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白小鳳回過神:“那個,等一下。”

Post by zhuangyuan

“什麼?”莫輕舞回頭。

白小鳳撓撓頭,笑道:“那個啥,剛纔太快了,沒感受清楚,要不,再來一次?”

莫輕舞嬌軀一顫,俏臉緋紅的都快滲出血了,嗔怒道:“流氓”然後便跑了。

白小鳳無奈地砸吧了一下嘴,有些回味:“真的很快呀,完全沒感受清楚,就是溼溼的香香的而已。” 幹青山帶着項天明和項一走在前邊。

他回頭看了看,白小鳳和莫輕舞距離有些遠。

猶豫了一下,他故意放慢了步子,和項一併肩而行。

項一捋了一下鬍鬚,淡然一笑:“幹三爺有什麼話說麼?”

幹青山諂媚一笑,低聲問道:“不知項爺可看我家輕舞了?”

“你還想着相親一事?”項一驚愕了一下,他知道干將莫邪家所謂的聯姻是什麼意思,其實這種方式,在陰陽界也不少。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莫輕舞展露出了實力,有白小鳳撐腰,這幹青山,竟然還有這種想法。

幹青山笑着點點頭,低聲道:“之前我還擔心項爺看不我家輕舞,那現在,真龍天驕令第四名的輕舞,應該能入項爺的法眼了吧?”

項一眉頭皺了皺,沉聲道:“原來,你們干將莫邪家的女子不管天賦如何,都只是聯姻工具呢?”

“不不不。”幹青山臉的笑容更甚,彷彿沒聽懂項一的話似的,他摩擦了一下雙手,道:“聯姻工具說的多難聽,我的意思是,若是項爺看得輕舞,我這當三叔的便從撮合,若是項家和干將莫邪家能修的秦晉之好,豈不美哉?”

“呵呵!”項一冷笑了一下,“你怕是無視了白小鳳的存在。”

幹青山臉的笑容一僵,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跟着的白小鳳。

他咬了咬牙,道:“這場聯姻,乃是我家家主親自下令,若是家主一口咬定,白小鳳一個外人,如何能反駁? 套路深:拐個總裁當爹地 輕舞只能乖乖答應。”

“哦,那看幹三爺的表演了。”項一古怪一笑,然後便是掠過幹青山,追了項天明的腳步。

這是……答應了?

幹青山登時一喜,只要項家答應了,那老爺子那邊若是咬定了這件事,莫輕舞再也翻不了天了,終究得滾出干將莫邪家。

想到這,幹青山狠狠地緊握着雙手,眼精芒閃爍。

很快,衆人便是來到了之前那棟石樓前。

有幹青山帶路,這次守衛也沒再阻攔。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嗡!

隨着踏入石樓大門,白小鳳感覺彷彿鑽進了水裏似的,身體周圍盪漾起一圈圈漣漪。

緊跟着,一股熾熱的熱浪,撲面而來。

彷彿,一下子鑽進了烤爐似的。

視線清明,面前是一個大廳,得有個一百平米左右,左右兩旁的牆壁還擺着兩排木架,邊放着各種各樣的兵器。

白小鳳掃了一眼,一陣咋舌,這些兵器,竟然全都是法寶級的!

不說這些法寶的等級,光是這數量,還被擺在這如同觀賞品一般,足以證明干將莫邪家的底蘊了。

“輕舞,到後院來。”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客廳屏風後邊傳了過來。

莫輕舞點點頭,便是朝着屏風後走去。

緊跟着,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青山,負責招待一下項家少主,另外,那位小友是何人?”

白小鳳回過神,抱拳道:“晚輩白小鳳。”

正往屏風後邊走的莫輕舞也說道:“爺爺,這位是我朋友。”

“哦?既然是朋友,那和你一起過來吧。”蒼老的聲音平靜無,彷彿古井無波一般。

白小鳳看了一眼乾青山,微微皺眉,連幹青山都知道自己的名號了,這干將莫邪家的家主,還能不知道了?

不然,爲什麼會這麼淡定?

