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秦劍天,秦家。是修羅王城的老牌勢力,但世人不知道的是,他還有一層身份,是當時易家的秘密守衛者之一。

Post by zhuangyuan

自從天驕皇朝滅亡后的幾千年來,秦家一直默默地呆在修羅王城,為的就是有一天能找到易家的後人,然後輔佐他重建天驕皇朝。

而這一代的秦家家主秦劍天終於是皇天不負有心人,竟然意外地遇到了同樣在不斷尋找盟友的易水塵。在相互試探了幾番,更是在一番不打不相識之後,兩方才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這時,秦家也成了易水塵想要復興天驕皇朝的最堅固的盟友!

沒錯,易天師是想恢復天驕皇朝,可易家不僅僅只有他一個易天師,也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有這能力。一開始是因為他,易水塵等人才不得不停止下來,專心等易天師長大,可易天師不幸『夭折』之後,易水塵就不得不再次出來了!

他在易家呆的時間更長,說到復興天驕皇朝,他比易天師更為迫切!

在得知了秦家的身份之後,易水塵又得知了現在易家又處於一個很神秘的反修羅王城的勢力當中,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是什麼,但兩者的目的卻有著共同性!

首先便是要擊垮修羅王城的勢力!所以兩方人馬有必要聯合一起,而秦劍天和易水塵便當了這兩者之間的牽線人……

當然了,在所有人的眼裡,他倆還都是誰都不認識誰的! 我心中暗道這劉洋說話還一套一套的,以前我還真沒看出來這貨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訛人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竟然提出什麼青春損失費?這不明顯就是訛人嗎?

我心中的火瞬間撩了上來,語氣有些激烈的說:「我說過,我的兄弟沒睡你女兒,你耳朵聾啦?」

我發誓,這是我第一次在酒吧里發這麼大的火氣,就算以前陳斌來找我麻煩的時候我都沒感覺這麼惱怒。

至於原因,我想應該很簡單,陳斌這人品行敗劣我教訓教訓他就是,沒必要大動肝火。可劉洋不同,他為人師表,就應該品行端正,否者怎麼教導芊芊學子。

他現在的這幅摸樣和外面的流氓打架有什麼區別?那他憑什麼坐上今天這個位置?

身為老師的身份,難道僅限於知識的豐富,難道品行這方面就不待考究了嗎?

而且劉洋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教不好,那他怎麼能教育好國家未來的花朵,他還配當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嗎?

劉雙雪能成為今時今日這幅摸樣,在外面鬼混被人家搞大了肚子竟然還假裝自己是一個可憐者的摸樣上門討要說法?難道她連最後的一點兒顏面都不要了嗎?

整個舞池瞬間便安靜了下來,連粗獷的DJ都恰到適宜的關掉了音響,在場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探望了過來。

劉洋瞪著大眼珠子都快噴出火來,一張臉鐵青的望著我。

「劉老師,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我兄弟做的,我們一定任你處置,但是你可千萬不要血口噴人。既然你女兒的事情已成定局,我想大家坐下來好好商量,你覺得如何?」

畢竟人家身為老師,而且他身邊此刻還站著不少他的朋友,如果這件事情鬧開了,最終的受害者肯定是劉雙雪這個女孩子。

我顧忌到這些便想要讓劉洋借一步說話,這樣雙方都能留下一絲顏面。

劉雙雪還真是不知道臉皮厚,指著旺仔對著劉洋哭哭啼啼的說:「爸,你還不知道我嗎?我可是一個尊重傳統,老實本分的女孩子,我的肚子就是旺仔害的。」

「尊重傳統?老實本分?」

我輕哼了一聲,說:「請問你和旺仔交往多久就把自己的清白給他了?據我所知半個月前你才和旺仔交往了不到三天,難道區區三天就能讓你將一輩子的大事交給旺仔了嗎?而且事情才過了半個月難道你就確定你已經懷上了嗎?這就是你所謂的老實本分?尊重傳統?」

