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爹爹就放心去吧!”蘇齊大眼含笑,今天又有大展身手的機會了。

Post by zhuangyuan

“嗯!你們要小心點,我們在沁苑酒樓匯合。”

“好的,爹爹。”蘇齊快速的點了點頭。

沐雲軒看了看他們,一轉身,高大的聲音瞬間消失。

隨即,青楓帶着二十幾個人出現在蘇櫟他們面前。

“見過大公子,二公子,瀟王。”

由青楓帶頭,大家齊齊行禮。

“青楓叔叔,不必多禮!我們立刻行動。”

蘇櫟小小的聲音,帶着一股讓人不容反駁的氣勢。

“是,大公子。”青楓和他身後的人恭恭敬敬的應道。

大街上依然熱鬧非凡,青草撒了一地,鮮花也落了一地。

離皇宮越來越遠,蘇紫陌邊感覺到了周圍有很強烈的玄氣波動,漂亮的容顏上也變得嚴肅起來。

突然,馬車前邊的人開始驚叫起來。

蘇紫陌目光微冷,擡眸看向前方。

猛地,一個黑衣蒙面人帶着面具出現,身後還跟着兩名收下。

前邊帶着面具的黑衣人手中挾持着一名人質。

蘇紫陌看去,居然是撒悅如。

看到是撒悅如的瞬間,蘇清絕瞬間驚訝得嘴微張。

怎麼會是她?

只見撒悅如今天應該是精心裝扮過的,因爲被抓做了人質,此刻看起來有些狼狽。

撒悅如求救的看着蘇紫陌和蘇清絕。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原本打算來看蘇清絕一眼的,那知,剛剛出門不久就被人給抓住了。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在太子殿下面前放肆?”

樊子復怒聲吼道,一對侍衛把三個黑衣蒙面人團團圍住。

周圍的百姓也退得遠遠的,這下沒有人在想湊熱鬧,而是想着如何活命。

看着他們的舉動,蘇紫陌知道他們一定是前朝皇后的人。

“太子殿下,要她活,還是要你活?你們之間只能活一個,只要太子殿下願意一命換一命,一定會流芳百世的。”帶着面具的男子陰沉沉的問道,那聲音中,全是諷刺。

而他問的問題,讓蘇清絕愣了愣,同時也明白這黑衣蒙面人在大庭廣衆之下這樣問的原因。

如果不救撒悅如,他這個新上位的太子殿下的名聲盡毀,如果要救撒悅如,就要拿他的命去換。

“你敢威脅太子殿下?”樊子復拔出劍指着黑衣面具男子。

“樊將軍,退下。”蘇清絕一臉冷淡的喊道。

樊子復偏頭,看了一眼蘇清絕,最終還是不甘心的退下。

“她活。”蘇清絕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猛地,撒悅如震驚又不可置信的看着蘇清絕,他居然說要她活,他真的願意用他的命換她活嗎?她心裏很清楚,這些人把她抓到太子殿下面前上爲了什麼?雖然她和太子殿下之間並無其他,但她的心裏卻對他念念不忘,這一點,她敢確定。

蘇紫陌和蘇紫念也是一驚,哥哥居然決定得這麼快。

而蘇紫陌同時也想通了一點,那就是昨晚哥哥送撒悅如回去的時候,被人給盯上了,要不然他們今天是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的。

撒悅如深深的看着蘇清絕,腦海裏劃過兩人相遇,還有昨晚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心裏滿滿的全是甜蜜。

而帶面具的男子也是一驚,有些愣愣的看着蘇清絕,沒想到他會回答得這麼幹脆。

“殿下,不可?”

樊子復和科豐恆同時出聲。

撒悅如心裏滿滿的全是感動,溫柔的看了蘇清絕一眼。

“殿下,民女賤命一條,不值得殿下如此做,而且民女和殿下之間,並無交情,民女拒絕太子殿下的要求。”

蘇清絕一聽,心彷彿被什麼戳了一下,有些痛,又有一股莫名的感覺想要去抓住,只可惜太快,快到讓他根本來不及抓住。

“不管你與本宮之間有沒有交情,本宮作爲太子,又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你在本宮的面前死去。”

蘇清絕一臉平淡的說道,其實他心裏很着急,他怕,他怕撒悅如會受傷,他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怕!

“好!殿下果然是與衆不同的。”帶着面具的男子冷冷的笑着說道,架在撒悅如脖子上的劍突然又加重了幾分。

蘇清絕的心也跟着緊了緊!

“把她放了,本宮做你們的人質。”蘇清絕連想都不想就開口說道。

“哥!”蘇紫陌有些不可置信的喊道,他難道不知道他現在的身份代表着什麼嗎?