他也沒多想,快步跟了莫輕舞,繞過屏風,後邊是一扇大門,徑直走了進去。

登時,熱浪減少,一陣濃郁的花香撲面而來。

這是一處花園,佔地廣闊,之前院客廳都要大好幾倍,各種花卉爭鬥豔,甚至還有一簇簇蝴蝶在花叢飛舞,儼然世外桃源一般。

跟着莫輕舞走了沒多遠,潺潺流水聲傳來。

白小鳳看到一處小池塘,其荷葉滿塘,荷花盛開。

而在池塘旁邊,正站着一位老人。

那老人穿着一身黑紅長袍,白髮披肩,身軀很魁梧,沒有一點老態龍鍾的樣子,宛若鐵塔一般屹立在池塘邊,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超越七品的存在!

白小鳳瞳孔緊縮了一下,自從進干將莫邪家以來,總算見到一個高手了!

“輕舞,見過爺爺。”莫輕舞單膝跪在地,抱拳道。

對於爺爺,她是打心裏敬重。

白小鳳也沒有絲毫怠慢,對着老人一抱拳。

老人沒有轉身,目視着滿堂荷花,道:“丫頭,起來吧,苦了你了。”

“爺爺……”莫輕舞神情一窒,緩緩起身。

“你,怪爺爺嗎?”老人忽然問道。

莫輕舞的神色糾結了起來,眼閃爍着淚光,幾秒後,她輕聲問:“爲什麼?”

她很不理解,爲什麼從小到大庇護自己的爺爺,會突然將自己作爲聯姻的工具推出去。

所以,她想問個清楚。

嗡!

話音剛落,老人忽然擡起右手,劍指一揮,一道陰力波動捲起腳下一塊石子,噗通砸入了池塘水裏。

登時,平靜如鏡的水面,盪漾起了一圈圈漣漪。

白小鳳在一旁沉默不語,這件事,是莫輕舞和老人的私事,況且老人也不似幹青山那般臭不要臉,他還沒必要立刻幫莫輕舞。

“輕舞,看明白了嗎?”老人忽然問道。

莫輕舞一怔,搖搖頭:“沒有。”

老人語氣依舊平靜,指了指水波盪漾的水面,道:“這池塘便是陰陽界,如今,水亂了,波紋四起,不再像以前那般平靜了。”

白小鳳看了一眼水面,忽然反應過來,道:“前輩說的可是鬼盟一事?”

“嗯。”老人點點頭,忽然又笑道:“白小鳳的大名老朽可是如雷貫耳呢,老朽幹天霆,若是不嫌棄,不妨和輕舞一樣叫我爺爺。”

“……”白小鳳。

本大爺莫名其妙從後輩變成孫子了?

幹天霆看着波紋盪漾的水面,繼續說道:“輕舞丫頭啊,水起浪涌的時候,只有依附在那些巨石或是粗壯的荷葉莖稈之,纔不至於被水波捲走,纔不會隨波飄蕩呢。”

白小鳳頓時恍然,看來,這幹天霆是真心對莫輕舞好的呢。

至少,從聯姻這件事的出發點,他是好的。

莫輕舞也是反應了過來,眼再次泛起了淚光,顫抖着聲音:“可是,爺爺不是說過麼,變成最強,能安排自己的命運的,輕舞想安排自己命運的,輕舞快要做到了。”

幹天霆嘆了一口氣:“干將莫邪家,世代以聯姻尋求靠山庇護,如今陰陽界變天了,大浪四起,爺爺將你推向項家,不是爲了干將莫邪家,而是爲了你,只希望你在項家這塊巨石下,不必受這場巨浪的禍及。” “爺爺……”

莫輕舞哽咽了起來,心裏的疑惑,全部解開。

爺爺還是愛自己的,爺爺還是自己的家人,他還沒有放棄我。

莫輕舞倔強的搖搖頭,道:“可是,舞兒不想依靠項家這塊巨石,舞兒能夠在這場水波,安然無恙的。”

“傻丫頭,你還年輕,一些事,看不通透。”幹天霆聲音低沉了下來,“鬼盟來勢洶洶,劍指《黃泉寶藏》,這諾大的陰陽界,所掀起的水波,勢必是滔天巨浪,莫說是你了,即便是我干將莫邪家,也無法安然無恙。”

白小鳳聽到這,眉頭緊皺,有些疑惑。

對於安排婚姻這件事,幹青山是怎麼想的,他不知道。

但,幹天霆的想法,很簡單,他從幹天霆的話明白了。

幹天霆只不過是想讓莫輕舞成爲項家人,以聯姻的方式,將莫輕舞送到項家。

以項家的實力,定然能夠保莫輕舞安然無恙。

但,鬼盟要的是《黃泉寶藏圖》殘片,進攻的勢力應該也是擁有殘片的勢力。

幹天霆的手段,分明像是在託孤了呢。

難道……

白小鳳腦海閃現出一個想法。

他忍不住開口問道:“爺爺,照你的意思,干將莫邪家也有《黃泉寶藏圖》殘片了?”

