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用完餐過後,岳鳴便對王想說:「時候不早了,我覺得我該回去休息了。」

Post by zhuangyuan

王想有些驚訝:「你要回你那個很久都沒有回去的家嗎?要不,今晚不回去了,去我那裡,我要和你秉燭夜談。」

岳鳴連連拒絕:「正因為很久沒有回去了,所以我才要回去,也幸好靈兒替我住了很長時間,還不至於成為鬼屋。」

「我覺得跟鬼屋差不多了。」李靈兒在岳鳴的背後添了這一句。

「況且,我還有個客人。」岳鳴又盯了一眼魏仁武。

「客人給他開一間房就是了,這裡正好是酒店,如果想要招待妥當,開個總統套房,我想他已經不會有太大的意見吧。」王想也盯了一眼魏仁武。

魏仁武攤開雙手:「我無所謂,總統套房聽起來也不錯。」

「看吧,他無所謂。」王想指了指魏仁武,就是想用魏仁武堵住岳鳴的嘴。

「還是算了吧,我很久沒有回家了,回來總要去看看才行。」岳鳴依然拒絕了王想的好意。

王想也不能逼岳鳴,他只能輕嘆一聲:「算了,你想回家睡,我也不能阻止你們,靈兒,你送他們回去吧。」

「當然是我送了,我不跟他們回去,我又能住哪裡?」李靈兒在岳鳴走後,便一直住在岳鳴家,現在基本上把岳鳴家當成了她自己的家,她在深圳也沒有其他的住處了。

「所以,我的總統套房沒有了嗎?」魏仁武還想著總統套房。

飯局過後,李靈兒便開著野馬GT500,載著岳鳴和魏仁武回到了岳鳴「香蜜湖」的別墅里來。

岳鳴家的裝修風格很特別,有一點哥特味道,如果是初次來到這間別墅,可能會被這裝修風格給嚇到。

這是岳鳴的家,岳鳴自然不會被嚇到,而李靈兒這段時間一直住在這裡,她也已經習慣了這裡,魏仁武本來也不是一個膽小的人,更何況他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他之前也來過這裡,和岳鳴一起,幫助岳鳴解決有關他爸爸被殺的案子。(詳情請見《奇偵異案》第十二卷)

岳鳴家的風格,略顯陰暗,即使把所有的燈打開,你從他牆壁上的那個暗黑色也能感受到那種暗黑,還有電視牆上那個碩大的LOGO,一個蝙蝠俠的LOGO,特別能呈現出哥特的感覺。


有誰願意把自己的家裝成這樣?也恐怕只有岳鳴這個超級蝙蝠俠迷了。

岳鳴家客廳的中央,還陳列著一副蝙蝠俠的戰甲,而戰甲上用油漆寫著:「HAHAHA,JOKE』SONYOU,BATMAN。」

魏仁武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岳鳴家,可是他這一次來,還是覺得瘮的慌,所以他不禁感嘆:「我覺得我還是應該住總統套房。」

岳鳴走到那副戰甲前,看著那副戰甲,非常感慨地說:「還記得這副戰甲嗎?」

魏仁武癟癟嘴:「你這怪異的房子里最怪異的東西就是這副戰甲了,我怎麼會不記得。」

李靈兒也說:「說實在的,如果是我自己家,我肯定會把這戰甲給扔了,每天晚上路過客廳,我都會覺得有個人站在那裡,真的,在晚上的時候,特別嚇人。」

魏仁武點點頭:「我能理解你。」魏仁武對李靈兒表示認同,可李靈兒卻對魏仁武不屑一顧。

岳鳴又對魏仁武說:「還記得,我當時是怎麼跟你介紹這副戰甲的嗎?」

「我記得,你說這是小丑為了諷刺蝙蝠俠,所以在他的戰甲上寫著蝙蝠俠是個笑話的。」魏仁武還有點印象。

岳鳴點點頭:「是這樣的,你不覺得『撒旦』就有點像小丑嗎?我總覺得『撒旦』在玩弄著我們,把我們當成了一個笑話。」

「真的,我的朋友,千萬不要以為你很了解『撒旦』。」魏仁武在很嚴肅地警告岳鳴,「『撒旦』絕對是個超乎你想象的人,我和他打過交道,我才應該是最了解他的人。」

「是嗎?你是最了解『撒旦』的人?」岳鳴雙手環抱,「既然你這麼了解『撒旦』,不如你來跟跟我講一講『撒旦』,也讓我了解了解。」

魏仁武搖搖頭:「算了吧,我保證你並不會想知道的。」

岳鳴可不會輕易放棄:「不,我偏偏非常想知道,你只是不告訴我,對嗎?」

「我只是…只是不能告訴你。」魏仁武也很無奈。

「是不願意還是不能?」

「都有。」

當魏仁武這樣說的時候,岳鳴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語言去反駁,兩人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魏仁武和岳鳴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該怎樣把話題進行下去。