“陌兒,念兒,你們不用擔心,哥哥心裏只有打算。”蘇清絕用密音傳話給蘇紫陌和蘇紫念。

“太子殿下的想法很好,不過我怕太子殿下耍花招,殿下還是自縊比較安全。”帶面具的男子冷冷的說道。

聞言,蘇清絕冷笑道:“我可不是你,本宮不會言而無信!”

他的話讓帶着面具的男子臉色一沉,思忖片刻,沉聲道:“好,我答應你,若你膽敢耍半點花招,今天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必取你性命!”

“只要你不傷害她,本宮自然沒什麼花招可耍。”

蘇清絕起身,下了馬車。

樊子復和科豐恆想上前攔住蘇清絕,卻被蘇清絕一個眼神給擋了回去。

“不,殿下,不要,不要過來。”撒悅如搖着頭,深深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近的蘇清絕,那平靜的眼眸裏,無太多的波瀾,俊逸的臉上,無一絲懼意,在她的眼中,卻如天神一般,神聖得讓人不敢侵犯。

蘇清絕充耳不聞,身子筆直的走過去,一雙清澈的眼眸,也靜靜的看着撒悅如,兩人目光交匯,流動着彼此都不太熟悉的情緒。

不遠處看着這一切的女子們,看着蘇清絕高大俊逸的身姿,既心疼又感動。 “陌兒,怎麼辦,你快想想辦法。”蘇紫念緊張的拉住蘇紫陌的手臂。

“姐姐,我們靜觀其變。”蘇紫陌知道姐姐此刻很緊張,可是現在絕對不能衝動。

蘇紫陌腦海裏快速的思索着對策,這裏開始行動,那其它地方的人也開始行動了。

既然這樣,不如就將計就計,把暗中的人都引出來,不過有一點她敢肯定,這個帶着面具的男子不會這快殺人哥哥,哥哥現在可是他們手上的保命符。

在蘇清絕靠近他們的時候,帶着面具的男子一把把撒悅如推開,血亮的劍已經架到了蘇清絕的脖子上。

重生之嫡長女 “殿下。”撒悅如一臉內疚的看着蘇清絕。

“你不用擔心我。”這個時候,蘇清絕依然笑得一臉的清風朗月。

撒悅如目光有瞬間的呆滯,隨之而來便是淚流滿面。

“科將軍,麻煩你,保護好我姐姐。”蘇紫陌用密音傳話給科豐恆。

“二公主,豐恆領命。”科豐恆回答道,眼眸不由自主的看向蘇紫念擔憂的臉。

蘇紫陌快速的下了馬車。

“紫陌,怎麼辦?你快想想辦法救救殿下吧!”撒悅如看到蘇紫陌,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悅如,你放心吧!哥哥不會有事的,你留在這裏等消息便是。”

“誰要是跟過來,老子就殺了他。”帶面具的男子厲聲吼道。

果然如蘇紫陌所料,面具男子一劫持到哥哥,就想利用哥哥撤退。

樊子復想追上去,卻被蘇紫陌給擋住了。

“樊將軍,我去救哥哥便是,你帶人在這一條街上大規模的搜索,一定要把暗中的黑衣人都給揪出來,不能讓他們傷害到百姓,而且動靜越大越好。”

說完,蘇紫陌不等樊子復回答,就跟了上去。

樊子復不放心,想在次跟上去,卻被科豐恆叫住。

“子復,聽令行事,公主只有打算。”

科豐恆心裏想着,能撐起明月山莊龐大家業的人,也不會查到哪裏去。

“行,格爾木,你們跟我走。”

“是,將軍。”格爾木一揮手,他身後的侍衛快速的跟了上來。

一時間,太子被劫持的消息瞬間被人傳的人人皆知。

這個督主,爆寵的! 在宮裏等消息的納蘭文昊也在第一時間裏得到了消息。

他原本計劃讓那個人親自出現在絕兒的面前,把他給殺了,沒想到卻節外生枝,他們居然帶着一個女人來威脅清兒,而清兒爲了救那個女子淪爲了人質,思即此,納蘭文昊的心裏騰昇出一股冷意,納蘭洛湛,你要是敢動孤王的兒子一根汗毛,孤王一定會將你一刀一刀的凌遲處死。

