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白城一面說着,猛然從身上掏出一柄匕首,然後向着自己的心臟部位刺去。

Post by zhuangyuan

“不好,自殺。”劉笑天心中叫喊道,本來自己對這個狂妄的傢伙是想教訓一下的,結果這個傢伙心胸竟然這麼狹窄,竟然以自殺來對待,真是一個沒用的傢伙。

劉笑天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正在劉笑天焦急的時候。突然一道白色的虛影閃爍而過。

白城手中的匕首脫落。

“沒用的傢伙,難道輸一次就可以自殺嗎?”來人速度絕對的快速,留給大家的只是一道虛幻的聲音,顯然修爲絕對深不可測。

然後帶着白城離開了這裏。

”白銅。“打擊驚呼道。

”原來他就是白城的表哥白銅。“劉笑天愕然道,這個傢伙的修爲絕對是變態的。

”嗯,他就是白銅。風雲榜上前二十的變態傢伙。“段天順解釋道。

”怪不得,身影那麼的快速。“劉笑天點點頭。

”走吧,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或許他還沒有結束。“劉笑天冷冷的回答道,雖然今天白銅沒有動手,但是樹立了這樣一個敵人,說不定白銅有一天就會動手。 當時予從酒醉中迷迷糊糊地醒來,寒空已然不知所蹤。知曉寒空一貫作風的時予也不以為意,反正等寒空想來時自然會來,真正讓他頭疼的是接下來對付唐僧師徒的行動,那可是難度極高的技術活。

經過幾日修養,時予的傷也好了七七八八了,他想先在今日向牛金牛了解一下唐僧師徒的近況,方便對症下藥設計阻撓他們西行的辦法,接下來幾日就可以邊養傷邊謀劃了。

因為事關機密,所以牛金牛真身下凡將手頭掌握的信息交給時予。牛金牛一直以來都有留意唐僧師徒的動向,其實也不用他刻意收集情報,唐僧西行那麼引人注目的事能有什麼秘密,更何況孫悟空還經常上天索要援兵,渾然不顧天上到處都是當年被他整慘了的神仙。好在天庭眾仙的心胸都比較寬廣,沒和他再作計較。特別是被他偷去無數仙丹的太上老君和差點被他趕下帝位的玉皇大帝,好像一點芥蒂都沒有。

牛金牛對時予講得很詳細,包括唐僧如何收徒,西行路上遇到的妖怪和他們的下場,他都一一作了講解。不得不承認,唐僧這一路的經歷還是挺精彩的,但是其中有幾段卻讓時予傻眼。記得上次牛金牛說孫悟空不算什麼,時予絲毫不信,以為牛金牛不忿當年孫悟空大鬧天宮才詆毀他。

沒想到如今真聽到孫悟空居然奈何不了一隻黃風怪,師傅被抓走。自己也差點被弄瞎,到最後還要去找菩薩搬救兵。還有前面的熊羆怪,居然也要靠觀音出手才能降服。西行路上隨便跑出兩個熊羆怪和黃風怪就可以讓大鬧天宮的孫悟空束手無策。這樣算來,號稱三界最高存在的天庭不是經常要被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妖怪蹂躪一番?可是也不對啊,有著兩千五百年修為的蕭斜不就是被雷神隨便欺負嗎!更別提天上還有其他著名的神將。

時予越想頭越大,看來天上的事情果然要比地上的複雜。時予抓了抓後腦勺,乾脆不再想了,問牛金牛:「唐僧他們現在到哪裡了,是和哪個妖怪交手。我立即去搗亂,甚至幫助那個妖怪一把。」

「千萬別,現在擋在唐僧面前的可不是妖怪。而是地仙之祖鎮元大仙!」

「什麼?」時予驚訝地叫道,鎮元子他以前聽牛金牛提起過,因為他自己也是地仙,所以對這位地仙之祖也頗為上心。只不過鎮元大仙既然是地仙之祖地位尊崇。又什麼會和幾個和尚對上。

牛金牛把孫悟空膽大妄為推翻人蔘果樹的事細細講了一下,時予聽了嘴巴張得老大,不住地冒出口水。人蔘果對時予這個一直呆在窮鄉僻壤的小山神太有吸引力了,雖然他已經成神不老不死,但是那種聞一聞就活三百六十歲;吃一個,就活四萬七千年的好東西,自然是多多益善。不過這也就是在時予腦中想想罷了,地仙之祖的名頭已經足以壓制時予的一切幻想。

