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看着葉荒,山藤建一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說道:“沒想到,居然還能夠在這裏看到你,安全局的葉荒先生。”

Post by zhuangyuan

他說的是中文,十分標準的中文。

“我也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活着。”葉荒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樣也好,這樣我就而已親手殺了你,爲那些死去的夏家人報仇。”

“殺了我?”山藤建一張狂的大笑了起來,說道:“葉荒先生,以前你沒有斬殺我的能力,現在的你同樣沒有。”


“有沒有,試一試便知道。”葉荒向着他身後看了看,說道:“你的人呢,讓她們全部出來吧。”

山藤建一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其他人,只有我一個,面對你這種強者,那些人來再多也沒有什麼用,我一個就足夠了。”

葉荒悄聲對身後的殷桃說道:“待會兒,打起來的時候,你不用管我,先離開再說,我已經用神識查探過周圍,這裏確實沒有其他生命法庭的人存在,記住,千萬不要進入到戰場之中。”

殷桃點了點頭,她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山藤建一將手中的***丟下,說道:“來吧,你不是想要殺了我爲那些夏家的人復仇嗎,那麼就過來吧,不過你放心,我可不會殺你。你的價值太大了,活捉了你,便是對少林寺最大的威脅,安全局也不敢在輕舉妄動。沒有了安全局的支援,光憑一個五毒教想要對我生命法庭動手,簡直癡心妄想。”

葉荒冷笑一聲,說道:“那你可真是太看得起我。”

他不認爲自己擁有這樣的價值,葉荒似乎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少林寺之中擁有怎樣的地位,這一點可以說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很多其他勢力的人都知道,對於少林寺來說,葉荒就是一個機器人般的存在,尤其是少林寺達摩院那一派,爲了保障葉荒的安全,似乎願意不惜一切的代價。

“殺!”

葉荒怒吼了一聲,就朝着山藤建一衝了過去,於此同時殷桃聽話的迅速後退,躲在了一面已經倒塌了一半的牆壁後。

衝殺向前,葉荒一躍而至半空中,藉助着衝勢,一招如來神掌轟下。

山藤建一目光一凝,雙手出拳,硬抗葉荒一掌。

拳掌碰觸,爆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轟隆轟隆!

地面都開始輕微的搖晃了起來。

等到衝擊散去之後,山藤建一後退了好幾步,有些震驚的看着葉荒,“你可真是,讓人驚訝!”

他藉助着雷家的進化藥劑,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裏,從抱丹境初階進化到了抱丹境巔峯,這樣的速度,在整個生命法庭使用了進化藥劑的那些人之中,都是最快的那幾個人之一。他原本以爲,自己出手,可以輕易的鎮壓葉荒,卻沒有想到,葉荒現在的力量,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

“更讓人驚訝的,還在後面。”葉荒手中一層金光凝聚,化作了一柄長刀的模樣,“踏浪斬!”

破戒刀法的三招殺招,拔刀斬是蓄力的大範圍攻擊,而踏浪斬則是瞬發的單體針對殺招。

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朝着面前的敵人衝過去,衝鋒的過程中,如同踏在驚濤駭浪之中,帶着凜然的氣勢。

看到葉荒朝着自己衝了過來,山藤建一選擇了閃躲。


他迅速的後退,葉荒則不斷的前衝。

兩人的速度都不慢,再躲閃的過程中,沿途所有阻擋的樹木都被兩人震碎。

終於山藤建一退無可退,葉荒的踏浪斬也到了力量的最極限距離。山藤建一終於停下了腳步,左腳抵住身後的一面牆壁,雙手成拳,轟向前方。

葉荒手中真氣凝聚而成的長刀砍在了山藤建一的拳頭上。

碰!

又是一聲巨響,兩個人都後退了十幾步遠。

葉荒身後的地面裂開了縫隙,而山藤建一抵住的那面牆壁,已然轟塌。


看上去是葉荒佔據了上風,山藤建一吃了一些虧。但是兩人的臉色卻截然不同,山藤建一滿臉的興奮,葉荒的表情則十分的凝重。

“果然很強,哈哈哈,難怪少林寺這樣看中你。幾個月前你還不過是一個化勁境界七重的小武者,沒想到現在居然就可以和我這種半步超凡的打成平手。”山藤建一大笑着,一雙眼眸死死的盯着葉荒說道:“庭長說的果然沒有錯,只要抓住了你,安全局就不敢再對我們動手。”

“呵,半步超凡?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了,我所遇到的超凡境高手,無一不是自己修煉上去,而不是你這種個,依靠外界力量,強行將自己的力量提上去的劣質品。”

“哈哈哈,劣質品?那便讓你看看,劣質品的力量。”

“劣質品,終歸只是劣質品!”

