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看到出現的這些異變,夜行鬼祖撕裂一般的狂吼着,憤怒無比,滔天的氣焰,熊熊而起,直衝顧遠寒而去。

Post by zhuangyuan

昊天鬼祖、通天鬼祖皆已經消亡,難不成,要剩下他夜行鬼祖一人,苟延殘喘於人世?

修煉到他們這等境界的人物,生死,早已經置之度外。

他們所要追求的,也許是無窮的力量,也許是至高無上的地位,也許是衆生的敬畏,但……絕對不會是所謂的長生。

生死,只是成爲他們追求這一切的前提,但對於他們來說,早已經不重要。

“嗖”

道門真武誅邪劍陣開啓,一百零八把光劍,幻化出來,閃着冰冷的寒光。

只看見顧遠寒面色冷峻,一步踏出,衣衫飄動。

身後光劍,不斷演化出強烈的攻伐,如天地之間,凝成的恐怖劍陣,勾連蒼穹之上星辰日月。

寒光悽迷,劃破陰冷的黑暗,如同破曉的黎明,綻放出希望的光。

巨大的威能,破空而來,發出呼嘯的聲響。

劍吟之聲並起,如同龍吟一般,清脆悅耳。

光芒一閃而過,夜行鬼祖整個人瞠目欲裂,萬丈光華落在他的身軀之上,猶如暴雨澆淋,不斷炸響。

一聲聲狂吼,撕心裂肺,慘叫聲不絕於耳。

夜行鬼祖在一片光華之中,化作烏有,形神俱滅。

大地之上,那個詭異的鬼村,似是隨着兩名鬼祖消亡之後,漸漸消失。

只看見一間間房屋,如同被風化一般,狂風吹過,支離破碎,化作粉末一般。

天地恢復一片安寧。

李浩玄,卻不知道去了哪裏。 高空之中,將臣和後卿,凌空而立,震撼無比。

一瞬之間,將臣似是回過神來,暗道一聲“不好”,連忙一拍身旁後卿的肩膀,說道:“快走!”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倒出去,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嗖”的一下,消失在黑暗之中。

後卿也頓時恍然,心中一驚,急忙逃離。

開什麼玩笑?

他們兩人,都是殭屍王,如今昊天鬼祖和夜行鬼祖已經消亡,等到李長生緩過神來,一定會對付他們。

要是平日裏,憑藉着他們兩人的力量,尚且無所畏懼,可如今的李長生,有“天師法印”在手,誰人能擋?

將臣當初被“天師法印”掃蕩的恐懼陰影,現在還留在心裏。

當初的張道陵張天師,一襲“天師法印”在手,打得將臣和後卿狼狽至極,倉皇而逃,差一點身死道消。

如今,可不能重蹈覆轍。

天地乾坤,似是恢復了原有的寧靜。

天際之上,李長生和顧遠寒同時落在地面上。

顧遠寒深吸了一口氣,神色之間,有些凝重,看向一旁的李長生,說道:“李仙師……這昊天鬼祖臨死之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李長生整個人似是也有些凝重,呆立站在那裏。

蒼穹變,天地亂,山嶽崩,四海平。

三千大道入洪荒,羣魔凌駕仙佛上。

乾坤起禍亂,人世皆刀兵。

一字一句,似是震耳聵聾,餘音繞樑,讓人心神顫慄。

看昊天鬼祖剛纔的模樣,似是已經有些神志不清,如同瘋癲一般,所說的話,也不知道虛實真假。

半晌之後,李長生冷聲說道:“也許只是他胡言亂語,蠱惑人心罷了,不可盡信……當務之急,是找到李浩玄,纔是重中之重。”

剛纔將臣和後卿離開,李長生已經有所感應,只不過,並未多加干涉。

將臣和後卿,皆乃殭屍王,速度奇快,他們想要離開,李長生恐怕難以阻攔。

顧遠寒眉頭一皺,說道:“如今李浩玄重傷在身,想必不會與我們硬撼,他這下逃走……又不知道會去哪裏,我們怕是一時之間,難以找到他的蹤跡。”

李長生聽完,沉默了一下,似是想到什麼,說道:“鬼王宗三大鬼祖已死,四大鬼王之中,通天鬼王已經被我廢去修爲道行,如今整個鬼王宗,只剩下一個青山鬼王,想來已經分崩離析,你去找尋鬼王宗的下落,將其餘妖孽,一併剷除,之後再去一趟青城山。”

“青城山?”顧遠寒微微一怔。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解決完鬼王宗餘部之後,你便上青城山看守一段時間,防止有邪惡之徒,開啓青城山上的封印,放出八部鬼王的殘魂。”

顧遠寒說道:“青城山上,有張天師留下的殺陣,能上青城山的,只有李浩玄一人,如今他身受重傷,還會冒險前往青城?”

