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站在光幕前,雨千年試探性的伸出手靠近光幕,卻發現手慢慢沒入光幕,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擋。

Post by zhuangyuan

雨千年狂喜,立刻跨步進入了血紅色的光幕,這時有人發現了雨千年的動作,立刻放棄了戰鬥,向着光幕趕去。

在光幕前,趕過來的人卻發現自己不能進入光幕,只要輕輕的觸碰光幕,就會遭到光幕的強大阻攔,他們都奇怪雨千年爲什麼會毫無阻攔的就進入光幕。

雨千年的消失後,戰鬥也慢慢的冷火下來,衆人紛紛停手,把目光放在了血紅色的光幕上。

衆人惦記着寶藏,開始攻擊血紅色的光幕遭到了大量的攻擊,光幕卻和先前一樣,紋絲不動,雨家兩位長老心裏卻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好像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雨千年進入了血色光幕後,血紅的光幕之中沒有預料中堆積如山的寶藏,只有一張簡樸的木桌子和兩把椅子。

椅子上坐着兩個青年,悠閒的瞧着二郎腿,喝着小酒。

而攻擊自己的那隻魔獸就停在白衣妖異臉龐的青年肩膀上。

雨千年再傻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裏並沒有什麼寶藏,這只是個陷阱。

想到這裏,雨千年眼底閃過一絲驚慌,驚慌被雨意壓制下去,雨意問道:“二位,你們將我引到此處,是何道理?”

藍衫青年白髮青年指着對面喝着小酒的白衣青年,道:“是他引你過來的!我也想知道爲什麼!可是這個混蛋不告訴我!”

“哦!年輕人,你爲何引我過來?”雨千年將目光投向白衣青年,開口詢問道。

雨千年自己想了一下,想不通白衣青年爲何要算計自己,自己好像跟他沒仇沒恨的,也沒什麼值得別人重視的寶物。

泣無淚放下酒杯,溫和的笑容帶給人一種溫暖的錯覺,“雨千年族長,我接了一個殺手任務,這個任務便是擊殺雨家的雨意。”

雨千年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來,“原來是爲了殺我哥哥,他早就消失了,恐怕你們是白跑了,如果是想用我威脅我哥哥,你覺得可能嗎?”

隨着,雨千年陰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泣無淚,放出了狠話,“你要是去暗殺我哥,只要你有本事,殺了就殺了,如果你敢動雨家的話,那麼我雨家老祖宗是不會放過你的。”

對於殺雨意,別人殺了,雨家必定會報仇,但是一個接了任務的殺手,雨家是不會找他報仇的,殺手是因爲殺手神界的任務而行事的,雨家不敢動殺手神界。

如果雨家去擊殺殺手報仇的話,恐怕第二天,整個雨家都會死在數之不盡的殺手手中。

雨家,包括整個風神界,沒人敢無視殺手神界,所以萬一雨意被殺,那麼雨家只會找發佈任務的人報仇。

雨千年的話,泣無淚笑了笑道:“我的確不敢得罪雨家,所以我才大費周章的請你來,雨家的人我是不敢殺,至於你嘛…,你覺得你能活着離開嗎?”

雨千年心裏大駭,怒聲喝道:“小子,你什麼意思?”


“呵呵!雨意,你還有必要裝下去嗎?”

泣無淚的話,讓雨意心底大驚,康納斯更是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泣無淚。

“陰詭,你不會搞錯吧!他是雨千年,不是雨意,萬一殺錯了,到時候就麻煩了。”康奈斯在一旁好意的提醒到。

“哈哈!小子,我看你是瘋了!老子是雨千年,不是雨意!”雨千年狂笑着,要不是感覺不到泣無淚體內的力量,雨千年早就動手了。

泣無淚站了起來,臉上帶着邪邪的笑容,這種笑容讓雨千年打了一個冷顫,“雨意,你爲了躲避殺手的追殺,將自己的胞弟給弄沒了,真正消失的不是雨意,而是雨千年,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你們認錯人了,我有事,就不陪你們了。”雨千年急忙轉身,向着外面跑去。

“快,這老小子要跑路了。”康奈斯站起來,就要出手攔下雨千年,泣無淚卻無動於衷,反而坐在椅子上,端起了酒杯。

“嘭!”

雨千年衝到血紅光幕處,直接撞在光幕上,身體被反彈回來,血紅光幕上蕩起一圈圈波紋。

“呵呵,雨意,除非你有中位神級別的實力,否則就別想離開我的困神大陣,你還是乖乖過來領死吧!”泣無淚戲謔的說道。

“哼!”雨千年發現離開不了,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急忙拿出魔法杖,快速的念這拗口的魔法咒語。

“我靠!”康奈斯衝上去,一拳打在雨千年的嘴上,雨千年的魔法胎死腹中。

魔法中斷,雨千年受到魔法反噬,噴出了鮮紅的血液,臉上蒼白,又被康奈斯一記重拳,雨千年的門牙光榮的犧牲了。

康奈斯嘴裏罵罵咧咧的,將雨千年當成了人肉沙包,“媽的!還玩魔法!也不先設個防禦,就你這逼樣還成魔法師,老子鄙視你丫的爹今天干死你這傻貨…!”

