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秀影王妃推開房門,邁步走出。見門外守候著數位軍士,心中笑道:「這個楊再遠還真夠關心自己,表面上沒有什麼流露,暗地裡卻是做著保護自己的工作。唉,只可惜……」

Post by zhuangyuan

秀影王妃正想著,花如夢從旁邊的房中推開門跑了出來。

「哇!好舒服!」花如夢大咧咧得伸了個懶腰,嬌呼著,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貝齒。

旁邊的幾個軍士不認識花如夢,被花如夢得舉止嚇了一大跳,心說這是誰啊?身為一個女子不說遵守笑不露齒得規矩,還在這裡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有心想要呵斥花如夢,卻是不敢。因為他們看到尊貴的秀影王妃竟然也是一笑,雖然沒有像花如夢一樣露出牙齒,但也是差不多了。而且態度極其的親熱。

「呵呵,花妹妹,起來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秀影王妃拉著花如夢的手說道。

「王妃姐姐都起來了,小妹那裡還敢繼續睡懶覺啊?嘻嘻!」花如夢繼續露著潔白的牙齒嬌聲說道。


「竟耍貧嘴,風三還沒起啊,你去把他從被窩裡拉出來吧。」秀影王妃笑道。

花如夢見說,俏臉微紅,將小嘴兒湊到秀影王妃的耳邊不知說了句什麼話,就見秀影王妃捂著小嘴兒跟著花如夢咯咯得笑了起來,這一下秀影王妃也露出了滿嘴整齊的編貝。

旁邊的軍士呆了……

秀影王妃和花如夢的笑聲還沒有消下去,羽風就從自己的房中出來了。

「一大早的笑什麼啊?還讓不讓人睡啊?吵死人了!」羽風打著哈哈不高興的說道。

眾軍士只覺得腦袋瓜子不夠使了。這位更厲害,竟然敢指責王妃殿下,感情是活膩了歪了!王妃殿下應該會殺了他吧?

下面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掉了滿地的大牙!

「咯咯咯……」秀影王妃笑得更是歡快。

「好吧,我們不笑了,你繼續那個,裸什麼睡吧!」

「啊,花……夢如花!是你泄露的秘密,是不是?」羽風張著大嘴撲向花如夢。

花如夢嬌笑著在園子里和羽風捉起了迷藏。女子嬌柔歡快的笑聲頓時傳遍了院子的角角落落……

「駕、駕……」

羽風三人快馬加鞭終於在第三天來到了一座山峰之上。

夕陽紅彤彤得,像個熟透了的蘋果,掛在遙遠的天邊,將圍繞在它周圍的雲朵映得奼紫嫣紅,形成各色各樣的形狀。有的像極了一棵樹;有的像極了一個女人凹凸不平的曼妙身姿,腦後的雲朵被風一吹,被拉成無數絲線,好像少女迎風飄揚的秀髮,充滿了神秘……

秀影王妃嬌笑著指著山峰下方十幾里以外的地方說道:「那裡就是我萬岳國的國都沖山郡!」

羽風和花如夢手搭涼蓬向山下看去,果然在遠處出的雲霧之中若隱若現的出現一座城池。在黃昏時分,又是雲霧繚繞的,要不是秀影王妃告訴了二人,二人還真不容易看到萬岳國國都。

「好美,沒想到萬岳國竟然還有如此的美景!」花如夢站在山峰之上前後左右的看個不停,忍不住開口讚美起來。

「好了,現在天色以晚,還是趕快進城為上。」秀影王妃催促道。

「駕……」

三人一催座下駿馬,就調轉馬頭沿著九曲十八彎似的山道下了山峰。

來到沖山郡城門外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不過城門的上方和兩側卻是燈火通明,秀影王妃三人還沒靠近,就被守城的士兵發現了。

城上的士兵此時剛剛吃完晚飯,站在城樓上摸著肚子一邊眺望著遠處,一邊消化著肚子里的食物。

「咦,有人來了!快,快弓箭手準備!」城上的士兵突然聽到遠處的黑暗中傳來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很快借著火光就可以看到人影了,急忙大叫起來。

