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當下,我就轉身對衆人說:“此番前往兇險萬分,勝算不大,若是有不願前往的,可以先將那十幾位兄弟的遺體護送回去。”

Post by zhuangyuan

這次確實是凶多吉少,所以我也不想強迫大家涉險。

“九星宮的人都欺負到我們土地上來了,我們身爲華夏的陰陽道家弟子,怎麼可能退縮?幹他姥姥的,爲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對,就算拼命也得把他們九星宮的人乾死!”

“…………”

身邊黑壓壓的人頭分兩邊簇擁着,彼此對射的目光中,也充斥着毫不遮掩的殺意。顯然,在場的衆人也沒有因對方有一名九尺道行的巔峯強者給退卻,內心都充滿着憤慨的怒火。

見到這般,於是我點點頭,於是就手一揮,道:“既然如此,那咱們這就去救孫掌門他們,誓保華夏風水!”

“誓保華夏風水!”

衆人也大喝一聲,情緒激動,隨着我匆匆朝着前方的黑龍潭趕去……

黑龍潭離我們並不遠了,急趕了不到十分鐘,一個小湖泊就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湖泊的旁邊青草幽幽,碧綠的湖水上,卻是漂浮着許多荷花燈,而且還有許多黑衣人正將一桶桶的血傾倒入潭中,岸邊有一名黑衣人正在開壇做法,顯然這是九星宮的人在催發黑龍。

而在湖邊的一塊草地上,鮮血灑得青草上到處都是,一具具的屍體橫倒在地上。

其中,還有一道人影全身被雷電所包裹着,絲絲銀蛇在身上跳閃着,手中雷訣連番擊出之時,滾滾雷鳴聲,不斷的響徹着,不過雖然他的攻擊極爲兇猛,可這對於他的對手來說,似乎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阻礙,每一次在攻擊臨體時,對方都能輕易的一掌將雷電轟碎。

從這人輕鬆轟碎雷電的模樣來看,兩人的等級明顯不在一個層次之上。他的對手是一位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胸口上繡着九顆星星,顯然就是九星宮的徽章。

九星宮的這位黑衣人卻並沒有選擇快速的結束戰鬥,這般戲謔的模樣,便是猶如那貓戲老鼠一般。

一婚二寶:帝少寵妻無節制 “史掌門,那……那是孫掌門!”

一旁的龍虎山張道長,一眼就認出了那位與施展着五雷訣與九星宮打鬥的人影。此人正是神宵派的孫掌門,如今只剩他一人在獨鬥,就知道剩下的人應該都倒下了。

而且,看對方這般打鬥的場景就知道,若不是對方故意戲謔,估計孫掌門也早就不可能還站着了。

其實,不用他提醒,我也認出了那人是孫掌門了。因爲五雷訣是神宵派的看家絕技,當初孫一明在陰陽大會上就使出了四雷訣,所以我對此法訣十分的眼熟。

此時,九星宮的人也發現了我們,頓時就全都警惕的聚攏了起來。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而那名之前故意戲謔孫掌門的邪師,此時也是瞟了我們一眼,然後眼神之中現出一抹殺意,冷冷的對着孫掌門喝道:“玩夠了,現在你該去死了!”

話落,那名邪師一陣手訣翻飛,顯然就是要使出殺招,想一招就將孫掌門擊殺。

看到這一幕,我雙眼一凝,於是也趕緊手掌一攤,祭出了陰司罰惡令。不過,因爲他的對手是一位七尺半道行的強者,所以爲了一擊斃命,我直接使出了兩道陰司罰惡令,然後將二者融合,成爲了一道威力加強版的陰司罰惡令。

是的,當初我才三尺道行的時候,就是用這個威力加強版的陰司罰惡令,對付過六尺道行的呂陽,直接將他轟了個道行盡廢。

如今,我八尺半的道行,用威力加強版的陰司罰惡令去對付七尺半道行的人,想來肯定能一擊將其抹殺。

不同的時,當初在陰陽大會上對付呂陽時,我使出這招是爲了自救,而這次我是純粹爲了取對方性命。因爲對方是九星宮的人,因爲對方是殺害我爺爺的人,因爲對方是來禍害我華夏龍脈的敵人。