狂抽猛幹三千下,雨千年已經不成人形了,躺在地上,嘴裏發出輕微的哼哼聲。

…。

收起了雨千年的人頭,康奈斯問道:“陰詭,你怎麼知道他就是雨意啊?”

“這很簡單,用點腦子就明白了,雨意和雨千年雖然是兄弟,但他們一直不和睦…。”

泣無淚緩緩的道來,原來當年雨家族長之位是雨千年的,被雨意奪了去,而在雨意出事後,被髮布追殺時,雨意詔告族人,自己退讓族長之位,讓雨千年上位。

雨意消失的時候,雨千年上位了,從此雨家就沒有了雨意,但是從蛛絲馬跡中分析,層層的剝離,將一些事情的前因後果結合在一起,泣無淚明白了一件事情,現在的雨千年並非雨千年,而是雨意。

雨意的手段可謂高明至極,騙了所有的人,不但在族中過得好好的,當着自己的族長,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不可泣無淚到來的時候,這一切也就結束了,明白了這件事,康奈斯佩服的看着泣無淚,差點有了要拜老大的衝動,同時康奈斯也有點害怕泣無淚。

二人離開以後,血色的光幕消失,雨家之人看到了雨意死後留下的無頭屍體,兩位長老急忙回到族中,找雨家老祖稟報整件事情的經過。

雨家老祖出現在雨意死的地方,閉上眼睛,施展奇異的魔法,看到了康奈斯虐死雨意的整個過程。

雨家老祖大怒,“原來是你的兒子,居然殺了我雨家族長,看來你是不把我放在眼裏是吧!”

…。

空間神界的一個小村子中,泣無淚和康奈斯出現在小村子中,離開時,村中的一位半死的老乞丐失去了人頭。

三個任務完成,回到殺手神界,一座殺手神殿中,泣無淚在神殿中人帶領下,走到交任務的隱祕單獨房間內。

之所以交任務的地方設的極爲隱祕,是因爲怕有心人知道完成任務的人是誰,萬一消息傳出去,殺手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

雖然有殺手神界的威名在,但不排除一些瘋狂的傢伙,或者暗殺之類的,畢竟殺手中有許多是殺手神殿之外的組織,很多人會找他們完成任務。

殺手神殿固然強大,但不是什麼事都能保證的,但是預防事故的發生,還是可以的。

在密室裏等了一會兒,一個滿臉紅光的老頭走了進來道:“拿出你的殺戮卡,還有任務物品。”

泣無淚將殺戮卡和三個裝人頭的盒子放在桌子山打開,老頭看了一下三個人頭道:“的確是目標頭顱,沒想到你接的是這三個任務啊!”


交了任務,泣無淚的殺戮卡變成了白色,泣無淚成爲白麪殺手,出來的時候,泣無淚接了大量的白麪級別的任務,開始了暗殺生活。

十天後,泣無淚再次回到了這處神殿,接待泣無淚依舊是那名老者。

老頭看着泣無淚,笑呵呵的道:“年輕人,是你啊!這次又交什麼任務啊?”

“一些白麪級別的任務,麻煩您了!”泣無淚說着,從空間戒指裏取出了一顆顆的人頭。


接待泣無淚的老者驚呆了,泣無淚十天之內就暗殺了幾十個強者,“年輕人,你不會是殺神轉世吧?”

“呵呵,閣下開玩笑了!”泣無淚笑了笑,收起了銀白色的殺戮卡,此時卡片上的殺戮值已經有四千多了,自己已經成爲了銀面殺手。

這期間,康奈斯跟着泣無淚學了很多,於是自己也接了一些任務,單獨出去暗殺去了。

泣無淚離開時,老頭特意跑到了任務大廳中,查看泣無淚所接的任務。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陰詭足足接走了十幾個銀面級別的任務。

一年後,泣無淚再次走進了神殿,老頭髮現泣無淚的瞬間,迅速的跑進密室裏笑道:“年輕人,難道你又完成了所有的任務!”

