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甜心,你在岸上等着我,我到海底去探查一番。”龍英傑叮囑甜心說。

Post by zhuangyuan

“不,英傑哥哥,我來的目的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你怎麼可以拋下我?”甜心不依不饒。

“可是,你不能下水啊!”龍英傑說。

“你把我收到乾坤圈裏,下倒海底後,如果情況允許,你再把我放出來。反正我不要一個人在上邊!”

甜心說的斬釘截鐵。雖然幫不上忙,但是,她能夠和龍英傑在一起就非常知足了。

龍英傑無奈同意,正要將甜心收入乾坤圈內,甜心卻指着遠處道:“英傑哥哥,我剛纔用靈力在海水裏探測,發現大海深處那個位置隱藏着一隻兇猛的海獸。但因爲有海水阻隔,我看不清它是什麼東西。”

龍英傑心想:靈脩果然有靈脩的長處。

“我小心一些就是。”龍英傑說。隨即將甜心收入乾坤圈內。

由於神龜閉息功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龍英傑在沙海深處都能夠應對自如,所以,在這真正的海洋之中,他自然可以像在地面一樣自如了。

龍英傑縱身一躍,閃電般射入海中,使出下墜功法,身體像千斤巨石一樣迅速向海底沉去。

不一會兒,龍英傑就沉到了海牀。

海底世界非常漂亮。

龍源始祖創立這片空間一百萬年,大海中已經有了數十萬年生物的存在。各種各樣的海底生物見到龍英傑到來,對這個陌生的人類充滿了好奇,都試探着向他靠近。

對於那些沒有攻擊性的海獸,龍英傑並不去傷害它們,而是和它們一起前進,反倒平添了許多樂趣。

龍英傑嘆息:想想自己在沙海中的那些日夜,這海底世界簡直就是福地天堂啊!

看來,人還是要經歷一些磨難才知道珍惜生活。

海底很大,海牀上到處是沙子,就是不見金色的礦脈,更不要說什麼金屬性礦精了。

那礦精到底藏在什麼地方呢?

龍英傑藉助武氣修爲在海底潛游。因爲有了甜心的提醒,他的眼睛警惕地緊盯着四方。

好在海底有着不少的發光生物,龍英傑基本能夠看清一切。

但是,龍英傑這時仍然產生了一種想法:“得專門找一種煉眼的功法,要不然,到了一些黑暗地帶,目力還真是自己的短項。”

龍英傑正向前方全力搜索着前進,忽然沒來由地覺得心裏一寒。

他倏然轉身,毫不猶豫的一掌朝身後擊出!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身後激起一股浪花,一個圓盤一樣的龐然大物隨之滑向一邊。

龍英傑能夠感受到襲擊他的海獸的堅硬外殼,心裏不由一驚:這是一隻什麼東西?一擊之下居然毫髮無損!

龍英傑愕然看向這隻海獸。

只見它足有萬斤重量,身上覆蓋着一層堅硬的甲殼,甲殼上密佈着尖刺,長着一個鱷魚一樣的腦袋,滿嘴的尖牙密密麻麻,身後拖着一條長長的龍尾!

似龜非龜、似鱷非鱷、似龍非龍,龍英傑倒吸一口冷氣:尼瑪,怎麼招惹到了它!

他知道這種三不像的東西叫鱷龍龜,是海洋中最兇猛的海獸之一。

甜心在海岸上探測到的兇猛海獸應該就是它了。

龍英傑明白:能夠在他的掌下毫髮無損,這隻鱷龍龜最起碼也應該是仙獸級別了!

既然是仙獸,就應該懂得人語,會說人話。

“鱷龍龜,雖然無意中驚擾到你,但我並無意與你爲敵。我只是來這海底尋找一樣東西。你速速離去吧!”龍英傑說。

“大海是海獸的世界,你一個人類本應生活在陸地。人類,速速離去的應該是你!”鱷龍龜果然會說人語。

龍英傑一愣,覺得這海獸說的竟然有些道理,一時無語。

但他旋即明白過來,用言語回擊道:“武氣大陸是所有人類與獸類的家園,不分海陸,人獸能到的地方都應平等享有對物藏的索取權。”

鱷龍龜忽然笑了,鱷魚一樣的腦袋搖晃着道:“人類,你倒是很會辯解。不過,你忘記了,這裏的天地是一處異空間,不是武氣大陸!”

