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眼角餘光打量著夜冰依的神色,見她絲毫不為所動,軒轅子凌冷哼一聲,還裝。

Post by zhuangyuan

夕霧聖女微微驚訝,隨即一臉嬌羞,往他的懷裡依靠,「軒轅哥哥放心!我一定會打敗這個女人,光明正大的嫁給你!」

夜冰依翻了個白眼,忍住嘔吐的衝動,「不知聖女要跟我比什麼?」

「我們來比跳一支舞!」夕霧聖女得意洋洋道。

夜冰依皺了皺眉:「這恐怕不行,誰都知道夕霧聖女舞跳的最好,要是跟你比跳舞,我豈不是出師未捷身先死?我還是彈奏一曲好了。」

「行吧,隨便你!」夕霧聖女見夜冰依居然主動給她戴高帽子,心中得意的不得了,頓時也不和她計較了,爽快的點頭。

反正她有自信,無論夜冰依有多能耐,都不可能贏得過她。

「那,要怎麼分輸贏?」夜冰依摸了摸鼻子道。

「自然是看大家的評價了!」夕霧聖女無語的瞪了她一眼,這麼白痴的問題,還用問?

夜冰依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不,如果夕霧聖女和大家待會兒看了我的表演,會膜拜我,忍不住向我跪下的話,那麼就算我贏了。」

「向你跪下,膜拜你,哈哈哈!夜冰依你腦子有病吧?」夕霧聖女像看外星人一樣的眼神看了夜冰依一眼,不屑的哈哈大笑道。

眾人也是嘴角一抽,夜大小姐未免也太過自信了吧,就算她表演的再多精彩,大家也不可能膜拜到向她跪下吧?

夜冰依無視眾人詭異的眼神,和夕霧聖女的嘲笑,淡淡道,「我彈奏一曲,夕霧公主跳舞,不如我們倆一起配合吧,這樣還節約時間。」 陳志凡將撿到的東西裝進口袋,看向說話的人:“韓琦,你還真是悠閒,半夜散步!”這個傢伙絕對不是出來散步的人。

而是跟着他來的。

韓琦冷笑了一聲:“你挖到了什麼,我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

“是要怎麼殺死我嗎?”陳志凡冷笑:“就是因爲你見不到小瑜,還是因爲你弟弟?我根本沒有碰你的弟弟,就是因爲這兩個因素,而令你起了殺心?如果只是這樣,那我只能說,韓琦,你是自尋死路!”

“誰自尋死路,我們走着瞧!”韓琦目光陰冷的盯着陳志凡,陰測測的笑了一下:“我們走着瞧!”

“那就走着瞧!”陳志凡將手插在口袋裏,漫不經心的說道:“我等着看你玩什麼把戲!”

自然是能叫你死的把戲!韓琦盯着陳志凡,眼裏的殺意不掩,他勾起了嘴角加深了笑容。似乎是已經看到了陳志凡落魄的樣子。

陳志凡哪裏管這個神經病想什麼?他本身就對韓兵沒有做什麼,怎麼會理會韓琦的威脅?

他現在最感興趣的事情是他口袋裏的東西。

握在手裏,他能感覺到那物上散發出來的陰氣,順着他的毛孔進入他的身體,令他舒爽無比!

韓琦盯着陳志凡的後背看了一會,等看不見陳志凡的背影,才朝着別的方向走去。明天陳志凡是領車,他就該能看到那件事的結果了!

韓琦在走過路邊的一個郵筒之時,將一封舉報信塞了進去!

陳志凡站在暗處,看着韓琦的動作,這小子半夜來寄信?等韓琦走開,陳志凡注意到韓琦是真的走遠,而不是隱匿在什麼地方觀察郵筒後,他才走了過去。

郵筒裏被人早就塞的滿滿當當的。陳志凡從投信口看過去,伸出長指甲,將最上面的一封信拿了出來。

“檢舉信?”看着手裏信封上的收件地址,陳志凡的表情一陣古怪,他很好奇,韓琦這個混蛋能檢舉什麼人,當即毫不猶豫的撕開了信封。

等看清楚檢舉信裏的內容時,陳志凡的表情變得陰冷:韓琦,你真是自尋死路!

現在我就來送你一程!

陳志凡跟上了韓琦!

韓琦進入酒店房間的時候,陳志凡已經在房中等他了!

韓琦打開燈,看見房中坐着的陳志凡,驚訝的道:“你、你怎麼進來的?”他這裏是十五樓,陳志凡這個小子是怎麼進來的?

陳志凡道:“韓琦,你自尋死路,我來送你一程!”他緩緩站起身,將一封被撕開的信扔在了韓琦的面前:“嗯?你就想了這麼個幼稚的主意,就以爲能弄死我了?”

韓琦眼眸一縮:“你你是怎麼拿到的?你……”之後的話再也你不出來了。

陳志凡如鬼魅般的身影,瞬間就出現在了韓琦的面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韓琦奮力掙扎,拳打腳踢,陳志凡沒有絲毫的反應。

“是你先動了不該動的念頭,”陳志凡冷然道:“我本來沒想和你計較,是你自己不想活!”

