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看着趙招財不着痕跡的稍微點了點頭,蕭青山在心裏對趙招財誇獎般的暗讚一聲;環顧衆人朗聲說道:“這本是我好不容易纔得來的‘猴兒酒’,既然有人提出說酒樓沒有好酒,我也只好割愛,那就先請崔家少爺、崔金輝品嚐一下。”

Post by zhuangyuan

“猴兒酒!?”蕭青山話音落後,響起一陣驚訝的喊叫聲。


“竟然是難得的猴兒酒!這酒樓沒想到還有此好酒,真不愧是青雲鎮上有名的酒樓,只不過可惜不能親口品嚐啊”一位老者輕輕嘆息的說道。

“看樣子您老好像對這‘猴兒酒’甚是明白,這 ‘猴兒酒’到底是何物啊?”一書生模樣的公子哥虛心的向老者請教道。

“呵呵…”老者正身端坐着,伸手輕撫鬍鬚解釋道:“這 ‘猴兒酒’,又叫百果酒。在這西山山脈深處多有妖猴,常於春夏之際採摘雜花、鮮果,藏在洞中醞釀而成,實乃酒中珍品啊”


且不說這位老者在此感嘆,就連在座的宋老虎、崔萬德等人在聽說了,‘猴兒酒’後也有垂涎之意。只是在這種情況下,崔萬德自是不好意思開口,但宋老虎卻不在意、張口向蕭青山說道:“蕭兄弟,你這事做的不太地道啊,有這等好酒還不拿出來”


蕭青山看着滿臉不可思議的崔金輝,在心裏想到:“想讓我出醜嗎?哼,現在我看你怎麼下臺。”在聽見了宋老虎的話後,蕭青山爽朗一笑,沉聲說道:“好!今天我就拿出誠意來,讓大家都品嚐品嚐。”

招來跑堂的店小二,蕭青山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憑空取出一罐 ‘猴兒酒’,讓小二分給在座的衆人,這一幕落在某些人的眼裏,讓某些心懷不軌之人又是一陣思量。

崔金輝在聽到蕭青山點名要自己品嚐品嚐這‘猴兒酒’,看着面前斟滿的酒杯有些猶豫不決,不過在聽了在座衆人的一番話語後;雖然對蕭青山能拿出這等好酒來有些不爽,沒想到自己沒給他找成麻煩,還讓他出了一番風頭,博了個滿堂彩!

心中鬱悶之情自是不提!但也對這‘猴兒酒’慕名已久,想到這心情極差的崔金輝端起眼前斟滿的杯中酒,仰頭一口悶了下去。

蕭青山端起酒杯輕輕品嚐着杯中酒,入口一如既往的清醇爽辣、甘芳無比;這酒最大的好處便是喝過之後、能感到渾身心的清快,縱然是多飲醉了以後、也只覺得和春季犯困一般,斷不會心亂跳、腦發熱;用神武大陸一句通俗語言就是:喝多了也不上頭!

“這酒還真是不錯啊,夠勁!讓蕭兄弟破費了,哈哈”宋老虎邊輕飲邊高興的說道。


“那倒不至於,只是這酒我也不多,要不然定會送點給老哥你啊”蕭青山和宋老虎說着,心裏卻在想到:“要不是準備好好玩一下崔金輝我能拿出來嗎!不過想必現在他應該差不多了吧。”

崔萬德手中端着珍貴的‘猴兒酒’坐在酒桌上卻無半點酒興,從剛纔蕭青山輕鬆拿出這般珍貴的酒來,再到他當着衆人的面憑空取物,無一不在展現着他的實力啊。

拋開稀有的儲物戒不說,單這‘猴兒酒’就是難得之物啊,要知道想從妖猴洞中取得這酒,那是多麼的不容易,試想妖獸可是比同等級修煉的人類武者還要強悍的。這蕭青山看來還是有一定的資本的。

此時在心裏這般思量的崔萬德,殊不知這只是上次蕭青山在躲避黑虎山、趙飛派人追殺他時,小武在妖虎的陪伴下從妖猴羣中尋來的。試想崔萬德在得知這消息後,會作何感想呢。但是有些事就是這樣,不是親眼所見的總會在有意無意間影響着人們的判斷。

