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直到月沉明離開,韓中影才回過神來。

Post by zhuangyuan

隨後聽了夜冰依的話,不由為她擔憂。

「完了,夜老大,你現在得罪了月沉明,那可怎麼辦呢?你以後怕是要是有危險了,畢竟他這個人可是出了名的記仇,得罪過他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的。」

夜冰依不以為意的哼了一聲,「難道他可怕,老娘便是好惹的?放心吧,他敢招惹我,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說著,她摸了摸肚子,剛才吃了雪蓮花,龐大的靈力在她的身體內釋放,夜冰依現在覺得身體里充滿了力量,熱騰騰的,她要趕緊找一個地方的煉化才是。

韓中影瞥見她的動作,挑眉道,「夜老大你是肚子不舒服嗎?」

他這一路上老是看到夜冰依不經意的摸自己的肚子。

隨即,不等夜冰依回答,韓中影臉上便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

「嗯嗯,我懂了,夜老大你們女人每個月好像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在這個時候啊,一定要好好的關愛自己,哎,不得不說,你們當女人真的是夠麻煩,夠辛苦啊。

你也不必羞澀,我們趕緊回去,你找個什麼東西暖暖肚子,再喝點熱水。」 緩緩行駛的警車裏,聽完了中川蘭子的一番言語,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兩人不約而同的輕嘆了一口氣。

這麼說來的話,那位先生(大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似乎是要徹底打掉兩人心裏的最後一點期望,中川蘭子抓了抓小林中野的手沉聲又說道:“退一萬步說,就算那個人強大到連黑龍會的大首領都對付不了,但是不要忘了,黑龍會身後還有着軍方的支持。”

“非人存在又怎樣!能和小鳥一樣能在天上飛又怎樣!在軍方無數先進戰機的機槍攢射、導彈轟炸下,就算是一頭怪獸,也能把他給打成一堆肉塊!”她那半眯的雙眸裏,充斥着絲絲的亮澤。

看着小林中野一臉的暗沉,中川蘭子輕嘆了一口氣之餘,翹嘴接着說道:“其實有些事情,我也只知道個大概。不過有一點就是,在如今我們生活的社會另一面,存在着一個常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觸碰到的非凡世界!”

微微一頓,臉上浮現出幾許迷惘的她,眼裏一抹渴望一閃即逝:“在那個世界,有永葆青春的沙漠公主,有活了千年不死的叢林老人,還有巨大堪比小山的猙獰巨獸,更有飛天遁地、戰力強橫的絕世武者······”

聽着中川蘭子近似於囈語般的話,大野雄健扭頭看了小林中野一眼。

前者眼裏紅光陣陣的嘴裏無聲開合道:非凡世界?或許,我們半隻腳已經算是踏進去了······後者笑了一笑。

微閉雙眼,感受着四肢百骸裏充斥着的一股強大氣流在緩緩四處流動,年輕警察悄然點了點頭:這個世界,其實還隱藏着很多的祕密。

少頃,他微睜雙眼看着眼前的麗人輕聲嘆道:“蘭子,你懂得可真多!但是爲什麼我以前就沒有發現呢?”

“哼,你以前見我就像是見了鬼似的,哪裏來的時間瞭解我!”中川蘭子沒好氣的瞪了小林中野一眼。

伸手搔了搔後腦勺的年輕警察,面帶憨厚的傻笑着說道:“嘿嘿,那時候我傻唄!”

見此噗呲一笑的中川蘭子,笑顏如花的嬌聲說道:“其實我也沒懂多少啦!都是從我爸那裏偶爾聽來的。不過······”

笑容被一片肅然迅速代替了的她,皺眉接着說道:“不管是什麼樣的非人存在,面對一個國家諸如軍方這樣的暴力機關,即使其能力超凡,恐怕也會以悲劇收場!”

深深看了小林中野一眼,中川蘭子臉上滿是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中野,一定要記住,現在是科技文明昌盛的時代,即使是超凡的存在,在國與國之間,也只能隱瞞身份不被常人輕易發現。”

“呵呵,蘭子,你說這些幹什麼,我只是一個才從警校畢業沒多久的普通見習警察而已。”眼角閃過一絲不自然的他,訕笑不已。

前面的大野雄健兩眼瞳孔微微一縮:難道她發現了什麼不成?