隨即,納蘭文昊隱下心裏的憤怒,也帶人快速的出了宮。

而跟在蘇清絕身後的蘇紫陌,每經過一個地方,她都會在暗中留下記號,要想把前朝皇后的人全部殺人,此刻是最好的機會。

他們一定會帶哥哥去見那個人的。

而且那個人也一定在城外,不會在城裏。

蘇紫陌微微蹙眉,心裏很快有了一記。

她快速的給暗中的清蓮打了一個手勢,自己則飛身往城門口飛奔而去。

起初,帶着面具的男子心裏還好像非常的疑惑,怎麼會沒有人跟上來,可是爲了快點逃出去,他也管不了那麼多,帶着蘇清絕,在一條隱祕的巷子裏,騎上三頭俊美帶着蘇清絕一路往城門口衝。

整個過程中,蘇清絕不掙扎,也不說話,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他這份淡定,到叫帶着面具的男子有幾分佩服。

而沐雲軒剛剛到達沁苑樓,也很快知道了蘇清絕被挾持的事情來,聽了暗衛的稟報,他眼眸裏一片冷意,在聽說蘇紫陌一個人跟了出去,他全身上下冷意迸發。

而他現在卻又分身乏術,沐雲軒鎮靜下來,心裏很快分析起來,猛地,他擡眸看了一眼沁苑樓,毫不猶豫的飛身上去,他離城門很遠,現在只有快點殺人楊清清,然後去找陌兒,而且以陌兒的聰明,一定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不過沐雲軒還是不放心。

“敬淮。”沐雲軒對着空氣中大喊了一聲。

敬淮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沐雲軒面前。

“去城門口和夫人匯合,如果沒有見到夫人,留意她暗中的記號,本座隨後就會跟過來。”

“是,聖主。”敬淮此刻也沒有心思開玩笑,轉身消失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面具男子帶着蘇清絕趕到了城門口,發現城門口的守衛很鬆懈,難道太子被劫持的消息還沒有被傳開,可是可能嗎?他們從劫持太子到現在,少說也快有半個時辰的時間了,這裏的守衛不可能沒有收到消息。

“駕……!”

“後邊有人追過來了。”另一個黑衣人有些慌亂的說道。

“走。”帶着面具的男子來不及思索。

蘇清絕也皺了皺眉頭,心裏大膽的猜測着,四處看了看,猛的瞥見了一抹紅色的身影,是陌兒。

只見蘇紫陌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眸。

蘇清絕當下就明白蘇紫陌的意思。

“你給我老實一點。”快到城門口了,面具男子手中多出一把匕首,緊緊的抵在蘇清絕的背部。

蘇清絕眼眸微冷,沒有說話。

“不好!主子,上了昂將軍追過來了。”

“衝過去。”城門口近在遲遲,面具男子大聲的吩咐到。

得令以後,兩名黑衣人憋足了氣,馬鞭用力的鞭打。

再有守城的侍衛發現了這邊的異樣,又四人正想往這邊過來。

那知受驚的馬失控的往城門口飛奔。

出城的人被驚得四處逃竄。

“快關城門。”一個侍衛大聲的喊道。

可以已經來不及,三匹高大的駿馬衝破了阻礙,兩個黑衣人甩出手中的馬鞭,把正要關城門的兩個士兵殺死,同時也給了他們一次活命的機會。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箭雨,卻也無濟於事。

了昂將軍帶人趕了過來,眼看賊人已經出城,他快速命人射箭。

而蘇紫陌也趁着這個機會飛出了城外。

看到蘇紫陌的身影飛走,了昂擡手,讓人停止射箭,追趕的速度也放慢了些。

一個暗中的黑衣人看到了這一切,皺了皺眉,快速的往城外飛奔而去。

三人拼命的打馬策奔,直到到了城外一個小樹林裏,看到接應的人,三人才鬆了一口氣。

這下靜了下來,帶面具的的男子突然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來,這一切,似乎太順利了一點。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這麼長的時間,納蘭文昊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被他們劫持了,以納蘭文昊的速度,足以把他們擋在城門口。

那麼現在最大的可能,就是納蘭文昊故意放他們出城的,可就在這之前,他暗中的人似乎並沒有發現任何的一樣,可是了昂又爲何要在他們剛剛要出城的時候纔出現,這有些說不通啊!

雖然前後只有短短半個多時辰,但足夠他們帶着蘇清絕一行人逃離!

難道是……!想到此處,面具男子有些冷汗涔涔,猛地回頭看了看四周,又用心的探測了一下週圍,沒有任何的一樣,難道是自己想多了嗎?面具男子的心裏還存了一絲僥倖,納蘭文昊身邊,除了了昂就是樊子復父子和科豐恆父子了。

蘇清絕看着面具男子探測周圍,心裏微微緊張起來,陌兒一定就在這附近,可別被發現纔是。 Pick me!佛系老公談談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