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秦銘的回答在周雲嫣的意料之中,秦銘這個小子行事作風雖然有些不擇手段,但是對待朋友還是很夠意思的,周雲嫣自然是能夠看出來,楊雪凝對秦銘十分重要,所以在秦銘打算回答的時候,就已經戒備了。

Post by zhuangyuan

「你小心一點,站到我的身後。」周雲嫣說道,戒備的看著眼前的黑衣女子,防止著那個女人偷襲。


秦銘的眼神轉換不定,緊接著他輕輕推開了周雲嫣,站到了這個黑衣女子的面前,「你找死啊!」周雲嫣看到秦銘的舉動嚇了一跳,這個小子可真夠可以的,自己把他護在身後都不能夠保證他能夠活著走出去,這個小子竟然自己走出去,這不是找死么。

而就在這個時候周雲嫣感覺秦銘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他渾身散發出金黃色光芒,而且修為也在不斷的往前推進,頭上的束髮金冠「砰」的一聲碎裂開來,化成粉末飄散四方。

秦銘的實力增長到了一個很恐怖的地步,周雲嫣呼出一口氣,對方的實力竟然比自己好像還要高,秦銘渾身上下充斥著狂暴的元氣,空間都產生了波紋。

就連秦銘開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含煙,你我爭鬥多年了,難道非要一直斗下去么?」此時秦銘發出的聲音是清脆悅耳的女聲。讓周雲嫣有些驚訝。隨即她就醒悟了過來,看來應該是那個楊雪凝暫時佔據了秦銘的身體。 看到這樣情況,周雲嫣的兩眼都在冒著星光,有了這個高手幫忙,日後在妖獸森林之中行走的話,就容易多了,對付那紫冰飛天蟒也容易多了。

自己和這個楊雪凝聯手,根本就不用怕眼前的這個含煙了。想到這裡她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楊雪凝你終於出來了,廢話少說,一切就用實力說話吧。」含煙眼睛一寒說道。

楊雪凝嘆了一口氣,只看到一道金黃色的光芒閃過,她的身形就消失了,含煙哼了一聲也跟了上去。周雲嫣剛才不過是失了一下神,對方竟然就消失了,看來這兩個人的身法都很好啊。她探尋著兩個人的波動也跟了上去,這個地方只剩下了痛苦的哀嚎聲,和官府來到這裡的士兵搶救傷者的聲音。

楊雪凝和含煙虛空而立,在空曠的地方沒有絲毫節制的動手了,這一戰可以說是驚天動地,劍氣縱橫之下,在地上劃出一道道的溝壑。

周雲嫣看著半空之中的激戰,她眯了眯眼睛,這種高手的對決,也不是普通人能夠看到的,能夠接近一點看的話,最少也要同等級的高手,不然的話,光是對方的劍氣就能夠把那些人殺死。

天墉城這下子震動了,他們倒是都知道對方的實力高強,所以並沒有靠的太近,而是站在城牆上面觀看,饒是如此那遠處半空之中傳來的陣陣波動也是讓他們這些人有些扛不住。他們並不能夠看到交戰雙方的身影,只能夠看到一道道金黃色的劍氣和黑色的劍氣在天空之中來回的撞擊,發出如同雷聲般的轟鳴聲。

這種層次的打鬥不是他們能夠觀看的了的,對於這件事情擔心除了秦仁之外還有雲飛揚,雲飛揚以為有了含煙的出手,那個秦家還不是手到擒來啊,沒有想到會發生現在這種事情,那這個意思也就是說秦家可是有造化之境的高手坐鎮的啊,想到這裡他就有些后怕,幸好有含煙嘗試啊,若不然的話,自己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這件事情他可是沒有告訴季家,因為季家若是跨了對自己也是很有好處的,現在他就期望自己這邊的含煙能夠獲勝,若不然的話,秦家在這個天墉城恐怕會不可一世的。

秦仁也是十分的震驚,他原本以為秦銘在對方的手中連一招估計也走不了,但是沒有想到演變成現在這種情況,看遠方的元氣波動,兩個人的實力相差的不是很多啊,這也就說明秦銘的身邊可是有造化之境的高手護持啊。

