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琪露諾感到鼻子酸酸的,淚水都要流出來了,就趕忙求饒。

Post by zhuangyuan

「哼,所以從今天起,你們看電視的時間不能超過5小時,玩遊戲的時間不能超過3小時。」

「誒……怎麼能這樣啊!」

「抗議無效,再說反對時間減半。」

我瞪了她們一眼,幾個小鬼頓時不敢哼聲了。

「不過如果你們表現好的話,我會考慮延長時間的。」

「那還好點。」

一群人立刻長鬆了口氣。

「因此,」

我望向了深彌米克三隻妖jīng,

「你們以後就是我們星黎殿的妖jīng女僕了。工作以及待遇跟原來的一樣,當然,薪水也是沒有的,假如要走的話也隨時可以走,我是不會攔你們的。」

「實在是太感謝您了。」

看見我答應了,深彌米克她們頓時大為高興,接連向我磕了幾個頭。

「那,我們需不需要換上女僕裝啊?」

深彌米克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來,在紅魔館的時候,她們可都是要穿上女僕裝的,按照女僕長十六夜咲夜的說法,這樣子會體現出她們對蕾米莉亞大小姐的敬意。如果都穿著rì常服裝的話,那就顯得太隨便了,女僕就應該有女僕的樣子。

「女僕裝啊!」

我眨了眨眼,這東西我好像沒有啊!而且穿不穿女僕服不都一樣么?我可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

「一定要。」

琪露諾又有話要說了,


「既然她們要當女僕,那當然要穿女僕裝了,不然還算是女僕嗎?」

嗯,她說的也有道理,那該怎麼做好呢?

「你們認為如何?」

「不知道。」

妖jīng女僕三人組齊齊搖了搖頭。

「那就先算了吧!這件事以後再說。」

我揮揮手,把這個問題擺到一邊去了。

「行了,就這樣吧,你們如果沒有什麼事了的話就去忙自己的吧!啊,對了。」

我忽然記起了一件事,又喊住了正要離開的一群人。

「去把那兩個還在睡覺的懶傢伙給我叫起來,我可不想直到吃午飯的時候才看到她們。」

「啊,知道了,不過妖夢不是已經去了嗎?」

「這麼久都沒見影,銀頭髮肯定是沒辦法喊得起她們的,所以才要你們去。」

「哦,是這樣子啊,那明白了。」

「如果還不起來的話就說中午不給她們準備午飯。」

「了解。」

看著幾個小鬼走掉了,想起一早和上白澤慧音回去收拾東西的音無千葉,我站了起來。

「好了,是時候去把冒失鬼接回來了。」

------

「喂,魔理沙大人我回來了啊!大家還不快出來迎接。」

魔理沙不停叫嚷著,喊了半天,卻都沒有看到一個人。

農門嬌女︰神秘質子寵翻天 奇怪了,怎麼都沒人啊?難道是我的聲音不夠大?那好,喂,我魔理沙……」

魔理沙深吸了一口氣,正想拉開嗓子叫喊,就被愛麗絲打斷了。

「閉嘴,真是的,你在亂吼什麼?你不害羞,我都覺得受不了了。」

「沒辦法的嘛!這麼久沒見過那幾個小鬼,現在怪想念她們的。」

魔理沙拿下扛在肩膀上的魔法掃把,胡亂的揮舞著。

「東方那個混蛋,竟然把門給關上了,真是太可惡了。」

「我看他是知道你會這樣才專門把出口給封住了的吧!不過你也太沒用了,還沒夠十天的時間,就直喊著受不了要回去,實在太讓我失望了。」

「啊,你不能這麼說,在哪裡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就再沒有其他人了,你說這麼長時間就只有兩個人的話,誰受得了阿?幸好,我有把你帶去,不然的話肯定要發瘋了的。」

「怎麼可能,原來你不也是一個人住在魔法之森的么?又沒見你有什麼事。」

「那不一樣啦!在魔法之森的時候我還隨時可以見到你們,可是在哪裡的話,唉,不說了,我討厭那個破地方,真的太無聊了。」

魔理沙邊說著,便把面前的門撞開了。

「這裡也不在,啊,那些傢伙都跑到哪裡去了?」

把所有其他人可能呆在的房間都找了個遍,魔理沙她們還是一個人也沒有找得到。

「不會都在外面吧?」

愛麗絲記得她們以前都很喜歡呆在那棵巨樹下面的。

「哦,有可能。」

魔理沙眼前一亮,拔腿就跑,愛麗絲也趕忙跟上。

出乎魔理沙兩人的意料,她們來到了巨樹底下,卻依舊沒有發現一個人影。

「到底,大家都跑到哪裡去了啊?」

找了這麼久都沒見到一個人,魔理沙開始著急了。

「呼。」

頭頂上的樹叢里突然掉了一個東西下來,正好撞到了魔理沙,把她給壓倒在了地上。

「哎喲,頭好疼。」

我揉著頭坐了起來,從這麼高的地方一直撞下來,果然是十分痛的啊!

「嗯,東方,怎麼是你?」

一個人站到了我的面前來,我仰起頭看去,卻發現是愛麗絲。

「喲,蕾絲,是你啊!」

「希望你不要叫我這個名字。」

愛麗絲的眉頭挑了挑,淡淡的說道。

「原來你已經回來了啊!」

我拍拍手,站了起來。

「黑白那傢伙呢?怎麼沒看到她?」

愛麗絲伸手指了指我的腳下。

我低頭望去,卻正好看到了魔理沙那雙快要冒火的眼睛。

「咦,掃把女,你怎麼躲到我腳下去了?」

「混蛋,是你把我給踩住了,還不快給我滾開。」

「哦。」

我應了聲,才慢吞吞的跳了下來。

「可……惡,這一次,我是不會再那樣就算了的。」

魔理沙扶著腰,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我要讓你知道,現在的我,已經和過去的我不一樣了。」


魔理沙騎上魔法掃把,滿臉殺氣的就朝我沖了過來……

「確實,有點不一樣了。」

我捻了捻手指,

「不過也只是一點而已。」

「嗚,混蛋,你怎麼可以這麼粗暴的對待一位妙齡少女呢?」

「我這叫做以暴制暴。行了,別再裝可憐了,再不起來我就要走人了哦!」

「等我一下。」


到我真的要走了,魔理沙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

「說起來,東方你怎麼忽然會從上面掉了下來的啊?」

愛麗絲扭頭向我問道。

「嗯,剛才我在上面睡著了,結果一不小心就掉下來了。」

「然後撞到我了,可惡。」

魔理沙立刻介面道。

「還在介懷那件事啊?真是的,心胸真狹小。要真的不服氣的的話,你也像剛才那樣來撞我一下好了。」

「當我是白痴啊!」

魔理沙一腳踢了過來,我趕忙跳了開去。

「那其他人呢?」

「對啊,那群小鬼怎麼都不見了?」

「她們啊,都到神社去了。」

「神社?她們跑去哪裡幹什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