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白辰,這莫疆山脈你可來過?我發現你不停的在採摘一些野花野草!”方吉看向白毅從容的問道。

Post by zhuangyuan

“恩,來過一次!採摘的無非就是一些常見的草藥罷了!

看,前方有一頭銀狼!”白毅緩緩而道,突然指向前方,故作一臉謹慎之情。

白毅的腦海在飛快的運轉,他在思考如何擊殺這方吉,才能不顯山不漏水,做到了無痕跡!就在這時,看到一頭銀狼,頓時茅塞頓開,眼角泛起一道寒芒!

“走,我們悄悄跟上去,蘇哥說了,我們千萬不能出手擊殺它,它定有同伴在附近覓食!”

“恩,躲在樹上看的清晰些!”白毅站在樹杈上,右手衣袖間藏着一把凝聚着靈力的短刃!白毅最喜刺殺一事,這或許是當年深受羅天佑的影響吧。

“也好!省的站在草叢之中打草驚蛇!”方吉點了點頭,連忙腳踏靈力,輕輕一跳,悄無聲息的站在白毅身旁,這正在覓食的銀狼毫無發覺。

“他走了,我們趕緊跟過去!”

“好!”

“對了,吉哥我聽聞當年方家也出了一位凝聚百條升騰之氣的修士,可現在這修士卻毫無蹤跡了,傳聞這修士已經死了,這件事情可是真的?”

白毅悄悄說道,但是方吉聽到這話頓時緊皺起了雙眉,一臉的不悅之情,看向白毅冷聲迴應道。

“白辰,我說你怎麼如此主動和我一起呢,原來也是爲了落井下石!我方家雖然淪落,但底蘊依舊強大,你如此寒暄我看是用錯地方了吧!

你白家一向規規矩矩、本本分分,沒想到出了你這麼個壞東西!你都說當年出了一位凝聚百條升騰之氣的修士,可如今物是人非,你又何必嘴中含着我方家當年的輝煌而唏噓不已呢?”

方吉情緒有些激動,一旁的銀狼豎起了雙耳,發覺了白毅二人的存在,也變的格外謹慎。

白毅聽到這方吉的話,心中也是頗爲震撼,一言道破心中的疑慮,這暴露了方家戰敗落魄之事早已成爲整個一重天的話柄閒聊之事!

難怪這方吉聽到自己的話,竟如此激動,暗自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有誰願意有人不斷的揭自己家族的短處呢? 冥崆看到紫風和金羽離去的方向,對楊恆驚訝地問道:「你不是讓他們兩個去殺龍族的那個修士吧?」

「有什麼不行的?你覺得龍千華這些人還會放過我們嗎?殺掉一個算一個!」楊恆冷冷回道。

「看不出來啊,你這小子可真夠黑的!」冥崆嘿嘿一笑。

「先走吧, 盜墓筆記之夢 !」 從負二代到華娛大佬

如果等到陣法破了之後,讓龍千華先找到他們的話,他肯定龍千華會動手殺他。

而這些尊者裡面,只有虎裂的實力可以跟龍千華抗衡。

半炷香的時間很快過去,楊恆聽到從八個方向同時傳來一聲巨響。

他周圍的那些毒氣旋渦在空中一頓,隨即化成五彩的毒霧漂浮在空中。

「沒想到你小子真行啊,這個殺陣真讓你破了!」冥崆看到周圍的變化,震驚不已。

沒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虎裂也出現在了楊恆的視線里。

「一個這麼厲害的陣法都被你破了,看來還真的小看你了!」虎裂讚許地說道。

沒多久,其他的幾個尊者也相續朝著這邊靠了過來。

龍千華看到楊恆之後,眼神也變得更加陰狠起來。

過了片刻,原本的十二個尊者只回來了十一個,還有一個久久沒有蹤影,顯然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是不是你搞了什麼陰謀,我們龍族怎麼還有一個尊者沒回來?」龍千華對楊恆呵斥道。

「關我什麼事,這裡本來就危險重重,死一個也是很正常的事。要不是我的話,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出去。」

楊恆一聲冷喝,隨即對獅稜喊道:「現在是你們表現的時候了,動手殺了他們!」

「王八蛋!果然是你搞得鬼,我先殺了你!」龍千華一聲暴喝,正要對楊恆動手的時候,被虎裂給攔了下來。

「我們赤狼族的跟你也沒什麼大仇,這件事我們就不參合了,你們之間的仇恨你們自己解決吧。」赤狼族的一個尊者說完就帶著狼已朝著懸崖上面飛去。

龍千華看到走了兩個幫手,現在他這邊只剩下三個尊者,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大聲喝道:「走!」

楊恆臉上出現一抹冷笑,手裡早就凝聚好的五行符印直接拋了出去,啟動了魔音罡氣陣。

陣法一出,周圍的景象突然一變,五顏六色的各種光芒將龍族的三個尊者全部籠罩進去。

緊接著,無數由罡氣化成的箭羽朝著陣法里的這些修士射去。

「就憑你這個陣法還想困住我們不成!」龍千華冷聲喝道,身體隨即變成本體,用巨大的龍尾朝著陣法掃去。

「大家一起出手攻擊修為最低的那個!」楊恆對虎裂和獅稜喝道。

他知道這個陣法根本沒辦法困住龍千華太久,但是他只要這一點點的時間就夠了。

虎裂和獅稜等人遲疑了一下之後,同時朝著陣法里那個修為最低的尊者發出了六道攻擊。

至尊境界修士同樣分為九個小境界分別是:破虛、無妄、碎空、奪命、裂空、空間、尊體、悟時、時空。

楊恆看到那個龍族的修士的氣勢,估計對方最多也只是無妄境。

而虎裂的氣息跟光明尊者差不多,最少應該是時空鏡修為。

有了虎裂和另外的五個尊者同時出手,龍族的那個修士當場就斃命,靈體也被楊恆的靈火給抹殺。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石火光之間,不過一兩個呼吸的時間。