如果有的話,那幹天霆託孤在情理之了。

然而。

幹天霆卻面對着滿塘荷葉搖搖頭:“沒有。”

“……”白小鳳。

這老傢伙,怕是在杞人憂天吧?

既然沒《黃泉寶藏圖》殘片,那鬼盟對付干將莫邪家的機率小之又小。

除非是干將莫邪家閒的沒事幹,去捅了鬼盟的屁股,鬼盟纔會對付他們。

較起來,他甚至覺得自己都要干將莫邪家更危險一些。

畢竟,自己身可是有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呢。

自己都沒着急,幹天霆咋還着急起來了?

白小鳳撓撓頭,茫然道:“爺爺既然知道鬼盟是劍指黃泉寶藏,既然干將莫邪家沒有《黃泉寶藏圖》殘片,那被鬼盟捲進這場風浪的機率小之又小了呢,何必這樣?”

話音落。

面對着池塘的幹天霆終於緩緩轉過了身。

幹天霆長着一張國字臉,滿臉歲月的痕跡,濃眉大眼,一臉正氣,是那種一看讓人肅然起敬的長相。

也在白小鳳打量幹天霆的時候,他也明顯的感覺到幹天霆在打量着自己。

幹天霆的目光如炬,下掃視着白小鳳,是那種毫不掩飾的掃視,彷彿要將白小鳳看穿一般,愣是看得白小鳳渾身毛毛的。

“唉……你太小了。”幹天霆收回目光,搖頭嘆息。

白小鳳虎軀一震,他清晰地記得,幹天霆收回目光的時候,是在他某個地方停頓了一下的。

下意識地,他低頭,朝那個地方看去,心道:呵呵,信不信掏出來你的都大?

印世神魔 這時,幹天霆負手走到了莫輕舞面前,和藹的笑着,輕撫着莫輕舞的頭頂:“舞兒乖,聽爺爺的話,去了項家,你才安全,那項天明的天賦和人才,都配得你的。”

莫輕舞看着面前和藹的爺爺,心臟顫動着。

她咬了咬牙,道:“爺爺,舞兒真的不想去,你說過的,舞兒變成最強,能掌握自己命運的,舞兒正在努力,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舞兒也參加了,得到了第四名呢。”

什麼?!

幹天霆右手一顫,不敢置信地看着莫輕舞。

“你得到了真龍天驕令的第四名?”幹天霆臉色大變,旋即目光朝白小鳳看來,灑然一笑:“是了,能和真龍天驕令第一名成爲朋友,得到第四名,理所當然了。”

說着,幹天霆大笑了起來,拍了拍莫輕舞的腦袋:“舞兒真厲害,完全超出了爺爺的預料呢,小丫頭,真的長大了呢。”

莫輕舞跟着幹天霆笑了起來,彷彿是小孩面對家長的誇讚一般,笑的很純真。

她緊跟着說道:“這樣,舞兒可以不用去項家了麼?”

說這話的時候,莫輕舞感覺心跳嘭嘭加速。

如果爺爺還是堅持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開始,她對爺爺有誤會,可現在誤會解開,自己唯一的親人,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抗爺爺。

可如果現在不堅持一下,那命運,真的被安排了。

雖說爺爺的出發點和族的那些女子不同,但,結果她終究是和族那些女子沒有什麼兩樣了。

幹天霆猶豫了起來,閉了眼睛,仿若一尊雕像一般,思考着什麼。

白小鳳一臉懵地看着幹天霆,完全不知道這老傢伙到底在杞人憂天什麼。

要不是他能分辨出剛纔幹天霆說理由的時候並沒有撒謊,他非得認爲幹天霆和幹青山是一夥的不可。

半晌。

幹天霆忽然睜開了眼睛,目光卻朝白小鳳看來,灑然一笑:“若是不想去項家,那得看小鳳小友了。”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目瞪口呆地指了指自己:“看我?什麼鬼?”

“爺爺什麼意思?”莫輕舞也懵了。

幹天霆眼精芒閃爍,大笑着說道:“哈哈哈……小鳳小友天賦人才更在項天明之,實乃人龍鳳……”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