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秦之允輕拍着我的後背,可是……蕁蝶並沒有消失啊!她還是會對我們施展報復的不是嗎?我不能忍受這樣的事情再發生,我更不能忍受我的生活會變的一團亂,可是……就算我不能忍受又能怎麼樣呢?一切還不是在發生?

Post by zhuangyuan

接下來的幾天,慕容瑾都沒有出現,我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而秦之允一直在忙,忙着公司的事情,忙着結婚的事情。

眼看着婚期將至,我竟然沒有一丁點的喜悅,我甚至是覺得我的世界是一片昏暗的,我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辦,才能解決掉自己糟糕的心情,我只有每天坐在陽臺裏,聽着海浪聲,享受着陽光的沐浴,心情才能會好一點。

這幾天,婚禮的事情也多虧了柳林和阿彩的幫忙,要不是她們的幫忙,我覺得我可能都沒有結婚的心情了。

“夏雪,還想呢?你就不覺得你想的有點多嗎?慕容瑾都說了,你和秦之允會沒事的,這幾天,慕容瑾肯定也是在幫忙想辦法,你想那麼多幹什麼呢?”

阿彩坐到我身邊,端來了一杯牛奶給我,滿眼盡是擔憂的看着我。

我看了一眼阿彩,嘴角揚起一抹無奈的笑意說:“阿彩,你有沒有覺得我很糟糕?我現在特別害怕你知道嗎?我特別害怕我跟秦之允以後的生活隨時都會遭遇蕁蝶的破壞,我甚至覺得蕁蝶會陰魂不散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裏,而我們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聽着我的話,阿彩立刻嘆了口氣說:“我覺得蕁蝶應該會好一陣子纔敢出現吧?其實就像蕁蝶說的,她不用法術拆散你們,你認爲可能嗎?秦之允那麼愛你,就算十個蕁蝶來了,他也未必動心不是?”

對於秦之允,我有足夠的信心去相信他,可是蕁蝶呢?誰能保證蕁蝶不會來破壞?她就像是一個肉瘤長在我身上一樣,怎麼拔都拔不掉,就像做手術一樣,要麼醫生把她從我身上拿走,要麼她戰勝我,將我的命給奪走。

“就是啊!”柳林一聽,也急忙上前來附和,她擔憂的看了我一眼說:“雪姐姐,你跟秦哥哥馬上就要結婚了,你要是整天擔心蕁蝶的破壞,那你就真的被她打敗了。”

聽着柳林的話,我不解的看着她,眼中閃爍的除了迷茫還是迷茫。

而柳林嘆了口氣,拉着我的手耐心的說:“雪姐姐,你有沒有想過我?我明明知道秦之允就是我的秦哥哥,可父親就是不肯認我,我心裏是不是很難受呢?難道我就因爲進不了秦家,成爲不了秦之允的大小姐,我就要去恨我的父親和哥哥們嗎?”

柳林說着,眼中閃過一絲難過說:“雪姐姐,你真的不應該考慮那麼多的,秦修文以前那麼壞,可是他知道整件事的原委後,他選擇了做好人,難道不是一種改變嗎?難道我們還要惦念着秦修文會不會學壞,每天都得提防着他嗎?” “就是,夏雪,明天就是你的婚期了,你是主角,你說你弄得那麼不開心,大家能開心嗎?”纖瑤阿姨看着我說着,嘴角始終都掛着淡淡的笑意。

我看着纖瑤,又看了看柳林,忽然忍不住想笑,這孩子……爲了安慰我,也是豁出去了,竟然拿自己的事情說事,這不是要逼我不能想不好的嗎?

“別說了,我不想那麼多了好嘛?反正我想也沒有用是不是?總之呢……船到橋頭自然直,順其自然唄!蕁蝶她喜歡怎麼鬧就怎麼鬧吧!”我聳聳肩,忽然間心情又好了,哎!懷孕的女人還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剛剛還在鬧心,這會兒又好了,呵呵噠……

忘掉了蕁蝶的事情,我又開始惆悵起來了,婚禮的頭一天晚上,我在家裏各種惆悵,幸好有阿彩和蕁蝶陪着我。

“雪姐姐,你知道嗎?那個教堂可從來都不允許舉辦婚禮的!是秦修文好說歹說,這才讓你們進去的,秦修文還真是有辦法。”柳林坐在一邊,開心的說着,一副很憧憬的模樣。

我一笑沒有說話,這還真是得多虧秦修文了,沒想到……纖瑤阿姨祛除了秦修文身體裏的蠱毒,他竟然真的變好了。

我想,或許秦修文經歷的事情太多了,那時候的他一直被仇恨所控制,一心想要除掉秦之允,折騰來折騰去,他其實比任何人都累吧?

