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爲了表示感謝,楚元透露出對她比較親近的意思,請她以後有空跟鬱子宸一起去家裏玩。

Post by zhuangyuan

顏愛蘿很感謝他,有了他的承諾,她以後跟楚家的關係也會更進一步,這不管對她還是對她的事業都有很大的好處。

楚元很忙,跟她們倆說了幾句話就又走了。

而顏愛蘿兩人也累了些,找了個沙發坐着,說說家常話。

顏愛蘿說起了自己這段時間在忙的事,看時嶽昕很有文才,就把廣告語告訴她問怎麼樣。

時嶽昕覺得很不錯,又問她找誰做代言。

顏愛蘿嘆氣道:“我也不知道該找誰,正在發愁呢。之前還想找謝卓然,可他很貴而且形象也不符合,根本不行。”

時嶽昕聽完倒是建議道:“我覺得謝卓然很符合你的產品特質,你找他可以。而且,他也未必有那麼貴。你可以試試。”

一聽她好像知道什麼內幕消息,顏愛蘿頓時感興趣的看過來。 時嶽昕雖然性格內向,但畢竟讀書多也很明事理,分析起問題來也很頭頭是道。

“我算是謝卓然的粉絲,之前還跟他一起做過公益。他資助了一個公益項目,就是給貧困山區的孩子們送一些健康的生活用品以及學習用品之類的。

我跟着去過,也捐過一些錢。我看他雖然名氣大,但對這個公益項目很用心,很多事都是親力親爲。而這樣有親和力的人,正好可以做你的代言人。”

一個對孩子那麼有愛心的人,就算沒結婚生孩子,但從那個氣質上就給人安全感,讓那些有孩子的家長們對他產生信賴。

而且,謝卓然知名度很高,能產生的效果也比一般明星強十幾甚至上百倍。

只要把謝卓然的公益形象跟志誠的產品特點結合在一起,將會成爲很大很好的賣點。而且,這個賣點還很拉好感,也不容易讓人產生黑的念頭。

顏愛蘿如醍醐灌頂,抓着她的手使勁感謝:“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提醒,我就要錯過這麼好的代言人了。我馬上聯繫他的經紀人。”

“不客氣。”時嶽昕又猶豫着說:“其實,我也有他的聯繫方式,你要是有意的話,我可以幫你約他試試。”


顏愛蘿本想直接答應,可看時嶽昕性格靦腆,就覺得這件事對她來說很爲難。

時嶽昕是楚蕭的妻子,是她想結交的朋友,不是要利用的對象。

шшш ¸тt kдn ¸¢o

她搖頭笑道:“不用了,是談公事,我還是聯繫他的經紀人更正式。不過,到時候我估計會聯合他一起做公益活動,你可以來幫忙嗎?”

“當然,你能邀請我,我很感謝。”時嶽昕對她的印象更好,也知道她並不只是利用自己來結交楚家的關係。

這樣什麼都看得明白還能做出明智取捨的女孩,真的很難得。

她之前還奇怪楚蕭跟這個女孩做朋友的事,也偶爾懷疑過雙方的關係,但現在看來,是她小人之心了。


兩人又說了一會,時嶽昕要去參加儀式站在楚元后面上臺。

以前她對這種事總是很忐忑,並不喜歡拋頭露面。但今天,這種心情少了很多,反而有種期待的感覺。

顏愛蘿又鼓勵了她幾句,就暫時跟她分開,去找了鬱子宸。

鬱子宸在人羣裏,周圍很空曠,因爲根本沒人敢在他身邊待的太久。

看到她過來,他眼神不善的打量兩眼,譏諷道:“捨得跟你的新朋友分開了?”

她好像又在他身上看到了裝滿了醋的水槍,正在盡情的噴灑山西老陳醋。

她走過來,找了個椅子坐在他身邊,跟着笑道:“怕你被人拐走了,當然得過來看看。你說實話,剛纔是不是有個女人跟你搭訕了?”

