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爹爹,你和孃親就知道趕路,遇到危險,馨兒就得進空間指環戒,嗯……。”

Post by zhuangyuan

馨兒搖了搖頭。

“爹爹,馨兒不去。”

“馨兒。”

沐雲軒一聽,心裏有些內疚,他這樣做是不想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馨兒。”

蘇紫陌也是一臉委屈的看着女兒。

“陌陌,就讓馨兒留下吧,剛好有人能陪我說說話。”

慕容邵峯笑看着她。

“好吧!”最終,蘇紫陌看不得他那雙漂亮又滿帶乞求的眼眸,不情不願的答應了。

而沐雲軒一聽,真想把慕容邵峯一腳踹回邊境去……。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騎着金龍,兩人往蒼莽山而去。

一路上,沐雲軒抱着蘇紫陌的手越來越緊。

蘇紫陌知道他在生氣,可是就芝麻大點的事情,他至於嗎?他。

“雲軒,你放鬆一點,你勒疼我了。”

蘇紫陌忍不住在他的大手上拍了幾下,表達自己的不滿。

哪隻,沐雲軒不放,反而把她抱得更緊。

“陌兒,你壞。”

沐雲軒的語氣像極了小孩子。

“雲軒,你不就是爲了那句沒出息而生氣嗎?你一個大男人,幹嘛這麼想不開呢?把脾氣拿出來,這叫本能,把脾氣壓下去,那才叫本事,知道嗎?”

蘇紫陌就如說教一樣有些語重心長。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讓我很生氣。”

沐雲軒把頭擱在她肩膀上,聞着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他閉上眼睛,貪戀的享受着,這個該死的小丫頭,真是讓他又愛又恨。 “啪……!”的一聲,沐雲軒只覺得手背發麻。

“說沒出息,你還真沒出息!”

蘇紫陌厲聲道。

她知道,他和邵峯有說有笑的,在別的男人眼中就是不檢點的行爲,可是她心裏,這纔不會傷害到邵峯的心,有很多人覺得,離開纔是最好的,而她和邵峯,她離開,邵峯會更痛苦。

她只希望,雲軒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能多瞭解她一點。

沐雲軒猛的起身,把蘇紫陌的身子轉了一圈,讓她和自己面對面的。

性感的薄脣快速的吻了上去。

“唔……!”

蘇紫陌拍打着沐雲軒的胸口。

這個混蛋,一個不開心就要吻她,他這是吻上癮了?

只是,沐雲軒不爲所動,反而吻的更加激烈,那明顯的懲罰性,讓蘇紫陌快崩潰了,心裏直罵沐雲軒混蛋。

“呼!”

終於能呼吸到新鮮空氣了。

窒息的感覺更在死亡線上差不多。

“沐雲軒,你,你瘋了?”

蘇紫陌大喘着氣質問沐雲軒。

“對,我因爲你都要快瘋了。”

沐雲軒俊臉上盡是委屈,深邃的黑眸裏,藍光顯現。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承認也是需要勇氣的,可是她不想他們之間有誤會。

蘇紫陌快速的環上沐雲軒的脖子,使得兩人緊緊的貼在一起,姿勢更是曖昧。

“雲軒,不要這樣,你知道的,在這裏,我爲獨虧欠邵峯最多,邵峯他很孤獨的。”

“我也很孤獨。”

沐雲軒真想正一正夫綱,讓這個小女人知道,什麼叫做以夫爲天。

可是他知道,陌兒和其她的女人不一樣,她很有主見,明確的知道自己要什麼?

就像對慕容邵峯一樣,爲了不讓慕容邵峯傷心,她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眼光。

“你有我,不會孤獨的。”

說完,蘇紫陌主動吻上沐雲軒,沒辦法,這是讓雲軒消氣最快的辦法。

當柔軟的脣吻上的那一刻,沐雲軒臉上的怒氣瞬間消息,取而代之的是一臉享受。

他就愛她的主動,隨快速的反客爲主,潔白的雲層下,風光無限……!