葉荒悍然的出手,猛攻向山藤建一。

所有的殺招,葉荒都毫無保留的施展了出來。

在朱靈那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提供下,所有需要消耗極大真氣的招式,葉荒都肆無忌憚的使用着。這場戰鬥,葉荒沒有用任何的戰鬥技巧,他就是用純粹的力量上的龐大優勢,壓制着山藤建一。

如來神掌不要錢似得落下,一指禪在每一掌排除的間隙中射出,不僅如此,每一掌打出之後,他都使用一次大挪移神功,變換着自己的位置,讓如來神掌從四面八方落下。

轟轟轟轟!!! 山藤建一勉力的防禦着,他的心中已經震驚到了無可附加。

上一次面對葉荒的時候,他還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可是現在,他已經強大到,有些無法用常理來揣測了。

他與不少的少林寺弟子交手過,知道如來神掌,大挪移神功這種絕技,需要消耗怎樣的力量,一般的佛門弟子,就算是功力深厚的,使用各五六次大挪移神功,已經是極限,可是現在,葉荒就好似炫技似得使用。

他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得到了這樣雄厚的真氣?

山藤建一沒有金剛不壞體神功這種級別的護體功法,他的真氣防禦圈,很快就被葉荒的如來神掌給拍碎。在防禦圈破碎的一瞬間,葉荒瞬間施展大挪移功法,欺身到山藤建一面前。

破戒刀法第三式——天風地火!

這是一招將自己與長刀融爲一體的殺招。

在天風地火使用的過程中,整個人都將進入一種不可控制的狀態,一旦殺招使用,過程中不管受到怎樣的傷害都不會停止!

人和刀融爲一體,如同龍捲風一般,旋轉了起來。

在葉荒的周圍,是無數金色的光芒,和紅色的刀光,看上去此刻的葉荒就好似風與火的融合體,將周圍的一切都摧毀,破壞!

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山藤建一,被天風地火擊中了無數次,每一次旋轉就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傷口,山藤建一隻能夠運轉真氣,拼盡全力抵擋着那些不斷朝着自己划過去的刀鋒。

不遠處,看到葉荒施展這一招的殷桃頓時間愣住了,她是一個遊戲迷,基本上什麼遊戲都喜歡玩,不管是現在盛行的VR遊戲,還是以前的主機pc遊戲,記得在曾經風靡一時的叫做《英雄聯盟》的遊戲中,就有那麼一個角色,手持大劍,不斷旋轉。

現在的葉荒,看上去就像是那個英雄附體一般。

這讓殷桃驚呼道:“臥槽,蓋倫轉轉轉嗎!?”

天風地火結束,山藤建一的身上,已經出現了無數道的傷口,鮮血從他的傷口中流出,流淌在他破碎的黑色衣裳上,身前赤條條的看上去十分的狼狽。

而葉荒在天風地火結束的一瞬間,又是一招踏浪斬施展而出,手中真氣凝聚而成的刀尖,直刺山藤建一的胸口。

“殺了你!爲夏家無數冤魂報仇!”

近距離的踏浪斬,山藤建一無從閃躲,眼看着葉荒手中的金色長刀,刺進了自己的胸膛裏面。

刺啦!

長刀穿胸而過。

山藤建一悶哼了一聲,一掌拍向葉荒的肩膀。葉荒雖然有金剛不壞體神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還是被這一掌逼退了十幾米遠。

相距着十幾米,葉荒手中的長刀散去,他稍微有些喘息的看着面前傷痕累累的山藤建一。天風地火這樣的殺招,對於葉荒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每一次使用天風地火,都需要將全身的力量一次性的釋放出去,這是一個在絕境中的最後招式,因爲使用之後,自身的力量就將陷入枯竭狀態。

其他修煉了破戒刀法的少林弟子,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用這一招,就連葉荒的苦禪師兄,葉荒也只看到他使用過一次。

葉荒並不會陷入力量枯竭的狀態,有着朱靈力量的補充,他的真氣無窮無盡。但是力量補充,也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不斷的使用如來神掌,力量的消耗和補充,剛好是一個平衡值的話,那麼使用天風地火,就是入不敷出了。

好在補充的速度,也不是太慢,不過幾十秒的時間,葉荒就感覺到,體內的力量重新充沛了起來。

身體裏面寄宿着朱靈的力量,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外掛!

“山藤建一,受死吧!”葉荒的手中,又重新的凝聚出了一把金色的長刀,他以拔刀之勢,開始蓄積力量。

“想殺我,哈哈哈哈!我承認你很強大,強大到超乎了我們所有人的預料,但是就憑你想要殺我,還差的遠了!”