不過……秦修文既然變好了,那他在工作上,必定會幫助秦之允的,這樣也可以減少秦之允的工作,同時,還可以讓他們兄弟倆變好,何樂而不爲呢?

“聽說,明天去的人並不多,都是一些我們的朋友,至於那些商業大亨,應該都會在酒店等着我們,呵呵……我們算不算是VIP呢?”阿彩幫我整理着婚紗,高興的說着。

看着層層疊疊的白色輕紗上,玫瑰花瓣和寶石做點綴,那是一件帶着我走進幸福生活的嫁衣,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幸福的笑容,那種害羞的,帶着甜蜜的笑容。

“夏雪,你說秦之允明天會是什麼樣呢?哎?你們倆接受鬧洞房嗎?我覺得你這身子,應該不能太折騰吧?”阿彩一臉失望的看着我說着,弄得我也好一頓失望。

婚在愛情燃盡時 我拉着阿彩的手,說:“阿彩,形式縱然重要,可你和蘇聆風都沒有婚禮,難道說你們倆就不幸福了嗎?幸福的定義是相愛,我這麼說不是在安慰你,其實……我們經歷了這麼多,我只想要一份安穩的生活,真的,我這麼說一點也不矯情,雖然我對我的婚禮也挺期許的,哈哈……”

我開心的笑着,笑聲那麼大,這時,柳林湊到我跟前說:“雪姐姐,那個吳嫂已經被辭退了,家裏可就沒有人幫忙做飯什麼的了,要不然……我來給你們做僕人?”柳林一雙大眼睛看着我,一臉的期許。

或許柳林是太渴望家庭了吧?所以纔會想着到家人的身邊,我能理解她,立刻點頭應允。

這時,外面颳起了一陣陰風,擡眼看去,只見幾個人出現在陽臺上,我高興的起身,立刻跑過去說:“父親!沐晴!孟婆你們來了?”我四下看去,怎麼不見慕容瑾的身影呢?他怎麼沒來參加我的婚禮?

這時,冥王拉着我的手,將一朵彼岸花放到了我的手中說:“阿瑟耶要結婚了,我們不能去參加,但我們總是要來祝賀的吧?阿瑟耶想要什麼呢?”

我看着冥王,莫名的覺得心酸,人家嫁女兒都要挽着父親的胳膊走向新郎,再把女兒的手放到新郎的手中,可是我的父親是冥王大人,我沒有那種待遇,我都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難過了。

“我什麼都不要,你們能來我就很開心了。”我看着冥王高興的一笑,不想讓他看出我的難過。

而這時,孟婆走到我跟前,拿着一個盒子遞給我說:“這個是我送給你的結婚禮物,或許你會喜歡哦!”我收起禮物,立刻遞到了柳林的手中,隨即便抱住了孟婆。

我覺得有些話真的不用再說什麼了,只有抱住孟婆纔是最開心的。

這時,沐晴走到了我身邊,拿出了一個盒子,和一支玉質的筆給我說:“這是我和師父的,希望你新婚快樂!”

“謝謝。”我看着沐晴高興的說着,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沐晴這麼友善的跟我說話,驀然間,我覺得很感動。

重生異界當帝王 但是沐晴卻說:“謝什麼呀?都說別給我師父添麻煩了,真是,記住我的話就行了。”沐晴撇過頭去不理我,而我看着沐晴,頓時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我都要結婚了,這丫頭就不能對我友善一點?

我張了張嘴,本來是想要說什麼的,但一想到沐晴不願意聽我說話,心想着還是算了吧!別自討沒趣了。

於是,我轉過身看向冥王問:“慕容瑾呢?怎麼不見他來?”

聽着我的話,冥王立刻說:“上次慕容瑾幫你們的時候受了傷,到現在還沒有養好,所以他就沒來,沒事,以後他傷好了,自然就會來的。”

“哦……”我哦了一聲,忽然覺得好失望,又不禁替慕容瑾擔心,我想……他必定傷得很重,不然也不會不來看我。

“父親,您知道是什麼傷了慕容瑾的嗎? 極品狂兵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我看向冥王問着,我想他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可是,冥王就像沒聽到我說話似的,一雙眼死盯着洗手間,那有什麼可看的?還入迷了,竟然聽不到我說話了。

我無聲的嘆了口氣,看着冥王問道:“父親,您看什麼呢?”