想到這裡秦仁就十分的高興,就算是把秦家的家主之位傳給秦銘他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有了造化之境的高手護持,自己的家族別說是在天墉城了,就算是整個皓風國揚名立萬都是遲早的事情。

同時驚訝的自然還有閆雪和武雲,現在他們兩個人明白了,為什麼人家秦銘不想進入青雲宗了,之前他所說的話都是借口,有了這麼一個高手護持專門教導自己,他才懶得進入宗門呢。在青雲宗中就算是秦銘得到了宗主的讚賞,但是宗主的事情那麼多,是不可能每天都教導秦銘的。

怪不得這個小子的實力這麼高強,有這麼一個高手在這裡怪不得了。閆雪翻了翻眼睛,武雲和閆雪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的眼中都在放光。

他們能夠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波動,比之自己的宗主好像也不怎麼遜色啊,這也加強了他們把秦銘拉攏進入青雲宗的決心,因為把秦銘拉攏進來,多多少少就能夠和那個高手扯上一些關係,那麼自己這個青雲宗可就是有兩個造化之境的高手了,在眾多的宗門之中就處於領先的地位了,想想他們就覺得十分激動,看來等下秦銘回來之後要好好的商量一下了。

對於秦銘的這件事情,閆雪和武雲很有默契的沒有對自己的那些同門說,他們可不希望對方搶了自己的風頭。

除了真正知情的這幾個人,剩下的人全部都不知道,還以為是哪兩個高人選擇在這個地方比試呢,厲絕塵看到遠處的打鬥嘆了一口氣,看那些人的實力,他就知道自己城中那些無辜的百姓是白死了,他實在是沒有勇氣去指責他們。但是他心中還是說著,那兩個人也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的修為,竟然還在城市中心打鬥。他輕輕的搖了搖頭,那裡是百姓聚集的地方,他們剛才雖說只是用了一招,但是卻是殺了最少三四千個一點武功也不會的百姓啊。

不過這件事情也沒有地方說道理去,因為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高強了,他根本就得罪不起啊,看到現在這種情況,也就只能夠嘆氣了。

雙方交戰已經很長時間了,周雲嫣在下面一直在觀看著,這兩個人的實力都不錯,但是因為這兩個人的速度太快了,周雲嫣也不好出手。

楊雪凝和含煙交手沒有多少時候,就感覺到了不舒服,一來是因為含煙的實力太強了,二來是因為她現在藉助的是秦銘的身體,這麼強烈的打鬥對秦銘的身體傷害是很大的,這次不同於上次雪凝佔據秦銘的身體。

那個時候司徒雲落他們那幾個人的實力要遠遠的低於雪凝,所以她運用的力量不是很大,但是現在卻是不同了,楊雪凝都已經感覺到了秦銘身體骨骼在咯咯作響,雖然有雷神精血的維持,但是彼此之間的實力相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含煙對於楊雪凝的虛實也是十分清楚,她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看你還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哼。」她知道只要是自己再堅持一會,那麼楊雪凝就不得不收手了。

楊雪凝眉頭一皺,她現在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而且就算是在她全盛時期,對付這個含煙在一天之內也分不出什麼勝負,更不用說是現在了,她手中金黃色的劍芒爆閃,向著含煙就沖了過去。

含煙也運足元氣衝殺了過去,周雲嫣看到這是個機會,運用元氣直直的衝殺過去,含煙的元氣被楊雪凝和周雲嫣這麼上下一攪頓時宣告破裂,她踉踉蹌蹌的退後了幾步,臉色有些發白顯然是吃了悶虧。

而楊雪凝手掌之中的金黃色的元氣,閃動了幾下也消失了,失去了楊雪凝力量支撐的秦銘直直的從天空掉落下來,周雲嫣眼疾手快的把秦銘接住了。

含煙運動元氣打算趁著這個機會把秦銘解決掉,剛剛行走了兩步她就停了下來,臉色有些紅潤了,哼了一聲離開了這裡,她被周雲嫣和楊雪凝聯手打的受了點傷,而且秦銘的身邊現在還有周雲嫣在,她顯然若是動手的話,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不過既然知道了秦銘的所在,那麼日後對付起來就容易的多了。