他捏開韓琦的嘴巴,彈進去一滴他的黑殭屍毒,隨後放開了他:“我現在可以欣賞你是怎麼死的!”

韓琦委頓在地上,滿臉驚駭:“你給我吃了什麼?”他感覺到有一滴液體順着他的喉嚨滑進了食道。

現在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漸漸的無力,冰冷。

陳志凡面無表情:“你沒有必要知道,在你自己存了害人之心的時候,就要想到會又被人反擊的時候!”

韓琦的臉色很快發黑,他的身體一軟,倒在地上,徹底的沒有了呼吸!

陳志凡走到屍體旁邊:“韓琦,你是自找的!”

看着韓琦的魂魄消散,他對不遠處的一個白影說道:“葉月香,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想要這個屍體!”葉月香出聲說道:“我要報仇,我的魂魄支持不了多久,這個身體陽氣未散應該能護着我的魂魄維持的時間長久一點!”

聞言,陳志凡皺起眉:“我估計的沒錯,你果然成了氣候!”

“我只想報仇,沒人害人之心!”葉月香走到陳志凡的面前跪下:“我求你,叫我使用這個身體!”

陳志凡盯着葉月香:“你保證不會害人?”

葉月香:“我保證,我只害越蘇一個人,我報仇之後,就去找先生,任憑先生處置!”

陳志凡想了想:“我給你點記號,這樣你能維持魂魄,還能聽話!”說着,掏出了一張符紙,丟在了韓琦的屍體上:“你用了這個屍體,運氣好的話,可以一直用,這就要看你了!”

葉月香搖頭:“我只想報仇!死都死了,再以男人的身份活下去,那就不是我葉月香了!”她是真的只想報仇:“因爲這個男人,我死了,我的養父母也死了,所以我要報仇!”

陳志凡想到了一件事,不由得說道:“估計你找不到越蘇,我找了,z市沒有這個人!”

葉月香道:“我有辦法能找到他!我掌握了他的一些祕密!憑藉這些祕密,我自信可以找到他!”

見狀,陳志凡點頭:“你去吧,這個身體給你用了,我的要求不高,報仇之外,不要爲非作歹,不要傷害無辜!”

葉月香恭敬的叩首:“謝謝先生!”

說罷,起身,走到了韓琦的屍體旁,白色的身影瞬間沒入了韓琦的屍體。

“韓琦”站起身,走到陳志凡的面前跪下:“先生,如果月香能報仇,來生來世一定做牛做馬報答先生!”

陳志凡隨意的擺手:“去吧,有事就到刑偵大隊找我,我叫陳志凡!”

韓琦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幾個頭,這才站起身,拿起原本屬於韓琦的錢包走了出去。

陳志凡隨後離開了韓琦的房間。

葉月香對他有所保留,他一直都知道,現在親眼看見葉月香真的能使用別人的屍體,他的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疑惑的。

韓琦的身影很快不見了,陳志凡沒有跟上去,他在韓琦的屍體上做了手腳,想要找他,很容易! 夕霧聖女皺眉,「你這女人真是多事!不過你以為這樣本聖女便會怕了你么?做夢吧!來就來!」

一盞茶后。

夕霧聖女已經換好了舞衣,擺弄好姿勢,等著夜冰依彈奏。

眾人只見夜冰依緩緩落座。

然後,看到她從兜里掏出了一隻雪白小獸,放到桌子上。

眾人一愣,夜大小姐這是鬧哪樣?

夕霧聖女頓時忍不住嗤笑一聲,「果然是上不得檯面的東西,出個門還和那些女人一樣,帶一些小廢物玩弄,果然是大廢物和小廢物,絕配啊。」

夜冰依才不管周圍打量來的古怪眼神,戳了戳雪羽的腦袋,對它吩咐著什麼。

雪羽穿著一條夜冰依臨時在地上揪的一把綠草,給它編織的小草裙。

見眾人都看著它,雪羽不好意思的扭了扭屁股,綠色的小草裙穿在它的身上一晃一晃的。

夜冰依一襲淺紫色軟煙羅裙,端坐在琴前。

纖纖玉指輕輕壓在琴弦之上,修長的手指微微撥動,裙擺也隨著擺動。

女子身形筆直的端坐著,露出雪白的美頸和鎖骨。

小臉絕美清冷,一頭烏髮飄逸,宛若蝶翼般長長的睫毛微翹,皎潔的月光揮灑,披在她的身上,彷彿渡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芒。

眾人看的呼吸一窒,風雲國,怕是再也難以找出第二個像夜大小姐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女子了吧?