我的話音剛落,周圍看熱鬧的眾人也紛紛對劉雙雪指指點點,都說還從來沒有看見過老實本分、尊重傳統的女孩子穿著這副打扮。暗中諷刺劉雙雪就是在找「接盤俠」,恐怕連孩子親爹是誰都不知道吧。

劉洋被我點破了其中破綻,整個臉陰晴不定,而劉雙雪還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向劉洋撒嬌,表明自己絕對不是那種女孩子。

劉洋一揮手,竟然撒起潑來:「我不管,花貓,把你們老闆叫來,既然這個詬誶在你這裡上班,如果今天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讓你這家酒吧開不下去。」


「喲呵,口氣還不小?」我啐了一句。

現在我總算看明白了,做女兒的不懂事,做父親的只是一味的護犢子,這樣教出來的女兒懂事才怪。

「你再敢罵一句,老子揍你姥姥。」

劉洋鬆開了旺仔咬牙切齒向我沖了過來拽著我的衣領惡狠狠的瞪著我。

我輕笑了一聲,說道:「要不叫你女兒把褲子脫了,讓大家看看是粉還是黑色,如果還是粉木耳的,我和我兄弟任你處置。」

「使不得,使不得,老劉,你快鬆手。」

花貓連忙上前勸阻劉洋,還一個勁兒的偷偷握住劉洋已經握成拳頭的手。

隨後花貓在劉洋的耳朵旁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劉洋立刻愣在了原地。

「劉老師,這下你可以鬆開手了吧。」

劉洋聽見我的聲音連忙回過神來,鬆開了緊握住我衣領的手,然後又對花貓確定了一遍。

看著劉洋吃屎的摸樣,我知道花貓肯定是給劉洋說明了我的身份,所以他才會選擇冷靜了下來。

我整了整衣服,語氣平和的說:「劉老師,我還是那句話,公道自在人心,如果真的是我兄弟做錯了,任憑你處置。但是在此之前我還是希望能夠將事情的原委給查明,如果你不嫌棄,就到我辦公室去聊一聊如何?」

我對劉洋根本就沒啥好感,但曾經郭棟樑教導過我,所謂做生意就應該以和為貴。現在當著這麼多客人的面,我自然要裝得深沉厚道一些,城裡這麼多酒吧人家不去,偏偏來你酒吧消費,其實大部分客人最重要的還是捧老闆的面,所以我更不想當著這麼多客人的面爆發怒火,讓酒吧顏面掃地。

劉洋的語氣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般,瞬間便嫣了,一個勁兒的罷手,說:「沒必要了,我想肯定其中有什麼誤會,肯定是我錯怪旺仔兄弟了。」

劉洋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剛剛還詬誶、詬誶的叫囂著,轉眼間竟然稱呼旺仔為兄弟,真是黑饃多包菜,惡人多作怪。

「爸,你在說什麼?」

劉雙雪不明所以,狐疑的看著劉洋。

劉洋狠狠的瞪了劉雙雪一眼,劉雙雪這才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既然劉洋想要平息事端,我更是樂意不過了,「那就好,希望劉老師能回去好好教育一下女兒的觀念問題。」

「人家怎麼教育女兒,難道還需要你這個黃毛小子來插嘴嗎?」


緊接著,眾人的目光頓時被這道聲音給吸引了過去。

我心中是怒火壓不住,春風吹又生,今天是什麼黃道吉日,怎麼隨便一個人都敢在這裡來搗亂?

可當我順著聲音找過去的時候,頓時便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馬建忠…盛雲集團董事長,在我們城裡依舊是一號響噹噹的人物。

我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劉洋的身上,根本沒精力去注意馬建忠竟然也在我們酒吧中。

「馬總,真是太巧了,沒想到你也在這裡。」

劉洋頓時眼前一亮,好像和馬建忠還挺熟,連忙上前去打招呼。

不過馬建忠也只是淺淺的笑了笑,然後將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靜…相當的寂靜,恐怕現在掉一根針到地上都能聽得見聲音,這都是因為馬建忠的氣場太過於強大,其中一些自認為是出生豪門的子弟竟然都選擇了乖乖閉上了嘴巴。