“這可說不準。”李長生說道:“李浩玄行事詭異,行蹤飄忽,青城山上,我已經將封印加固,他即便想要開啓封印,放出八部鬼王,也要耗費一定精力,若是你鎮守青城,應該無礙。”

“好。”顧遠寒聽罷,應聲說道。

李長生眉眼微微一眯,看着遙遠處黑暗深邃的山林,幽幽地說道:“至於我,倒是要去找一個人。”

“找人?找誰?”顧遠寒有些不解。

李長生說道:“如今,唯有此人,能推演出李浩玄的下落,要想找到李浩玄,就必須依靠此人。”

“你說的……莫非……就是太乙門的門主?”

“不錯。”

顧遠寒聽罷,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說道:“李仙師難不成已經找到太乙門的下落?”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太乙門的下落,我沒找到,不過太乙門主,我倒是遇上了。”

“遇上了?”顧遠寒身軀一顫,有些驚詫。

李長生點頭說道:“想來,他應該會幫我的忙……要不然,就不會出來見我……這一趟,我們分頭行事,你解決完手頭上的事情之後,給龍虎山去一封信件,通知張天師。”

“好。”

“既然如此,我們在此別過吧!”

“告辭!”

兩人商議完重要之事,也不多做停留,分頭行事。

憑着顧遠寒的能力,對付鬼王宗的餘部,自然是不成任何問題,李長生也無需擔心太多。

……

這一頭,剛纔至尊渡劫的地域。

這一片地域,原本遭受天劫的重擊,已經殘破不堪,但在天劫褪去之後,半個時辰的功夫不到,地面之上,竟然開始長出了嶄新的草木。

天劫乃是天道所化,爲歷劫之人而生,擁有震撼人世的力量,但天劫所要摧毀的,不是草木萬物。

所以,即便這一片地域,剛纔已經在天劫的威勢之下,殘破不堪,但天道的力量,卻是促使這裏的花草,重新長出,也將越發變得旺盛。

沒多久的時間,山間的草木,皆已經鬱鬱蔥蔥,再次冒出。

這片地域,恢復了原來的模樣,林間清風吹過,萬物復甦,一如春回大地一般,令人驚詫。

半空之中,一陣“刷刷”的聲響傳來,一本書籍,緩緩飄落,落在了大地之上。

書籍封面之上,赫然印着“修仙錄”三個字。

腳步聲,突然響起,輕緩,踏落在這片新長出的草地之上,一人走到書籍的邊上,停住了腳步,彎下了腰,將古舊的書籍,撿了起來。

來人拍了拍書籍上面的泥塵,咧嘴一笑,說道:“這本書,我還沒寫完,還得要繼續寫下去才行,這下好了……又回到我的手中了……”

話一說完,翻了一下古舊的書籍,突然“咦”了一聲,看着空白的十幾頁,怔了一下,隨後“噗嗤”一下,笑了起來。

來人喃喃地說道:“哎呀……李長生……有些事情,抹不去,即便你抹去了……也沒代表沒發生過……”

他用手,輕輕在書頁之上撫過,原本被抹去的字跡,重新出現在了書頁裏頭。

來人看了看,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點了點頭,將古舊的書籍,放入了衣袋之中,邁步離開。 密林之中,幽幽暗暗。

寧靜裏,透着一絲詭異,似是非同尋常。

山林裏頭,萬籟俱寂,仿似萬物都已經沉睡,顯得十分安詳。

順着山間的小路,李長生快步前行。

一路之上,許多隱藏在山林裏頭的山鬼精怪,瞧見了他,都瑟瑟發抖,不敢喘息,生怕被發現。

李長生其實早已經發現了他們的存在,只是此時此刻,他趕着去找那神祕的小老頭,沒空與這些山鬼精怪糾纏罷了。

剛纔一戰,耗費元氣不少,李長生縱然無礙,但自身的力量,削減了近三成,不過只要調息修養幾天,便可復原,並不大礙。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李浩玄的下落。

如今的蜀川,羣龍無首,許多妖精鬼怪,一時之間,倒也不敢出來作祟,只不過,當顧遠寒覆滅鬼王宗之後,時日一長,這些山鬼精怪自由了,自然會放肆起來。

不過,那時候也無需擔心太多,青城山在蜀川之地,少了鬼王宗這個大敵,斬妖除魔,皆乃手到擒來之事。

山路之中,似是氤氳着一股神祕的氣息,飄飄蕩蕩。

李長生順着這股氣息,一路走,不多時,來到一座林間小屋。

小屋不大,看上去格外靜雅,黑暗之中,佇立在那裏,十分平和。

微弱昏黃的燈光,從小屋裏頭滲透出來,似是照亮了整個黑暗。

李長生見狀,微微一笑,走到小屋的門前,輕輕敲門。

“咚”