冥王回神,看了我一眼立刻笑道:“慕容瑾那邊沒事的,至於傷慕容瑾的……阿瑟耶,你明天就結婚了,把這些事情都放一放,專心做你的新娘知道嗎?”

冥王雙手放在了我的肩上,忽然讓我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像是有什麼力量正在傳輸進我的身體裏,很柔和,讓我的心裏也得到了放鬆似的。

“阿瑟耶,明天不能參加你的婚禮,我很遺憾,父親不能逗留人間太久,我們走了。”冥王不捨的看着我說着,我忽然有一種很想哭的感覺,不知道怎麼了,我有點捨不得他們。

但我終究是留不住她們的,於是,我揚起嘴角,很開心的一笑說:“走吧!我明天一定是蘇城最美的新娘!”

冥王一聽,立刻開心的一笑說:“傻丫頭!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新娘。”伴隨着冥王的聲音,她們離開了。

我坐在牀邊,忽然覺得心裏充滿了力量,那些不好的事情通通被驅走了一般,特別期許着明天的婚禮。

嘩啦啦——

這時,洗手間裏傳來一陣沖水的聲音,我詫異的看去,只見纖瑤從裏面走了出來,見到我的瞬間,她的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

我不由納悶了,剛剛還坐在我身邊的纖瑤怎麼忽然去了洗手間呢?難道是父親他們來了,我沒有注意到纖瑤離開?

“夏雪,想什麼呢?”阿彩湊到我跟前問着,她或許是看出了我的異樣。

但我一笑,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不知道怎麼了,我忽然覺得很奇怪,纖瑤什麼時候去的洗手間呢?

“睡覺吧?明天是高興的日子,你們三個都要休息好知道嗎?”纖瑤急忙鋪牀,嘴角始終掛着淡淡的笑意。

我點頭,隨即便跟柳林和阿彩躺下了,很快的,我就睡着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翌日,陽光明媚,纖瑤幫我穿上潔白的婚紗就離開了,她說她不適應去見那麼多的人,會覺得頭疼。我點頭目送着纖瑤離開。

而纖瑤離開後沒一會,秦之允就來接“新娘子”了,阿彩和柳林兩個家見狀,立刻跑到門口去堵着要紅包。

從二樓窗子朝外看去,只見秦之允一身雪白的西裝,梳着商務髮型,整個人看起去倍加精神。

我忽然犯了花癡,看着自己的老公,真是忍不住給他32個贊,嚶嚶嚶~~秦之允怎麼就那麼帥呢!帥的人神共憤了!

“紅包紅包!不給紅包,不讓接走新娘子!”柳林和阿彩堵在門口不讓秦之允進來,弄得秦之允一陣好笑,但作爲伴郎團的沈浩然和蘇聆風,立刻拿出了紅包,可阿彩這個“吸血鬼”,竟然要了那麼多的紅包,弄得我的手都癢了。

我衝到樓下,立刻對着阿彩和柳林喊道:“你們倆不要太過分!那是我的錢好嘛?快放我老公進來!”

一紙契約:獨寵呆萌妻 “呦呦呦!”阿彩回頭,看着我挑釁的一笑說:“夏雪,還沒出這個門呢,就這麼向着你老公了?你就不怕我們吃醋?我可告訴你,你這樣下去,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哦!”

我努嘴,看着阿彩這個吸血鬼,忽然好恨自己怎麼就跟阿彩做朋友了呢?包包,公寓,紅包,真是被她拿到手軟了!!!

“老婆,快點開門,你捨得你老公在外面嗎?”這時,秦之允擠到門縫裏,對着裏面的我喊着,看着他就要被門給夾住了,我急忙跑過去,伸手便要拉着秦之允進來。

可是,阿彩這個傢伙竟然掰開我們的手,還一副兇巴巴的樣子說:“夏雪,你的節操呢?你怎麼可以放他進來?”

媽蛋啊!那是我老公,你們紅包都拿了,還不讓進來,這是要鬧哪樣?難道是想要弄死一個才甘心嗎?