周雲嫣看到含煙已經離開了,才把戒備的神色放鬆下來,查看了秦銘一眼,秦銘這個時候雙手顫抖,雙腳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而且他臉色鐵青,嘴角不住的抽搐,好像是在忍受著劇烈的疼痛。

周雲嫣哼了一聲,「讓你小子再逞能,現在不得瑟了吧。」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就是不屬於自己的,若是貿然用了的話,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但是周雲嫣對於秦銘還是十分好奇的。

這個小子的身體強度還真是可以,竟然能夠承受造化之境高手力量這麼長時間,若是一般人的話,就算是天陽之境的高手,都會爆體而亡的。這個小子還真是得天獨厚啊。

不過現在不是調笑的時候,周雲嫣知道現在的秦銘傷勢很嚴重,環顧了一下四周,找了個僻靜地方給秦銘運功療傷。 但是周雲嫣的元氣在進入秦銘身體之後,就感覺到了不對,自己的元氣竟然遇到了抵抗,而且就在這個時候秦銘的身體猛然冒出一道灰色的光芒,光芒閃過之後,周雲嫣就更加奇怪了,自己對於進入秦銘體內的元氣就再也沒有感覺了。這種情況周雲嫣還是第一次遇到,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銘一眼,心中暗說,看來這個小子身上的秘密還真是不少啊。

自己的元氣進入了秦銘的身體之後,周雲嫣就看到秦銘的臉色好像恢復了一點,既然有效果,那麼她就沒有在吝嗇自己的元氣,小股源源不斷的向著秦銘的身體之中灌輸。

外面的打鬥雖然停下了,但是秦仁他們這些人的討論還是沒有停止,他們在外面可是清楚的看到了這次的戰鬥竟然還有人偷襲,而且偷襲的人實力竟然也不弱。勝負已分,秦仁和雲飛揚都是十分在意究竟是誰贏了。沒有理會厲絕塵他們這幾個人,都紛紛神色慌張的向著自己的家族走去。


秦仁回去的時候,秦銘還沒有消息,這讓秦仁的心懸到了嗓子眼,而雲飛揚則是不然他看到含煙正坐在自己的大廳裡面,而且臉色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想到秦家竟然也有造化之境的高手相助,那麼日後還是要麻煩前輩了。」雲飛揚說道,現在他覺得含煙的這一次不是浪費了,若是有含煙牽制住對方的話,那麼自己和季家動起手來就容易多了。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幫你做好的。」含煙翻了翻眼睛說道,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雲飛揚一眼,對於現在的這種情況含煙是志在必得。楊雪凝的功力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經過了這次的打鬥,想必她是不能夠出手了,但是那個周雲嫣可是不能不防啊。

含煙對於周雲嫣剛才那種偷襲的行徑十分不齒。若是剛才沒有周雲嫣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的話,楊雪凝現在可能都已經死在自己手中了,自己也就不會受傷了。

楊雪凝不能夠幫助秦銘了,但是周雲嫣還是會的,只要是能夠牽制住周雲嫣的話,那麼這事情就好辦多了。

雲飛揚聽到含煙的話,放下了心來,在得知秦家也有造化之境高手的時候,他可是嚇壞了,但是有了含煙的幫忙他就不怕了,只要是她能夠牽制住造化之境的高手,他們得手的機會可是有九成啊。

不過這一切還要等到這幾個青雲宗的人走了再說,若是自己這三家爭鬥的話,他們這幾個人也不知道該如何自處啊,季峰,雲霆和秦滅他們都是青雲宗的弟子,若是為了自己徒弟的宗門的話,這些做師父的還真是不知道怎麼幫忙,一個是自己的徒弟,一個是自己的師兄弟,想想他們都覺得為難,他現在也有些埋怨,這些人在宗門裡面看他們的比試不就完了么,為什麼非要來到這裡觀看,真是閑著沒有事情坐了。

秦仁這個時候就派人去尋找秦銘,不管是死是活他總要找到秦銘的屍體,陳義和張英已經探查到了季家和雲家的家眷所在的地方,剛剛興高采烈的回到秦家,打算把這件事情報告給秦銘呢,就看到秦家這個時候忙成了一片。