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藍,雲層潔白,九翼金龍離地面很高,彷彿稍微一伸手就能觸碰到雲層,這裏像是一片與世無爭的淨土。

九翼金龍回頭,微微看了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回眸時,眼裏一片羞澀。

皓月國,整個皓月國都在議論皓月國兵敗如山倒的事情。

一路上,君臨天都能聽能聽到百姓們怨聲載道!把他氣得半死……。

只能馬不停蹄的往京城趕。

而庚桑瑤,在聽到皓月國大軍潰敗以後,她氣得把鳳儀宮裏的東西全部砸了一遍,依然不解氣。

祈巫師站在一邊,不敢吭聲。

直到庚桑瑤砸累了,坐在一邊休息的時候她才上前一步說道:“族長,劉長老的已經回來了,他兒子被抓的消息他已經知道了,現在應該趕往那邊去了,族長,我們也該出發了。”

囂張小姐萬能夫 祈巫師的話讓庚桑瑤瞬間回過神來,只是眼中依然一片陰毒。

她現在必須儘快讓自己的修爲恢復,君臨天回來以後,她還有更多的計劃。 “逐夢。”

庚桑瑤朝着殿外大聲喊道。

逐夢快速的走了進來。

看着滿地狼藉,逐夢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有錢人真會敗家。

“皇后娘娘!”

逐夢福了福身。

“讓人把這裏收拾了,本宮回來之前,不想看到這裏有一絲碎片。”

“是,皇后娘娘。”

逐夢無奈的點了點頭,不像看到,那就不要砸啊!這下東西多值錢啊!

逐夢第一次在心裏發牢騷。

隨轉身吩咐身後的丫鬟去叫人過來收拾。

而祈巫師帶着庚桑瑤消失在了鳳儀宮裏。

明月山莊裏,正廳裏,聽到君臨天大敗又班師回朝的消息後,整個明月山莊的人都笑得合不攏嘴。

最開心的莫過於皓月國了。

他雖然是君臨天的父親,可他卻不想君臨天贏,在他的心裏,君臨天不配做這皓月國的皇帝,原本太平的天下,被他搞得烏煙瘴氣的。

皓月國開心的喝着茶水。

默娘一看,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他心裏始終是放不下那張椅子。

“如果你心裏放不下,那就離開吧!你人在這裏,心卻不在這裏,我看着就鬧心。”

默孃的話讓正在議論紛紛的夜輕寒,赫雲霆他們瞬間停了下來。

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默娘和皓月皇。

“曼琦,不是我放不下,而是他真的不適合在那個位置上,這纔沒有過多久呢?百姓們就怨聲載道,辰兒宅心仁厚,他是最適合做星月國皇帝的。”

皓月皇知道默娘心裏在想什麼?

其實,他心裏早就已經放棄皇位了,經過這麼多日的相處,曼琦對他的態度也好了很多,他只是心裏不甘心而已,那點不甘心,出自於自己的兒子,他親手養大了一頭狼啊!

“那你有沒有想過辰兒的感受呢?問一問他的意見,也許他並不想坐在那個位置上呢?”

默娘一聽,漂亮的容顏上火氣又上來了。

她並不想辰兒去做什麼皇帝,而她心裏也知道,辰兒並不喜歡當皇帝。

“曼琦,這不是辰兒喜不喜歡的事情,而是辰兒的責任,你也看到了,百姓們對君臨天的所作所爲非常的不滿。”

皓月皇抿了抿脣,他君家百年的基業,不能就這樣毀了。

“默娘,我覺得先皇說得對,太子宅心仁厚,的確比君臨天很適合當皇上。”

赫雲霆和默娘在一起生活快三年了,默娘心裏怎麼想的,他大概還是能猜到一些。

“雲霆,現在不是擔心這件事情的時候,君臨天現在回來了,外邊還流傳着明月山莊通敵賣國的流言,那君臨天就像陌陌說的,抽風了,一天一個脾氣,咱們都防着點。”