因為大家都知道馬建忠的厲害,如果這些所謂的豪門子弟不小心惹怒了馬建忠,恐怕整個家族都會在一夜間消失掉吧。

我愣在原地顯得格外尷尬,畢竟我是深情酒吧的東道主,現在我是連一點兒脾氣都沒有,我深知馬建忠是那種分分鐘拆了這家酒吧都不帶喘口氣兒的。

花貓也愣住了,可他不愧是混跡人際關係十分嫻熟的大哥,連忙拿起一瓶酒和一個酒吧走了過去,先給馬建忠倒了一杯酒然後他舉著酒吧說:「馬總,真沒想到您會來我們這家小酒吧,真是讓小店蓬蓽生輝,小弟敬你一杯。」

這些事情應該是我這個當老闆做的,可現在我心中唯一想的就是如何儘快把這一尊大佛給送走。而且看劉洋和馬建忠打招呼的方式,雖然馬建忠看不起劉洋,但好歹他們也認識,剛剛劉洋能夠選擇平息這件事情完全是礙於我的身份,可當有了馬建忠這尊大佛,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想出什麼幺蛾子。

花貓舉著酒吧懸著空中,可馬建忠卻連正眼都沒看一下,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和周圍的靚女們攀談著,還發出哈哈的笑聲,完全沒把花貓的敬酒放在眼裡。

花貓看了我一眼,舉著酒吧伸也不是,縮也不是,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尷尬到了極點。

「馬總,我是這家酒吧看場子的大哥,我叫花貓。」花貓說話的方式還算是比較沉穩,絲毫都沒有因為尷尬而顯得局促。

「大哥?」

馬建忠轉過頭看了一眼花貓,然後吐了花貓一臉的瓜子殼,笑道:「真是奇怪,竟然有人在我面前稱大哥?」

頓時,在場看熱鬧的人也紛紛哈哈大笑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難道這事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還敢上前把馬建忠揍一頓嗎?

我頭皮有些發麻,此時小倩走到我的身旁,小聲嘀咕著:「黃濤,要不你給郭叔叔打一個電話吧,他倆的地位相等,我看馬建忠恐怕是十分願意踩這趟渾水。」

我連忙點了點頭,都怪剛才自己昏了頭,竟然連我最後的一張王牌都給忘記了,所以連忙掏出手機給郭棟樑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打了好幾個郭棟樑才慵懶的接了起來,問我有啥事。

我將現場的情況給郭棟樑說了一下,更是說明馬建忠在這裡打算鬧事,讓他來替我解解圍。

郭棟樑卻有些狐疑的說:「侄子,你是不是唬我?馬建忠怎麼可能會去深情酒吧呢?他什麼身份?你肯定喝醉了,讓花貓和張領班他們看著吧,你早點兒回去休息。」

顯然是郭棟樑不相信我說的,而且更沒有打算及時趕來的意思。

我心如亂麻,連忙給郭棟樑解釋了一遍又一遍我沒喝醉,還十分注重的強調馬建忠就是在我們酒吧里。 易天師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關於李煥雪,關於秦盈盈,關於自己的問題。李煥雪的母親是秦家人,是秦劍天的女兒,也是秦盈盈的秦姐姐。那麼這樣的話,秦盈盈就是李煥雪的姨媽了,而自己和李煥雪又是那種關係,這樣的話,秦盈盈豈不也是自己的……

算了,算了,不想這麼了,就當自己不知道吧!


快速地拋開了這些不該有的想法,易天師則繼續跟著秦盈盈在修羅王城閑逛著。

易天師也不想這麼混日子,可沒辦法,現在的他又不得不這麼做。

就在昨天,秦盈盈第二次去見了秦劍天過了差不多又幾個小時之後秦盈盈便找准了時機把易天師給介紹了過去。劍易天師竟是紫天境的水平,秦劍天也是頗為的重視,而在得知易天師是來自北方的殘餘勢力之後,就更加放心了。

為了籠絡易天師,秦劍天給了易天師的連連恩惠。不僅修鍊需要的,該用的都給齊配備,而且還承諾再易天師到了紫天境巔峰的時候,傳授給他自己以及秦家先代們進入大圓滿的經驗!