“輝兒現在只有先委屈你了,現在還摸不清蕭青山他身後到底有什麼背景,等到承志回來後,想必就會好了。”崔萬德看着悶頭大喝的崔金輝在心裏嘆息道。

不知喝了多少酒的的崔金輝,初時只覺得頭暈目眩,還當做是酒勁太大、也沒太放在心上,半晌過後更是覺得渾身竟然漸漸燥熱不堪。

伸手摸了摸、崔金輝只覺得自己臉上甚是發燙,一雙桃花眼逐漸變得迷離起來,彷彿整個人都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在自己身體的最深處有一股原始的慾望在蠢蠢欲動。

趁着酒席間隙,趙招財端着酒杯走向蕭青山,一雙滿是幸災樂禍的眼睛四下瞄了瞄、見沒人注意到這邊,遂小聲的向蕭青山問道:“蕭兄,你說這傢伙怎麼還沒反應啊?不會是我放時間長了失效了吧?”

“沒事、你沒看這崔大少爺,坐都坐不住了嗎?嗯,讓他在飄一會!”蕭青山說完後在心裏想道:“這藥效怎麼樣你比我清楚啊。不過這個時候,還得穩下心來纔是。”

想到有一次和招財把酒聊天時,酒到深處,招財從他的儲物戒指中拿出這‘凝香玉露丸’對蕭青山說道,當初自己和崔金輝在一起花天酒地時,崔金輝給他這粒藥丸說,不論男女沒有什麼人能在這‘凝香玉露丸’的藥效下不迷本性。

任你是貞烈異常還是坐懷不亂,服用它後只剩下最原始的慾望。沒有想到的招財還未來的及試試,結果家裏就遭到這般變故,也就留了下來;

直到遇見蕭青山後趙招財痛改前非,在和蕭青山一番推杯換盞之後招財就要把它給扔了,卻不想當時蕭青山淡淡的一句話有了今天這個場面。記得當時蕭青山是如此說道:“你扔了幹什麼?說不上以後有機會給崔大少試一下。嘿嘿….”

再飄也有落地的時候!當蕭青山和趙招財暗自嘀咕之際,這一切都在一位大嬸走過崔金輝身邊時爆發開來。

這位大嬸晃動着肥胖的身軀,一步三晃盪、滿身肥肉亂抖下,端着酒杯路過崔金輝所坐的一桌往對面走去。

就在走過崔少身邊時,崔金輝一雙充滿罪惡感桃花眼、緊盯着眼前肥碩豐滿的大嬸臀部,感覺是如此的美妙!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慾望!一雙邪惡的雙手向大嬸飽滿的臀部抓去!

啊!!!!!!!!!

就聽見大嬸一陣驚恐憤怒的聲音傳來!在座的衆人頓時被這一聲恐怖的叫聲驚起,全都循聲望去,只見大嬸羞怒的轉過身來把杯中酒狂怒的潑在崔金輝臉上,但是崔少仍是不顧不理的猛地起身抱住大嬸嘴中急切的喊道:“我要!……..”

咦!一陣唏噓聲從衆人嘴中傳來,隨後多有正義之士起身走上前來制止,卻不想誰是酒後崔少的敵手,上來的四五人愣是被淫慾滿腦的崔金輝掀翻過去!但更多的人則是充滿幸災樂禍的神情看向崔萬德。

看着不顧廉恥當衆抱住一個大嬸狂吻的崔金輝,崔萬德只覺得一張老臉上火辣辣的!當即滿臉陰沉的快步走向崔金輝,渾然不顧下手輕重,使出十字擒拿手死死鎖住這個不爭氣的小兒子。

經管是這樣仍然管不住崔金輝的嘴,只聽他還是嗷嗷的叫道:“那個!我要我要啊!”怒急的崔萬德一掌砍在他的頸部使其昏了過去。

這是圍觀的衆人聽着大嬸悲慼戚的哭聲,紛紛對着崔萬德父子指責不已!

“‘那個’不是你想要,想要就能要的!”蕭青山趁着沒人注意高聲喊道。


“對!精闢啊,把這當什麼地方了!”有人附和道。

而剛纔細道‘猴兒酒’出處的老者,更是氣憤的一腳踩在椅子上,吹鬍子瞪眼的指着崔萬德罵道:“噁心!真他媽的噁心!老夫子曰,子不教父之過!你!!!!這小子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怎麼教成這般樣子!”

