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秦風深感惋惜,心想要是自己能擁有一種異電就好了。

Post by zhuangyuan

他對蒙傲道:“我想下個月和內門弟子一起參加核心弟子選拔賽。”

蒙傲驚道:“這不可能,就算你有那個實力,門裏的長老也不會同意的,因爲內門弟子只有在內門呆滿一年以上纔可以參加選拔賽,這是門規。”

秦風笑道:“門規也是人定的,既然有人可以定,有人也可以改。”

蒙傲道:“我也想參加,你如果有辦法的話,順便幫我也報一下名。”

秦風道:“我試試吧,不過我也沒把握。”

心裏想着自己經常見上官飛雲,要怎樣纔可以讓他答應自己的要求。

這時,一個弟子過來叫秦風,說長老要見秦風。

秦風立刻就知道是上官飛雲想找他,上官飛雲每次都是以長老的名義召見他。

他正好要找機會見上官飛雲,便和蒙傲告別了。

他知道,每一次上官飛雲把他叫去總沒好事,就是讓他煉製丹藥。

果然,上官飛雲一見秦風,先恭喜了秦風晉入內門,然後開門見山道:“我最近需要一批丹藥‘增靈丸’,好讓核心弟子們加快修煉效率與速度。”

秦風非常反感,每次都是給核心弟子用藥,好像他們纔是親孃養的。

上官飛雲看出他的不滿,道:“唉,我也是沒辦法,門裏缺少賦藥師,只好讓你辛苦點了。”

秦風不敢違抗他的命令,只好道:“好吧,不過——”

上官飛雲爽快地道:“需要藥草是吧,好,我批准你去,想帶誰去都可以。”

秦風道:“藥草自然是要的,不過我最近有點累,腰痠腿疼的,能不能晚些時候再煉。”

上官飛雲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他,哈哈笑道:“累——我看你小子生龍活虎的,可以打死一頭大象,想推託這門差事,沒門。”

秦風陪笑道:“也不是哪,我的意思產說,我幫您也做了這麼多事,您老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

他常常出入上官飛雲這裏,二人的關係也親密了許多,秦風說話也不用遮遮掩掩。

上官飛雲跳起來:“原來你小子想敲詐我老頭子,告訴你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要就把我這把老骨頭拆掉賣了算了。”

秦風道:“沒有表示的話至少也應該把買藥草的錢給我吧,沒錢怎麼辦事?”


上官飛雲道:“嚇,就憑我跟你老子的關係,你也好意思跟我算錢,你小子拔根毛也比我老頭子整個門派要多。”

秦風暗罵他鐵公雞。裝作哭喪着臉道:“我來的時候父皇也沒預算到您這筆開資,所以帶來的錢基本上用光了。”

上官飛雲道:“我知道你小子是鐵公雞,捨不得把錢花在門裏,要不是……,唉,算了,不說了,說給你聽也沒用,你先墊着,等過段時間門裏經濟比較寬裕的時候我會補給你的。”

秦風道:“弟子們一日三餐喝稀飯,誰也沒精神修煉,你想餓死我們啊?到底出了什麼事,怎麼會搞成這樣?你不說我可不幫你的忙。”

上官飛雲嘆了口氣道:“你既然想知道,我也不瞞你。記得上次跟你說的獅皇東方濤的事吧?”

總裁爹地霸道寵 。 上官飛雲道:“我們這些宗門之所以能歷千年而不衰,除了實力外,還有一樣很重要的東西,沒有它,我們宗門就一刻都無法運轉。”

秦風笑道:“我知道,就是錢嘛。”

上官飛雲看了他一眼,道:“聰明,我現在真懷疑門裏的天資測試儀是不是有問題,你怎麼可能才3。”

秦風道:“少扯淡,繼續說。”

從上官飛雲口中,秦風才得知,原來天雷門在大遠國各大城市,甚至西北大陸上其他國家都有商鋪和各種產業,所得的盈利用來作爲維持門裏上上下下的開資。

可是不久前,白雲城和附近地區的商鋪、產業不知爲什麼遭到了陌生人的清洗,而遠處的錢又無法一下就送回風雷門,所以這段時間風雷門的經濟可謂是捉襟見肘。

上官飛雲道:“我估計這一定是獅皇東方濤下的手,不過他怎麼會知道這些祕密呢?”