秦仁看到陳義和張英之後,也沒有理會他們帶來了什麼消息,「有什麼事情等到把秦銘找到再說。」現在什麼事情秦仁都聽不進去,找到秦銘才是最關鍵的。

陳義和張英聽到這句話只好把自己心中想要說的話咽了回去,出門尋找秦銘去了。

有了周雲嫣元氣的灌輸,一炷香之後秦銘就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站起身來,疼得秦銘齜牙咧嘴的,自己的身體都好像散架了似的,十分的疼痛。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傷勢,但是秦銘卻是有苦自知啊。

「你沒有什麼事情了吧?」周雲嫣看到秦銘站了起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銘一眼問道。

秦銘翻了翻眼睛,「沒事,不過就是身體疼得厲害。」

周雲嫣呼出一口氣,只要是沒有生命危險那就好,對於秦銘的能力周雲嫣可是越來越欣賞了,有了這個小子那麼橫行妖獸森林還不和鬧著玩似的啊。「疼點就疼點吧,你小子能夠把命保住就不錯了。」

「嗯,我現在很知足。」秦銘點了點頭,這次比之雪凝那一次可是兇險多了,在自己的意識之中,若不是有雪凝幫忙控制住自己的靈魂,那麼秦銘現在就已經煙消雲散了。

不過這個秦銘嘆了一口氣,「但是這個能力,我段時間內是使用不了了。」經過這一次戰鬥,楊雪凝的元氣大傷,段時間內是不能夠幫助秦銘了,這也就是說秦銘這段時間又少了一個底牌,這個讓秦銘的心中沒有安全感。那個含煙對自己虎視眈眈,現在又探查到了我秦家所在的地方,若是不把含煙解決了的話,那麼日後的路可是不好走啊。

若是含煙沒有在天墉城的話,那還好說一點,自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可惜的是對方偏偏在這裡,若是自己真的跑了的話,那麼含煙絕對會對秦家的人動手的。

秦家的人太多了,根本就走不了,一想到這裡秦銘就嘆了一口氣,進退兩難啊。

殺了含煙,這是最好的辦法了,不過這也就是秦銘想想罷了,造化之境的高手可不是那麼容易殺死的,楊雪凝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還有雪凝,她靠著自己造化之境的修為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呢。想想秦銘就感覺頭痛。

「放心吧,這段時間我會保護你的安全的。」周雲嫣說道,她可是還需要秦銘幫助自己進入妖獸森林呢,至少在秦銘沒有幫她完成任務的這段時間,她是不會讓秦銘死去的。

「這樣那就太麻煩你了。」秦銘說道,現在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整個天墉城之中,也就只有周雲嫣的實力能夠和含煙抗衡,他還要靠周雲嫣拖延了,若是周雲嫣說這個時候走的話,秦銘也會想辦法把她留下來的。

「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只要是你幫我完成了任務,那就是對我的報答。再者說了那個含煙被我打傷了,實力大不如前,現在就算是對上我的話,也不是我的對手。」周雲嫣自信滿滿的說道,對於自己那一擊她可是很有信心的。

聽到周雲嫣的話,秦銘稍稍放下了心,帶著周雲嫣向著秦家走去,為了掩飾周雲嫣的身份,秦銘只有讓她帶了個斗笠。不得不說帶上斗笠的周雲嫣還真是有一股神秘的色彩。

秦銘也問過周雲嫣,能不能夠改變自己的相貌,他在明月城的時候,同為造化之境的陸冰原可是能夠用元氣改變自己相貌的,若是周雲嫣也會這個功法的話,那麼自己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可惜的是周雲嫣並不會這個功法,所以就只能夠用土辦法了。

秦銘也略微研究過易容之術,可是一直沒有試驗過,他也不敢在周雲嫣的身上試驗,若是真的發生什麼事情的話,周雲嫣殺了自己的心估計都有。

剛剛走進天墉城,秦銘就看到陳義這個小子,招呼了一聲,陳義聽到熟悉的呼喚聲眼睛一亮,「少爺。」扭頭掃視了一眼,看到秦銘的時候眼睛一頓,疾走了兩步來到秦銘的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銘一眼,「少爺,你沒有什麼事情真是太好了。」

