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王越離開出租房進入工廠裏後,向着一個車間走去。

Post by zhuangyuan

剛進車間,就看到一個大高個走了過來,那人滿嘴鬍子拉碴的樣子,嘴上叼着一根菸看到王越,冷笑了一聲,說道。

"誒呦,這不是瘸腿劉的兒子嗎?你來做什麼?"

這個人叫趙剛,是車間混混,這個人欺軟怕硬,平日裏愛佔小便宜沒什麼本事,不過,誰讓他姐夫是車間主任呢。

如果要是之前見到趙剛的時候,王越會恭恭敬敬,甚至還有一些害怕,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經過了再一次重生,王越的心裏產生了十分巨大的變化,更何況現在有上億資產作爲後盾,王越更加肆無忌憚了。

他眯着眼睛看着趙剛,說道。

"我爸之前的腿上算是工傷,可是工廠非但沒有賠錢,還辭掉了他,我今天來爲我父親討個說法。"

"你說什麼?"


聽到王越的語氣,趙剛愣了一下,之前他可是見過王越的,這小子純粹就是個膽小鬼,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敢來替他父親出頭,這讓他十分的不爽。

要知道王越父親腿被砸斷是在這個車間出事的,自己的姐夫千叮嚀萬囑咐,不讓劉大海的家人來這裏鬧事,沒想到這個王越不僅來了,還敢明目張膽的說要討回公道,這讓他有點詫異!

什麼時候,王越這小子膽子變得這麼大了?

最後他冷笑了一聲,對着王越罵道。

"說法?你他媽沒聽懂啊,你父親的腿上是他操作失誤造成的,和工廠沒有任何的關係,趕緊給我滾蛋,不要逼我動手。"

王越聽到趙剛的話後,挑釁的笑了笑,隨後說道。

"你讓我滾我就滾,你算什麼東西,你以爲這家工廠是你的嗎?"

"你個臭小子!"

趙剛被王越罵的愣了一下,瞪大眼睛怒吼道。

"你小子敢對我這麼說話,信不信我現在打死你,趕緊給我滾。"

"我想要滾的應該是你。"王越笑呵呵的說道:"你應該好好想想,如果明天被工廠開除的話,你應該去哪裏找活幹。"

說着,王越看越沒看他,直接向着廠長辦公室走去。


當看到王越向着廠長辦公室走去的時候,趙剛以爲他要告狀,他慌忙走了過去,然後皺着眉頭攔住王越問道。

"小子,你到底要做什麼?"

王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放心吧,我沒空搭理你,我要去辦手續,買下這就要工廠。"

"你說什麼?你要買下這**廠。"

趙剛以爲自己聽錯了,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你是不是腦袋被撞傻了,就憑你還想買下工廠?你買個屁啊,你知道這家工廠值多少錢嗎?上次我聽我姐夫說了,至少五千萬!"

"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能拿出5000塊錢嗎?"

王越懶得搭理趙剛,隨後轉身準備向着廠長辦公室走去。

"你給我站住。"

"滾!"

王越見趙剛還想攔住自己,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趙剛,隨後怒吼道。

趙剛被王越殺人一般的眼神看到後,嚇得縮回了手,有點後怕。

看着王越離開的背影,趙剛暗自咬牙說道。

"臭小子,你給我等着。"

"你說什麼,你要買下整個工廠。"

現在廠長不在,工廠的主任,也就是趙剛的姐夫劉能,他聽到王越的來意後,一臉震驚的看着他。

不光是他,旁邊的幾個辦公室的人都滿臉的驚訝。

王越的父親劉大海在廠子工作好幾年了,後來因爲工傷被砸壞了腿,被逼的提前退休了。

現在他的兒子竟然又來買下這個工廠,這讓所有人都不可置信,他突然說要買廠,這可不是說買就買的,這是價值整整五千萬啊!

別說是他,就算是濱海市的一些富豪們,也不是說拿這些錢就能拿出來的。

其實王越買下這家工廠,不僅僅是爲了替自己父親出口氣,還有另一層原因,也在爲自己考慮,他很看好這家工廠的發展。

"對。"

王越點點頭,再次說道。

"麻煩你們通知一下廠長,我要全款買下這間工廠,如果合同準備好的話,那麼我隨時可以銀行轉賬。"

王越平靜地對着所有人說道,周圍的人看到他後,都傻眼的看着王越。

辦公室出奇的安靜,很快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劉大海的兒子不是被腦子撞壞了吧?"