嗚嗚……我怎麼感覺我這不是結婚,而是被人活生生的拆散呢?

這時,柳林看不下去了,立刻衝着秦之允喊道:“秦哥哥,想要進來的話,你可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哦!”

“快說!!!”秦之允黑着臉,估計早已經風中凌亂了吧?

柳林眼珠子一轉,滴溜溜的看向秦之允問:“請問你當初扒女生宿舍窗戶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別的女生的身體?比如……哈哈!”

這問題……

問得好!!!

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那時候的我被愛情矇蔽了雙眼,我怎麼就忽略了這件事呢?

我上前,死死地盯着秦之允,這傢伙要是敢說他看到了什麼,我……我就不……我就打死他!

秦之允白了一眼柳林,立刻質疑的問道:“柳林,你是我妹妹嗎?你真的是我的親妹妹嗎?你竟然在這個時候,問我這個問題?你是不是傻?”

尼瑪——

也就是說,秦之允看到了?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上前,推開柳林,打開門立刻看向秦之允問道:“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快說!”我瞪着秦之允,今天他要是不把話給我說清楚,這婚……我不結了!

然而……

秦之允突然得意的一笑,屈身便把我抱在了懷中笑道:“傻瓜!我妹妹能坑我嗎?這不是把新娘子騙到手了?哈哈……”

秦之允得意的抱着我上了車,而我一臉懵逼的看着他,頓時風中凌亂,什麼叫把新娘子騙到手了?

我回頭看向阿彩,只見她一臉無奈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柳林,又掂了掂自己手上的紅包,我瞬間就明白了。

哈哈……

不愧是秦之允的親妹子,竟然想到這個招數把我騙到手,哈哈,阿彩呀阿彩,你千算萬算,也算不過秦家高智商的兄妹吧?

上車後,秦之允立刻親了我一下,一雙眼帶着種種光彩對我一笑說:“老婆今天真好看,怎麼看都覺得不像孩子他媽。”

孩子他……媽!

我狠狠地白了一眼秦之允,伸手便死死地掐着了他的臉,他說什麼?說我是孩子他媽?我這還沒生呢就說這個?那等我生了以後,他是不是想說我是黃臉婆了呀?

“秦之允,你是不是覺得我人老珠黃了?”

秦之允一臉委屈的看着我,伸手也掐住我的臉,笑着說:“夏雪,你變成老太婆了,我都愛你好不好?”

說罷,秦之允緊緊地抱住我,狠狠地跟我親吻着,我身體裏的荷爾蒙嗖嗖往上竄,這傢伙是要勾起我的欲,望嗎?就不怕毀了孩子?

真是!!

我推開秦之允,一臉嗔怪的看着他說:“你給我小心着點,忘了咱們孩子了?”

秦之允纔不管呢!見我不讓他親,竟然學着小孩子的模樣抱住了我的肩膀,頭在脖子上蹭啊蹭的,連忙說:“雪寶寶,要是孩子們都出生了,你會不會不喜歡我了?只喜歡孩子了?”

呵呵噠……

一個大男人這麼黏老婆真的好嗎?之前跟別的男人吃醋,現在又要跟自己的孩子吃醋了是嗎?就沒見過他這樣的人!不!是沒見過他這樣的“男人”!

“秦之允,我們結婚了,你都沒有給我準備什麼禮物嗎?比如鑽戒啊什麼的,你別告訴我,都是你爸爸安排的,你什麼心都沒操!”

我嘟囔着嘴,看着秦之允問着,這傢伙以前可是很會浪漫,很會撩妹子的,現在是不是到手了,這傢伙又不想給我製造浪漫了?是要省略了嗎?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立刻撇嘴說:“雪寶寶,你還想要什麼呀?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是不是太貪心了呀?”

我無語了,這男人果然都是一個德行的,到手了就不知道珍惜,那我現在是不是還可以反悔呢?

然後,就在這時,秦之允從兜裏拿出了一個盒子,遞到了我面前說:“這個呢,是我三年前向你表白的項鍊,後來我是鬼了嘛!也拿不到,這個秦伯可是一直幫我收藏着呢!”

我忽然一笑,眼淚立刻涌入眼眶,三年前表白的定情信物嗎?假如……三年前沒有那場車禍,是不是秦之允就會拿着這個項鍊,向我表白後,親手爲我戴上這個項鍊?然後我們情到濃時,彼此親吻着對方……

我在想什麼呢?竟然自己腦補……也是夠了!