「我說……」最終還是李靈兒打開了這個沉默的局面,「你們也許是因為我在,不方便聊,要不,我先去洗澡,你們繼續聊?」

「你去。」

「不用。」

兩個人同時說出這兩句話,前一句是魏仁武說的,后一句是岳鳴說的。

這麼一來,氣氛反而變得更加尷尬了,只能說這是一個尷尬的夜晚,從飯局到現在,無不充滿著尷尬。

李靈兒聳聳肩:「算了,我還是去洗澡吧。」 李靈兒離去后,魏仁武總不能和岳鳴傻站在客廳里,所以魏仁武換了個話題,重新聊:「我覺得你那個妄想朋友和表妹小妞都不太喜歡我。」

「是王想,不是妄想。」岳鳴糾正魏仁武。

「好,王想,反正他倆不喜歡我。」魏仁武癟癟嘴,撫摸著自己的八字鬍

「他們也不是不喜歡你,你以為他們都跟你一樣自來熟么?只有認識久了的,他們才會打開心扉去接受而已。」岳鳴極力為王想和李靈兒辯解。

「不,他倆就是不喜歡我,我看得出來。」魏仁武指著自己的雙眼,「我這雙眼睛可比你會看人。」

「那你說說,他們為什麼不喜歡你?我知道你招人恨,但是恨人總得有個理由吧,他們可是第一次見你。」岳鳴不明白魏仁武為什麼會這麼想,或許相反是魏仁武不喜歡他們,他才會這樣覺得。

「原因很簡單啊,你難道不明白嗎?」

「我是真的不明白。」

「都是因為你啊。」

「我?」這一下,岳鳴更加不明白了,「因為我,他們不喜歡你?別逗了,你這都是些什麼爛理由。」

「你還真的不明白啊,他們兩個人都希望你能留在深圳,然後你卻不願意留在深圳,你說說看,你為什麼不想留在深圳呢?」

岳鳴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想了又想,似乎想到了一點什麼,他試探性的回答:「是因為你?」


魏仁武聳聳肩:「也許是因為我,也許不是,這個只有你自己知道,只不過他們兩人會覺得你留在成都是因為我,然後他們就會覺得是我牽絆住了你,讓你無法回到深圳。」

「毫無疑問,他們是想錯了,我留在成都,主要還是因為咱們的事業,不是為了你這麼簡單。」岳鳴可不希望連魏仁武都這麼認為,這樣會使得他倆的關係變得更加矯情,魏仁武一向反對感情變成矯情的。

「這番話,你還是跟他們去說吧,跟我說,又不能緩解他們對我的厭惡。」魏仁武抽出了一根香煙來點燃,他總算能抽根煙了,主要在那個飯局上,他不方便抽煙,怕引起那幫人的反感,當然這倒不是因為魏仁武懂得禮數,魏仁武本來就是個隨性的人,他只是在給岳鳴一個面子。

「我會讓他們理解的。」岳鳴很有信心王想和李靈兒最終會接受魏仁武。

「對了,你說你很會看人,你能看出靈兒和王想兩人是互相喜歡嗎?」岳鳴在飯桌上,看出了兩人的曖昧之情,他在想,如果真的有這種可能的話,他倒可以撮合撮合他們兩個人,只不過他得確認他兩人的確有這個意思才行。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煙,露出了滿足的神情,然後才回答:「我覺得不是。」

「為什麼會不是呢?我都看到王想臉紅了,應該會有這種可能性吧。」岳鳴還沒有放棄這種想法。

「那隻不過是那小子單方面的喜歡而已,並不是互相喜歡,你漂亮表妹沒有那個意思。」魏仁武皺了皺眉頭,「那小子的想法和他的名字倒挺配的,痴心妄想。」

「你恐怕是對我表妹有非分之想才這樣說的吧,如果他倆真的互相喜歡了,那你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岳鳴才不相信魏仁武所說的話,不過話又說回來,他本來是想問問魏仁武的意見,結果魏仁武真給了意見,他又不相信了。

「膚淺!」魏仁武指著岳鳴的鼻子,「非常膚淺!」

岳鳴哈哈大笑起來:「被我拆穿了,你才這樣說的吧。」


「由你怎麼說都可以,我要睡覺去了。」魏仁武打了一個哈欠,「明天還有許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現在,表妹去洗澡了,廁所被佔用著,難道你要和她一起洗嗎?」

「誰說我要洗澡了?我就這樣睡。」

岳鳴露出了嫌棄的神情:「真是骯髒。」

第二天清晨,李靈兒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睡裙,露出了一雙又長又直的大白腿,穿著人字拖鞋便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因為房間在二樓,客廳在一樓,李靈兒能夠從二樓俯視一樓的客廳。