秦風道:“這個問題好解釋,就是門裏有內鬼。”

上官飛雲道:“我會好好調查調查的。”

秦風從懷裏掏出一大堆金票,道:“我這裏有點零金散銀,你先拿去用吧。”

上官飛雲兩眼放光,道:“你剛纔不是說你錢早用光了嗎,這錢哪來的,打劫來的啊,介紹個地方。”

說完就要用手去抓。

秦風把錢揚起,道:“等等,這麼輕易就想把我的壓箱錢拿走啊,我還有條件呢。”

上官飛雲不耐煩地道:“就這點錢還想講條件,我又不是不還你,等過幾天我有錢了,馬上還你。”

秦風作勢要把金票放進口袋:“那算了。”

上官飛雲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道:“好好好,你說,只要我辦得到,我一定滿足你的要求。”

秦風道:“我的條件就是,馬上讓我見到林夕依。”

上官飛雲不懷好意地盯着秦風道:“你小子也太不爭氣了,你父皇讓你來查前朝餘孽,你小子原來是看上我那嬌滴滴的美女徒弟,來泡妞啊。”


秦風有點發窘,不過他很快振振有詞:“我修煉查案兩不誤,順便泡泡妹子,不行啊。”

上官飛雲哈哈大笑:“你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天天跟你在一起的那小子就是個母的,你當我是瞎子,禍害完別的女子,就想打我家丫頭的主意,這事不行,說什麼也不行,我不放心你這條色狼。”

秦風見沈麗身份被他識破,索性道:“談不上禍害,我和那丫頭目前還是清清白白的關係呢,再說了,你那弟子肯不肯給我禍害也還是個未知數,難道我霸王硬上弓啊。我主要是欠她一個人情……”

上官飛雲打斷他的話道:“我說過了,要見她也行,得通過核心弟子選拔賽。小子,這是對你的一種考驗,要是你來風雷門,連核心弟子都通不過,我怎麼向你老子交待。”

秦風笑了起來:“好,我就退而求其次,這樣吧,下個月你讓我和蒙傲參加核心弟子選拔賽。作爲交換,這六百萬兩金子我就借給你了。”

上官飛雲正想拒絕,一聽說是六百萬兩金子,馬上一把搶過金票,轉口道:“好好好,我特批你們倆可以參加。六百萬兩,你讓我叫你親爹都行,不要說這點小事。你早說是六百萬嘛,要不然我就會同意你馬上見我那弟子了,哈哈……”

“你把錢還我。”秦風伸手去搶金票。

“沒門,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兒還能收回去的嗎?”上官飛雲飛快地把錢放入懷中。

碰到這樣的老無賴,有什麼辦法呢,秦風嘆了口氣,轉身要走。

“等等,”上官飛雲問道,“你去參加核心弟子選拔賽,有把握嗎?”

“這……”秦風可沒有把握,他又沒見過厲害的內門弟子出手。

畢竟到時掌門和衆長老們都在,作弊是有可能被發現的。

“這樣吧,我送你一樣東西,當作是你難得大方的獎勵,怎樣?”上官飛雲道。

秦風道:“別別別,上次你給了我塊玉牌,我拿去換酒喝,結果老闆說是塊假的,害我差點被人說成是騙子,你還是省省吧。”

其實秦風當時就看出那塊玉牌是假的,他的前身出身皇宮,什麼寶物能逃他的法眼,只不過他要給上官飛雲面子,沒當場揭穿而已。

現在聽上官飛雲說又要送自己東西,忍不住說了出來。

上官飛雲臉現尷尬之色,其實他也知道那塊玉是假的,但他認爲秦風是個皇子,有的是錢,不會把假玉拿去變賣,沒想到他竟然會拿去換酒喝。

他連忙掩飾道:“什麼假的,是那老闆不識貨罷了,你也真傻,給別人騙了還不知道,還皇子。”

他接着道:“這次我送你一本賦技,保你滿意,怎麼樣?”