“完成了,這次又要麻煩您了!” 腹黑竹馬:1秒,萌翻你

交掉任務,殺戮卡變成了金黃色,泣無淚在走的時候,在老頭驚訝的目光中,一次性接走兩百多個任務。

每日的策劃,施展陰謀詭計,每天都以各種不同的身份出現在目標的面前,目標是商人的時候,泣無淚就會是一個出色的商人,目標 是乞丐的時候,泣無淚就會化成標準的乞丐出現…。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請溫柔 ,詭異陰狠,沒有用不到的陰謀,只有想不到的陰謀。

每過兩年的時間,泣無淚就會趕回神殿,交掉一些任務,走時也會接一些任務。


每次泣無淚的到來,老頭總是笑呵呵的看着泣無淚,看着泣無淚拿出一顆顆的人頭,從最開始的驚訝,到最後的理所當然,老頭已經習慣了。

十年後的一天,很久沒有驚訝過的老頭再次驚訝了,這一天,泣無淚剛剛升到水晶殺手的時候,離開之時,泣無淚接走了一個暗殺上位黃級殺手的任務。 十年的時間裏,泣無淚煉丹術提升到了四品,殭屍境界已經到了影僵中期。

泣無淚詭異的能力在中位神級別中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但泣無淚這次接的這任務是擊殺上位玄級的一位高手,這個任務有着一定的難度。

在一座荒蕪的破碎神界中,泣無淚來到了這裏,根據情報,泣無淚知道這次的目標就在這裏。

剛到荒蕪神界的時候,泣無淚就感覺到幾股強大的靈魂之力鎖定了自己。

泣無淚皺起眉頭,停下了前進的腳步,這些年自己做殺手的時候,殺了太多的人,那些人中有許多是大勢力的人,自己得罪的人也多了去了。

太多的人想殺掉陰詭殺手,但是前來的人都死在了泣無淚的手中,對於這幾股氣息,泣無淚最熟悉不過了。

自從殺了雨意之後,這些人就不斷的對自己展開了追殺,十年過去了,這些人死了將近上萬人在泣無淚手中。

泣無淚調查過他們的身份,也知道他們是雨家的祕密暗殺部隊,人數不多,但是實力強大。

在這些追殺的人之中,還有一些殺手的影子,估計來的殺手便是雨家僱傭來的殺手團。

這些殺手組織不屬於殺手神界,所以泣無淚查不到他們的出處。

在這幾股氣息中,實力最高的是中位天級,最低的是中位地級,總共六人,有兩人是屬於雨家的人,而另外四人是殺手組織。

目前爲止,這些人已經是雨家派來的第一千次追殺了,前面的九百九十次追殺,都葬送在泣無淚手中,但這次,泣無淚感覺到有些困難了。

因爲除了這六人之外,泣無淚還感覺到了另外一股氣息,這股氣息的主人實力,早已經超出了中位神的範疇。

剛剛停下來,六股氣息已經追了上來,領頭的是雨家的一位長老,另外一名身份不詳。

雨家長老望着等着自己的泣無淚,一聲憤怒的暴喝:“陰詭,拿命來!”

六人立刻對泣無淚展開了攻擊,泣無淚化出了殭屍形態,漆黑羽翼在身後扇動,黑色的長髮變成了雪白色。

鋒利的屍牙長出嘴脣外,紫金色的眼瞳配合着妖異的臉龐,給人一種邪惡的錯覺。

六人均是魔法師,雨家兩人瞬發了魔法防禦盾,身後的四人吟唱起了古老的神術魔法。

他們抱着一擊必殺的心,他們知道,如果不能殺掉陰詭,那麼死的只會是自己。

泣無淚拿出追魂,拔出追魂刀的瞬間,泣無淚的氣勢如虹,漆黑的魔氣伴隨着灰色的死氣纏繞在泣無淚身體四周,宛如萬古魔神臨世。

“孤獨之刀,斬!”

手持追魂,身體化作一串串殘影,發出了自己最強的孤獨法則之刀,因爲還有那沒有現身的人存在,泣無淚必須速戰速決。

六人的神術魔法完成,一揮手中的魔法杖,威力強大的魔法轟向泣無淚,這時的天地間已經被絢麗的魔法大招覆蓋。

“颶風漩渦!”

“焚天火球!”

“極速冰劍!”

“大地咆哮!”

四人的魔法先後發出,但這魔法,泣無淚根本不妨在眼裏,手中的追魂帶着不可一世的威勢、天地孤獨的孤獨意境,斬向四道魔法。


追魂泛起耀眼詭異的血光,一一破除了四到魔法,在六人驚駭的目光中,雨家兩人的防護魔法陣被追魂切開。

泣無淚的身影似鬼魅般掠過六人身邊,一切都定格下來了,破掉魔法盾的時候,在外人眼裏,泣無淚只是一閃而過,瞬間就出現在了六人的身後。

實際上就在剛剛的那一瞬間,泣無淚已經斬出了幾百刀,只是速度太快,看起來只是一閃而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