弓箭手也準備好了,守城的士兵也看清楚了來的人只有三個。

「噓……媽的,嚇死老子了,我還以為有幾百人呢?喂!站住,你們是幹什麼的?不知道現在已經關閉城門了嗎?回去吧,明天早上再來!」

守城的士兵沖著來到城下的秀影王妃三人大聲喝到。

秀影王妃抬頭仰望了一下城樓,高聲叫道:「我是秀影王妃,奉國王之命出城公幹!快開城門!」

「秀、影王妃?我看看!」

隨著話音,城樓上突然燃起一座巨大的火光,將城下三人的面貌照的一清二楚。

「咦?你不是那個經常出城做買賣的彩,什麼花嗎?這會兒怎麼就變成了秀影王妃了?」

守城的士兵中一個軍官打扮的傢伙對著秀影王妃大聲叫道。

「我……」秀影王妃剛要再次說什麼,士兵軍官突然猛地大聲喝到:「大膽姦細,竟敢心懷不軌,冒充秀影王妃殿下,一定有見不得人的陰謀詭計,你一定是刺狐國的姦細。弓箭手,放箭射殺這三人!」

秀影王妃一聽嚇了一跳,急忙後退。

士兵軍官發出命令,卻不見放箭,大怒道:「吳子敬,你竟然敢違背本校尉軍令,想造反嗎?」

「呃?小人不敢!只是對方既然說是王妃殿下,又是奉國王陛下之命出城,她一定有王妃的信物和國王的令箭,大人應該先驗證她的身份,如若真是假的,再射殺不遲!」

吳子敬是弓箭隊的隊長,為人機警,聽聞下面的女子說自己是秀影王妃,而長官奇剛竟然不問青紅皂白就要射殺,不由大驚。這要是真是秀影王妃,自己把她給射殺了,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這才沒有執行奇剛得命令。

吳子敬本以為奇剛聽了自己合理的意見之後會向下方的女子討要證明,誰知道奇剛卻是直接就是一巴掌摑在他的臉上。 「混蛋,大膽!本校尉還用你這個小小的弓箭隊隊長來教我怎麼做嗎?快放箭,不然本校尉就以違抗軍令之罪,宰了你!」

吳子敬挨了奇剛一巴掌又受到奇剛的威脅,就萌生退意,想要執行奇剛的意見。

這時城下秀影王妃的聲音再次傳來:「奇校尉,我有國王陛下天字第一號黃金令箭,可證明我是奉國王陛下之命出城公幹!」

「你這個姦細,哪來的這麼多廢話?吳子敬,我命令你立刻放箭射殺這個三個姦細,不得有誤!」

奇剛拔出劍來指著吳子敬喝道。

吳子敬稍微愣了一下,突然將手中的弓箭對準了奇剛。

這一下城樓上立刻亂了。奇剛的親隨見弓箭隊隊長突然臨陣倒戈,把箭矢對準了奇剛,紛紛拔出兵刃想要撲向吳子敬。

吳子敬冷哼一聲,身後的弓箭手「呼啦」一下子就把弓箭對準了他們。奇剛的這些親隨一見嚇得脖子一縮,又不能後退,只得硬著頭皮站在那裡發獃。

奇剛怒聲喝道:「吳子敬,你真的要造反,違抗軍令嗎?」

吳子敬突然發出一陣哈哈大笑:「哈哈哈……奇剛,想要造反的是你吧!」

奇剛面色一驚,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吳子敬休要胡說,我怎麼會造反?現在刺狐國暗探多如牛毛。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沖山郡的安全著想,明白嗎?趕快射殺他們,今天的事情我會既往不咎!」


這個要求不得不說分量極重。不過吳子敬不為所動,依然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

「不行!你必須先把證明她是秀影王妃得黃金令箭拿上來,如果是真的,就恭迎王妃進城。既然你是為了沖山郡得安全著想,我想王妃殿下不會怪罪與你的!如果不是,再射殺也不遲!」

「你……」

城下三人見城樓上竟然鬧了這麼一出,心中暗道:「事出反常必有妖!看來這個奇剛不是個好鳥!自己三人的性命就看他二人誰能佔得上風了。」

城樓之上依然還在僵持著,誰也不說話。箭尖對刀劍,誰也不後退一步。

城下,羽風此時已經心知肚明,這個奇剛肯定有問題。再聯想到這一路以來遇到的幾次刺殺和追殺,羽風可以肯定這內奸必是出自萬岳國之中。只是此時城樓之上處於僵持之中,一時半會兒恐怕解決不了。

俗話說夜長夢多,時間久了,誰知道會再出現什麼妖蛾子?


