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 四月 2021

王啟年乾脆就在暗礁的頂部坐了下來,現在海水處於漲潮,暗礁並未露出水面,王啟年看見有一條魚始終跟著他,不覺搖搖頭,手一劃,他和雅茜和身影就此消失。

Post by zhuangyuan

在堡壘中的六臂蛇人吃了一驚,隱身!這是一種魔法,蛇人的天賦中並沒有這項,倒是海底之城中有一種蜥蜴人,他們會改變體表的顏色來達到隱身,他們往往作為斥候而使用,但想不到王啟年的隱身術連雅茜都隱身了。

忙指揮那條魚上前,王啟年坐在那裡,旁邊雅茜也坐著, 前方死神 ,看到魚跑來,心中惱火,隨手一個氣泡,將魚包裹在其內,往旁邊一甩,她也看出這條魚是人控制,估計是六臂蛇人。

魚一下子進入空氣中,立刻掙紮起來,雅茜心中惱火歸惱火,但也知道輕重,只是將它甩飛了出去,倒沒有傷害它。

王啟年看著她,臉上露出了微笑,陡然他的笑容消失,眼光看向峽谷,這裡水較淺,陽光直透而下,不過視力還是不如在空氣中,王啟年的視線並不是第一個發現,而是他的聽力第一個發現,他吸到骷髏們邁著整齊的步伐,接著他看到骷髏方隊,一隊有三排,第一排居然手舉著白骨盾,右手手握著銹跡斑斑的長刀,第二排手舉破爛的長槍,第三排,卻是弓箭手,白骨箭發出慘白的光華。


死靈生物開始進攻了。(未完待續。。) 雅茜看到王啟年向前望去,順著他的眼光一望,見一眼望不到頭的骷髏,在後面有著三個蛇人,手中舉著破爛的旗幟,在後面機械的驅使著不死生物向前而來,後面因為骷髏們的攪動,海底的淤泥泛起,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這麼多?」雅茜嚇了一跳。

「他們怎麼這麼多骷髏?」王啟年是巫妖,知道一次召喚出這麼多的骷髏很費勁,對敵人的實力有了重新的估計。

「是死亡之種,一定是死亡之種。」雅茜叫到。

「怎麼回事?」王啟年沒有見過死亡之種,聽說對方藉助死亡之種,心中一動。

「死亡之種傳說在一定範圍內,可以召喚也成千上萬的不死生物。」

死靈軍團事實上不止是骷髏,在其上方,還游著白骨帶魚一樣的東西,周圍章魚烏賊在四周巡邏,看起來殺氣逼人。

猛然之間,無數的箭裹著靈光,穿過了海水,發出尖銳的嘯鳴聲,向骷髏軍陣覆蓋而下,海水之中道道白線閃現,劃出長長的尾跡,要不是魔法箭,恐怕不能射出多遠就無力的滑下。

王啟年看著這些箭的軌跡,不是所有的堡壘都射擊,遠一些的沒有射,只有三分之一的堡壘射擊,其他都處於沉默之中。

但在骷髏軍陣中,突然開花一樣了爆開了朵朵黑煙,王啟年眼睛一縮,這是墨珠,卻沒有對骷髏的傷害。剎那間,那塊海水一片漆黑,箭射入其中,聽到猛烈的爆炸聲,王啟年卻看不到骷髏傷亡情況。

又一陣箭雨過後,堡壘中的士兵出擊,他們都騎乘著海中怪獸,蛇人站在鰩獸之上,鰩獸像一個個巨大的飛天翼,向著黑霧中衝去。而海巨人卻乘著海龍。最奇特的是海人,乘著海馬,王啟年沒有想到,異界海馬居然這麼大。一點也不弱於真實的馬。魚人並沒有乘坐騎獸。他們是步兵,手中舉著長長的分水刺,好像長槍一樣。沖了出去。

騎在海馬上的海人,手向前一揮,王啟年驚訝發現,他們都是控水高手,巨大的水流隨之蜂擁而上,將籠罩在骷髏軍團上的黑霧一掃而空。

骷髏軍團已以稀疏得多了,這時鰩獸已經臨頭,蛇人們揮動著手臂,分水刺在水中帶起一串水流,甚至氣化產生一連串細碎的氣泡,直往骷髏眼中的魂火扎去,骷髏和蛇人戰在一起。

接著海巨人隨著海龍,也沖入其中,巨大的連枷錘兜頭就砸,骷髏頭骨破碎,魂火熄滅,但骷髏也在反擊,銹跡斑斑的刀槍也拚命往他們身上招呼,海水中不斷傳來骨頭碎裂聲,也有鮮血灑出,迅速染紅了身邊的海水,不斷的人和骷髏中招,像慢鏡頭一樣倒上去。