視線在中年警察身上掃了一眼後,中川蘭子笑眯眯點頭說道:“好啦,我只是隨便說說啦!對了,現在你也已經立了功,再等幾天,就把你調到情報科去。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工作了。”

壓根就不想去什麼情報科,每天坐在辦公室裏對着電腦發呆的小林中野,眼珠子朝一旁斜的嘴裏應付說道:“這個嘛,到時候再說,嗯,到時候再說。”

中川蘭子瞥了他一眼後,心裏暗自決定,明天就把這傢伙給調去情報科,免得夜長夢多又反悔。

與此同時,秋山家的四層別墅,裝飾奢華的大廳裏,一手持槍,一手將手機揣回褲兜裏的藤田直秀,意氣風發的環顧了圍繞在自己周圍的衆人一圈後,微笑着說道:“你們剛纔可是全都聽見了,東條公子他在電話裏說的清清楚楚,只要投誠於他,我們兩家的所有產業,就會分文不動的還回來!”

“聽清楚了,聽得清清楚楚!”

“好啊,這下不僅我們的產業都有了保障,而且還攀上了黑龍會這棵參天大樹,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些背叛我們的傢伙,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是如何的後悔了!”

“嘿嘿,怎麼能說是後悔呢!”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滿臉紅光的大聲說道,“應該是痛不欲生纔對吧!”

“哈哈,這一切,還得感謝直秀呀!”一個身形瘦削的青年男子用一種帶有幾分諂媚的高聲說道,“如果沒有直秀牽線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搭得上東條公子這條線!”

“沒錯!如果沒有直秀的話,我們現在怎麼可能還安安生生的站在這裏!”

“依我看吶,秋山、藤田兩家的年輕一輩,還真只有直秀才是最爲優秀的。”

······

一旁,看着衆人一臉諂媚像的圍着藤田直秀,說着一些花團錦簇的好話,周身氣息暗沉的秋山家主,眼裏充滿了鄙夷的輕輕冷哼了一聲。

一直立於秋山家主身側的藤田家主,聽到了那聲冷哼後,看着他眼裏劃過一抹冷芒的笑着說道:“怎麼,秋山家主,現在你我兩家在直秀那孩子的幫助下,已經徹底脫離了破家的困境,難道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兩眼一凝,直直看向了藤田家主的秋山家主,在胸膛急劇起伏了兩下,暗暗咬緊了腮幫子後,臉上流露出幾許欣慰的頷首說道:“藤田家主啊,看來我們都已經老了。這以後,還是要看他們這些年輕人的了。”

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陰翳的藤田家主抿了抿嘴,只是點了點頭,卻再也不敢在言語上去刺激眼前這個老東西了。

他完全相信,如果自己再多說兩句的話,這個老傢伙一定會拉着自己交出家主之位來。

秋山家餘下的年輕一輩,盡是一些酒囊飯袋,老東西又確實已經老了,恐怕也已經沒有了多大的心思,再戀棧家主之位。

但是自己可還年輕,剛過花甲,最起碼還能當上十年的家主。再加上攀附了黑龍會這棵大樹,或許過上幾年,自己這個藤田家的家主,還可以更加的風光。

想到這裏,藤田家主決定暫時放過身旁這個自己同之明爭暗鬥了幾十年的秋山家主。 「還有,夜老大,就算將來你要找男人,也要找一個體貼的丈夫,而我將來要找媳婦,一定會好好的疼她的。

女人如此辛苦,當然得找一個好男人!」

韓中影自顧自的說著。

夜冰依聽得嘴角不斷抽搐,這小子真逗。

不過聽著韓中影的一番話,夜冰依卻默默的點點頭,這傢伙看來,將來一定會是一個及格的好丈夫,好父親。

他的娘親能把他培養成這麼偉大,也真是了不起。

以後誰要是嫁給了這傢伙,那肯定是有福了。

隨後,兩人趕回去和眾人們匯合。

夜冰依告訴眾人。

現在接下來還有一段時間,大家都各自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開始修鍊吧。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贊同她的意見。

畢竟她們今天收穫不少,此刻也不用再特意去歷練尋寶了。

商量后,眾人們便各自去修鍊了。

第二天。

眾人都開始朝著出口走去。

來到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有收穫,不管多少。

總之此番出門歷練,大家都有收益,當然也不可避免身上有些擦傷。

還有,夜冰依聽說,這次來的一共有千人,但是回去的時候就剩了八百多人。

有的是不小心和鬼骷髏人打鬥的時候喪失性命,還有的人是人與人之間爭奪的時候丟了性命。

不過在彩翼學院之中,除了高級的弟子們之間的爭鬥,那些低級的學生們之間的鬥爭,從來沒有人會幹涉。

因為學院只培養神靈之上的天賦弟子。

只要這些高級弟子沒有傷害,那就無傷大雅。

夜冰依雖然不是這個學院的學生,但是她的服飾和這些人身上的一樣,所以在這幾百個人當中,也不算出色。

不過還是會有三三兩兩的人的視線朝著她身上打量而來。

突然,天空傳來一陣響動。

接著,夜冰依的頭頂上方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這個黑洞就好像那天她剛穿越過來的傳送陣一樣。