陳義這個小子十分機靈,他剛剛進入秦家的時候,看到秦仁的臉色就知道發生了一些事情,而秦仁又讓自己尋找秦銘的蹤跡,這讓陳義驚了一下,八成是秦銘出了事情了,陳義和張英急忙出來尋找,希望秦銘沒有事情,那個楊老爺子可是三令五申的讓自己保護好秦銘的,若是秦銘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回去楊老爺子還不扒了自己的皮啊。

現在看到秦銘的衣服除了有些破爛之後,並沒有發現別的傷勢,對於秦銘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雖然好奇但是也是知道什麼事情該問什麼事情不該問,不過秦銘沒有事情那對他來說就是一件好事情了。

「你們這是怎麼了?」秦銘問道,他可是讓陳義探查季家動靜,這個小子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哦,是秦家主讓我們出來尋找少爺的。」陳義說道。

「嗯,」秦銘看了看喧鬧的街道,又看到陳義欲言又止的樣子,「有什麼事情會去再說吧。」 「哎。」陳義應了一聲向著秦家走去,看到陳義健步如飛的往前走,秦銘卻是行動緩慢,周雲嫣笑了一聲。

「哎,你小子等我一會啊。」秦銘翻了翻眼睛說道,「過來扶我一把。」

陳義聽到秦銘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就看到秦銘行動有些不便,陳義應了一聲,走過來背起了秦銘向著秦家走去。

進入秦家之後,門口的守衛就把這裡的事情告訴了秦仁,秦仁急忙走了出來,看到秦銘雖然行動不是很快,但是好在性命還在。

閆雪和武雲也來到了院落裡面,看到秦銘能夠活著回來,他們都是讚歎了一句,「能夠在造化之境的高手手中逃生的,秦銘這個小子恐怕是第一人了。」

探查了秦銘一遍,發現秦銘的身上沒有什麼傷勢之後才注意到身邊的周雲嫣,剛開始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仔細的探查了一下,就感覺到了對方高深莫測。

看到秦仁的目光,秦銘介紹著說道,「家主,額,那個這個是我的師父。」

「前輩您好,這段時間多虧了前輩對秦銘的照料。」秦仁立刻恭敬的說道,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那個什麼的造化之境的高手了。

「秦家主不用客氣,秦銘這個娃子很討人喜歡。」周雲嫣笑著說道,同時還伸手摸了摸秦銘的頭,讓秦銘一陣惡寒。

「呵呵,前輩裡面請。」秦仁說道,有了這個造化之境的高手,秦仁的心就算是穩住了。

閆雪和武雲也行了一禮,周雲嫣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青雲宗的都天七殺劍陣名震東南,我倒是真想找機會請教一下。」

「呵呵,前輩說笑了,若是前輩來到我青雲宗,我們歡迎還來不及呢,怎麼會用都天七殺劍陣呢。」武雲笑著說道,青雲宗的這個陣法也不是什麼秘密,在一些大宗門或者是家族之中都能夠聽得到。

「呵呵,改天我一定會去拜會的。」周雲嫣笑著說道,心中卻是想著若是眼前的這兩個人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恐怕就不會說這句話了,早就對自己動手了。

武雲看到秦銘和他這個所謂師父的行為,能夠看出來他這個師父對於秦銘可是十分喜愛,若是秦銘能夠進入青雲宗的話,那可真是一件好事情,他們這些做師父都是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夠青出於藍的,若是秦銘進入了青雲宗,合兩家之長,日後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這對於秦銘來說是好事,但是這件事情閆雪和武雲是不敢說的,守著人家的師父公然敲牆角,弄不好會弄巧成拙的,對於這件事情等到比試的事情了了之後,要抓緊時間回到宗門和諸葛長老商量一下子。這種事情武雲和閆雪可是不敢輕易做主。

秦仁把周雲嫣請到了客廳,看著對方的身形他總是感覺很熟悉,好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了,當初周雲嫣來到秦家的時候,和秦仁也是見過面的,所以秦仁感覺到眼熟也是十分正常的。