後面的魚人趕了上來,手持長長分水刺,足有他們身體兩倍長,已經不能算分水刺,直接像槍一樣,一個四臂蛇人,刺滅了一個骷髏頭中的魂火,另外一隻手上的手弩一聲響,一支魔法箭射出,帶著耀眼的靈光,扎入骷髏後方的那人拿著破爛旗幟的蛇人頭上,隨著一聲暴響,鮮血瞬間擴大,他的頭爆開了,濃重的血漿染紅周圍一大片,身體也慢慢地倒下去,這是由於海水的阻力,使他的跌倒呈現慢鏡頭。

而遊行的白骨帶魚,還有周圍的烏賊章魚,此時也加入殺戮之中,一條白骨帶魚身體忽然如一把帶著鋸齒的刀,從一個蛇人身邊游過,那個蛇人身體頓,接著從腰腹部位斷開,鮮血一下子染紅的海水。但它也沒有討得好去,被蛇人身下的鰩獸一口咬斷,脆弱的魂火閃了兩閃,頓時熄滅,身體頓時散開了。

戰鬥還在慘烈的進行著,不過很快就盡了尾聲,就在此時,幽靈船像幽靈一樣,從渾濁的海水中出現,幽光一閃,那些犧牲的蛇人魚人等種類,突然海底站了起來,向他們的同伴動手,剎那間,有好幾個人就受了傷,有兩人猝不及防,死在它們的手下。

「撤!」一人四臂蛇人喊到,現時,號角吹響,活下來的水族迅速向後退去,同時海人掀起巨大的潛流,狂嘯的水流向著幽靈船沖刷而去。

幽靈船微微一頓,水流很猛,卻沒推動它,但海巨人一邊催動著海龍向後退去,一邊從背後拔出投槍,飛速的向幽靈船投射,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一串串猛烈的爆炸在船體上爆發開,王啟年都感受到震動,船上升起一層黑色的靈光,中間有一顆珠子一樣的東西,那麼猛烈的爆炸聲,都沒有能夠撼動幽靈船。

「死亡之種!」雅茜低聲的喊了起來。

此時,水族們已經脫離和骷髏的接觸,迅速向後撤去,啾啾的尖嘯聲又一聲響起,無數的箭支帶著靈光如同流星一樣,密密麻麻,似乎都要將水下透射過來的陽光都遮蔽了,全部射向幽靈船,這次齊射,卻雙剛才多了一倍的堡壘參加了,中間有大量的破魔箭。

珠子依然放射著烏光,護住整個幽靈船,剛才死去的水族戰士生前站了起來,無數骷髏似乎從光中產生,源源不住湧出,正好箭雨來到,於是這些死靈生物一個個的躍起,用自己的身體擋著這些箭,雖沒有全部擋住,但骷髏白骨上也密密麻麻的盯上箭,有些則是在爆炸中粉身碎骨。

雖然其中有大量的破魔箭,但在烏光下,好像失去的效用,只不過深入烏光之中,比其他箭雖然深入一些,但也無濟於事,上面魔紋迅速失去了光澤。

幽靈船速度並不快,依然不緊不慢的走著,箭上靈光向流星一樣,可惜都不能造成他的損傷,船來到一個堡壘邊,從船上泛起一陣烏光,轟然擊中了堡壘,堡壘之中,正在向外射的箭陡然停止。

但堡壘卻無損,不用說,裡面的人已經死了,船頓了一頓,從堡壘中飄出一些人。主要是侏儒和地精,但他們雙目無關,手持著弓弩,默默地加入那麼死靈生物之中。

緩緩抬起頭,眼睛之中,閃數綠光,嗡的一聲,手中弓弩開火了,數支箭帶著靈光。向著一座堡壘而去,箭只由堡壘的射擊射入,只聽到裡面發生了爆炸,又一座堡壘被破壞。

堡壘中的人坐不住了,又一陣箭雨過後,眾多水族蜂擁而出,各自騎著各自的騎獸,兵器強著輝光,開始了衝鋒,但在死亡之種護住的幽靈船前,根本不能攻擊上幽靈船,便被幽靈船釋放出來的骷髏殺死,隨後成為死靈生物,死靈生物越來越多,護衛著幽靈船。

