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秦林眉頭一皺:“丫頭你再這麼說我真的要生氣了,我們是一樣家人!你以後別再說這樣的話了,知道嗎?”

Post by zhuangyuan

丫頭滿意的點了點頭,他也相信秦林是真的不在乎這些。

那林兒則是開口道:“爹,娘,我能跟舅舅出去嗎?”

秦林先點頭:“我覺得可以,丫頭,你們也隨我一同出去吧。”

丫頭笑着罷了罷手:“我們老夫婦就算了,在這村兒裏也生活慣了,倒是林兒這孩子我怕他出去了給你添麻煩。在這村兒里長大,什麼都不懂,笨手笨腳的。”

秦林笑道:“哪又如何?再說當年我剛到大陸的時候也不是傻乎乎的嗎?再說了,我的侄子只要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兒,天塌下來舅舅給你頂着。”

林兒滿目崇拜的看着秦林,秦林轉念一想,說道:“你們一家三口把林兒的名給更了吧,堂堂男兒,這麼叫算個什麼樣子。”

那林兒似乎也是心有不甘隨,想了片刻,見丫頭夫婦依舊不知怎麼取,他便開口道:“不如就叫餘強吧!以後我要像舅舅一樣的強!”

秦林大笑道:“好,這個名字不錯,不過世界這麼大,舅舅這點境界還是不夠看的,你以後要比老子還要強才行!”

餘強也是站起來一本正經的喊道:“好!我以後一定會做一個比舅舅還要強的強者。”

衆人一陣鬨笑,事情也就算是這麼定了。

?丫頭夫婦不願離開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們在這裏生活慣了,也是老了,在哪都是一樣的。

匆匆一晃兩月已過,該敘的舊也是敘了,秦林不得不離開。

餘強年輕氣盛,早就盼着秦林帶他離開了。

一路上秦林應着餘強的要求,風馳電掣的飛行着。

看着餘強那一臉的天真,秦林也是很開心。

只是秦林不曾料到,就是這個今日還單純善良的少年,在未來的某一日,將秦門帶入了絕境。 這樣的趕路,秦林也是數月沒有過了,爆發的相當徹底。

貫穿整個大陸也就半日的時間,便到達了秦門。

剛一回到秦門,蹭蹭蹭的便是數道身影圍了上來。

那第一個便是秦一,一來便是單膝跪下:“秦一保護不利,請主人降罪。”

靈兒也是擔心的埋怨道:“大哥真是的,一點消息都沒有就消失幾個月,靈兒都要擔心死了。”

白宇航也是打着圓場:“娘子乖,興許大哥只是走得急,沒來得及通知而已。對吧大哥?”

瞪了那拍馬屁的白宇航:“行了,都是我的不是,你也別往自己身上攔了,源榮那小子你帶的怎麼樣了?”

秦一回道:“很好。”

秦林哭笑不得,和秦一說話太累了,他也懶得說,便把柳青召過來,介紹道:“他叫餘強,以後就由你帶着了,好好訓訓,看以後是源榮那小子有出息,還是這小子有出息。”

那柳青笑道:“大哥放心,絕對不比源榮遜色,你是不知道源榮的打算吧?”

秦林一愣:“怎的?他想離開秦門嗎?老子不打斷他的腿!把給我叫出來。”

柳青大笑,趕緊解釋道:“大哥誤會了,你就攆他走他也不會走的,源榮除了每日完成二哥吩咐的訓練外,便是在苦苦的專研丹藥之術。他說他想成爲秦門的第三位皇,藥皇!”

秦林樂了:“好啊,這小子有些理想啊,只有那能力,門主之位老子都可以讓給他。”

一旁的餘強結巴道:“舅,舅舅說的話當真?”

秦林眉頭一皺,心道:你這小子還真會找茬。不過依舊笑道:“當真,誰有本事誰來當。”

轉念一想,其實倒也無妨,秦林本來就對這些不太在乎,只要自己有真正的本事,這些虛名稱呼根本無所謂。

秦門依舊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只是秦林被靈兒一陣埋怨,嘮叨。不得不說這靈兒確確實實是婦人了啊,婆婆嘴念念叨叨個不停。

而那源榮最近似乎在丹藥之術上有了什麼難題,心事重重的,見了秦林也是魂不守舍的,不怎麼搭理。


秦林倒是覺得有些落寞了,以前走在哪都是一堆人,熱情得不行。

現在倒好,回來不是被埋怨,就是被人愛答不理的,他這門主當的有點憋屈。唯一個最最忠心不二的秦一呢,就是個機器人,只會幹事不會說話的。

秦林冷鼻子一哼,不愛搭理老子就算了,老子繼續出去玩兒,老子要離家出走!