對待敵人,又何必心慈手軟?若是讓他們得手了,黑龍發作,整個華夏都會大禍臨頭,到時死去的無辜之人將不計其數。所以,我此時將他們擊殺,也算是替天行道。

很快,我就將兩道陰司罰惡令融合爲一,掌心之中出現了一道金光燦燦的“令”字,然後我對着前方與孫掌門打鬥的那名邪師一掌就轟了出去……

“咻……”

一道耀眼的金色“令”字,猶如一道金色的光華,快若閃電的飛射了過去!

而此時,對方也正好使出了大殺招,手掌之中多出了一個由黑霧形成的骷髏頭,正準備對着孫掌門轟去。

不過,就在這時,我的威力加強版陰司罰惡令已經對着他射過去了。所以對方根本就來不及出手了,感覺到那道金色“令”字的無匹威力,頓時大驚失色!

與此同時,其它九星宮的人也大吃一驚,猛然驚叫提醒。

不過,此時已經晚了,就在那位邪師驚恐萬狀的想要逃竄躲閃之時,金色“令”字已經轟在了他的身上。

“嘭!”

一聲炸響,血肉橫飛,那名九星宮的邪師直接爆體,就像戰爭片裏被火箭炮擊中了一樣,直接爆出一團血霧!

是的,一團血霧。

血霧過後,屍骨無存,只剩草地上一片鮮紅……

死靜!

九星宮的那些人或許是沒有想到情勢會發生如此大的逆轉吧,又或許是這一幕對他們來說太過震憾了,所以他們竟一時全都呆住了,就好像被雷擊了一樣,渾身狠狠一顫! “史……史掌門?”

孫掌門原以爲自己必死無疑,卻見眼前的七尺半道行的邪師眨眼被一道金色光華轟成了一蓬血霧,頓時也是驚呆了。轉頭一看,見到是我,不由驚喜的叫了起來,同時也立即朝我們這邊退了回來。

此時,那些九星宮的人也反應過來了,見到我們這邊來了一大羣的人,雙目冒火的望着他們,他們也清楚此時的態勢對他們不利。

在九星宮這些人的首位,有一位六十多歲的黑衣人,面無表情的站立着,只不過那一對眸子之中,正繚繞着一股陰冷的怒意。

此人胸口上也繡着九星宮的徽標,道行九尺,顯然正如之前孫一明說的那樣,他們之中有一位九尺道行的巔峯強者,而這位強者,正是此人。

只見這位巔峯強者,當下就指着逃竄的孫掌門怒喝了一聲,雖然說的是日語,我聽不懂,但是其意思肯定是在說不要讓孫掌門逃了。

果然,此話一落,在他身後就有兩名七尺道行的黑衣人,衝了出去,同時掌中快迅的涌出一團黑霧,眨眼便形成了一個骷髏頭的形狀,怪叫着對着孫掌門就轟了過去!

孫掌門察覺到身後的死亡威脅,頓時也是嚇得大吃一驚,猛地一聲驚叫:“史掌門救我!”

其實,不用他喊,我已經快速的祭出了兩道陰陽罰惡令,然後朝着對方打出的黑霧骷髏頭轟了過去!

兩道金光燦燦的“令”字,帶着破空聲,直接在孫一明的身後不到半米之距的位置,與兩個骷髏頭相撞在了一起……

“嘭!”

“嘭!”