"對呀,王越你父親被砸壞腿,我們也深表同情,但是你要買下這間工廠,我看你還是算了吧。"

"對啊!你父親就是個普通的工人,你憑什麼買下這間廠子?"

劉能笑了好半天,才忍住笑聲,然後看着王越冷嘲熱諷的說道。

"好啊,王越就算是你要買下這間工廠,那麼我問你,你打算用它來做什麼?"

"我要做出一批高端汽車,打造成濱海市第一大品牌,然後走向全國!"

"你說什麼?"

像他們這樣的小廠,還想製造出高端汽車,然後打造出濱海市第一大品牌,這小子不會是瘋了吧?

就憑這家勉強維持的工程,怎麼可能?

至少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敢這麼想,短暫的平靜後,衆人再次鬨堂大笑了起來。

所有人都沒認爲這是真的,以爲王越這小子不會是腦袋瘋了吧?


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這是王越運籌帷幄的第一步,打造高端品牌的汽車,只是開始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濱海市徹底的站穩腳跟。

"哈哈哈,這小子腦子真的壞掉了,如果他真的五千萬把廠子買下來,那麼我們不就是他的手下了嗎?"

"就他還要買下這件工廠,簡直是癡人說夢,我看啊就是他把平日裏被人看不起,所以他想來出出風頭罷了。

"哈哈哈……"

就在衆人大笑的時候,忽然看到工廠裏的會計急匆匆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錢會計,你這是要做什麼?"

"剛纔廠長打來電話,我要離開一會兒,廠長已經把工廠賣了,我要辦一下過戶手續。"

"你說什麼?"

劉能聽到後,愣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這個時候,當他看到錢會計走到王越面前的時候,他還是問道。

"誰把我們的工廠買下來了?"

"就是眼前的這位的王先生啊!"

錢會計鄭重其事的對着衆人說道,劉能聽到後,嚇得把茶手中的茶杯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旁邊的祕書也瞪大眼睛,看着不遠處的王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鴉雀無聲。 "是全款嗎?"

劉能還有點不死心,問道。

"對啊!王先生準備全款購買,並且還讓我把工廠的所有資料都被準備好,等到廠長回來後,就開始洽談工廠轉讓的事情,那個主任我先走了。"

"王先生,請吧!"

錢會計對着王越做了個請的手勢,轉身走了出去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這一切,此刻衆人都十分的驚訝,劉能更是瞪大眼睛,好半天才反應了過來。

要知道四千萬,廠長肯定會毫不猶豫地賣掉這家工廠的,也就是說,剛纔自己嘲笑的瘸腿劉的兒子,竟然會成爲自己下一任的老闆,怎麼可能?

如果要是讓王越當了廠長,到時候自己這個主任能不能當還說不定。

因爲平日裏他們可沒少欺負王越的父親劉大海,現在很明顯,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那麼王越是來報仇了!

早知道剛纔自己就好好巴結一下王越,這一刻,劉能腸子都悔青了,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後悔莫及。

"不行,我得想想辦法,這小子原來不是和趙剛是同學嗎?看看他們的關係怎麼樣?"

想到這裏,劉能快步走了出去,直接向着車間去了。

"姐夫。"

劉能看了一眼,原來是自己的小舅子趙剛。


"趙剛,你在做這什麼?"

"姐夫,錢會計帶着瘸腿劉的兒子去幹什麼了?是不是帶着他去銀行取賠償金了。"

"什麼意思?"

劉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反問道。

趙剛聽到劉能這麼問,立馬得意洋洋的說道。

"瘸腿劉的兒子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剛纔進來和我說,要替他父親討回公道,還要要買下這間工廠。"


"我看他出來應該是錢會計想打發他走,所以去銀行取錢給他,省的以後再給我們工廠填麻煩。"

"姐夫,他是不是找你麻煩了?要不要我給你好好的教訓一下他?"

"啪!"

趙剛說完,被劉能氣的一巴掌打了過去,趙剛被打的暈頭轉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姐夫,這是怎麼了?"

趙剛捂着臉,一臉委屈也不敢發火,不可置信的問道。

"你個混蛋!"

劉能氣的看着趙剛,破口大罵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