「假如孫悟空一直醫不好人蔘果樹。那是不是唐僧一行就沒法上路了?」

「可以這麼說,但那是不可能的。三界之中神通廣大之輩無數,總有一兩個擁有此神通的仙聖。所以你還是需要跑一趟,據我所知,唐僧一行過了萬壽山,就會到一個叫白虎嶺的山頭,你可以先去那裡等待,順便做點陷阱什麼的。」

「如此也好!」時予倒希望鎮元大仙能多留猴子一會兒,這樣他和牛金牛的壓力都小了很多。

在山裡又休養了幾日後,時予獨自出發去了白虎嶺。淮陽山地處大唐東海之濱,而白虎嶺遠在大唐以西,足有幾萬里之遙,儘管時予能夠騰雲駕霧,可是這也不是一件輕鬆事。當他飛到白虎嶺之後,不得不專心打坐了一夜才將元氣恢復。

第二日時予醒來后,便開始考慮怎麼利用這白虎嶺阻滯唐僧的步伐了。白虎嶺遠在西陲,時予對這裡一無所知,他首先就是想著將這裡好好了解一番,方便他設伏。要了解此地,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到這裡的山神詢問,這也是他當了這麼久山神的心得。

因為這次來乾的事絕對見不得光,所以時予不敢以真面目拜訪白虎嶺的同行,於是故意飛離白虎嶺后,變幻了一個虎妖外形,才重新回到這裡尋找山神。時予掐了一個法訣打在地面,喝道:「白虎嶺山神速速現身!」時予聽從寒空的指點后,又通過這幾日的感悟,對天罡三十六變得掌握又上了一個層次,簡單的一個法訣已經含有天地之威。

白虎嶺山神正在自家洞府中小憩,感應到時予的召喚,擔心是來了哪路強大妖神,不敢躲避,只好現身一見。等他見到是一個虎頭妖怪在召喚自己,雖然心中對妖靈的身份頗為鄙夷,但他法力不高,不想平白得罪一個法力高強的妖怪,所以還是保持了一點禮節。「本身白虎嶺山神,不知足下喚我何事?」

撒旦索情:女人別想逃 ,因此也不想刁難他,客氣地說:「在下路經此地,對路況不熟,特請山神出來請教一二!」

「哦,好說!足下有何疑問儘管開口便是!」白虎嶺山神看時予這個「妖怪」似乎還很有禮貌,放鬆了很多,既然對方只是問路,他好生回答就是了。

「在下原本欲往東土大唐的都城長安,不知從此處東去接下來是何處所在?」

「從此處往東乃是萬壽山,乃是地仙之祖鎮元大仙的道場所在。足下若是要從萬壽山經過,最好不要惹事。」山神據實相告,並提醒時予要小心。

「多謝提醒,在下還有一問,不知此地可有什麼妖類同道,也好去拜訪一番?」時予這時才問出了他的真實意圖。他不認為能憑一己之力阻撓孫悟空的步伐,最好還是藉助此地妖怪的力量。

那個山神想了一下,道:「白虎嶺的確有一妖怪,喚作白骨夫人,乃是一白骨修鍊成精。此妖頗有些神通,據說已經在此修鍊千年。因其行事向來低調,一般只在洞中修鍊,所以我對她也不是很了解,也沒聽說她有什麼劣跡。只知道她是住在此去十里的那座坐學峰之中,足下若要拜訪可自行前去尋找。」

「有勞山神了,在下不甚感激!」

順著白虎嶺山神的指示,時予很快就在坐學峰中找到了白骨夫人的洞府所在。時予剛剛來到洞府門前就皺起了眉頭,妖怪的洞府他也接觸過好幾個,它們姿態各異,向申虎的安龍谷氣勢恢宏,畢熊和蕭斜巢穴那種荒蕪地貌,但不管怎麼樣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些地方都充滿了妖氣。可是白骨精的這個洞府,妖氣固然能感覺到,但是更多的還是陰氣。看來這個白骨精有點特別!