龍千華也隨即用強力將魔音罡氣陣破去,帶著剩下的一個尊者逃之夭夭。

「龍族這次損失了兩個尊者,不僅實力再次大降,恐怕這個仇是化解不了了!」虎裂嘆道,看向楊恆的眼神也深邃了幾分。

鐵鬃凶獅族的三個尊者也一臉的沉重,他們剛剛已經出手幫忙殺龍族的那個尊者,跟龍族也已經是死仇。

雖然現在的龍族落魄,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實力也不是一般凶獸種族可以比擬的。

楊恆知道虎裂和龍泗雖然跟龍族有些過節,但畢竟他們都是神獸禁地出來的,根本不想看到龍族的修士出現什麼死傷。

上次龍千華殺上門來的時候,他就看到虎裂一直手下留情,根本沒有要出手斬殺龍族修士的意思。

「這是各取所需事,我也沒強迫你們。你們在這等我一下!」楊恆說著就朝著紫風和金羽的方向飛去。

為了不將他們兩個暴露,所以他讓對方殺了龍族的那個修士之後就走的遠遠的。

「沒想到你還真能將這個陣法給破掉,在陣法上的造詣可已經遠遠超過我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金羽看到楊恆之後感嘆道。

「僥倖而已!」楊恆笑道,隨即將他們兩個收進了四極寶殿,繼續來到了虎裂等人旁邊。

「還要不要到這個懸崖下面去看看?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危險。」虎裂心有餘悸問道。

「當然要去看看,要不然費了這麼大的勁都白搭了!」楊恆說完帶頭朝著下面飛去。


虎裂和獅稜等人遲疑了一下之後,也跟了上去。

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楊恆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驟然升高,五彩的毒氣也變得越來越稀薄。

「這個地方應該是很久之前有大能在這裡交過手,然後慢慢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冥崆在楊恆耳邊小說說道。

楊恆看到周圍的情況,確實跟他上次到過的上古禁地有些像。

他在一些灼熱狂暴的空間氣流中不斷穿梭,很快就來到了懸崖的底部。

懸崖之下到處是焦黑的岩石,散發出一絲絲熱氣,「嗤嗤」作響。

「吼…」

遠處突然傳來一道凶獸的怒吼聲,在這個寂靜的懸崖下面顯得格外的滲人。


緊接著,一隻全身漆黑,似人非人的凶獸朝著楊恆他們這邊撲了過來。

這隻凶獸只是八階凶獸,跟神人境中期的修士相當,被虎裂一招就給滅了。

「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還能有凶獸存活,太不可思議了!」獅稜驚訝地說道。 一道身影劃破長空,於淵谷內那巨大的“沙灘”上空飛過。

化身帝江祖巫的年辰,此時心中竟然有些忐忑!

不時,年辰就飛到了平靜如鏡的甘淵上空,狂暴的祖巫氣勢毫不掩飾地狂涌而出!

嘩啦啦!

原本平靜的甘淵水面,猛然騰起高天巨浪!

一條龐大的蛟龍,自湖內陡然飛出,搖頭擺尾地起至空中!


哼,上次放你一馬,今日還有膽來此,你是想找死嗎?

巴立明甫一飛起空中,便以冰冷的語氣向年辰森然說道。

呵呵,我今日來,是有要事和你相商。

哈哈哈!

真是笑話!你只是一個走了狗運的巫族螻蟻而已,有什麼資格和本尊談商量二字!

哦,那看來你對自己體內的封印,一點也不在意咯!如此的話,我也和你無話可談,你就當我沒來過吧!


年辰說完,假意四翼一動,就欲遠遁的樣子。

哼,我的地界,豈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巴立明不相信年辰所說的封印之事,以爲年辰只是信口胡謅而已。

那巨大身軀猛然一個神蛟擺尾,向年辰狠狠抽來!

年辰卻似沒有看見對方的攻擊一般,於原地紋絲不動。嘴裏平靜地說道:

你根本就無法離開極黃輪迴壇體,我若是想走的話,你如何能留得住?

呼!

粗大的尾部自年辰頭頂上方一掃而過。

巴立明隨即唰的一下, 化身爲人類模樣,和年辰當日所見一般無二。

說,你爲何會知道極黃輪迴壇的存在?

年辰淡淡一笑:

我不僅知道你守護極黃輪迴壇主體一事,而且還知道你的封印,乃是在啓動輪迴壇時,十二祖巫將你的一絲主魂魄打入輪迴壇主體中,若是想要解開此封印,必須得啓動極黃輪迴壇,還要找到你那一絲主魂魄的真正位置,以無上魂力將其無損地取出,才能竟全功!

啊!你是如何知道的?難道,你見過十二祖巫…啊,不,你見過我的十二位主人嗎?

主人我是無法得見了,他們全都於遠古洪荒巫妖大戰時一齊損落了,我到何處去見?

不過嘛,我倒是見過幾名祖巫的魂魄。

那,有沒有聽他們說到,除了啓動極黃輪迴壇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我的封印?

年辰搖了搖頭,隨即說道:

要解開你的封印,唯一的辦法就是齊聚極黃輪迴壇!除此再無它法了!

巴立明一聽年辰此言,氣勢陡然間瘋狂涌起!一副向年辰出手的架勢!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