只是秦林還是記着了源榮的事兒,先是急忙跑去了藥宗嘮嘮嗑,然後將凌宇凡請去了秦門。

畢竟秦門暫時沒有誰精通丹藥之術,那源榮再喜歡,再有天賦,也不可能自己捉摸透這種技術活啊。

凌宇凡得他爺爺的教導,煉丹之術很是精湛,再就加上與秦林的關係,自然會好好的教導那源榮。再說了,源榮的身份可是開源國的二殿下。

秦林在自家宗門內受人‘排擠’之後,灰溜溜的一個人繼續在外四處流浪,顯得分外的可憐。

前方不遠處便是郡州城了,看着這座里程碑,秦林心中感慨萬千。如果許大哥還在,那他們兄弟倆一定經常把酒言歡,甚是快哉!

城門的護衛也早已經換了人,景象還是往昔的景象,只是已經人已非記憶中人。

來到都督府門口,秦林讓人進去通傳了,心裏還挺期待的:不知道這幾十年過去了,那都督大人是否還會記恨於我?

許久之後,那護衛出來不滿道:“都督大人說了,不認識你,你別來搗亂,趕緊走開。”

秦林一樂,這人老了還真是容易往事啊,老子都記着你的情呢,你倒好,五十萬兩,說忘你就忘了?

秦林哪管那麼多,一個箭步蹭蹭便是直接闖進了都督府內。

王家大院依舊沒有什麼變化,秦林看着這些,心情也是有些舒暢,夾雜着傷感。人嘛,總是容易懷舊。

一隊王家護院上來一邊圍住秦林,一邊呦呵着。

幾股強大的氣息瞬間涌來:“好大的膽子,何方小輩如此狂妄!”

秦林哈哈大笑起來:“前輩,多年不見,你可是把小子給忘了?”

那人自然是王府的管家,當年的劉伯清,只是秦林當年都不記得他的名字,現在自然更不知道了。

那管家停下步子,看着秦林,片刻後大驚失色:“原來是你!你可是秦門之主?如若不是,今日你便留下吧。”

秦林嘆了口氣:“哎,我沒那命,被人給攆了出來,前輩饒命啊。”

劉管家幾十年的時間修爲依舊沒有變化,因爲確實是需要機緣才能突破的,不是時間累積的問題。

幾人都沒聽懂秦林的話,一旁響起聲音:“劉管家不必緊張,這人正是秦門之主。”

秦林轉頭看去,那男子有些眼熟,細細一想,正是當年十大菁英之一王璽!只是今日的王璽已經是中年容貌,或許這化神初期也是近年才突破的,所以沒能保持住青年模樣。

相對來說,秦林算是幸運的了。雖然修爲進展緩慢,但是當年二十歲的時候便擁有了焚天,一直被焚天滋潤照顧着,所以今天依舊是青年那般模樣。

只是嚴肅起來之時,多年的經歷和磨難,那股透出來的堅毅和氣場,遠非普通青年能夠比擬的。

秦林大笑道:“王兄原來還記得我,當年匆匆一眼,也不曾有過交流,王兄今年來可還過的好?”

王璽態度似乎很一般:“託秦門主的福,我王家沒有被滅門。”

秦林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覺,他輕聲問道:“王兄此話怎講?還請明言告知。”

那劉管家冷哼道:“秦門主今日高高在上,我王家太小了,容不下您這尊大佛,還請移駕。”

秦林眉頭一皺:“前輩,晚輩確實不知發生了何事,還請告知在下。”

劉管家老眼一紅:“當年你挑撥我們王家與周家關係,弄得那周家果真和陸家結盟了,老家主大人被陸家的人給殺了!你快滾!我們王家請不起您這尊大佛。”

秦林雖然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但是一切必然與他有關係,他也沒有很大的歉意。王雲的資質很普通,他雖然記得,但是也不再詢問。只是對着王璽說道:“王兄,關於都督大人的事,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了。另外我想邀請你加入秦門,不知你意下如何?我想對你的修行很有幫助。”

那王璽冷笑道:“高攀不起,恕不遠送!”