連續兩聲炸響,兩個骷髏頭直接被我的金色“令”字轟了個灰飛煙滅。

那兩個七尺道行的九星宮人還欲出招,不過被那位九尺道行的老者給伸手攔了下來。而趁着這個空檔,孫掌門已經逃回到了我們的身邊。

“八尺半的道行!呵呵,不錯不錯。原以爲中原已無強者,沒想到竟然藏着一位如此年輕的天才強者,當真讓人想不到啊。”對面,那位九尺道行的巔峯強者,猛的發出一聲低喝,滿嘴陰笑,瞟了我一眼,說:“不過,可惜了,這天才今日就要隕落於此!”

聽到這話,無崖子他們滿臉怒意,在場的衆人心裏都明白,對方這話說的是我。

二十出頭,道行就達到八尺半,這確實算得上是絕世天才。

畢竟,無崖子如今這麼大的歲數都才七尺道行而已。而且,據說無崖子如今已活到一百零六歲了。

這時,無崖子也眉頭直皺,就側耳對我說:“史掌門,對方說的沒錯,你是我中原難得的天才,你可不能有事啊。要不……你先回去吧,替我們華夏陰陽道家保存一份實力。”

“是啊,史掌門,你就先回去吧。此番決戰凶多吉少,我們死了無所謂,但是華夏陰陽道家的明天不能沒有你啊。”

一時之間,衆人都紛紛對我勸說了起來。

見大家都視死如歸,卻一力要保我無憂,我又怎麼可能退縮呢?

其一,我不是這樣的人。二,身爲《青烏序》傳承人,守護華夏龍脈本就是我的職責。何況,我還要爲爺爺報仇呢。

所以,我當下就對衆人說:“諸位莫要再勸了,若是華夏風水都守不住,保存實力又有何意義呢?”

是的,如果黑龍發作,整個華夏都將大劫來臨,到時候可就不再是能靠陰陽道家之術能化解的了了。從古至今,每一次黑龍發作,都給華夏帶來了災難,引來外族入侵,那真是華夏大地血流成河啊。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我有九尺道行又如何,還能厲害的過人家的飛機大炮嗎?

所以,保存實力根本就毫無意義,最重要的是此次化解黑龍發作的危機。

大家聽到我這話,也明白我不可能退卻了,所以大家都對我投來了敬意的目光。

“孫掌門,你沒事吧?”我不再談論退卻的話題,偏過頭來,望着那滿身血跡的孫掌門。

“咳,咳…”劇烈的咳嗽出許些血跡,孫掌門隨意的將嘴角血跡抹去,看了我一眼,笑着搖了搖頭,說:“我沒大礙,只是跟着我來的那些弟子,全都……都……”

說到最後,孫掌門聲音都帶着一些哽咽。

“抱歉,我來晚了。”我拍了拍孫掌門的肩膀,知道他所說的意思,同時也對他保證道:“孫掌門你放心,那些死去的兄弟們的命,我來替他們報。”

“咳……”孫掌門笑着點了點頭,再次咳出一口鮮血,喘着氣,緩緩的道:“史掌門,你一定要小心點。”

我點了點頭,旋即緩緩轉過身來,望向了前方的那位九尺道行巔峯強者。指着他,道:“你的命,我要了!”

“哈哈哈……”

對方一聽這話,仰天長笑。笑了幾聲,接着臉上的笑容猛的一收,立即變得極爲的陰沉,語氣之中帶着幾分怒斥的味道:“哼!口若懸河!”

不僅那位強者發笑,就連他的同伴也全都紛紛大笑了起來,臉上盡是鄙視和不以爲意的譏笑。

是的,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我的話當回事,只當我是口出狂言,大言不慚。

“小子,就憑你這點道行,還根本不足以是我的敵手。”那位強者冷笑道:“不過……你的小命我不會放過!”

其中一箇中年男子也冷笑着喝道:“小子,不用我大師兄動手,你的小命,老子要了!”

我看了一眼這名中年男子,道行也達到了八尺半,怪不得他會說得如此的自信。

“你們廢話太多了…”我眼眸睜開,淡淡的搖了搖頭,冷冷的笑了笑,然後將目光掃視了一眼九星宮的衆人,冷聲喝道:“誰是野仁?”