果然,羽風的擔憂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啊——你,叛徒……」

吳子敬得慘呼聲突然傳了下來,城樓上頓時大亂起來。

原來,吳子敬身後得一個弓箭手突然對著吳子敬射出弓弦上的箭矢,箭尖穿透吳子敬後背得鎧甲,鑽進他的身體裡面。

吳子敬高大的身軀晃了一下,硬是沒有栽倒。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倒下,一切全都完了,因此吳子敬咬著牙,忍著劇痛,回手一劍殺死背後暗算自己得那個傢伙。

「奇剛,你果然是姦細。我明白了,你早就知道了下面的人就是秀影王妃,今天晚上你突然親自前來巡查,恐怕就是要殺害秀影王妃吧?你這個奸、姦細!」

吳子敬說著,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幸好有幾個手下扶助了他,這才沒有栽倒。

奇剛面色猙獰,突然發出桀桀桀怪笑:「桀桀桀……吳子敬,都說你機警,果然名不虛傳!只可惜你已經身受重傷,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兄弟們上!奪取弓箭追擊射殺秀影王妃!」

奇剛的數十親隨聞聽,立刻揮刀沖向正在慌亂的弓箭隊。城樓上頓時亂作一團,喊殺聲、慘叫聲此起彼伏!

吳子敬的弓箭隊對付遠距離的敵人還可以,只是此時距離本來就很近,又被奇剛的人沖入隊伍中,一下子就亂了陣腳,當場就有十幾個手下死於非命。

「你,你是刺狐國的姦細!」吳子敬混亂中喝道。

奇剛陰笑道:「隨你怎麼猜了,反正今天你和秀影王妃都要死!」

說著,揮劍刺向吳子敬。

吳子敬身受重傷,抵擋不住奇剛的進攻,不住的後退著。

此時已經有幾個奇剛的手下,拿到弓箭,開始射擊城下的秀影王妃三人。

羽風三人撥打著箭羽鵰翎,快速的後退著。

很不幸,三人身後不遠處突然出現一群數十人的蒙面人,擋住了三人的去路。

「殺,誰殺了秀影王妃賞金千兩!有殺女人國使者者,賞金同樣一千兩,兄弟們上啊!」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秀影王妃三人很快就被包圍了起來。花如夢和羽風極力的保護著秀影王妃不受到傷害。

要是只有羽風和花如夢兩個人,要脫身很容易。可是還有一個武功功力低下得秀影王妃,這就難了。

羽風急了,這樣下去,等後面的弓箭手來了,亂箭之下三人必死無疑!

「呀——喝——」

羽風忽然大叫一聲,一把將手中的長劍扔向對面的一個蒙面人。

「啊——」’這個倒霉的傢伙沒想到羽風會來這一手,瘁不急防之下正中胸口,慘叫一聲倒地身亡。

其它蒙面人見羽風兩手空空,手無寸鐵,認為擊殺羽風的好機會來了。

「嗷」的一聲,就又七八個蒙面人揮刀沖向羽風,將羽風團團圍住。

「小子,受死吧!一齊砍他!」其中一個蒙面人突然大叫道。

「媽的,還黑社會呢?都給我趴下!」羽風突然拔地而起,一道白光閃過,只聽得叮叮噹噹的一陣兵刃斷裂的聲音和慘叫聲密集的傳來。

羽風的身形緩緩的飄落在地的時候,身體周圍躺了一地缺胳膊少腿的人。

九陽罰惡劍在黑夜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啊——我的胳膊……」

「我的腿……」

「呀啊——手,我的手掉了……啊——」

這一通慘呼,震驚了所有人,剩下的那些蒙面人也驚訝的停下了進攻。花如夢和秀影立刻跟羽風匯合在一處。

「這,這,都是你乾的……?」秀影王妃和花如夢看著滿地得斷刀和殘肢斷臂,又看了看羽風手中冒著衝天殺氣的利劍,震驚的問道。

「沒功夫給你解釋,如夢,咱倆用最快的速度把這些傢伙解決了,不然身後的弓箭手來了,就壞了!」羽風一拉花如夢,猛地沖向發獃的那些蒙面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話在這個漆黑的夜晚得到了極大的印證。

黑衣蒙面人怎麼也沒想到在這個貧瘠的萬岳國,竟出現了一把絕世神兵!噩夢開始了。


羽風所到之處所向披靡,羽風對著兩個黑衣蒙面人一劍掃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