不過僅僅是出個門,便是這樣的,也太神奇了吧。

正在這時,一道七彩色的光芒突然閃爍在眾人的眼前,隨後咻的一下,飛進了那個巨大的黑洞當中。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還是讓不少人給看到了。

「剛才那道七彩光芒是什麼呀?好神聖的感覺!」

「我怎麼好像看的是一隻鳥,不對,是一隻鳳凰。」

「沒錯,我們彩翼學院一直都有一個傳說,如果有一隻鳳凰出現的話,那麼它將帶領著我們彩翼學院走上至高無上的巔峰傳奇。

它也是我們學院的守護神,能夠讓彩翼學院將來成為第一最厲害的學院。」

「那這麼說來,我們終於有希望了是不是?」

作為彩翼學院的學生當中的一員,得到這個消息,沒有什麼比這更高興的。

眾學員們紛紛都嫉妒沸騰了起來。

「夜老大,你剛才看到了么?剛才那隻七彩鳳凰一定是我們學院的守護神,鳳凰之王,你知道我們學校為什麼叫彩翼學院么?

那便是因為之前我們學院好像就出現過一隻七彩鳳凰,所以才有這個名字的。 陽光普照下,一輛車身沾滿了塵土的警車裏,忽地響起了一串悅耳的手機鈴音。

中川蘭子隨手拿起電話按下了通話鍵,過了沒一會兒,坐在一旁的小林中野就發現她的臉上流露出十分驚訝、駭然的表情。

心頭一動之下,他不無緊張的看着,直至中川蘭子猶自滿臉訝異的掛斷了電話。

“蘭子……”年輕警察迫不及待的張口輕呼了一聲,轉而想到或許有點不妥,於是又緊緊閉上了嘴。

注意到小林中野一臉的欲言又止,中川蘭子勉強露出一臉笑容凝聲說道:“確實是關於那個人的消息,就在剛纔,他一拳打爆了黑龍會的渡邊野雄!”

一拳打爆?

聽到這話的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雖然很吃驚,但是想要那位先生(大人)的本事,也還算正常。嗯,等等……

顧不得自己還在開着車的大野雄健,唰的一下扭頭看着中川蘭子瞪眼叫道:“你說渡邊野雄?那……那不是黑龍會的三大執行長老之一嗎?你說那位大人他把黑龍會的實權長老給一拳打死了?!”

“這下可真的是麻煩了!”同樣反應了過來的小林中野,無不憂慮的皺眉說道,“以黑龍會霸道的作風,是絕對不會放過那位先生的!”

“的確是一個大麻煩啦!”緊緊皺着眉頭的中川蘭子頷首應道,“無論如何,黑龍會都不會善罷甘休的,唉,接下來有的忙了!”

沉默片刻後,她一臉嚴肅的偏頭看着小林中野沉聲說道:“中野,我知道你想要報恩,但是現在渡邊野雄一死,整個扶桑都得顫上一顫。你可不能腦子一熱,就奮不顧身的摻和進去!”

眼裏驀地劃過一抹幽澤的年輕警察聞言,嘴角掛着一抹苦笑的點頭應道:“蘭子,你放心吧,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猶自不放心的瞥了他一眼後,中川蘭子衝着大野雄健揚聲交代道:“大野前輩,你是中野的搭檔,當了十幾年的警察,經驗也算是豐富。現在黑龍會和那人之間的事情,你應該清楚其中的嚴重性……”

“我明白!”已經從震驚裏反應了過來的中年警察聞言,一邊徐徐看着車,一邊點頭回道,“蘭子小姐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看住小林的。兩頭雄獅打架,我們這樣的小蟲子還是躲得越遠越好。”

“知道就好。”非常不放心的中川蘭子,俏生生的瞥了小林中野一眼。

遲疑片刻後,她雙眸一閃低聲說道:“告訴你們一件不能外傳的事情,黑龍會在整個扶桑的潛勢力極大,不僅軍政商三界大部分的人都跟他們有關係,而且最近十年來,就連警界都已經被他們滲透了差不多三成!”

眼裏充滿了擔憂的中川蘭子,抓着小林中野的手語重心長的接着說道:“所以,千萬不要做什麼超出了自己能力的事情!別忘了,你還有爺爺要贍養,在做什麼決定之前,一定要考慮清楚!”