龍英傑一想,事實果然如此。這裏是龍源始祖一百萬年前創立的一處異空間,與武氣大陸果真沒有關係。

他不由苦笑:敢情這異空間內的獸類竟然懂得講理。若是強取豪奪,倒真是自己短理了。

“鱷龍龜,我此次來是爲了尋找一件必需的器物,找到就走,並不會影響你們。所以,請恕我打擾了!”龍英傑說,話語中已經透着不耐煩,顯然志在必得。

是啊,人類在獸類面前標榜文明、人道,但卻一向自以爲是,什麼時候和獸類講過道理?所以說,人類宣講的衆生平等連人類都不曾相信過。

“人類,你要尋找什麼?”鱷龍龜長相雖然兇惡,卻蠻沉得住氣。

龍英傑只好耐着性子解釋:“我來尋找一塊金屬性礦精。”

哪知,鱷龍龜聽了搖頭道:“大海中金屬性礦藏很多,但礦精也僅僅一塊,是海洋的寶貝。我在這裏守護幾十萬年了,誰也不能拿走!”

龍英傑聽了又怒又喜:怒的是這隻海獸竟然阻止自己的行動,看來只能一戰了;喜的是,鱷龍龜居然就是在這裏專門守護礦精!

礦精就在附近,只有戰勝鱷龍龜,逼迫它交出來了!

“鱷龍龜,看來我們只有一戰了!”龍英傑威脅道。

鱷龍龜點了點頭:“本以爲人類是講道理的,既然如此無禮,那便戰吧!”

這句話令龍英傑很難堪,臉上有些發燒。他第一次覺得在一個和自己講理的獸類面前,自己表現的有些卑鄙了。

但是,遼闊大海不屬於哪一個人或者獸,這種礦藏之類的東西本就是能者得之,而且他又必須要得到,所以,也只好無禮了。

“那便戰吧!”龍英傑說。

鱷龍龜聽到龍英傑的話,眼睛中露出殺意,龍尾一擺,橫掃向龍英傑。

這一擊的力量十分巨大,龍英傑雖然躲了過去,但龍尾激起的水流卻令他站立不穩,被衝出了幾十米遠。

龍英傑大怒,召出鐵血龍神劍,元力注劍,雷神劍第一式“雷神怒”擊了出去。

龍英傑的這一劍如果在陸地上使出,威力自然無比,可惜這是在大海中。

龍英傑的身體受到海流衝擊,雷神劍的力量又被海水抵消了一些,所以,這一劍擊出,雖然依舊凌厲無比,但劍氣擊到堅硬的龜殼上卻也只是將鱷龍龜震出了幾十米,竟傷不到這隻幾十萬年鱷龍龜分毫!

這一來一往,一人一龜打了個平手。

龍英傑志在必得,鱷龍龜誓死捍衛,戰鬥打得十分殘酷,攪得海水翻騰,連海面上都翻起沖天浪花,把海底許多圍觀的海獸嚇得躲藏的遠遠的。

戰鬥打了幾個時辰,不分勝負。

因爲在海中,龍英傑許多武技功法無法使用,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他靈機一動,忽然想到了自己重達十萬九千八百七十六斤的太古聖器神龍杖。 龍英傑和鱷龍龜在海底一番戰鬥,攪得這片原本平靜的海域波浪滔天。一人一龜打了幾個時辰,竟然不分勝負!

龍英傑尋找礦精心切,不想與鱷龍龜纏鬥,靈機一動,從乾坤圈內召出了在九龍世界得到的龍皇權杖,一個飛縱竟然跳上了鱷龍龜的龜背。

龍英傑把神龍權杖一杵,叱喝一聲:“神龍權杖,長!”

話音落下,神龍權杖發出璀璨金光,倏地長到了數十丈高!

這神龍權杖重達十萬九千八百七十六斤,又是太古聖器,幾乎就跨入混沌器行列,有着器靈存在,已經與主人心意相通,此時猶如擎天玉柱,穩穩當當地立起,一下子就把鱷龍龜壓在了海底。

如果僅僅是一根普通柱子,哪怕它有十萬多斤,也很難壓倒龐大的鱷龍龜。但是,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柱子,而是充滿靈性和法力的神龍權杖!


龍英傑並不知道,鱷龍龜也屬於龍族後代,是無數萬年前一條龍與鱷龜偷*情的產物,所以,鱷龍龜的身上也流淌着龍族的血脈。

既然有龍族血脈,就必然要受到神龍權杖的法力壓制。所以,神龍權杖一出,鱷龍龜便感受到了一種駭人威壓,一下子變得毫無鬥志,瑟瑟發抖着蜷縮在了那裏,任神龍權杖壓身,一動不敢動。

但是,鱷龍龜的神智是清醒的,它驚叫道:“這是神龍權杖?你……是龍皇?”