儘管心中有很多疑問,不過時予並沒有真去拜訪白骨精,他好歹也是個神仙,就這樣上門去找一個妖怪商量合作,終究有失身份。可能是因為白骨精一妖長居此山,有沒有其他妖怪進犯的關係,洞府四周並沒有任何禁制,時予很輕鬆地就用土遁穿過了洞門。因為他不想讓白骨精知道自己的存在,於是將自己變成了一隻飛蛾在洞中查探。

洞府並不大,時予在洞中沒飛多久就到了白骨精的卧室。雖然還沒見到白骨精,但是時予卻對洞中的布置感興趣起來。洞內和洞門外的陰森氣息截然不同,到時和媚姨的玉姬洞有點像,到處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進入卧室后,時予更是驚訝地發現這個卧室簡直就像是一個人間女子的閨房,鋪著鵝毛毯的牙床、粉色的帷幔、梳妝台和胭脂水粉,還有其他各種飾品。

不過時予很快就發現這個梳妝台的位置有點不對,而且上面的脂粉盒積滿了灰塵像是許久沒人用過得樣子。最重要地還是梳妝台上居然沒有一塊鏡子,這個似乎有點不尋常,這個卧室的種種物事都說明主人很用心的裝扮了這裡,但是為何會有這麼大的紕漏呢?

時予還沒來得及細想,卻聽見一陣腳步聲從卧室外傳來,他猜測是白骨精回來了,急忙找了個角落蟄伏起來。

進入卧室的是一個身著白色宮裝的女子,時予未曾看見她的外貌,僅能從她頸部裸露的晶瑩肌膚和凹凸有致的曼妙背影判斷應是個妙齡女子模樣。等白骨精在洞中的一張石桌前坐下,時予才看清了她的正面,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好一個艷麗女子!用某位古聖先賢的話說就是「冰肌藏玉骨,衫領露酥胸。柳眉積翠黛,杏眼閃銀星。月樣容儀俏,天然性格清。」唯一讓時予遺憾的就是女子左邊的臉頰大半被髮髻遮住,不能看清全貌,不過僅憑她現在露出的半張臉就能判斷她也算是人間一等一的美人!(未完待續。)

… 天放大亮的時候,笑天堂所有的成員都聚集在了一起,開始議論今天即將要來臨的事情。

”一定要將那個狂妄的傢伙打的滿地找牙。“幹天兒冷冷的說道。想起被白城所打的經過,幹天兒就氣的牙根癢癢。

”是啊是啊,老大,一定要爲我們報仇。“豬頭附和道。

這幾個傢伙,豬頭,幹天兒,焦龍飛這三個傢伙捱打的次數最多,所以對那個白城最痛恨,不過痛恨歸痛恨,他們笑天堂所有的成員加起來都不是那個白城的對手,畢竟人家是戰皇階段修爲的傢伙。

劉笑天修煉的九陽真經可以隱匿自己的氣息,將所有的真氣都可以隱藏起來,所以劉笑天的修爲一般的人都是看不出來的。

”不過老大你有沒有把握,那個傢伙可是戰皇階段的修爲,戰皇階段的修爲那可是和戰王階段修爲的人有天地之別啊。“焦龍飛擔心的說道。

”不管能不能打得過也總得去啊,總不能因爲打不過而被對方也將自己喜歡的女人也搶走啊。更何況你們這幾個傢伙給我惹下了那麼多的麻煩,總的我去善後啊。“劉笑天笑笑說道。

‘”老大威武……“豬頭,幹天兒,焦凌飛幾個齊聲喊道。

”走吧,去會會這個叫什麼白程學長吧、“劉笑天帶着大家走了起來。

”嗯,叫白程學長。哎,老大,你的武器了/“這時候段天順纔看到劉笑天的斬魔劍不在背上。

”毀了。“劉笑天淡淡的說道,心中雖有幾分不捨,畢竟那把斬魔劍可是陪伴自己走了好幾年江湖了,但是也沒有辦法,面對那樣的魔王,沒有失去性命已經是萬幸了。

”奧,看來老大所說的哪位光明魔神的修爲真的可以足以傲視天穹了,不過老大你可真是很棒,竟然最後連那樣的傢伙都收拾了,佩服。“段天順淡淡的說道。

不過心中總是大家難以置信,那樣的大魔王劉笑天到底是怎麼戰勝的,不過這些劉笑天都沒有說。

大家都是知趣的人,心中都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祕密,既然人家不說,所以大家也都不在好奇的去問、

