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玉美人則穿了一身白色的束腰長裙,長髮飄飄,扶柳細腰。渾身上下都散發着高貴的氣質。遠遠望去,就像是一株蓮花一般。

Post by zhuangyuan

張三風看的小心肝嘭嘭直跳,禁不住嚥了一下口水:“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小美女伸出蔥白手指,指着張三風說道:“表姐,這個大流氓,他說我胸小,人家哪裏小了,人家只是還沒發育,死變態!”

玉美人瞪了張三風一眼,等待着對方的解釋。

“我說你胸小了嗎?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思想真不健康。我是問你多大年紀。”

小美女氣的一口小白牙咬得咯吱咯吱作響,上來直接在我們的三風同學脖子上咬上一口。

“跟你說多少次了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我們還是快些去給大伯準備生日禮物吧。”

張三風並沒有走遠此時,他突然發現小美女正拿着手機,全神貫注的做着什麼,一邊嘴裏還不停的嘟囔着:“混蛋!混蛋!”

張三風餘光一瞟不禁有些吐血,我去這小姑娘正用一款P圖軟件把自己改的面目全飛,豬頭豬腦一個眼大一個眼小。

張三風見狀,撇了撇嘴,說道:“喂,小姑娘,你這樣做,可是侵犯我的肖像權,小心我告你。”


然而,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小美女就衝他狠狠地翻了翻白眼,嗔怒道:“就你這僻邪樣,還肖像權,你去告呀!”

“額……”張三風沒想到這小美女,性子竟然這麼不講理,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就在場面有些尷尬之際,玉美人低聲呵斥道:“淘淘,不許胡鬧。和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許偷偷Ps別人。”

“喔。”小美女不情願的答應一聲,彷彿我們的張三風同學是十惡不赦的惡人似的。

玉美人衝着張三風抱歉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小孩子不懂事,還請你見諒!”

那一眼的風情,張三風一定神,黑色的,一時間看的都癡了。

“表姐,你走光了,看這流氓眼神。”

我去,這小美女年齡不大,眼到是賊毒呀。

“淘淘,別鬧!”不過說着還是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

張三風訕訕的笑了笑,有話沒話的問道:“小姐,你也是來這淘古玩的嗎?”

不等張三風話音落下,小美女突然接了一句:“這不是廢話嘛,在古玩街不是淘古玩,還是來找你約會呀。”說完,她還特嫌棄的補充了一句,“沒文化,真可怕!”

張三風一陣汗顏,這小美女年齡不大,嘴巴怎麼就這麼毒呢?真是有狗仔隊的潛質。

大美女有些抱歉的莞爾一笑,道:“嗯,是準備淘點東西!”

“你這個年齡可不像玩古玩的?”張三風不失時機的追問了一句。

“大伯喜歡,準備淘個東西,給大伯做禮物。”


“對了,聊這麼久都不知道小姐你是叫什麼是做什麼的,鄙人張三風目前是自由人士。”張三風自認灑脫地甩甩頭,“如果方便我還能光顧你生意。”

“這不錯,表姐還有人說自己光顧你生意呢!”小美女表情有些異樣,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啥情況?”張三風也是心中開始嘀咕。

緊接着,就只見大美女從包裏,翻出一張名片,遞給了張三風。

作爲一名紳士,張三風還是把名片給接了過來。用眼角餘光,簡單的掃了一遍。

姓名:陶萍

xx遺體化妝師

“額……”張三風額頭上數只烏鴉飛過。

“嘿嘿,我表姐的手藝可好了,給上百具屍體都畫過妝,從未出過差錯,一個個畫得比生前還美麗,歡迎你去光臨哦!”小美女在一旁補刀道。

該死的人家撩妹都順風順水,爲啥一到自己就變成了去送死了,這套路不對,劇本不對呀!你說你好好的一個妹子,能找個正常工作不,遺體化妝師!誰能將一個人美女,和噁心的屍體聯繫到一起?世界變化太快,我想去火星。

“走吧,淘淘!”大美女不在理會呆在一旁的張三風同學,帶着小美女再次開啓了尋寶之旅。

“表姐,表姐看這個梳子不錯,我要買這個。”

看得一旁的張三風同學又是一陣吐槽,姑娘你真得是在淘寶的嗎?菜鳥!他絲毫沒有一點自己也是一個標準菜鳥的覺悟。

“姑娘你看看這梳子,可不一般梳篦,是江蘇常州著名的地方特產,相傳始於魏晉時期,迄今已1600多年,由於歷史悠久,選料製作精細,素有宮梳名篦之稱。宮梳名篦,情同伉儷;延陵特產,花開並蒂。古諺有云揚州胭脂蘇州花,常州梳篦第一家。而這把卻是當年明朝公主用國的……”

張三風聽着攤主高大上的言論,不自覺就有些心動了,不過他還是習慣性的打開了天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差點吐血,什麼明末公主用過的,你妹的明朝有用塑料的嗎?