她反客爲主,說的鬱子宸還真的回憶了一下。

他只記住了一些要緊的人,那些來搭訕的無聊人根本不在他的記憶範圍內。

“你看看你,遲疑了,心虛了是不是?”顏愛蘿難得抓住他的漏洞,立刻擺出得理不饒人的嘴臉:“我才走開一小會,你果然就變心了是不是?你好無情啊!”

她嘟着嘴控訴着,還伸出柔嫩的食指在他身上戳了戳。

她也沒用力,戳的自然不疼,還有種心裏發癢的感覺。

鬱子宸趕緊抓住她不老實的手指,正色警告:“不要胡鬧。”

“就不聽你的。”顏愛蘿繼續戳了戳,還故意往他的心口那邊戳過去。

結果沒再戳幾下,就被抓住了手,整個人都被拉的半靠在他身上。鬱子宸動作迅速,一手環住她的脖子,就把吻印了下去。

一個吻很迅速的完結,他趕緊把這女人推開,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周邊的人也有往四周看的,剛好看到這一幕,驚訝得捂住了嘴。

顏愛蘿是最驚訝得,擡頭看他的時候都有點迷茫。

鬱子宸從不會在人前親熱,這一次竟被她戳的強吻?

她是不是不小心點火點的有點大,把自己給燒了?

鬱子宸趕緊平復了心跳,眯着眼警告:“不要再惹我。”

顏愛蘿趕緊乖乖點頭:“我知道了。”

她說完,還忍不住舔了舔嘴脣。實在是好久沒親密接觸過,她的嘴脣有點幹,就忍不住舔了舔。

雖然動作很快,但是粉 嫩的小舌劃過紅潤的脣,還是在鬱子宸的眼中形成了慢鏡頭般的畫面。

他腦海裏只剩下她的紅脣,粉 嫩的舌尖以及那誘惑的動作。

這女人,是故意的。

雖然很難耐,但他自制力極強,答應過不會在給她正式名分前對她做什麼,他就一定不會再做出過分的動作。

他轉頭,轉移注意力:“那件事辦成了,他很快就能過來。你覺得,能成?”

顏愛蘿真怕他忍不住拉着自己找個沒人的地方做點成年人該做的事,看他轉移注意力,也趕緊順着換了話題。

“我估計能成。這種事,男生就得沒臉沒皮,像楚蕭那樣,永遠別想成功。所以,我們得推他一把。”


鬱子宸忍不住轉頭看看她:“你對男人很瞭解?”

他想的是,江杉會不會也是用這種手段追到她的,還害的她家破人亡。

顏愛蘿也想到了江杉,怕他意識到這個問題,趕緊說:“這不是看愛情電視劇得出來的經驗嗎?現在不流行那種高冷的霸道總裁了,流行那種鍥而不捨沒臉沒皮的主角。

只有爲了真愛放棄自己的原則,不怕死不怕累的粘着對方,才能成功脫單。你看我,不就是這麼追到你的嗎?”

她挑眉一笑,把自己當初抱大腿求包養的狗腿行爲做了美化。

而且,她也不覺得說自己追求鬱子宸有什麼丟人的。在愛情這件事中,不管誰追求的誰,只要成功在一起了,就算成功。

鬱子宸看着她燦若星辰的眸子,深吸一口氣:“你再勾引我,信不信我帶你去樓上,辦了你?”

這女人,是不怕死嗎?

顏愛蘿趕緊閉嘴,還退開了兩步遠,表示自己再也不敢了。

撩撥鬱子宸早就成了她的本能,她都忘了在飢.渴狀態下,他的自控力也在不斷下降了。 聚會接下來的時間,顏愛蘿都老老實實的,不敢再多看鬱子宸一眼。

好在很快時嶽昕就過來了,拉着她跟她說話,還介紹了之前謝卓然做公益的一些事情。

這樣的話,顏愛蘿對謝卓然多一些瞭解,談合作代言的時候,就更能投其所好。


顏愛蘿很感謝她,說等這次合作談下來一定請她吃飯。

時嶽昕說着好,見旁邊鬱子宸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還小聲問她是怎麼了。

“他看我跟你說話不理他,吃醋呢。”顏愛蘿小聲說着,還挑眉壞笑:“一直這麼小氣。不過,是個好人,不用怕他。”