琴聲響起,清清泠泠。

台上,夕霧聖女也開始舞動了起來。

鳳舞九天。

夕霧聖女一襲紅衣翩飛,纖腰扭轉,手臂伸開,昂首揮袖,舞步旋飛,每一個動作,都發揮得淋漓至極,彷彿鳳凰降臨。

無論琴音舞步,皆是分不出高下。

彷彿是一場天作之合。

這時——

夜冰依突然揚起頭來,給雪羽使了個眼神。

眾人正在聽的如痴如醉,看得賞心悅目,豁然,一道發瘋似的歌唱聲響起。

「SoBeatIt,JustBeatIt!壁壘,避雷,扎死碧嘞!」

轟——

眾人齊刷刷看向夜冰依,那聲音的來源,正是從她的嘴裡發出來的。

天啊!

眾人只覺得天雷滾滾,剛才那是什麼,是夜大小姐唱的歌嗎?

然而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就又看到夜冰依身邊穿著綠色草裙的雪白小獸,突然用它一隻爪子,捂住自己的下胯,猛然挺直了身子,然後兩隻腿,滑稽的向前挪動。

「砰——」

眾人被它雷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噗!」

軒轅子凌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

「噗咳咳——」

眾人齊齊狂噴。

正在眾人的心情剛剛平復一些。

夜冰依邪惡的勾了勾唇,張嘴又是一句:「JustBeatIt,BeatIt,BeatIt,BeatIt!」

琴聲早已經變成了:叮叮咚咚鏘鏘鏘——

「砰——」

眾人渾身顫抖,手捂著心口,「天啊,我的耳朵……」

絞死碧蓮,壁壘,這,這唱的是什麼意思啊?

那些之前聽過夜冰依唱歌的人,更是嚇得一頭栽在了地上,使勁兒晃了晃腦袋,不不不,這一定是他們的幻覺。

夜大小姐之前不是這樣的!

還有眼前那隻捂著自己的胯,好像是在跳舞的小獸,噗咳咳——

它……這是在幹什麼?! 一個警察都找不到的越蘇,陳志凡之前也曾經很好奇,在葉月香幾次下跪之後,他就不好奇了。

再次回到別墅,家裏的人都去休息了,只有軒轅龍飛在等他!

“志凡!”軒轅龍飛站起來迎接他:“有事的話,可以叫我跟你一起去辦的。”

陳志凡搖頭:“我,自己能應付,”他拿出口袋裏的東西放在了茶几上:“你看看這是什麼?”

軒轅龍飛湊到茶几前:“帶着陰邪氣,不過我也看不出這是什麼東西!”

宿慧裏沒有這個東西,比自己活的久的軒轅龍飛也不認識,陳志凡拿起那個物事放在了眼前:“你去修煉,我去找我爹問問!”

陳志凡走到二樓,聽見了從陳望房間裏傳出了悠長的呼吸聲,當即改變了主意,自己拿着那個奇怪的東西回到了三樓的臥室。

也有陰氣不斷散發的東西,就算是不能研究出用途,也能放在自己身邊修煉的時候用。

陳志凡還是想知道他找到的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將那個不時散發着陰氣的東西拿在手中,東西的原貌立刻呈現在了陳志凡的面前。

這是一個立方體的小物件,大概有半個拳頭大小。看起來感覺有些像是他自己佈下的立體符陣。

不過在這個立方體的物體是實心的。只是從外表看,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立方體,材質不知道是木,還是玉石金屬,握在手心裏有冰冷之感。

“這倒是個怪東西,”陳志凡將那個立方體抓在手裏擺弄了一會,發現研究不出結果,他拿出爹給的小袋子,將之收入其中。

雖然並不知道這個東西算是什麼,陳志凡感覺此物與他的戒指有些相似,修煉的時候,也可以拿出這個怪東西與戒指同時使用。

將小袋子收入懷裏,陳志凡心裏一動,試着將這個古怪的小袋子也收進身體,小袋子被成功的收進了身體:“咦,我自己的身體就能做倉庫?這都是收到哪裏去了?”

“丹田中,傻兒子!”陳望的聲音從陳志凡的後背響起,他走到兒子的對面坐下:“等你能內視自己身體內部的時候,就會發現,丹田是個很神奇的地方!”

聞言,陳志凡立刻明白之前收進身體的東西都去哪裏了:“爹,你不是睡覺了嗎?”

陳望道:“我只要眯一會就好,剛纔你拿的那個東西,有點名堂,好似是什麼東西的一部分,對你修煉挺有用的!”

聽自己老爹話裏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陳志凡便沒有了拿出來的想法:“爹,咱家是苗人的事情,可以泄露出去嗎?”

陳望聽聞不禁失笑:“這又不是祕密,只是當初我離家的時候,不想叫別人知道我是苗人,所以隱瞞了自己的族別,你是想叫小芙考試的時候加分是吧?她的成績很好,用不着加分的。”

“我根本沒擔心妹妹的成績!”陳志凡坦然的說道:“我就擔心,她有不該有的善良,我在想,要不要叫她知道更多的事情!”

“該知道的時候,她自然就知道了!”陳望望着兒子的眉眼:“你的殺心日益重了,你要控制自己!”

陳志凡勾脣:“呵,爹,這也能看的出來?”他是越來越殘忍,但能叫他出手的人,絕不是良善之輩!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