幾個人客套了幾句話之後,秦銘就看到陳義和張英在門口對著自己使眼色,看來這兩個小子是有什麼事情報告,秦銘起身告了一聲罪走了出去,在剛才進城的時候,秦銘就感覺到陳義這個小子有話要說,剛才忙著介紹周雲嫣所以把這件事情忘了,這個時候看到他們對自己使眼色。

秦銘走出去的時候扭頭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個周雲嫣還真是可以,把這幾個人唬的一愣一愣的。閆雪和武雲當初和周雲嫣可是交過手的,他們愣是沒有發現周雲嫣的身份,這讓秦銘十分滿意,若是閆雪和武雲真的發現了周雲嫣的身份的話,那麼秦銘就只有對他們兩個人下手了,而且殺了他們這個理由還不簡單,就是說他們是被含煙殺的。

不過現在這個情況也很好,從閆雪對秦冰月的態度就能夠看出秦冰月在青雲宗可是很受照顧的,若是把這個閆雪殺了的話,秦冰月還真是不知道能不能夠找到這麼護持自己的師父。

「少爺,我們發現了一件事情。」陳義說道,說話的時候他瞅了瞅周圍,看那個樣子好像生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什麼事情?」秦銘最不喜歡的就是賣關子了,有什麼話就說么。

「那個我們發現季家和雲家,秘密的把家眷都送出了城。」陳義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秦銘是能夠猜到的,這是大戰的一貫宗旨,都是先要把自己的顧慮去除的。這樣才能夠無所顧忌的拚命。

「送到什麼地方你們知道么?」秦銘眯著眼睛問道,對於季家和雲家的人送不送人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對方把人送到了什麼地方,若是把這些家眷掌握在手中的話,那麼日後對付季家和雲家,也能夠省卻不少的力氣呢。

陳義和張英要對秦銘說的就是這件事情,他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笑著說道,「我們跟蹤他們去的,他們的落腳之處我們都知道。」

秦銘笑著說道,有這個消息,那麼對付起季家和雲家來說可就更加方便了,這兩個小子真是自己的福將,「他們那裡的防守嚴密么?」秦銘想要派人把季家和雲家的人都掌控起來,但是他現在能夠派出去的人手不是很多。

「他們那裡的高手倒是有幾個,我們只是跟蹤他們到了落腳的地方就立刻趕了回來。」陳義撓了撓頭說道。

秦銘想了一下,這幾天的比試迫在眉睫,若是季家和雲家真的要對秦家下手的話,那麼保護家眷的人手自然就會減少了,「監視季家和雲家的事情,我交給別人來做,你們去監視他們兩家的家眷吧。」秦銘想要先摸清楚對方的情況,之後再想怎麼下手。


陳義和張英自然知道秦銘的用意,其實他們在把這個消息告訴秦銘的時候,就知道秦銘一定會把那些家眷控制起來的,用來要挾季家和雲家,秦家對於自己的家眷很是在乎,換做季家和雲家也是一樣的。

看著兩個人領命走了出去,秦銘呼出一口氣,若是能夠把這兩家的家眷控制住的話,和季家和雲家的人交手起來可就更加容易了,而且控制了對方的家眷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夠斬草除根,免得日後有這兩個家族的後人來找自己報仇。

他們的計劃就沒有秦銘的周詳了,他們若是派人保護家眷的話,一定會讓自己家族的保衛力量受到威脅,但是不派人過去的話,他們又不怎麼放心。

秦銘就不同了,清風寨易守難攻,而且在山脈之中的位置很是特殊,所以秦銘是很放心的。

此時夜幕降臨,一切又恢復了平靜,晚上人們的談話內容,就是下午發生的這場驚天動地的打鬥,而作為這個事件的主角之一,周雲嫣這個時候正在和秦銘商量著事情。

還是關於含煙的事情,周雲嫣知道自己的那一擊打傷了含煙,但是想要殺死她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你放心好了,若是含煙在這個時候出手的話,我會設法纏住她的,盡量不會讓她擾亂戰局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