我的喝聲很大,對方所有人都聽到了,頓時眉頭都微微皺了起來。

這時,那名強者雙眼一眯,帶着幾分好奇的樣子,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一聽這話,我頓時手掌握成了拳頭:“原來你就是野人?”

“沒錯,我叫渡邊野仁!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那名九尺道行強者眼睛微眯,死死的盯着我。

“我管你是路邊的野人,還是山裏的野人,只要你是野人就好,我找你好久了!”

此時的我,真的是雙眼都快要噴出火來了,因爲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殺害我爺爺的兇手。如今,我終於找到了! “你是誰?”

渡邊野仁眉頭微皺,顯然是想不出我怎麼會說找他好久了。

“你TMD,上回差點把我們害死了,這麼快就不記得我們了?”一旁的陳二狗得知眼前這個老頭就是當初在南昌把我們引入陰曹地府的日本野人,頓時也氣得大罵了起來。

此話一出,渡邊野仁頓時也反應了過來,眼睛一眯,略感詫異的道:“原來是你們!真是沒想到啊,你們竟然還沒死!”

這也怪不得他會很詫異,當時我們確實是被他的黃泉擺渡勾魂術,給勾到陰間去了。按理說,我們確實是死過了一回,只不過我們命不該絕,遇上了黑白無常,以替他們進太行山找鐵板鬼作交換,讓我們從鬼門關出來了。

“你馬勒戈壁,想要老子死,你都沒死,我們怎麼可能捨得死。今天,我們就是來取你老命的。”陳二狗指着對方冷笑道。

渡邊野仁卻臉帶嘲諷的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真是小看你們倆了,當初只不才一尺道行,兩年不見卻已成了強者,倒真是當之無愧的天才。不過……要是以爲這點道行就能找我報仇的話,那你們就錯了,既然上次讓你們僥倖逃過了一劫,那今日便是你們的死期!哈哈哈……”

我冷冷的盯着他,並沒有像陳二狗那樣,跟他對罵,而是從胸口的口袋裏掏出當初打入我爺爺天靈蓋的那枚散魄釘,將它朝渡邊野仁一扔,道:“這是你的吧?”

渡邊野仁伸出兩指虛空一接,散魄釘就被他夾在指間,低頭一看,不由眉頭一皺,沉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姓史!兩年前的一個夜晚,《青烏序》傳承人史國章,可是你殺害的?”我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將此話問了出來。

“青烏序……”

渡邊野仁聽到這話,笑了笑:“原來你是《青烏序》一脈,怪不得你要找我。沒錯史國章是我殺的!凡是以我九星宮爲敵的人,通通該死,包括你們!”

說到最後,渡邊野仁對着我們在場的衆人一指。

“好大的口氣!不要以爲九尺道行我們就會怕了你,你們一個也別想活着離開!”

無崖子他們也頓時大怒,轉頭便對我說:“史掌門,你爺爺是爲了守護華夏風水才被此人害死的,老爺子的仇,也是我們大家的仇,放心,這仇我們一起爲你爺爺報。”

我點點頭,於是便對無崖子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就不要跟這羣畜生再廢話了,你們幫我應付其它九星宮門人,那個野人,我來對付!”

哪知,無崖子卻一步跨到了我的面前,說:“不可,這樣太危險了,他由我來應付!”

說完,無崖子就當先一聲暴喝,幾乎便是化爲了一條黑線暴衝向渡邊野仁,這般速度,讓得我都來不及勸阻。

“無崖子,我們幫你!”

就在無崖子衝出去之後,龍虎山的張道長,還有武當派掌門、閭山派掌門也紛紛衝了出去……

無崖子是七尺道行,而張道長他們三人也不過是六尺道行,雖說以四敵一,但是顯然也不可能會是九尺道行渡邊野仁的對手,所以我心中大急,於是也趕緊衝了出去,想去幫忙。

可是,當我剛一衝出去沒幾步,之前喊渡邊野仁爲師兄的那位八尺半道行的中年男人跳了出來,一把將我給攔了下來,臉色陰沉,冷笑了一聲:“你就別去湊熱鬧了,你的小命給我木村吧!”