這時防線終於崩潰了,會對殺不盡的死靈生物,只要是智慧生命,都會崩潰,自己死也許不可怕,但死後屍體都站了起來,而且跟在死敵,這一點足以讓水族崩潰。

雅茜臉色慘白,她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她哀求地看著王啟年,王啟年卻沒有理睬她,他正在腦中推演著結果,看來要動用死亡聖器,他自從修成死神魔眼和死神鐮刀以來,除了對付邪神約瑟芬時動用過,其他時間都沒有用過,看來今天死亡聖器又要出現了。

王啟年站起身來,他一站起來,雅茜也開始站了起來,王啟年對她笑笑說:「你就在這裡,我先下去。」

「我跟你一起下去。」雅茜也站了起來。

「不行,我下去之後,將用死靈魔法,你跟在我身邊,我放心不下,放心,好好給我呆著,幽靈船傷不了我。」王啟年說,他有這個自信。

說完之後,他解除了隱身術,向前一步邁出,身體隨著水流,飄飄地落下,他從空而降,而之前看不起王啟年的人,此時已經狼狽逃竄,沒有人關心王啟年會怎麼表現。

王啟年落下,他正落在幽靈船之前,幽靈船顯然一愣,接著黑光大盛,不用說,幽靈船已經認出了王啟年,在這一瞬間,船好像活了過來一樣,無數的骷髏, 萬劫神圖 ,都向王啟年湧來,顯然將王啟年看著大敵。

王啟年的眼神變得一片幽綠,接著一顆黑色眼球從頭頂上升起,頓了頓,王啟年覺得顯示在外不太好,眼球又落了下來,融入雙眼之中,化作黑洞一樣,這是他的死神魔眼,幽幽朝周圍望去,眼光所及,所有死靈生物一剎那好像過去數千年,紛紛倒地,白骨中魂火在王啟年的眼中,搖晃了一下,便自熄滅,而喪屍也莫名其妙地倒了下去,再也喚不醒,幽魂似乎尖叫一聲,接著便散開。

他身邊的無數的死靈生物像波浪一樣,由近及遠倒了下去,場面非常壯觀。雅茜在礁石上,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切。

王啟年抬頭,看著幽靈船,眼中更是幽深一片,已沒有綠色,目光所及,船板開始腐朽,幽靈船發出一聲痛若的嘶吼聲,不過不是由口中發出,而是在心靈層面上聽到這一聲嘶吼。死亡之種黑光泛起,那處腐朽的木板如時間倒流一下,開始修復。

王啟年眼光一縮,終於收起了死神魔眼,一把碩大的鐮刀出現。(未完待續。。) 王啟年見到死亡之種的神奇,居然能夠修復幽靈船的損傷,死亡之種是死靈的法物,應該沒有能力能夠修復,那不是死亡所具有的功能,而是生命所具有的功能,卻生生發生在王啟年的眼前。

他的真實之眼開始運行,不是那種鍊金術的真實之眼,而是神魔所具有的真實之眼,鐮刀也出現在面前。

真實之眼一開,他發現死亡之種與幽靈船光色並不相同,死亡之種是純黑色的靈光,在他的眼中,如同一個黑色的太陽,不斷地放射著光芒,而幽靈船則是灰暗一片,中間似有氣息在其中流轉不停,在死亡之種和幽靈船之間,流轉著灰色氣息聯繫著兩者之間聯繫。

王啟年手一指,鐮刀一聲輕鳴,黑中透著亮,直接斬向死亡之種與幽靈船的聯繫薄弱處,似乎聽到一聲輕響,死亡之種突然在王啟年的眼中光焰一暗,王啟年更不遲疑,手一伸,御物術出,死亡之種一下子飛入王啟年手中。