很快,大家到了約定的地點,當劉笑天帶着蕉嶺以及笑天堂所有的成員到達那裏的時候,已經有一對人馬等在了那裏。

“蕉嶺,你可真是守約啊。”這時候一位穿着白衣,身材高大威武,看起來真是一位美男子的傢伙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向着蕉嶺笑笑,不過眼神之中卻是對蕉嶺充滿了狂熱的愛慕之情。

這點兒還是被劉笑天看出來了,自己的女人絕對不能讓別人搶走。

“白城學長找啊。” 超級兵王之官路風流

“吆,這位是?”看到劉笑天走在最前面,於是好奇的問道。

“你就是白城學長吧?我就是你千思萬想的劉笑天。“劉笑天淡淡的說道,不過身上卻在無形之中釋放出一道凌厲的氣勢。

”吆,你原來就是名叫劉笑天的那個傢伙,這個名字倒是熟悉的緊,容我想想,奧,你就是蕉嶺日思夜想的那個傢伙吧。“白城突然淫邪的笑了笑,身上的陣陣殺氣在無形之中瀰漫,雖然兩人素昧平生,但是這時候的**味卻是濃厚的很。

”白城學長對我如此念念不忘,我劉笑天倒是謝過了。“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吆,說話倒是很氣派的,我還以爲你一直是生活在女人的雙翼之下,原來也是敢出頭露面的,我還以爲蕉嶺學妹喜歡的人是一位怎麼樣的傢伙了?看起來也不怎麼樣?“白城挖苦的說道。

”哈哈……人長得怎麼樣又有什麼關係了,關鍵是我能夠得到蕉嶺小姐的愛,而你註定這一輩子只能對蕉嶺小姐仰望,卻是得不到一絲一毫的愛戀,長得帥氣又有什麼用了?還不是給狗活了。“劉笑天不卑不亢,冷冷的說道。

雖然語氣說的很委婉,但是幾句話說的卻是讓白城無話可說。

”你倒是說話有幾分意思,不過今天我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你可知道我們白龍邦的厲害嗎?“白城被說的一時無話,於是拿出白龍幫來嚇唬劉笑天。

”哈哈…………一個沒用的廢物,竟然拿白龍幫來壓我,難道你就不怕你的臉面一絲無存嗎?我卻你還是好好回去種田吧。“劉笑天冷笑道。

”你…………“白城氣的差點兒說不出話來,沒說一句話,對方都有反駁自己的機會。

不過劉笑天還是很小心的,私下裏早已經知道白龍幫也算是學院數一數二的的幫會,據說白龍幫的幫主白銅也算是學院裏很牛逼的哪一類人。

“哈哈…………有本事就跟我來決戰。別扯這些無用的東西,我實話告訴你,男人自己的事情就自己來解決,如果自己解決不了的,就認命吧,別拿自己的家族或是親人來壓人,那樣的話,還不如一根繩子吊死自己算了。“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嗯,很好,我可是記住你了。好吧,今天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白城冷冷的說道,無形之中釋放出一道道冰冷的氣息。

劉笑天能夠看得出來,可能這傢伙修煉的就是一種冰屬性的功法,不夠很好,自己有了青蓮妖火。

”好,今天的決鬥就是我們兩人的私人決鬥,不過你要是相當卑鄙小人,拿你所屬的白龍幫來威脅我,那我也不怕,這樣吧,如果你輸了,以後就不要老纏着蕉嶺了,知道了嗎?“劉笑天的話語無比的冰冷。

”哈哈,好狂妄的傢伙,你是我見過的嘴狂妄的一位學弟,不過等會兒你就知道你當初說的話語有多麼的狂妄與自大,你就會爲你的錯誤付出慘重的代價。“白城話語也是顯得無比的冰冷。