打開盒子,我看着裏面精緻的項鍊,感動的淚水立刻滑落了下來,我收起項鍊,緊緊地把它抱在懷中,什麼金錢啊,房子車子的,都不如這份禮物來的最珍貴。

我跟秦之允的愛情,三年前註定,因爲種種不能在一起,現在……我們重拾幸福,我是多麼幸福的女人?

秦之允看我哭了,立刻伸手爲我擦着眼淚說:“傻瓜!哭什麼呢?快樂的日子,就應該高興的笑,真是的。”

說着說着,秦之允也哭了,我想……我們倆的心情是一樣的,經歷了種種困難,想要的這一刻終於來了,我們怎麼會不難過?雖然是哭了,可這也是幸福的淚水啊!

秦之允伸手將我緊緊地抱在懷中,我也抱着他,我們倆在車裏大哭了起來,這份愛情,這個幸福的時刻,真的是太珍貴了。

“夏雪,以後的日子裏,我會保護你,愛着你,不辜負你對我付出的一切一切,哪怕遇到了無法抗衡的力量,我也要一直在你身邊,我愛你。”

秦之允的話在我耳邊迴響,我緊緊地抱着他,哭成了淚人。

秦之允,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會在你身邊,我不會放棄我們的愛情,也不會放棄我們的孩子,即使有一天遇到了更大的麻煩,我都會跟你並肩去面對…… 聖莉雅教堂。

裏面想着結婚進行曲,秦之允牽着我的手朝牧師緩緩地走去,身後的人一個個都衝着我們微笑,那是祝福,也是替我們開心的笑容。

坐在最前排的是秦之允的父親以及我們的朋友,她們看着我跟秦之允,各個鼓掌拍手,有的人甚至在哭泣,我想……所有人跟我的心情是一樣的,這一刻……來的確實是太不容易了。

站在臺上,牧師讀着聖經,我跟秦之允面對面,看着對方笑着。

聖經讀完,牧師看了我和秦之允一眼,眼底滿滿的都是祝福。

他問:“秦之允先生,你願意娶夏雪小姐爲妻嗎?無論她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或無論她將來身體健康或不適,你都願意和她永遠在一起嗎?”

秦之允看着我一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願意。”

牧師一笑,又看向我問了這個問題,我的會答應是:“是的,我願意。”

牧師嘴角一咧,又說:“好,我以聖父的名義宣佈:夏雪小姐和秦之允先生結爲夫妻。現在,請新娘和新郎交換結婚戒指。”

這時,小花童拿來了一個托盤,托盤上面擺着兩枚戒指,我拿起一個戒指戴在了秦之允的手上,而當秦之允把另一個戒指戴在我手上的時候,秦之允的父親忽然起身,看着秦之允說:“等一下!”

我們錯愕的看向秦之允的父親,只見他手裏拿着一個精緻的盒子,在秦伯的攙扶下,立刻走上臺來,他對我微微一笑說:“夏雪,之允,你們倆經歷了千辛萬苦總算在一起了,爸爸除了祝福也沒能給你們什麼,這是爸爸親手爲夏雪做的戒指,雖然款式老土了一點,但爸爸這份心意希望你們收下。”

我錯愕的看着秦之允的父親,忽然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他竟然爲我和秦之允准備了結婚戒指?

秦之允接過爸爸手中的盒子,眼圈都紅了,拿出了戒指是一看,是秦之允設計的那款戒指,我感動的看向秦之允的父親,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而秦之允的父親卻說:“夏雪,爸爸會說很多漂亮的話,畢竟我是商業人士,那些華而不實的話,爸爸是不會對你說的,爸爸只說一句,那就是……從此以後,你就是秦家的女主人,你一定要跟之允幸福的生活下去。”

說話間,秦之允的父親看向秦之允一笑說:“還愣着幹什麼呢?怎麼不給夏雪戴上?”

秦之允見狀,立刻一笑,拉起我的手,很幸福的一笑,隨即便要給我戴上戒指。

可就在這時,教堂的門被推開了,發出了一聲讓人心顫的聲音。

砰——

門被推開的瞬間,只見兩個女人就站在門口,她們得意洋洋的朝着我們走來,嘴角掛着耐人尋味的笑意。

“是你?”秦之允的父親滿是驚訝的問着,就連聲音都顯得極其的顫抖。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