事情發生的極快,幽靈船還沒有反應過來,王啟年已將死亡之種送入他的戒指之中,幽靈船似乎發出一聲怒吼,在心靈聲息響起,王啟年卻不能等它再有所動作,鐮刀再次動了,根本是迅雷不及掩耳,刀光已經掠過幽靈的船,似乎如同虛影一樣,幽靈船上一個虛影從船體中被抽出,模樣像一條章魚,但有腳有手,像一個幽魂。

王啟年認了出來,是一類特殊的魚人。章魚人,從他的表現來看,似乎他和船已合為一體,不是蛇人,王啟年記得雅茜說過,布尼爾是他們的頭,但布尼爾是一個六臂蛇人,而不是魚人。

幽靈船頓時靈光盡失,跌落在海底淤泥之中,海水頓時渾濁。而它所控制的所有死靈生物一瞬間都跌倒在地。沒有一個還站著,剛才還在生死搏鬥,現在卻一片寂靜,好似進入墳場一樣。

幽靈船像一隻沉沒多少年的船。已不復它剛才模樣。只是靜靜地沉睡在海底。許多地方已經散架,王啟年收回的鐮刀,這是他的死亡聖器。遲疑了一下,踏入幽靈船,船上也是有十幾具白骨,卻是人類的骸骨,被水泡得發黑。

王啟年在船艙中穿行,船上一切都已腐爛,看得出這是一般戰艦,大炮也是銹跡斑斑,王啟年倒很好奇,它是怎樣開炮的,但一切都看不出來,只能說幽靈船時,它與正常狀態不同。

船上財物很少,有幾個金幣散落著,王啟年將他們拾在手中,只有一個箱子,王啟年打開一看,裡面有些金銀珠寶,但最多的是珍珠,好像已經開始成粉狀。

王啟年搖搖頭,看來這艘船很窮,王啟年以自己的富有程度來衡量這艘船,他不知道,一般船上的各種衣料等物,都化作了淤泥,而金銀財寶要是海盜船都有藏寶的地方,船上很少放有金銀珍寶之類,王啟年將箱子放入戒指之中,他抱著蚊子雖小也是肉的態度在搜刮,在一個船艙之中,他發現了一個鐵籠,鐵籠已破爛不堪,其中有一具屍骨,不類人人形,細看之下,恍然大悟。

原來是一具章魚人的屍骨,王啟年可以想像,這艘船抓獲了一隻魚人,便將之關上底艙,結果運氣很不好,船沉了,人都死了,章魚人雖然活著,可是沒有食物等,在絕望中只能在底艙的鐵籠中等死,可能章魚人精神異常,又加上在絕望中死去,靈魂便與船合為一體,成為一艘幽靈船。


現在一切都已結束,但布尼爾卻不在這裡,王啟年可以想像他帶著一幫跟隨他的蛇人,如果沒有幽靈船的限制,那麼太容易穿過防線,水族的防線都是根據幽靈船的特點所設計。

想到這,他從戒指中取出死亡之種,這是一顆鴨蛋大小的珠子,漆黑髮亮,王啟年對它很是好奇,特別對它能修復破損很感興趣。

精神力透入其中,他發現居然和它格格不入,很顯然這是一款和水族精神指紋相吻合的法物,人類還是與水族有區別,不過王啟年精神力很強大,雖然格格不入,但也將它的原理弄得個八不離十。

死亡之種是水族死後所留,並不是水族死後都能停下種子,實際上就是有百萬水族也不見得有一個能遺留下死亡之種,它是人魚一族的高手所留,最起碼相當於人類之中傳奇法師一級,而且修行的是死亡的力量,才能留下一顆這樣的種子。

很明顯,這顆死亡之種的主人對死亡的理解很深,王啟年明白了,為什麼它能修復幽靈船,那不是修復,因為死亡代表永恆不變,一切的歸屬都是死亡,只不過它保持了幽靈船的那一刻的情景,換句話說,保持了死亡瞬間的狀態,因為死亡永恆不變,反而給王啟年造成錯覺,以為它能修復幽靈船。

王啟年也明白了,水族並不怕死亡之種落到王啟年的手上,因為無用,雖然從它上面,王啟年對死亡以及死靈魔法有了更深的了解,這顆珠子對王啟年來說,的確無用,除非王啟年是一個收藏狂。

王啟年出了幽靈船,雅茜已站在船前等著他,同時來的還有六臂蛇人那一幫對王啟年輕視的人,自從見了王啟年大展神威,他們的態度以身改變了,王啟年卻不耐煩了,把手中的死亡之種拋給了雅茜。