”那可不一定。“劉笑天猛然將自己的修煉釋放到極致,頓時間,整個空間吹佛者一陣淡淡的微風。

”什麼?我們老大現在是戰皇一階的修爲/?“段天順簡直不敢置信的說道。

”什麼?你說我們老大現在已經到了戰皇階段的修爲?“幹天兒這些也是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啊,老大的修爲已經超過了我們,你看看自己,整天美女長美女短的,這下知道自己有多麼的無恥了吧/“段天順沒好氣的說道。

”不錯,看來你比我預料到的要強悍很多,不過你永遠不是我的對手。“白城冷冷的說道。

一面說着也釋放出自己全部的修爲。

”戰皇二階?“劉笑天感覺到對方的修爲,淡淡的說道。


”對的,你可知道我們一旦進入戰皇階段的修爲,每低一階那可是有天地之差的。“白城冷冷的笑道,眼神之中釋放出一絲傲氣。

”好啊,說話口氣倒是挺大的,那我劉笑天要試試,你的這冰屬性的修煉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不要說如此之多的廢話了,我就來領教領教。“劉笑天說着,突然雙手上面出現。

白城口中冷哼一聲,雙手在身前滑動,隨和雙手的移動,頓時在天地之間出現一絲絲陰冷的氣息,隨着氣息的增長,隨着陰冷氣息的增長,一道道冰花出現在劉笑天的面前,頃刻間,整個空間都顯得冷森森,彷彿寒冷的北風在吹動。

”氣勢倒是很強勢,雖然比冰皇黃勝來少一點兒,但是還是很凌厲的。“劉笑天感受着那股冰冷的氣息,心中暗暗想到,不過現在的劉笑天可是一絲一毫的害怕感覺也沒有,劉笑天可是連光明魔神那樣的傢伙都見識過的。

“嗤嗤……”冰花迅速變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冰牆,向着劉笑天的四面八方包圍而來。

劉笑天雙手揮動,手中接連出現一道道白色的光芒,隨着光芒的出現,劉笑天接連揮出幾掌,帶着破空之聲,然後向着冰牆撞來。


”轟轟…………“強大的轟鳴聲頓時爆響與整個空間。

段天順,豬頭,焦龍飛這些將拳頭握的緊緊的,生怕自己的老大受傷。

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始終是相信自己的老大的,雖然和劉笑天的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對劉笑天的信任還是足夠高的。


劉笑天就是那種嘻嘻哈哈的人,雖然看起來不痛不癢的,但是做人還是十分的義氣的,只要是劉笑天的兄弟或是朋友,或許劉笑天絕對不會然他們受傷的。所以他們纔會願意也付出自己的生命。

好於好是換來的。

絕對不是劉笑天的人格魅力所得來的。

劉笑天雙拳揮動,手中白色光芒摧殘而耀眼,手中道道白光宛若水晶一般,每轟響白城所釋放而出的冰牆,周圍便會傳來一聲聲冰牆撕裂的聲響。

”咔嚓…………“一道道冰牆破裂然後又被白城所補好。

”哈哈…………沒有想到還不錯,到底不愧爲蕉嶺所喜歡的人,不過在我面前,你遠遠不是我的對手。“白城狂妄的笑道。

”是嗎?“劉笑天冷哼,爲白城這種狂妄的笑聲不屑一顧,自大的人對於劉笑天來說,可是一點兒也看不上的。

咔嚓之聲不絕於耳,那是劉笑天雙拳轟出的力道,將一道道冰牆轟烈的四分五裂。

終於突破六十萬大關了,新的挑戰,新的開始,祝福讀者們的人生 女子單手支著下巴坐在石桌邊,不知在想著什麼,時予只見她秀眉緊皺,還不時唉聲嘆氣,像是在為什麼事情煩惱,配合著她的花容月貌,實在讓時予心生憐惜。女子坐了許久后,才起身到床上打坐入定,這時她才顯出了他的原形,果然是一具人形白骨!

時予原先也從白虎嶺山神口中「白骨夫人」的稱呼推測過女子的原形應該是一具紅粉骷髏,不過還是心存疑惑。他這幾年也接觸過不少妖靈,草木鳥獸,但它們原先就是有生命的實體,機緣巧合下開啟靈智修鍊成妖還好接受,可是白骨本來就是活人死後所化,人死成鬼,或是飄蕩人間,或是輪迴轉世,那他所留白骨又如何成精?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