龍英傑不由詫異道:“你也認識神龍杖?”

鱷龍龜此刻的聲音充滿了敬畏,恭聲道:“鱷龍龜孫鱷參見龍皇!請龍皇移去身上的權杖!”

龍英傑愕然:“你屬於龍族?”

孫鱷似乎也覺得自己出身比較微賤,訕笑一聲道:“龍皇,小的屬於龍族旁支,鱷龍龜族算是最末等的龍族。”


龍英傑有些鬱悶:自己雖然是龍皇,卻對龍族的構成並不十分清楚。打了半天,原來這鱷龍龜居然也屬於自己的手下。


事情果真如此,倒是少了許多爭鬥。

龍英傑將神龍杖收回乾坤圈內。有了神龍權杖的威壓,他倒是不怕鱷龍龜再有什麼輕舉妄動。

身上重量一輕,孫鱷身形微動,化作了一個紅臉大漢,只是前胸後背仍然覆蓋着厚厚的龜甲,顯得有些怪異。

既然能夠變化人形,這鱷龍龜就已經進化到了神獸!

孫鱷突然單膝跪地,向龍英傑施了一禮道:“孫鱷無意中冒犯我皇龍威,請龍皇恕罪!”

所謂不知者不怪,龍英傑也不是計較的人。相反,在這異空間大海深處能夠見到龍族的力量,他的心裏還是很高興,於是道:“你我都不知情,純屬誤會,起來吧!”

令龍英傑更加高興的是,通過這次驗證,他現在相信:神龍杖真的是能夠號令天際諸龍!就如神龍杖上所鑄文字:“神龍杖在手,九天諸龍莫不相從!”

鱷龍龜孫鱷看向龍英傑的目光仍然有些驚懼,小心翼翼地問:“龍皇,您到這海底世界就只是爲了得到那塊金屬性礦精?”

現在成了一家人,龍英傑自然不好再強取豪奪那塊礦精,於是客氣道:“龍源始祖告訴我這片海域存在一塊金屬性礦精,可以激活我的龍武魂真身,所以,我纔來尋找的。”

“龍源始祖?是傳說中創造這片天地的龍源始祖嗎?”孫鱷無比震驚地問。

“正是他老人家!”龍英傑的話語中充滿了自豪和對龍源始祖的景仰。

孫鱷聞言重新跪倒在地:“沒想到龍源始祖竟然還在這片空間中。龍皇,孫鱷有一事相求!”

既然都是龍族的人,孫鱷遇到難事,自己也應該過問。

“說來聽聽。”龍英傑說。

“龍皇,孫鱷馬上帶您去尋找礦精。不過,我希望您能帶我去見萬能的始祖,請他老人家幫我脫去這層龜甲。當然,孫鱷不敢與龍皇交換條件,您就是不帶我去,我同樣會幫龍皇取到礦精。”

孫鱷雖然這麼說,但是,龍英傑仍然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了渴望。

的確,孫鱷化人後,這厚重的龜甲在他的身上確實不是很方便,也不美觀。

龍英傑點頭應允:“我答應帶你去見始祖,但始祖能否爲你去除龜甲,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孫鱷明白。”孫鱷說。他倒是一個非常憨厚的人,要不然,他也不會在一開始與龍英傑講那麼多道理了。

孫鱷一揮手,面前的海水立刻神奇的閃向兩邊,海牀上出現了一條大道直通遠方。

“龍皇,您請!”孫鱷彎腰作了個請的動作,“屬下這就帶您去礦脈一帶。不過,要得到礦精,可能還要費些周折。”

“哦?”龍英傑一愣,“你不是說你一直在守護礦精嗎?”

“回龍皇,自從發現這塊奇特的礦精之後,我就一直在想辦法得到它。但是,這塊礦精被封閉在金屬性礦脈的一個奇特空間內,不但我不能破開進去,整個海洋海獸都沒有一個可以進入的。礦精雖然稀有,但由於大家五十萬年來都無法得到,所以,他們都放棄了。”

“因爲這塊礦精可以煉化聖階寶器,所以,我一直惦記着放不下。五十萬年前,我還非常弱小,總以爲是修爲不到才無法得到它。但五十萬年後,我竟然還是無能爲力,不知到問題究竟出在了哪裏。”

在龍皇面前,孫鱷一點沒有撒謊。有龍皇在,他已經放棄了得到礦精的念頭。


自己五十萬年都沒能得到它,如果龍皇能夠順利得到,那就說明龍皇與這塊礦精有着善緣。

畢竟,天地間的至寶是非常講究緣分的,並不是誰想得就能夠得到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