「我查過了,布尼爾不在幽靈船上,看來,我們中了他的調虎離山的計策。」王啟年說。

雅茜的臉色變了:「那麼,我們這就趕回去,你們依然在此守著,這艘船將它拆了。」

雅茜匆匆忙忙往回趕,到了海底之城,卻發現一切正常,王啟年也是感到奇怪,畢竟依據王啟年的想法,布尼爾應該不聲不想的穿過了,應該攻擊海底之城,卻沒有動靜。

兩個來到宮殿之中,宮殿之中擺好宴席,慶祝大勝,死亡之種復歸,王啟年感到奇怪,酒足飯飽之後,提出了告辭。

他不會多事,他做的事情已經做完,至於水族的事,就由水族自己解決。 漫威之華夏超級英雄系統 ,唐娜說:「王先生,請稍等。」

不一會,將他的報酬也就是他事先提出來的魔法材料由侍女拿了出來,王啟年微笑著說:「多謝。」也不客氣,收入戒指之中,這就要告辭。

唐娜說:「王先生,你難道不想知道我們死亡之種的真實用途?」

王啟年笑道:「死亡之種是貴族的物品,我並不想打聽貴族的用途。」

王啟年的話要他們放心,他做的事則是和水族之間的交易,他們付出魔法材料,而王啟年則是他們所雇傭的人員,王啟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我們還有一件事請你幫忙,報酬好說?」唐娜說。

「什麼事?」王啟年有興趣的問。

「死亡之種實際上是一枚鑰匙,它是進入先祖陵寢的鑰匙,但我們沒有能力,需要一位有死亡力量的術者,才能將之與陵寢結合,陵寢的大門才會打開,陵寢之中,有我們祖先留下的遺物,如果你能幫忙,我們同意你能拿走一件我們祖先的魔法物品。」唐娜說。

「魔法物品我有。」王啟年皺起眉頭。

「那你提出條件?」唐娜說。

「我要珍稀的魔法材料。」王啟年說。


「行,你先提出你要什麼,看看我們這裡有沒有,另外,陵寢之中有龍血石,龍木的種子。」唐娜說。

「好,我也不提別的,就要龍血石十塊,龍木種子十顆。」王啟年眼睛一亮。

「我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十塊龍血石,不過龍木種子應該的。不足的部分我們會用其它物品代替。」唐娜說。

「如果你們準備也了,這就出發。」王啟年說。

「現在天色已晚,我們雖已準備好,不如你休息一晚,雅茜,你今晚陪陪王先生。」唐娜說到,雅茜俏臉含春,不禁不好意思的低頭,王啟年一見,想起了綺莉,心中一盪,隨即收斂心神,說:「不用了,今晚就出發,反正城外不論是白天黑夜,都是黑夜,我的船隊在此已經數日。」


雅茜瞪了他一眼,唐娜也是滿眼失望之色一閃,笑道:「既然你不休息,那麼就這樣說定,我們的人已經收拾好了。」


一聲令下,果然已經準備好,裡面十二名美人魚,個個英姿颯爽,帶著弓弩,腰懸佩劍,穿著海龍的皮製的鎧甲,加上唐娜和雅茜,就是十四人,另外有六名蛇人,還有其他一些種族,一支六十人隊伍已經準備出發。

陵寢在城外,在一座海底高山旁,陵寢旁邊,有一支隊伍在駐守,陵墓修得很高大,以海底玄武岩為料,墓道兩側,是石制的海底各族的形像,到了墓的大門,大門卻是緊閉,有一頭冰霜巨龍的雕像俯視著來人,而在墓的正門處,卻有一條幽冥影龍,它的胸口處有一個洞,這是放置死亡之種的地方。

一個石制的條桌,上面擺放著水果和海龍肉之類的。(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1jie」和「吹舞的眼鏡」的月票支持!「我愛羊羊」的打賞支持,特此叩謝!)