秦林也是沒辦法了,再次表達了歉意便是告辭了。

當年秦林初入江湖,來到的第一座大城鎮便是這個郡州府。

那王都督雖然有自己的私心,可是對秦林的照顧和幫助確實實打實的。

今日王家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給王家一個交代。 .?打聽到了陸家的所在,秦林很快便到了陸家。

.也根本懶得好言好語去說什麼,直接便是散發出強大的氣場,降落在陸家上空。

.陸家之人早已察覺了,自然紛紛起身。

.秦林的氣場強大類似於化神中期修爲,陸家化神有三位,而且近年間那老供奉也是邁入了虛神境界,陸家已經成爲北大陸的大家族了。

.當年與西南大陸的爭鬥,陸家也是沒少出力。

.只是陸家的人都沒見過秦林,自然怒氣衝衝。

.那陸家家主陸振興狠聲道:“哪裏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今日不給個交代,不管你是哪家的後輩,老夫定將斬殺於你。”

.秦林冷笑道:“哦?原來陸家這麼強悍?看來我有些低估了你們啊。”


.陸家家主眼一眯:“你是誰?拜訪我陸家也該從正門而入,讓下人通傳一聲吧?”

.秦林不理會他說什麼,只是笑道:“陸洪那小子英年早逝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老來得子啊?不然,陸家滅了香火可就不好了!”

.陸家衆人都是一震,一位長老怒斥道:“大膽小輩,究竟是誰,如此的無禮,老夫今日定不饒你!”

.秦林白了他一眼,繼續對着陸家的家主說道:“當年王家的家主是被你們哪些人斬殺的,自己站出來,我可以不多做計較。”

.陸家家主眉頭一皺,隨即冷哼道:“你是王家的什麼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憑你想泛起什麼風浪?”

.秦林笑道:“我只是王家的故人罷了,今日來要個交代,既然你們不願意給我一個交代,那我只能自己動手了,可能你們付出的代價會高一點。”

.說巴,巨大的高溫血海滾滾的翻騰起來,整座陸家溫度漸漸的升高,一股血腥之氣瀰漫開來。

.那陸家家主突然一聲大叫:“你!停手!你是秦門之主?你可是秦門之主?”

.秦林是一人獨自前來的,所以能省的事自然要省,如果真是要打起來,他也只能灰溜溜的跑路的分兒。

.不過秦林還是有把握能夠逃命自保的,另外就是秦林還是比較相信自己這個稱呼的,畢竟仁皇大婚是何等的場面?嚇尿了整個大陸的各方勢力!

.秦林繼續笑道:“哦?現在認得我了?你覺得晚不晚了?”

.陸家的衆人都不敢再輕視這個秦林,人的名,樹的影,秦門之人的殺伐果斷和血腥無情誰人不知?當年沒有一個虛神強者坐鎮的情況下,都能在南西北大陸掀起大戰,更何況現在秦門之主迴歸之後。

.正如秦林所想,仁皇大婚的排場在整座開源大陸所有勢力心中都留下了陰影。甚至達到了生死關頭寧願依靠和開源皇室作對也不和秦林作對的境界。

.當然那只是一些不太知情的人確實有些高估的猜測罷了。但是有一點毋庸置疑,那就是秦門的影響力!

.那陸家家主見秦林動怒,也是着急了:“秦門主還請息怒!老夫確實不知是秦門主大駕,還請息怒,高擡貴手!”

.秦林一聲冷笑:“我最後說一次,給我和王家一個交代。”

.那陸家家主猶豫許久,衆人也是無奈的對視着,最後還是一位長老站了出來:“秦門主,當年之事是我所爲,今日我自廢當場,還望秦門主高擡貴手,放過陸家!”


.王家現在的實力與陸家拉的更大了,秦林爲了討個公道,也算是和陸家徹底的鬧掰了。

.一個擁有虛神和數名化神境界的家族,秦林自己心裏有譜,光靠秦門,那絕度是要拼盡全力才能取勝。

.而雖然對王家有愧疚,可是也不至於拉上整個秦門來報答吧。

.今日陸家的一位化神中期強者,苦苦修行數百年,願意自廢當場,說實話,這條命比那都督的命值錢多了。

.見秦林點頭,那陸家的長老也果真是豪傑,直接便是化掉了修行數百年的真元,徹徹底底的成了一個普通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