小農女的幸福生活 話落,只銅陵木村手掌一提,一股兇悍的黑霧,便是猛的自面前涌現而出,並且還夾雜着刺耳的尖叫之聲,就好像這黑霧之中禁錮着無數的靈魂一般。最後,眨眼之間,他身前的黑霧之中果然涌現了密密麻麻的骷髏頭。

是的,這些藏在黑霧之中的骷髏頭,呲牙咧嘴,窮兇極惡的模樣,份外嚇人。隱在黑霧之中,少說也有幾十個。

骷髏頭一現,木村就手訣一變,對着我一點,大喝一聲,接着那團包裹着無數骷髏頭的黑霧就狠狠的對着我撞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我不由眉頭一皺,因爲這種邪術我聽說過,叫作千魂術。

千魂術,這是一種非常惡毒邪門的禁術,少有人會。

據傳練習這種法術的人,首先要將兇魂厲鬼拘禁在法壇上,然後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煉化之後再吸收入體內。

每煉化吸收一個魂魄,威力就會隨之增長,而據說只要吸食了一百個人的魂魄,那麼就可以越級挑戰,意思七尺道行的人,可以挑戰八尺道行的人了。

而若是吸食了一千個人的魂魄,那麼這“千魂術”就算是真正的修煉好了。而修煉“千魂術”的人就可以長生不死,飛昇成仙。

也許有人就會問了,這麼說來,吸食一千個人的魂魄就能成仙,豈不是比正常修行道法成仙容易得多了?

其實,要煉化一千個魂魄談何容易。

首先,煉化一千個魂魄,時間上就很難。因爲煉化一個魂魄就需要七七四十九天,一年滿打滿算,也就煉化七個魂魄。一百年也才只能煉化到七百個魂魄,你能保證自己活到一百幾十歲?你能保證日夜不停的能抓到魂魄煉化?

顯然,答應是不太可能的。

冷情烈愛:婚暖入心扉 其次,之所以這種術法會是禁術,是因爲這種害人害己的功法那是絕對不能修煉,因爲將陰魂煉化吸收到自己的體內,對自身會帶來極大的反噬。

陰魂是鬼,屬陰,而且被你禁錮於法壇上,被你煉化,怨氣極大,所以這種怨氣和戾氣也會被吸入體內,久而久之,自然整個人都會受影響,從而性情變得十分陰暗。嚴重的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走火入魔。

也正因如此,世上幾乎沒有誰能靠此法來達到功德圓滿的結果。反而害人害己。

不過,九星宮一派,本來就是爲了真身奇功,不擇手段,亦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施展奇門邪術害人取命。

也正是因爲如此,九星宮的人道行都增長的快,因爲他們借用任何一切手段提高道行,世間萬物皆可用,包括人的魂魄。

這就是與我們的不同,對於修煉陰陽術法的理解上的不同。我們是以善念引導修行,走正道,所以道行修煉緩慢。無崖子一百多歲了,才七尺道行,而對方的渡邊野仁,卻達到九尺道行,這就是修道一途的區別造成的結果。

言歸正轉,當我明白對方使的是傳說中的禁術“千魂術”時,我心中也不由一凝,手掌一翻,兩道陰司罰惡令快速融合,然後一掌轟了出去…… “嘭!”

一道相撞的爆炸聲,從兩人交手處,盪漾着傳了出來,而隨着音波的傳出,一圈兇猛的能量勁氣,從相撞的中心暴涌了出來,頓時,我以及那個木村兩人都是震得連連倒退。

在這兇悍的對轟之間,我腳步急退了幾步,而反觀那木村,卻是被震得臉色煞白,氣息不穩。

“你竟然能破我的百魂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