唐娜率領著諸人先進行了祭祀,然後指著幽冥影龍胸前的那個洞,對王啟年說:「死亡之種就是放在那裡的,不過放入進去,需要死亡屬性的力量驅動,數百年來,我們水族之中,沒有人的屬性為死亡屬性,所以我們無法進入其中。」

王啟年問:「怎樣驅動?」

「你看著,很簡單,到時候你就明白了,跟著我的提示做。」唐娜說完,示意雅茜上前把死亡之種裝入,雅茜上前,將死亡之种放入其中,影龍突然活了過來,羽翼張開,頭昂了起來,一聲龍吟,口中噴射出一股陰暗龍息,直接沖向墓門,墓門之上,出現一層光幕,一個漩渦出現。

漩渦之中,現出一扇光門,漆黑髮亮,卻是一個整體,沒有一絲縫隙。

「王,運用你的魔力,打開它。」唐娜說。

王啟年手一抬,臨空一按,說來奇怪,沒有任何縫隙的門無聲無息的消融了,王啟年眼睛一亮,露出一絲笑意,不怪他們無法打開,他感應到,這根本就是那顆死亡之種之中力量,一種傳送的力量,原來墓室根本沒有入口。

眾人依次魚貫而入,微微有些眩暈,王啟年知道恐怕已不在原處,他明白了,原來那處墓室恐怕是個幌子,就是把墓室拆了。也不會到達這裡,剛一到這裡,刷的一聲,燈火亮起,形成了一條路,似乎都看不到頭,這裡面根本沒有水,空氣也很新鮮,一點也不像在墓中,王啟年抬頭看天。天空之中。繁星點點,在細看,原來離地有近百肘,空中的繁星都是明珠。但天空卻是陌生的。王啟年細看一下。發現總算看出來了,星空之中,有些星群一樣。但明顯的星座卻偏向一邊。

難道這是在不同地方,一個在南半球,一個在北半球,還是完全在另一個行星上。別人沒有注意這一點,不知道王啟年從頭頂的星空圖中,看出一些端倪。

「走吧!」唐娜邁上光路,「從這裡出發,不要擔心墓中機關,但到了路的盡頭,後面就是陌生的,先輩們記載,似乎每次來的路都是不同,不知道這次會遇到什麼考驗,又會有些什麼機遇?」

王啟年跟著眾人,踏上了光路,王啟年一邊走,一邊認真看著,那兩側路邊上燈,並不是魔法燈,而是一種巨大的蠟燭,好像有一種安定人心,卻也有迷惑心智的作用,王啟年暗暗提高警惕。

在墓外,士兵們在議論著,沒有留意一支隊伍正悄悄埋伏在旁邊,布尼爾站在黑暗中,看著那處陵寢,正如王啟年所料想,幽靈船僅僅是用來吸引唐娜他們注意力的,他早就帶領著忠於他的一千蛇人、海人和魚人混合部隊,在他們沒有想到的地方,翻越了礁石密布的暗礁區,來到了陵寢外圍。

他作了兩手打算,一是幽靈船能突破防線,那麼幽靈船會帶著死亡之種和他會合,他的目的不是攻打海底之城,而是陵寢,他也知道,數百年來,沒有人能打開陵寢,就因為缺少了修鍊死亡屬性的水族,他好不容易帶著死亡之種,千辛萬苦才遇到了幽靈船,降伏幽靈船后,發現幽靈船能使用死亡之種,心中大喜,才殺回來。

不錯,他是有野心,海底之城在那群美人魚娘們手中太長了,各族的老傢伙們沉溺於美色,還沾沾自喜,他布尼爾看不下去,決定推翻她們的統治,蛇人才是真正的王者,美人魚只應該在後宮之中,作為他們的玩物。

一是如果幽靈船不幸落敗,他雖然不相信那個預言,但也做了充足的準備,那個預言只說了會有另一位掌握死亡屬性的過客經過這裡,戰勝了他們,並沒有說奪取死亡之種後面的事,正因為如此,他才來到這裡,他知道,要徹底戰勝海底之城那幫人,他們的力量還嫌單薄,只有進入祖先的陵寢,獲得其中力量,才有可能戰勝他們。因此,他才沒有進攻海底之城,而是悄沒聲息的埋伏在這裡。

他看著唐娜她們進入其中,眼睛之中射出恨恨的光芒,想當初,他是向她求婚,結果她不僅沒有答應他,反而嘲諷他,現在那個賤人都有了孩子,還是那麼漂亮,等我佔領了海底之城,一定要把她像母狗一樣踩在腳下,她的女兒就替她還那筆債,這當然是他內心的秘密,根本不宣於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