈴鈴!”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鈴鐺聲。

聽到鈴鐺聲,耿瑤瑤三人都好奇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秦巖卻露出了凝重的臉色。

這鈴鐺聲渾濁無比,只有趕屍的道士纔會用這種鈴鐺。

一般的道士做法,用的鈴鐺都是清鈴,發出的聲音十分清脆,沒有一絲一毫的渾濁之音。

聯想到張志軍被人制成了殭屍,秦巖覺得這個搖響鈴鐺的人就是幕後黑手。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殺了小的,來了大的,殺了大的,來了老的。好啊!我今天就看看你是一個什麼樣的貨色。

就在這時,黃青依突然淒厲地慘叫起來。 秦巖轉過頭向黃青依看去。

黃青依捂住肚子摔倒在地,她臉色一片煞白,表情痛苦異常。

黃青依的肚子裏就像有什麼東西似得,在不停地扭動,她的肚皮也隨着不停地凹下去、凸起來。

耿瑤瑤和夏雪尼一邊一個抱住黃青依,不約而同地問:“黃青依,你怎麼了?”

黃青依慘叫連連,根本顧不上說話。

她現在只是抱住肚子,在地上不停地打滾。

“叮鈴鈴!叮鈴鈴!”鈴鐺聲不時從門外傳來。

秦巖發現隨着鈴鐺聲越來越密集,黃青依叫的也越來越悽慘。

難道是鈴鐺聲在作怪?可是黃青依又不是殭屍,她應該不受鈴鐺控制纔對。難道鈴鐺控制的是黃青依肚子裏面的東西?

想到這裏,秦巖伸出手按在黃青依的小腹中。

秦巖感覺到黃青依的小腹翻滾如潮,裏面就像有一個小東西在拼命地挖掘,想從黃青依的肚子裏衝出來一樣。

橫推一切敵 怎麼會這樣?我剛纔摸骨的時候並沒有摸到啊?

秦巖根本不知道,老道爲了掩蓋黃青依懷上半鬼半屍的真相,用了特殊手法屏蔽掉半鬼半屍的氣息。

秦巖直到此刻才明白,他之所以無法祛除黃青依身上的鬼氣,是因爲黃青依身上的鬼氣是怪胎散發出來的。

“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鎮!”

秦巖念動咒語點在黃青依的肚子上。

怪胎受到法力攻擊,頓時安靜下來,不再到處翻滾。

黃青依也安靜下來,虛脫似得軟癱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任由額頭上的冷汗順着鬢角流進頭髮裏。

“雪菡,你在這裏守着,我去看看是哪個王八蛋在施法!”秦巖一邊給慕容雪菡傳音,一邊站起來準備離開房間。

“主人,你要小心啊!”慕容雪菡有些擔心,特別想隨着秦巖一起出去,但是又不敢違抗秦巖的命令。

“嗯!”秦巖應了一聲,轉過身走出了房門。

在酒店的樓道里面找了一圈,秦巖也沒有發現施法的人。

就在秦巖準備回房間的時候,遠處的電梯口衝出來好幾個警察,他們飛速向黃青依所在的房間衝去。

秦巖詫異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幾個警察裏面,秦巖居然看到了兩個熟人,一個是唐小夢,一個是王天進。

與此同時,唐小夢和王天進也看到了秦巖。

“秦巖?你怎麼在這裏?”唐小夢驚訝無比地說。

“小夢,你幹什麼呢?先執行公務,一會兒再聊天!”一個警察擰起眉頭瞟了一眼秦巖,語氣不善地說。

這個警察叫莊周,自從升任刑警隊長後就一直在追求唐小夢。

只不過唐小夢對莊周沒有任何興趣。

莊周經常聽唐小夢提起秦巖,他雖然沒有見過秦巖的面,但是心中的醋罈子早就打翻了,他很想會一會秦巖,看看秦巖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得到唐小夢的青睞。

此刻莊周看到了秦巖,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惡念,想讓秦巖在唐小夢的面前出醜。

其實莊周根本不知道,唐小夢對秦巖沒有意思。

唐小夢不敢違抗莊周的命令,“哦”了一聲,繼續向黃青依的房間衝去。

莊周皺起眉頭眼神輕蔑地看了一眼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我還以爲是高富帥呢!原來是一個小屁孩。小子,你等着,我一會兒執行完公務就給你一個下馬威。

想到這裏,莊周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王天進看到秦巖後,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今天這件事情不會又和秦巖有關吧?

之前好多命案都牽扯到了秦巖,包括趙赫,包括王胖子,以及王浩等人。

剛纔王天進他們接到報警,有個道士假借做法之名,用法器木劍殺了一個人。

於是王天進他們就趕來了。

其實這正是那個老道在搗鬼。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秦巖幫助黃青依祛除鬼氣的時候驚動了老道,老道立即命令黃青依的老公張志軍趕來。

原本老道想讓張志軍殺了秦巖以及黃青依,將半鬼半屍的怪胎搶走,但是秦巖卻出手殺了張志軍。

老道於是施法想將半鬼半屍的怪胎帶走,卻被秦巖封印在黃青依的肚子裏。

老道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調虎離山之計。

他當即報案說酒店裏面發生了命案,想讓警察將秦巖帶走,而他則趁機下手帶走黃青依,讓黃青依再懷孕兩天,將半鬼半屍的怪胎生下來。

這個辦法要比他剛纔命令張志軍搶怪胎還要高明。

當莊周等人衝進房間後,莊周立即大聲吼起來:“不許動!”

站在走廊外面的秦巖立即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一切肯定是搖鈴的道士在搞鬼。

房間內,耿瑤瑤三人看到莊周等人,一個個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

“好啊!你們果然殺了人!”看到張志軍的屍體,莊周立即擰起了雙眉。

“咦?道士呢?”莊周記得報案的人說是道士殺了人,而不是這三個女人。

“你在找我嗎?”秦巖從門外走進來,在心中嘆了口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