臉上表情微微一變的年輕警察聞言,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聲說道:“蘭子,你放心,我聽你的。”

扭頭看着窗外車來人往的繁華街道,他的眼裏,一抹亮澤倏然閃現而出:“現在我的能力還很弱,但是我相信,只要一直努力下去,終有一天我會拔掉黑龍會這顆毒瘤的!”

中川蘭子眼裏冒着秋光的點頭嬌聲說道:“中野,我相信你,而且我會永遠支持你的!”

“嘿嘿,還有我!”手握着方向盤的大野雄健扭頭笑着說道,“別忘了我們兩個可是搭檔吶!”

“好,我們大家一起努力!”這一刻,小林中野的那張年輕的臉龐上,充斥着一種叫意氣風發的神態。

過了一會兒,他臉上又浮現出幾許憂慮的偏頭看着中川蘭子凝聲問道:“蘭子,你覺得那位化名叫小泉明的先生,有沒有可能在殺了渡邊野雄後,全身而退?”

“絕對不可能!”中川蘭子十分肯定的搖頭回道,“除非那個人的身後,是整個華夏政府在爲他撐腰。”

挑了挑眉,她接着說道:“從目前掌握的情報來看,那人的身邊倒是有兩個華夏情報部門的人員跟隨。不過現在的情況是,已經牽涉到了黑龍會這樣的大型組織,從過往華夏情報部門對外的一些應對策略來看,他們一定會讓那兩個情報人員離開他身邊的。”

“你的意思是,那位先生會被華夏情報部門拋棄?”小林中野微皺了一下眉頭。

中川蘭子點頭:“不管那人是不是華夏情報部門的人員,在他一拳打死了黑龍會的執行長老後,不論出手的理由是什麼,都會被無情的拋棄。”

“嘖嘖,這也太無情了吧!”分心兩用的大野雄健,一邊開着車,一邊搖頭咋舌不已。

“國家之間,只講利益,不談情誼。”同爲情報從業人員的中川蘭子,翹嘴橫了他一眼。

清晰感覺到自己後腦勺有一道灼熱視線掃過的大野雄健,縮了縮脖子,兩眼直視道路前方,嘴巴閉上不開腔了。

臉上神情有點黯然的小林中野,眼裏幽光連閃,低聲祝願道:“但願那位先生能安然離開扶桑吧。”

中川蘭子聞言,小嘴一翹想說點什麼,遲疑片刻後,只是小手抓住他的手掌輕輕握了一下。

看着前方紅燈亮起,大野雄健一腳踩下剎車後,扭頭,眼睛裏滾動着絲絲紅光的瞄了小林中野一眼:“小林,不要忘了那位大人可不是一般人。”

年輕警察聞言,雙眼驀地就是一亮:“對啊,那位先生可是非人的存在,黑龍會再強,也只是一個大型的組織而已。至少一對一的話,黑龍會裏應該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吧!”

“那未必!”中川蘭子妙目一閃凝聲說道,“你們以爲黑龍會是如何成爲扶桑最大組織的?如果沒有超強手段的話,他們怎麼可能輕易掌控得了軍政商那幫傢伙!”

適時,前方路口綠燈亮了起來,感受到車身一晃開動了起來後,她接着說道:“黑龍會有遍佈各個城市的幾十萬組織成員,有百人敵、甚至千人敵的鐵衛,還有那一人可滅一城的恐怖血衛。”

細喘了一口氣後,中川蘭子繼續揚了揚眉:“十大執事、三大執行長老暫且不說,單說那神祕的黑龍會大首領,從歷年來情報科的情報來看,其戰力恐怕也稱得上是非人一級的存在了。” 不過後來因為出了一些事情,鳳凰從此消失了,但是,鳳凰是不死鳥,還可以涅盤重生,誰知道剛才那只是不是呢。」

韓中影在旁邊激動的說道。

當然要說激動,夜冰依可比他們每個人都激動。

因為這小鳳凰,還是她看著出生的呢。

之前和她一塊,但是它卻先一步飛跑了,鑽進了異世的結界當中。

不過這個小東西它好像根本不通人性,早就把她給忘到天邊了。

還說什麼小動物破殼出來看到的第一個人便會把她當成娘親,可這隻小鳳凰典型是個白眼狼,一看便肯定不是她親生的孩子。

一想到這裡,夜冰依的心中便無比的憋屈。

她好歹是冒著丟人的風險,將它給掛在身上,給撫養出來的。

可它卻沒良心的轉眼就把她給忘了,哪有這麼好的好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