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當於樑踹上去的那一瞬間,那男子猛然就從眼前的女子身上爬了起來。

Post by zhuangyuan

從他的表情之中還能夠看得出來,眼前這男子的目光透露着一絲難以掩飾的焦急。

此時此刻就這樣直勾勾地盯着於樑,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不解之色。

沉默了片刻之後,這傢伙的嘴角蠕動了一下,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

接着便是一陣嘰裏呱啦,於樑聽不懂的聲音。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一邊指了指牀上的女子,一邊對着他指了指大門口的意思。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就是讓這傢伙趕緊滾蛋!

眼前這傢伙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下一秒鐘他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就這樣直勾勾地朝着對面的於樑走了過去。

很明顯,他自以爲這個樣子很帥。

可是卻沒有想過,他現在的做法到底有多麼愚蠢?

這傢伙舉起自己沙包大的拳頭,狠狠一下就朝着於樑的腦袋掄了上來!

甚至於這拳頭而撕裂空氣,還夾雜着一絲呼呼的風聲。

……

於樑盯着落下的拳頭。

猛然間一個閃身,瞬間便躲過了這一下!

躲過這一下之後,於樑一個轉身,匕首的刀尖就已經頂在了這傢伙的脖子上!

就算這傢伙再怎麼是個戰鬥民族,但他的心裏也明白。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

自己絕對不能在眼前這個傢伙面前繼續囂張下去。

至於原因非常簡單。

因爲他也能看得出來,眼前這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從於樑的眼神中就能夠看得到。

俗話說眼睛本就是心靈的窗戶,所以從眼睛裏就能夠看得到接下來所有發生的一切。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畢竟語言有障礙,所以他確實沒有辦法。

最起碼沒法跟這傢伙繼續正常的溝通下去。

……

“你想幹什麼呀?還不趕緊給我當人質!你應該是他們之中打頭的人吧?”

於樑說完了這話之後,對面這傢伙一臉懵逼的表情。

他這才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頓時恍然大悟了起來。

沒錯……語言障礙是硬傷。

可就在這時,那女子衣衫襤褸,連忙裹緊了自己身上僅剩不多的衣物。

“他聽不懂你說話的,不過我可以給你翻譯,我讓你走,你爲什麼還要回來?難道你真的想送死嗎?”

於樑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我倒是想走來着,不過因爲一些事情耽擱了,也沒什麼,畢竟我自己心裏清楚,這一切到底該如何去做?既然被我碰到了,那我就絕不能不管不顧,這一次我還真就罩定你了!”


於樑此話一出。

對面的女子微微一愣。

接着於樑打了個響指。

“接下來我說什麼,你直接給他翻譯就可以了,如果這傢伙要是聽話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留他一命。”

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挺自信的。

不過誰心裏又能清楚呢?

就算真的給他一百個膽子,恐怕他也不敢直接去對付人家。

畢竟有1000多雙眼睛都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講句不好聽的,如果他今天要真的殺了這傢伙。

甚至於經過自己的幫助,從而要了這傢伙的小命,自己都有可能要揹負法律責任,就是這麼的扯淡,但是卻也無可奈何。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女子連忙重重地點了點頭。

“讓你的部落滾出這裏……你也徹底滾出這裏!只要你願意答應我這個要求,我就饒你不死……若是你依舊冥頑不靈的話,那我就只能弄死你了!”


那女子接着便開始烏拉烏拉的對着面前這個傢伙翻譯了起來。

對面的男子臉色一變。

下意識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

從他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傢伙對於於樑現在到底有多麼不爽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對着他微微一笑。

“如果你要是無法接受的話,那可就怪不得我對你不客氣了……若是你要不相信,那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嘗試一下。”

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只不過從於樑的笑容之中,卻能夠十分清楚的表達出來。

現在的於樑到底有多麼嚴肅了。

而且他的眼神之中還充斥着一股難以掩飾的殺意!

對面這傢伙雖然說和於樑語言不同,但是他應該也明白,於樑面對着他的這個眼神,絕對不會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最起碼這一點他還是很清楚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這男子輕輕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面對着面前的於樑,臉上的表情似乎瞬間就變得不爽了一些。

接着又是一陣嘰裏呱啦。

於樑轉過頭看着一旁的姑娘。

那姑娘對着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他已經答應了!但是他剛剛也說了,不要讓他下一次再繼續碰到你,要不然你就完了!”

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一個沒忍住,直接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對着那姑娘搖了搖頭。

“沒關係……如果他真有這個膽魄,那我就讓他嘗試一下!來自於真正的恐怖。”

對面的女子直接愣住了。

似乎有些搞不清楚,剛剛於樑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從於樑一臉自信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眼前這個男人似乎根本沒有半點兒擔心的意思。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跟旁邊的這個黑人妹子直接便把這傢伙押了出去。

於樑和妹子兩個人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

一個個臉上的表情似乎都挺開心的。

對於妹子來說。

現在也總算是看清楚了眼前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跟這個男人待在一起,總是有一股沒來由的安心感。

甚至於就連妹子自己心裏都不清楚,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對着面前的妹子微微一笑。

“不是早都已經跟你說過了嗎?這下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吧?呵呵……千萬不要慌張,我一定可以解決這次的事情。”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幾個人就已經來到了剛剛點火的位置。

對面部落的衆人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就把於樑和妹子兩個人圍了起來。

但是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好像他對於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一點都不擔心一樣。

於樑笑呵呵地看着對面的衆人。

接着用匕首在眼前這傢伙的後腰上輕輕捅了一下。

這傢伙立馬也明白過來於樑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只見他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

對着面前的衆人不停的在嘰裏呱啦的說着什麼。

說了沒多久之後,對面那些衆人一個個就已經下意識後退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突然之間就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直勾勾地盯着眼前這傢伙。

“看來你倒是挺老實的,不過得等你那些人徹底離開之後再說。”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轉過頭看着身後的妹子。

“你還待在這裏幹什麼呀?趕緊讓你的人準備一下,無論如何都必須得把一切的東西搞好,手裏連武器都沒有,如何能夠頂得住人家的攻擊呢?”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