秦風道:“這賦技不能吃也不能穿……算了,拿來看看。”

上官飛雲有些生氣:“你小子別不識貨,我這賦技可是風雷門鎮門之寶。我是怕你實力不夠,到時候去丟人現眼,纔給你的。要不,你休想。至於這一個月你能掌握多少,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說着從懷裏掏出一本綠色封面的本子來。

秦風一看,本子封面上寫着《風刃》,居然是一本地階高級賦技!

這樣的賦技即使是皇宮也沒有多少本。

難不成真的是風雷門鎮門之寶?

他心裏澎湃起伏,嘴上卻道:“算了,將就着看看吧。”

上官飛雲見他似乎心不甘情不願的,大怒,伸手向書抓來:“還回來。”

秦風一個箭步跳到門口:“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姑娘哪有收回的道理。”

“站住,”上官飛雲喝住他,問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秦風笑答:“因爲我不想再吃稀飯了。”

飛也似地跑了。

上官飛雲等秦風走遠了,喃喃地道:“奇怪,這小子哪來這麼多錢?難不成真是搶來的。”

秦風愉快地向外走,想要把這個好消息快點告訴蒙傲。

蒙傲聽完後也心情激動,一個勁地感謝秦風。

秦風回到房間,急不可耐地把書取出來研習。

秦風曾見過秦槐雪冰天賦的賦技“冰之刃”,雖然對他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但威力也是不小。

而江海天的旋風刀威力更大,竟把無形的風當作有形之物來進行攻擊。

那麼這“風刃”威力又如何? 打開賦技書,秦風發現這本賦技書竟然只是上卷。

這卷的內容講的是如何把擊出的風轉化爲無數鋒利的刀刃般的武器,順風時可發以把風刃隱藏在自然的風中,讓敵人不易察覺。

和旋風刀不同的是, 權傾南北 ,不但種類更多,威力也更大。

讓秦風心跳的還在後面,這風刃介紹說下卷的賦技在賦者達到賦王等級之後,可以把自然之中的風力轉化爲威力無比的鋒刃。也就是說如果颶風把人捲入其中的話,在颶風內部的風刃可以立刻把人絞成碎片。

可是下卷在哪裏,是上官飛雲故意只給自己上卷還是說他只有上卷?

秦風想不了那麼多了,他必須在這一個月之內學會這門賦技,這樣在覈心弟子選拔賽中他纔有更大的勝算。

可是在這之前他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到白雲城裏走一趟。

上官飛雲每次讓他煉賦藥,他總是邀沈麗一起去白雲城遊玩。

其實藥草他可以立刻到武聖圖裏去購買,甚至他自己乾坤袋裏也有許多,但是如果他不出門就會遭到別人的懷疑。


秦風走進預備弟子處,東找西找也不見沈麗,只好坐在沈麗房門口。

坐了一會兒也不見沈麗回來,正在低頭嘆氣,突然聽到熟悉的一聲“秦大哥,你怎麼來了?”

秦風擡頭一看,沈麗笑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

秦風一喜,正要回話,突然發現沈麗後面居然又站着方雲。

嫡女厚黑攻略 ,他笑着對秦風道:“秦兄,你好。”

秦風每次來都看見他和沈麗在一起,他懷疑方雲已經知道了沈麗的女子身份而心懷不軌。

秦風壓住心頭的不快,把沈麗拉到一邊道:“你怎麼又跟他在一起。”

沈麗笑道:“沒什麼啊,他對我很照顧啊,你該不會還吃醋吧。你又不是天天來看我,我一個人寂寞無聊,找個人陪我說說話還不行啊。”

秦風無語,也懶得跟她再糾葛這些問題,問道:“我要去白雲城一趟,你要不要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