如果說前面的條件並不算是什麼的話,那麼後面一個條件對於易天師這樣一個『身份』的人來說,絕對是厚待了。

易天師當然也不能不知好歹了,在千謝萬謝之下,便答應了下來。而得到了這麼些好處,當然也不能白得呀,不得給安排個活乾乾。


那麼幹什麼活呢?

嗯,就是現在這個了。秦家二小姐秦盈盈的專職護衛。雖然易天師不是很想干這個,但沒辦法,選擇了這個身份之後,他就沒得選擇了。

而加上來自北方的勢力們雖然南下不少,而且實力也佔有些優勢,但畢竟現在的南疆是一個整體,他們也不能說攻佔就攻佔了。現在來自北方的侵略者們,正在積極備戰,從各方搜集情報資料呢?

秦家不管怎麼說也算是修羅王城乃至南疆的一大勢力,雖然說,易天師這也算了打入了敵人的內部。

「青木大哥,給我介紹介紹你們北方都有什麼特殊的風俗,我長這麼大了,還沒出過修羅王城的領域範圍呢!」走著走著,秦盈盈便突然問道。而這時候,秦盈盈對於易天師的稱呼也從一開始的青木先生過渡到青木,再多現在的青木大哥了。

嗯,對於這個可以稱之為姨媽的秦盈盈,青木大哥還真是有點不敢當,但他總不能說出來吧,所以也只有當了這個大哥了。

當然了,當了大哥,易天師的任務就又多了一項了。一開始還只是專門保護秦盈盈,而現在卻又增加了好幾項,比如現在的介紹風俗,介紹好玩的,介紹好笑的……

清了清嗓子,易天師道:「北方的風俗?嗯,所起南疆和北方有著很大的不同,當時南疆是天驕皇朝統治的重心,所以即使天驕皇朝已經覆滅這麼多年了,但南疆還大量保留著以前天驕皇朝的風俗。而北方就不同了,在一起北方就因為和處於天驕皇朝通知中心的南疆風俗不同,而一直不服從於天驕皇朝的通知,處處與之作對。天驕皇朝滅亡這麼多年了,北方的風俗也徹底的和原來的天驕皇朝不同了。具體來說呢,就比如穿衣,北方人穿的衣服都比較寬鬆,而南疆的人則都是比較保守……」

不得不說,即使換了一張臉,易天師還是那麼的侃侃能談,一路上說的秦盈盈是頻頻點頭,嘗嘗放聲而笑,最後笑的易天師都有點過意不去了。

……

醉仙樓,修羅王城出名的酒樓!

不光是普通人,就連武者,以及各大世家,在請客談事都喜歡都這來。大氣而又有面子,何樂而不為呢?

易天師也講了這麼久了,秦盈盈自然得好好招待一下,於是她便把易天師請到了這醉仙樓。

對於易天師,秦盈盈的態度其實一直是很明確的,那就是招攬。作為世家的子女,雖然她的性格有些個叛逆,但她心裡還是對家裡很看重的。嗯,這也和秦劍天的教育有關,當初秦瑟叛逃秦家之後,秦劍天才又有了秦盈盈,為了避免悲劇再次發生,他對秦盈盈的教育就更加的嚴格了。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要教育她凡是要以家族為重!

而秦盈盈就是這麼做的,她知道要讓一個讓徹底的依附於一個家族,光給利益是不夠的,感情也是很重。現在她和易天師搞好了關係,以後無論是易天師保護她,還是傳授給武技就都方便多了……當然了,這種感情肯定不是那種愛情的,秦盈盈不光怎麼還是知道自己才二十齣頭,而易天師都已經是一百多歲的老男人了,所以她根本就沒考慮過易天師。

不知道易天師知道了秦盈盈的想法後會不會很無奈,但現在他卻是已經無奈了。

隨便來一次醉仙樓,可怎麼就遇上了熟人了,而且這熟人還是易天師現在很不想遇上的熟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