“咚”

“咚”

房門被敲響。

停頓了一下,幾秒鐘之後,小屋裏頭,傳來了小老頭的聲音:“進來。”

李長生推開房門,走進去。

小老頭坐在屋子裏頭的桌子邊上,沁人心脾的茶香,瀰漫在空氣之中,小老頭靜坐在那裏,臉上神色和藹祥和,沒了往日那般猥瑣的姿態。

像是換了個人一般,隱隱給人一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李長生微微一笑,將房間門關上,坐了下來。

小老頭淡淡地看了李長生一眼,開口說道:“李浩玄跑了?”

“不錯。”

李長生說完,看向他,說道:“你精通太乙神數,想來,應該在你的預料之中?”

小老頭要了要頭,說道:“你想多了……我雖然是這人世之間,最精通太乙神數的人,不過……李浩玄乃是天道限制之外的生物,我未飛昇成仙,證得果位之前,也未必能做到事無鉅細。”

李長生聽完,有些疑惑,說道:“倘若連你也推演不了關於他的一切,他若是躲起來了,豈不是這人世之間,無人能找到他?”

小老頭淡淡一笑,說道:“要找出他的下落,對我來說,並非難事,只不過……他的命該不該絕,在何時絕,卻不在我所能預料的範圍之內。”

花爺饒命 說到這裏,小老頭怔了一下,似是在思索着什麼,半晌之後,又繼續說道:“太乙神數,乃是推演術法當中,最強大的一支,我太乙門潛心研學數千年,終究未能得其精髓,只因爲……其中太多推演之事,涉及天機之祕,未達到相應的修煉境界,隨意推演,只會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相應的推演,對應相應的境界。

沒有足夠的境界,妄自推演天機,必定會遭到天譴。

強如小老頭這樣的人物,即便一手推演之法傲視人世之間,卻也依舊有他不敢推演的事情。

更何況,天道演化四九,仍舊有其一遁去,強如太上老君,天道化身,依舊不會去推演這遁去的其一。

攻門 冥冥之中,萬事萬物,總要留出一線生機,無論大善或是大惡,這正是天道的公平之處。

衆生皆爲螻蟻,卻依然平等。

李長生說道:“你傳我找尋李浩玄的法門,這一樁事情,我們徹底兩清,自此之後,我也不會來打攪你們太乙門,如何?”

小老頭聽罷,淡淡一笑,看着李長生,說道:“李仙師,其實,這人世之間的事情,你又何須過問太多?你早已經擁有了飛昇資格,只要你想……這天界,你觸手可及,許多人修煉一世,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徒留怨念,你放着好端端的果位不去證,來趟人世間這渾水做什麼?”

李長生聽罷,一笑,卻是沒有回答小老頭的問題。

千百年來,問他同樣問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對於他來說,重複的回答同樣一個問題,顯然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超級紅包群 小老頭似乎在說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料到了李長生不會回答他,微微一笑,倒也不覺得奇怪。

只見他伸出一隻乾癟枯瘦的手,緩緩地拿起了茶壺,給李長生倒了一杯茶水,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屋子裏頭,昏黃的光線,似是被風吹動,輕輕搖曳着,顯得十分幽靜。

李長生看着小老頭,說道:“先生修煉多少年了?”

“我?”小老頭聽罷,淡淡地說道:“不多,六百三十餘年。”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那麼先生想要也已經擁有了飛昇的資格,如今,現在留在這人世之間,擁有着與散仙一般的實力,足以睥睨四方,而先生所修煉的,又是推演之術,若是不飛昇,自身實力無法突破,禁錮在枷鎖之中,那麼……推演的法門,永遠無法修煉到大成。”

小老頭看着李長生,說道:“你是在勸我飛昇?”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時機到了,我想你也該走了,這世俗沒有你留戀的,你也與我不同,你無需衛道……成正果,纔是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嗎?”

人世之間,已經不需要太多的大成修煉者,什麼樣的人,就該去往什麼樣的地方。

小老頭“哈哈”一笑,點頭說道:“不錯,我確實有這樣的想法,兩年之內,不出意外,我會飛昇,這太乙門主……我已經當了許久了,人世之間滄海桑田,我已閱盡,再滯留於人世,也是無用,只不過……門派需要傳承,待我處理好門派之中的事務之後,新一任的門主接任,我自然會舉辦飛昇大典。”

“好。”

李長生似是十分滿意。 人世之間,不似從前。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