山藤建一怒吼一聲,從懷中拿出了一隻黑色的試劑管,他直接捏碎了試劑管的一頭,將其狠狠的插進了自己的心臟之中。

隨着黑色的液體進入到山藤建一的體內,他身上的肌肉暴漲了起來。

又是這樣的東西!

一個普通的抱丹境改造人,在使用了這種參合着進化藥劑的黑色液體之後,力量大概能夠提升百分之五十左右。而現在,山藤建一使用了這種黑色的黑體之後,力量節節攀升,已經比剛纔正常的情況下,氣勢強大了一倍有餘。

普通狀態下的山藤建一,葉荒都只能夠勉強佔着一些上風,現在再面對力量翻倍的山藤建一,葉荒的贏面已經所剩無幾。

雖然心中滿是對山藤建一的仇恨,但是葉荒知道,如果繼續在這裏與他糾纏下去的話,自己肯定不會好受,雖然依靠着強大的恢復能力,和持續戰鬥能力,自己或許可以拖到黑色藥劑的效果結束,等到山藤建一的虛弱狀態,但是那樣需要的時間太多了,要是中間突然還有其他生命法庭的人追殺了過來。

那麼他必將被生命法庭活捉。

生命法庭的目的他已經知曉,他絕對不能夠讓生命法庭的人,將他活捉,以此來威脅安全局。

打不過就跑,對於武者來說,這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若不然,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這句至理名言,怎們會流傳至今呢?

跑!

葉荒在山藤建一力量持續增長期間,葉荒二話不說,轉身就往後跑。

跑到殷桃身邊的時候,葉荒伸出了一隻手,喊了一聲:“殷桃,走!”

殷桃也十分的機智,衝上來死死的抓住了葉荒的一隻手。

葉荒反扣住殷桃的手腕,如果他不用力的話,擔心殷桃自身力量不足,抓不住他。施展蜻蜓點水輕功提縱術,葉荒帶着殷桃以最快的速度跑遠了。

山藤建一結束了藥劑的適應過程,暴漲的肌肉讓他看上去比剛纔的體格要大上一倍有餘,但是現在,他的面前已經沒有了葉荒的蹤跡,空有一身的力量卻無處發泄,讓山藤建一怒吼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葉荒帶着殷桃一路奔逃,沒敢往人多眼雜的地方去,只能夠往郊外人跡罕見的地方躲藏。

越是現代科技所覆蓋的地方,越容易被人發現,這是葉荒從公主的能力上,總結出來的經驗。而在日本,同樣也擁有類似公主這樣的智能終端。一旦葉荒和殷桃前往那些遍佈着監控攝像頭的地方,馬上他們的蹤跡就會被生命法庭的人發現。

葉荒的輕功,不說舉世無雙,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追上,即便是使用了那種黑色藥劑的山藤建一也不行。帶着一個人,他的速度並沒有減慢,很快就躲進了一片山林裏面。

然而,他們還沒有在樹林裏面躲藏多長的時間,就看到幾輛直升機往樹林這邊飛了過來。

這些直升機全部都是搭載着機炮和***的武裝直升機,看到那些照射下來的燈光,葉荒心中一涼,知道自己的位置又暴露了。

這裏不能夠久待下去,只能夠繼續轉移。

這一次他們跑到了熊本縣城郊的一個山村裏面,躲藏到了一家已經無人居住的農舍裏面。

還沒等葉荒來得及喘息,就發現一羣黑衣人又緊跟其後的找了過來。

他們包圍了農舍,葉荒衝出去與這幾個生命法庭的改造人大戰了一場,拼着自己受傷的代價,斬殺了幾個改造人,帶着殷桃繼續逃跑。

但是,無論他們跑到什麼地方,生命法庭的人都能夠很快的找到他們的位置,就好似有人在時時刻刻的跟蹤着他,監控着他,不管他躲藏到什麼地方,那個人都會第一時間將他的位置暴露。

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能夠逃跑躲藏的地方越來越少,他會慢慢的陷入到生命法庭的包圍網之中。可是會有誰暴露他的位置呢?

葉荒將目光望向了身邊的殷桃,思來想去,也只有殷桃這個可能了,難道……殷桃其實是生命法庭的人?她靠近自己,是生命法庭的陰謀?

這樣一想,葉荒就覺得不對勁起來,殷桃和自己碰面之後沒多久,生命法庭的人就追殺了過來。

可是……如果殷桃真的是生命法庭的人,那麼在那隧道里面的時候,她又爲什麼要駕駛着直升機幫他逃出重圍?

疑點實在是太多了,讓葉荒的腦子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發現了葉荒的目光,殷桃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你,你這樣看着我幹嘛?”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