而崔萬德卻是一反常態的閉口不語!“看樣子這老人在青雲鎮輩分不低啊!”蕭青山驚訝地看着不顧儀表,此時暴躁如雷的老者在心裏想到。

崔萬德伸手提着崔金輝,一股渾厚的天地元氣涌入他的體內;隨後走向蕭青山沉聲說道:“蕭兄弟這事你的給個解釋吧?我輝兒平時酒量很好,怎麼再喝了你的‘猴兒酒’後,做這等醜事!”

“崔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酒大家都喝了,怎麼能怪罪蕭兄弟呢!”宋老虎站走過來朗聲說道。

“對啊!大家都喝怎麼沒事,別再找藉口了!”衆人附和道。

“沒想到這大侄子這般不勝酒量!嘖嘖,我來看看有沒有事。”

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看着躺在地上的崔金輝,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說說感覺怎麼樣,沒有想到大侄子你還有這愛好啊,嘖嘖大嬸啊、嘿嘿…”

崔金輝小心的微睜着眼恨聲說道:“是你!原來是你!我……”

“是我又怎麼樣,我告訴你!今天我玩的就是你!怎麼樣?不服是吧?有種站起來!”蕭青山打斷崔金輝的話語張狂的說道。

“你你!我我,噗……..”羞愧至極的崔金輝歪頭吐出一口鮮血,就這樣不堪的昏了過去。

“慫樣啊”蕭青山在心裏暗罵一聲,站起身搖了搖頭來說道“哎,我這大侄子真是的,今天有點喝多了,諸位不要在意啊,我這當叔叔的給大家賠不是了。”

在場的衆人現在也都知道了,這個瘦削肩膀寬闊的少年便是這“有間酒樓”地背後掌櫃的,聽見蕭青山如此說道,都在心裏暗道一聲,這少年心胸好寬廣,在自己酒樓開業之時出現這等事情,也全然不在意,還替這混蛋找個臺階下,真是不錯!

只是看向崔家父子的眼神,全是鄙視之情! 魔獸聚集的豐饒山脈內部,那條妖龍恐怖無比,同屬於八階魔獸的藤皇蛇碧萱在它面前就是個屁!

凌浩依然俯卧在草叢中,這裡的壓迫感讓他汗如雨下,感覺透不過起來,隨便一個就是能秒殺自己的角色。

「西界妖龍!你們從何處而來,為何為禍眾生!」此刻從遠方又傳來一道聲音,仔細聽雖然傳來的聲音極為遙遠但是可以聽出這道聲音是屬於人類的。

「嗯?」妖龍循聲望去,看見一片七彩祥雲在其上有一老頭兒,白髮垂絲,手持一柄龍頭拐杖。

「你是誰?」妖龍問道。

不過卻見藤皇蛇碧萱面露喜意,想著老頭兒喊道:「副院長!我在這裡!」

凌浩望去,看著這老頭然後看見那老頭身上的衣裳就知道原來是瀾滄學院的人,而聽見那藤皇蛇的叫身後,才知道原來這竟然是瀾滄學院的副院長!

凌浩眼瞳緊盯著那老頭,瀾滄學院他一定會去的,不過不是到那裡去學習,而是去殺人的……

凌浩的目光老頭並沒有發現,老頭對著碧萱點頭然後看向土元素妖龍。

「是誰把你放出來的。」老頭平靜的說道,似乎並不把妖龍放在眼裡。

「我當時誰!原來是楊老頭啊!怪不得架子這麼大,難道你不知道你只個小小的武王境巔峰?」妖龍諷刺道。

「武王境又如何?對付你足矣!」老頭依然平靜。

「是嗎?要不來試試,我保證會留下你一條命的,讓你苟延殘喘的再活幾年。」妖龍殘忍的笑了笑,周圍的魔獸都是一陣顫慄。

老頭眉頭一挑,這妖龍什麼時候有了如此大的底氣,明明只是個武王境中期的八階魔獸而已!

老頭忽然意識到自己笑看著這妖龍了,在天空禁域被封印了千年,這千年時間足夠它們實力提升,突破!也許現在已經站在了武王境巔峰甚至更高。

不過老頭始終納悶,到底是誰放出了它們,又是為什麼要放出它們,難道是故意而為?

老頭又忍不住問道:「妖龍!到底是誰放你們出來的?」

妖龍聞言並不准備回答,巨大的土黃色尾巴直接掃向那老頭。

「轟!」

兩條句尾陡然相撞!