時嶽昕看看鬱子宸,再看她笑的甜蜜,羨慕的說:“別人對你們的流言蜚語很多,但他在家裏也說過你們感情很好。以前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是真的。恭喜你,你很幸運。”

人生短暫,未必能找到真心喜歡的人。人生也很長,一個人未必能堅強的熬完整個人生。能在年輕時就找到兩情相悅的人,確實是一件幸事。

顏愛蘿笑道:“其實,你也有你的幸運。”

時嶽昕想起自己家裏的那些亂七八糟理不清的事,臉上難免帶了愁容。但顏愛蘿也沒多解釋,引着她說了別的話題。

一場聚會結束,人們三三兩兩的說着話,準備散場了。有人高興有人惆悵,有失有得,自己的心情大概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整場聚會楚蕭都沒出現,時嶽昕雖然堅強應對流言,可也免不得被人揹后里指指點點。

自家公司的週年慶都不陪着參加,可見楚蕭對這個老婆是有多麼不在意。

現在聚會要結束,楚元因爲有事已經跟幾個同級別的大佬先走了,沒了長輩支持,她瞬間變得孤立無援起來。

工作人員還有一些高層以及楚家的人在發放紀念品,組織大家離開,現場變得有點混亂。

也因此,很多人也就不藏着掖着,嘲諷議論的聲音都不再遮掩,場面顯得比之前亂了很多。

那個嫉妒時嶽昕的女作家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劉家母女湊到了一起,正說得高興,話語也很尖酸刻薄。

“有錢有地位又怎麼樣,不管怎麼受婆家喜歡,可沒有丈夫的疼愛,這一切終究是靠不住的。沒有基礎的婚姻,就跟撲克牌的塔樓一樣,輕輕一碰就塌了。”

說話如此之酸的自然是那位女作家,她嫉妒時嶽昕的名氣跟才學,在別的地方比不過人家,只能在這方面刷刷仇恨度了。

劉小姐也小聲說:“真可憐啊。我以後一定要嫁一個喜歡我的人,可不能爲了錢就把自己賣了。”

劉太太跟着附和:“你放心,媽媽肯定會給你找個好人家,不會爲了錢把你賣掉的。”

她們一個勁的說着錢不錢的,可其實心裏最在意的也是錢。至於感情,那不是可以培養嗎?

再說了,沒感情等離婚後給分錢也行啊。

三個人掩飾着內心真正的想法,八卦着,毫不避諱的嘲諷着。

顏愛蘿轉頭似笑非笑看了看這三人,又看看旁邊楚家的人。這些話楚家的人可都聽到了。

她們平時在別的場合嚼舌頭也就罷了,今天是楚家的主場還敢這麼大膽,估計接下來楚家不會給她們好臉色看。

三人被看得莫名其妙,只短暫心虛了一下,又繼續有肆無恐起來。不過,她們還是壓低了聲音,跟身邊的人繼續八卦着。

顏愛蘿轉回頭安慰了時嶽昕幾句,又說送她回去,被拒絕後,就說最起碼送到車上。

楚家有給她保鏢,可以保護她的安全。但要陪着她給她支撐,也只能是朋友了。

兩人隨着人羣一塊往外走,走的也慢了些。

顏愛蘿着急的往外看,還給落在後面的鬱子宸使眼色。

怎麼回事,這都結束了,人還不來?等人都走了,他再過來,效果就打了折扣啦。

鬱子宸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讓她不用着急。

怎麼能不着急呢?

顏愛蘿還想着楚蕭也不是個關鍵時刻掉鏈子的人,今天可千萬別突然改變作風。

衆人正往外走着,可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卻不動了。

場地的大門還算寬敞,大家慢悠悠過去根本不會有擁擠的情況。但前面的人不動,後面的人自然也沒辦法動。

有着急的就使勁踮起腳往前看,想看看前邊到底怎麼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