看情形這兩個美女還是很中意那把梳子的,和攤主說好了價格,大美女準備掏錢購買。

我們的三風同學,還是改不掉自己俠骨柔情的習慣呀。 “這個塑料梳子做的不錯呀,十塊錢賣不?”

“小哥,你說笑了吧,這可是明朝公主御用之物,怎麼可能是塑料呢?”攤主臉色瞬間變得不怎麼樣,你不買也不能故意搗亂不是,估摸着要不是那兩個美女在,當場就要發飆了。

“是呀,明朝之物怎麼可能是塑料製成的?”張三風說話的時候還故意將塑料二字加重了許多,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從中聽出其它的意味。

“小子!你是來拆臺的麼?古玩界的規矩你懂不懂!”攤主見張三風不識好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出聲威脅道。

“什麼規矩不規矩的我不懂,不過不能讓我女朋友吃虧不是。”一邊說還一邊拉起了陶萍的手。

“可以放手了嗎?”離開了那個攤子,陶萍的寒着聲說道。

“當然,當然。”雖然心底有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意,不過張三風還是識趣的放開緊握的那雙玉手。真軟,握着可真舒服。

“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估計我跟淘淘都被騙了。”大美女雖然被佔了便宜,不過還是禮貌似的道了謝。

“我表姐的手是不是很軟,很舒服?”小美女淘淘的聲音卻不合時宜地響起。

“是呀!”張三風不假思索說道,剛一開口就後悔了。

電燈泡!死妮子,絕對是故意的。你等着以後一定打的你屁股開花。

有一位偉人說過,一旦你開始多管閒事了,閒事便總會常伴你身。要問這是誰說的,張三風一定會告訴你,那個偉人還在成就偉人的路上上下求索,要問那個偉人的名字,他便會驕傲的告訴你,他叫張三風。

“小子,聽說你很喜歡多管閒事呀?”在一個拐角處,張三風被幾個穿着時尚,流裏流氣的小青年給堵了。

“一般般,助人爲樂是美德,你媽沒教過你嗎?”張三風知道肯定是壞人買賣,攤主找人報復了,既然不能置身事外,那還裝什麼孫子?

“哥幾個,這小子很橫呀,拉他去小衚衕讓他知道花爲什麼這樣紅。”領頭的小青年一揮手,身後的幾個小混混便將張三風團團圍住,周圍的人也漸漸開始圍觀,卻沒有上前制止的。

“我要是不去呢?”張三風寒着臉問道。

“原本想給你點臉面,找個揹人的地方解決。”看張三風有恃無恐,一臉欠揍的樣子,混混頭嘿嘿一笑:“現在看來你是不領情了。”

說着,混混頭子摔先出手了。那掄圓的拳頭奔着張三風的臉就招呼過去。

張三風先是一愣,隨後冷哼一聲:“雕蟲小技。”

看對方出手的方式,就知道根本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訓練,只不過是打過幾場小架,完全不知攻人要害,對付這種水平的人,張三風都有點兒不好意思,再怎麼說自己也是鬥過惡女,打過殭屍不是。


張三風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閃過那一拳,一個正踢跟上瀟灑而又淡定的將對手蹬翻在地。


其餘小混混見老大被打,也都一個個像打了雞血,對着張三風發起了進改。

毫無懸念的,這些個小混混的進攻都是徒勞的,沒有一拳打在張三風身上。

原本全力出拳的張三風在最後時刻,收回了大部分力量。因爲他有一種預感,如果他用全力的話,這幾個小混混恐怕是抗不住。

可即便如此,小混混們還是被打飛了出去,身體直接飛出了有三四米,重重落在地上,半邊臉立刻腫了起來。張三風有些驚愕望着自己的拳頭,嚥下一口吐沫:“我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張三風也是被自己的力量嚇到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進攻僅僅用了不到一半的力量。

他那裏知道自己自從開悟以後身體素質也有較大的提高,現在的素質幾乎可以和特種兵的素質相比了,開始不覺得是因爲他只出過兩次手,兩次對手都已經是非人類了。

“表姐,表姐這表姐夫好厲害。”小美女站在一旁看着發威的張三風,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表姐出賣了說道,“以後就用他做擋箭牌好了,皮糙肉厚,還耐打。”

“死妮子,你瞎說什麼,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圍觀的人心也都是一顫一顫的,誰能想到,原本預料中擊倒的少年,居然逆襲了,這裏是在拍電影,可攝像的在哪裏?

幾個混混好半天,才緩過勁來,雖然勉強站了起來,看張三風又想靠近,幾個小混混臉色瞬間轉綠,領頭的立馬說道:“大哥,你別過來,別打我們,我們知道錯了,是張老三他給了我們三千塊錢,讓我們好好教訓你一頓。”


三千塊錢,一說到錢字,這張三風其餘的話都沒聽進去:“錢呢?”