一條綠色的尾巴被轟開,土黃色的妖龍之尾只見將豐饒山脈的地面打出了一個百米深的巨坑。

「咳咳!」碧萱咳嗽了幾聲,嘴角流出鮮血,凌浩看著心驚。

同為八階魔獸實力相差竟然如此懸殊,可謂恐怖!那妖龍到底是什麼來頭,雖然凌浩知道是他放出了妖龍,可是那妖龍的來歷凌浩也是不知。

妖龍收回巨尾,龍爪直接一掃,一直六階魔獸被當場抓碎,然後盤在豐饒山脈眾魔獸的中間,高聳入雲的龍頭盯著老頭。

「是誰放出我們的你管不著,就算知道了你們也無法殺了他,不過我倒是納悶,為何你們瀾滄學院會有藤皇蛇一脈的魔獸,它們不是早就被邪……」妖龍突然住嘴,心驚肉跳,他剛才差點違犯大哥交代的話,差點說出那人。

不過妖龍也絕非一般,隨後又道:「不過我也倒是奇怪,一個被滅了族的魔獸族群竟然有後代活了下來,當真是厲害!但是以你這點實力想要復仇確實不可能!」

「哦!對了剛才我從你的身上聞到了那人的氣息,難道你認識那人?」妖龍忽然問道,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碧萱,好似要把她吃了。

碧萱疑惑,老頭一腳踏在碧萱身前,強橫的武氣在其周身泛濫,目光不善的看著妖龍。

「別看我!我目前還是會留下你們一條小命的,只是那氣味……算了問了也沒用,等找到那人一定要讓他吧東西交出來!」妖龍緩緩道,目光從碧萱身上移開,望向那塊巨大的岩石。

凌浩心臟跳動不止,他剛才從妖龍的話中感受到了殺意!似乎是自己救了它們吧?怎麼它們要殺我?

凌浩疑惑,可是也不敢露面質問,畢竟妖龍恐怖的實力讓他驚駭不已。

…………

「嗚嗚嗚……」

轉眼已近黃昏,這裡並未出現其他的外來者,只有魔獸和那老頭以及躲在草叢中一天的凌浩。

一道道哭泣的聲音從聚集的魔獸中回蕩而出,一隻只魔獸被妖龍吸走了靈魂以此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這種邪惡之法……」老頭看著妖龍吸走一隻只魔獸的靈魂,內心久久不能平靜,這種邪惡的能力他此生也是只見過兩次。

以此是他年輕時,另一次便是現在,妖龍的做法,那可以瞬間煉化靈魂的能力。

凌浩在草叢中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吸走靈魂這真是好恐怖的能力。想起就是一陣后怕,背後直淌冷汗。

「吼!」

衝天的龍吼仰天咆哮,妖龍那巨大的頭顱忽然看向那塊巨石。

「終於!終於可以雪恥了!千年被囚禁的痛苦就讓我來還給你吧!」

妖龍全身上下忽然閃爍著土黃色的武氣,那種邪惡的氣息讓人不敢直視,只要一看便會被迷惑從而被邪惡支配。

「邪惡龍……」那老頭輕輕的自言自語的喃喃了一聲,目光看著妖龍似乎是在想什麼卻又想不出來。

「轟!轟!嘭!」

妖龍巨尾轟然甩在那巨石的岩石之軀上,恐怖的力道震出一道道巨大的聲響如同悶雷般響徹天際。

可是那巨石確實絲毫未有破損,那巨石之上只是掉落下一塊塊碎屑。

「嗯?……」老頭驚駭的看著這一幕,剛才妖龍的力道恐怕自己都打不出來,可是卻沒想到竟然連一塊石頭都擊不碎!這石頭當真堅硬!

「奇怪的岩石……」凌浩喃喃道,他自然可以感覺到剛才妖龍甩出巨尾的一剎那恐怖的力道,可是這石頭竟是絲毫未動,竟然只是掉下來些石屑……

眾魔獸也是和老頭同一種表情,雖然有些猙獰但是意思也是差不多。

妖龍忽然大笑:「果然!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強大,不過如今的我們也不是以前了,那強大的力量或許我也應該動用了。」

妖龍笑聲狂放!笑聲中得意,但更多是期待,不知道在期待些什麼,只是小灰目光忽然看向妖龍,有些淡淡不安……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崔萬德在衆人的鄙視眼光中,滿臉陰鬱的走向蕭青山,張口說道:“今日之事,多有得罪,還望蕭兄弟的海涵!”轉身對着在座的衆人道聲抱歉,對着此時已經傻眼得的崔二瞪了一眼,大步向酒樓外走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