李靈兒就像一個仙女一樣撐著二樓的欄杆,俯視著客廳,她沒有看到客廳里有人,卻看到一張背對著她的沙發,從沙發裡面能看到藍色的煙霧緩緩往上飄。

「能不能不躲著抽煙!」李靈兒知道那煙霧其實就是有人在抽煙,也說明沙發上實際上是坐著一個人的。

「我明明是如此光明正大的在抽煙。」沙發里伸出了一張國字臉,臉上自然掛著那醒目的八字鬍,這棟別墅里,除了魏仁武以外,也沒有第二個人會抽煙了。

魏仁武睜圓了眼睛,有些驚訝地說:「一大早的,還真是醒瞌睡啊!」

李靈兒被魏仁武這色眯眯的眼神盯的十分難受,她看了看自己,果然是自己穿得太「清涼」了,不過她也沒有太多的介意,畢竟像她這樣的女人,走到哪裡都會有人多看幾眼的,魏仁武這樣男人,一看就是非常正常的男人,要想讓魏仁武不看自己,也不太現實。

「就你一個人嗎?我表哥呢?」李靈兒不顧魏仁武對自己的「欣賞」,大方地向魏仁武詢問岳鳴在哪裡。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煙,皺了皺眉頭:「誰知道呢?我已經破天荒的早起,結果他卻不在自己的房間里,真是很難想象。」

「他難道招呼都沒有打,就一個人跑出去了?留我一個人來面對你。」李靈兒難以理解岳鳴的做法。

「看來是這樣,也許他是想給咱倆製造機會呢?」魏仁武沒羞沒臊,毫不顧忌的調戲起李靈兒來。

「哦?你覺得自己很有機會嗎?」李靈兒開始緩緩走下樓來,面帶桃花,她沒有因為魏仁武的調戲而生氣,反而她覺得挺有意思的。

魏仁武掐滅香煙,癟癟嘴回答:「每個人都應該有平等的機會,我覺得自己也有機會,而且比其他人的機會更大一點,畢竟現在這間屋裡只有你和我。」


「讓我來告訴你,即使你有機會,你也肯定是機會最渺小的一個。」李靈兒已經走到樓下了,她知道魏仁武對她有意思,她只是想魏仁武能夠知難而退。

然而魏仁武可不是知難而退的人,他可是絕對迎難而上的人,他笑了笑,撫摸著自己的八字鬍:「只要有一點機會就夠了,我可是個抓住機會就不會輕易放手的人。」

李靈兒輕嘆一口氣,也比較給面子地說:「那你就試試吧,我也是個比較會給機會的人。」

魏仁武攤開雙手,非常有自信地說:「拭目以待吧,我保證你會愛上我的。」

李靈兒呵呵一笑:「那些事情以後再說吧,我表哥真的一個人離開的嗎?」

魏仁武指了指門外:「他那輛大紅色的跑車都開走了,我不覺得還有其他人一起的。」

「啊?車鑰匙明明放在我房間里的,他還進過我房間,偷偷拿走車鑰匙?」李靈兒本來想回房看看車鑰匙還在房裡沒,但是轉念一想,車都已經開走了,車鑰匙肯定也拿走了,沒必要再回房去看。

「我想他就是這樣的,他也有悄悄進入別人房間,悄悄拿走別人東西的本事。」這些技巧,都是魏仁武一手教會岳鳴的。

「他開車出去幹啥?」李靈兒不明白,岳鳴明明有其他安排的。

「總之,他肯定不想我們知道,不然也不會偷偷去你房間拿車鑰匙了。」魏仁武心裡大概知道岳鳴去了哪裡。

「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李靈兒感覺得出來魏仁武知道,因為魏仁武淡定得有些過分。

「他是你表哥,你難道不知道嗎?」魏仁武故意賣個關子。

「我又沒有和他住在一起,朝夕相對,我怎麼會知道。」

魏仁武輕嘆一聲:「哎!這樣看來,只能是我知道了。」

總裁,小寵妻 所以,他去了哪裡?」

「男人嘛,有時候就想要找找女人,正常得很,隨他去吧。」魏仁武倒看得挺開的。

「你以為表哥跟你一樣嗎?他才不是貪圖美色的人,再說了,一大早的,出去找什麼女人?」李靈兒才不相信。

「找女人,也不只是為了洩慾的,你想得太複雜了一點。」魏仁武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想說的是,表哥去找精神慰藉了?」

「差不多這個意思,只不過你理解的是精神慰藉而已。」

「那麼他去找的是哪個女人?」李靈兒完全沒法理解岳鳴能夠一大早便去找女人這種行為,她很想知道岳鳴拋下他們是為了找誰。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