“在這。” 糖婚蜜寵:小小嬌妻哪里逃

還沒等小混混有反應,那疊錢己經到了張三風手中,也許是被餓怕了,張三風當衆數起了錢,二十九張,不是三十張,張三風又數了一次,依舊二十九張:“不是說三千嗎,怎麼就二千九!”

“那一百塊我給兄弟們買菸了!”

“靠,拿爺的錢去賣煙,今天你們非掏出那一百塊,不然誰也別想走!”張三風咬牙切齒說道,“一塊錢兩個饃頭,一百塊那就是二百個,夠我吃多久的!”

天呀,領頭的混混縮了縮頭,敢忙摘下了手上的戒指和帶在耳朵上的金耳釘交給了張三風。

“還有呢?”說着還用餘光看了一眼另外的幾個小混混,另外幾個小混混也不敢反擋,紛紛掏出自個兒比較貴重的東西交到張三風手中。

“不錯,這些東西就給你們估價一百塊吧,合一起正好三千,算做我的精神損失費吧!”

“我的戒指買的時候都花了三千五呢。”領頭的混混很受傷的小聲嘀咕道。

“你說什麼覺得我給你的估價高了?”張三風假裝聽不到繼續補刀道。

“沒爺你給的價格太公道了,我簡直不由自主的感激你的仁慈。”領頭的混混流着眼淚看着眼前的惡魔,似乎是感激涕零地說道。

張三風不知道的是,這幾個小混混自從此事之後便痛改前非,努力學習,最終成爲一名光榮的警察,專門抓捕那種打劫別人的罪犯,一時之間有了“劫匪殺手”的稱號。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騙子,你該怎麼辦?騙回去,讓他知道騙人是不對的。

在古玩街街尾和風水街交聚的往往存在着幾個老頭老太太,他們一般都都穿着老式中山裝,坐着個小馬紮,面前總是放着個小木桌,用白布條做的招牌。“麻衣神像”“半仙推命”“周大仙解夢”……

這些人都衆星拱月的圍着一家店鋪。店鋪上面畫的是一個太極五形八卦的圖案,掛着一個梧桐木做的方型門板,上面寫着“鐵齒神算子”。

小小的鋪子被分隔成了兩個房間,外面的小,裏面的大,外面裝修簡單,裏面的精裝。外面呢,是用來接待普通客人的。什麼鄰居大媽啦,賣菜的大嬸啦之類的。

而裏面的那間呢,嘿嘿,估計那是傳說中專門用來宰肥羊的貴賓室!也就是俗稱的vip區啦,這年頭不管幹啥都得提高擋次不是,什麼黃金會員,鑽石會員,聽着都特唬人。

對於這些有身份的客人,自然是不喜歡和普通人混跡在一起啦。單獨闢出一個地方接待那些貴客,讓他們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兩位美女和這位小哥,我看三位都不是一般的人,來來來,我今天來給你們算一卦如何?”一個身穿長袍,留着羊角鬍子的老頭,從那家小店鋪走了出來,別說拂塵一抖還真有些仙風道骨的感覺,就是不知還是真有本事還是假有本事了。

你說吧這兩個妹一身名牌,沒有十來萬都不一定下的來,像張三風這樣的一年工資都不夠買這麼一身,能是普通人?不過這老頭也有眼光看出我不是一般人,張三風不無自戀的想着。

三人也是閒來無事,跟着小老頭走進了內室之中,顯然這貴賓內室是精心佈置過的,牆上的那一幅對聯,小老頭不無自得的說是明代唐伯虎的手筆――不過依張三風猜測,恐怕多半是從舊貨市場花幾塊錢淘來吧。

觀凡塵百態, 難斷三界五行八卦。

看俗世千姿 ,不出七情六慾四相。

“什麼你祖上給唐伯虎算過命,這是唐伯虎送的?騙鬼吧!”不過張三風還是用天眼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卻嚇了一跳自己竟然鑑定不出來,莫非這副字是真的?不過既便是真的頂多也就是古董吧。

櫃子上擺着的一副看風水用的羅盤,還有一串招魂用的金剛鈴,以及驅鬼用的桃木劍。那就更加了不得啦!上面擺着的香案上書的牌位卻是天地二字。

我類媽呀,這竟然都是法器,自己在整個古玩市場和風水街翻了個遍除了自己小五帝錢都沒發現有另的法器,這老頭到底知不知道這些都是法器呢,還是湊巧得到得,估計是湊巧,不然這麼大年齡財不外露都不懂,人都說人老如妖?不行我得想想辦法把這些法器搞到手。

引導三人入座,那老也是坐在桌前手裏端着一本《天一神算》:“本人乃是張道陵張天師三十九代傳人,修習天一神算己近四十餘年,專門替人消災免禍的。”

張三風剛端起身前茶杯,喝了一口,一聽對方話直接噴了出來,我類個艹,這是李魁遇見李鬼了,這話不正是自己對那暴力女說的嗎?

“小哥,你這是怎麼了?”山羊鬍子老頭皺了皺眉問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