默孃的話讓全場的人表情突然凝重起來。

沐雲寒看了看衆人,說道:“其實以臨天的性格,他是不會輕易的動明月山莊和雲城的,就怕有人在他耳邊煽風點火。”

夜輕寒一聽,拍手贊同沐雲寒的話。

“庚桑瑤處心積慮坐上皇后的位置,爲的就是殺陌陌,這次有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會放過呢?” “這個巫族的族長我曾經見過一次,她很高傲,我曾記得,我去的時候,跟她打招呼都不理,沒想到她這麼有心機。”

晴兒蹙眉說道,她曾經跟着爹爹去過一次巫族,見過庚桑瑤一次。

“晴兒姐姐,她始終是巫族的族長,不過老族長還活着這件事情,我們幾族都不知道。”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念飛鸞看着晴兒說道。

“我們塔拉族算是離巫族最近的了,都不知道她還活着的消息,看來,她根本就不想讓世人知道她還活着,也不知道翼族,青槊族,妖月族和精靈族怎麼樣了?”

北冰雅琪一臉擔心,他們幾族之間很少聯絡,除非巫族族長通傳。

“還能怎麼樣?一樣的會慘遭巫族的毒手,天女宮的宮主被殺,很快就會有高手頂上去的,巫族的人口很多,只是它在的地形特殊,所以纔不會被四國管轄,一百年來,他們巫族的人口迅速壯大,在加上你們七族,可以和黎夏國相提並論了。”

夜輕寒一臉苦惱,比起君臨天,他覺得巫族更難對付,他在巫族潛伏了這麼多年,就連庚樂羽還活着他都只是懷疑,沒有足夠的證據。

“不過君臨天已經找回了魔軍,可依然不是邵峯的對手,看來,君臨天的魔軍也不是太厲害。”

說完,夜輕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他們這裏這麼多人,依然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明星老公神祕妻 “輕寒,對於邵峯和陌陌來說不厲害,可是對於我們來說就不一定了,我收到朱巖的消息,邵峯已經達到了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了,而且,他讓我們注意,最近出現了一個黑袍男子,他很有可能會對陌陌不利,讓我們注意不說,還要一起查出這個黑袍男子是誰?”

赫雲霆一臉愁容,這才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大哥也傳來消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查出那個黑袍男子的消息來。”

沐雲寒也說道。

“哈哈……!”

夜輕寒哈哈一笑聽起來有些諷刺。

衆人的目光又齊刷刷地看向他。

“夜輕寒,你這笑聲我聽起來怎麼這麼欠扁呢?”

赫雲霆不悅的看着夜輕寒,濃眉緊緊的蹙在一起,眉心擰成了川字,他不出主意盡添亂呢?

“雲霆,就連邵峯和雲城都查不到的事情,我們怎麼能查得到?”

夜輕寒眯眼看向赫雲霆。

一聽,赫雲霆不高興了。

不悅的說道:“我說夜輕寒,你這不是小看我們明月山莊嗎?我們明月山莊可不比雲城和星月國的情報差,也許我們明月山莊會在他們之前查到那個黑衣人的下落呢?”

“雲霆,你就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邵峯眼線遍佈全國呢?”

在夜輕寒的心裏,邵峯比起沐雲軒,他怎麼都覺得邵峯會更勝一籌。

“我還真的相信了一句話,天地下真的有不透風的牆,邵峯眼線遍地又怎麼樣,他不一定會在我們先查到。”

赫雲霆不允許別人說明月山莊的半點不是。

“赫管家。”

青蓮急不走了進來。

“青蓮,何事?”

赫雲霆眉頭挑了挑,一定是宮裏有消息了。

“皇后和一名巫師去了西街的香水居。” “去了西街的香水居,她去哪裏幹什麼?”

赫雲霆脣角微微蠕動了一下,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桌子,一臉的冥思。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