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爲了替孫延慶報仇,他師父慕容傑,直接殺到了玉龍家族。而他師父,作爲三星鑑定師,那修爲自然也不低,達到了恐怖的極品龍徒。要知道,整個聖林鎮,修爲最高的莫過於孫家的族長,孫一天,修爲達到了六品龍徒,因此,他這一攻來,玉龍家族,自然要向人家賠款,不然被滅族是遲早的事。

Post by zhuangyuan

被逼無奈,玉龍飛家族只好把玉龍家族的一切產業,給了他們,不過,他們並不滿足,說是,要借玉龍家族祠堂一用。

祠堂是一個家族的命脈,也就是說,一個家族沒了祠堂,他們就沒了生存的根本,因爲,祠堂中,往往有着祖宗遺留的寶貝,就像當日,下葬玉龍林時的龍炎草,也被玉龍飛放在了父親的靈位下。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玉龍家族的老一輩們,才躲到祠堂裏,誓死保護祠堂。

“好,看好我父親的靈位!”聽說孫家要搶祠堂,玉龍飛徹底憤怒了,隨即如同狂風一般,跑出了祠堂。 孫家大院中,一鬚髮花白老者,正坐在中央,享受着陽光的沐浴。

在他跟前,被玉龍飛連斬兩次的孫延慶,正反覆的詢問着老者:“師父,什麼時候,能教我煉丹?”

“兔崽子,雖說你筋骨奇特,龍印非凡,適合煉丹,不過,如今你的精神力還不夠強大,過段時間,再試試吧!”孫延慶,一直詢問老者,老者並沒顯出惱怒,而是耐心爲他講解着。

“刷刷”

就在這時,一股涼風忽然刮過,接着一道黑影,便站在了大院當中,冰冷的望着兩人。

“你是?”看到忽然闖入的陌生人,老者猛的站了起來,看着神祕的來者。

“師父,他是玉龍飛,快殺了他!”孫延慶對玉龍天有着天大的仇恨,儘管玉龍飛被頭髮遮擋着面,但孫延慶卻一時間認出了他。

聽到孫延慶的解釋,老者一捋鬍鬚,得意的望着玉龍飛:“小兒,你龍氣遍佈全身,比起延慶,確實要強悍許多,而且你精神力強大,確實適合煉丹,連斬延慶兩次,也不爲過,不知可願跟隨老朽修煉?”

初次見面,老者便是把玉龍飛的實力,都探了出來。

“你們……都得死!”玉龍飛聲音冰冷,完全沒在意老者的話。雙手一揮,接着洶涌的龍氣,瞬時從龍印中涌了出來,一時間,一個恐怖的遁甲,便擋在了他面前。

“師父,殺了他!”看到玉龍飛身前的遁甲,恨透了他的孫延慶,也是顫顫巍巍的看着老者。

“退後!”在玉龍飛強大的龍氣遁甲面前,老者臉色一陰,接着半空中懸浮的龍氣,便聚集了過來。很快,如圓球一般,把老者緊緊的包裹在裏面。

“極品龍徒,確實不一般!”

雖說一階魔獸,和人類的極品龍徒攻擊力不相上下,不過,它們更擅長於物理攻擊。但眼前的老者,可就不同了。

在龍氣的防護下,整個人眼中,都放出了殺氣,一步步震懾着玉龍飛。

“走!” 借你柔情,予以深愛 ,但玉龍飛也弱不到哪,隨即,擋在身前的恐怖遁甲,好似轉盤一般,在空中旋轉了起來。而在旋轉同時,他身體如風一般颳了出去。

雖說老者剛纔,確實看出了玉龍飛的不凡,可是,當玉龍飛衝出去後,他才發現,對方豈止是不凡,就算這速度,不知九品龍師能否達到。因此,沒看清玉龍飛身影的他,也捱了玉龍飛一掌。而這一掌過後,玉龍飛速度再次暴漲,完全出了老者的攻擊範圍。

“師父!”隱隱中看到玉龍飛退到了遠方,孫延慶急的示意老者,不要讓玉龍飛跑掉。

“延慶,這小輩速度太快,趕緊找你父親來幫忙!”剛纔的一交手,老者已經探測出了玉龍飛的實力。雖說他速度非常快,但他真實實力,遠遠不及五品龍徒,因此,忙朝孫延慶揮了揮手。

看到孫延慶要去找幫手,玉龍飛身形再次一縮,直接擋在了孫延慶面前。接着,兩隻暴漲的雙手,結結實實的排在了他的胸前。

“噗噗……”被拍到的剎那,孫延慶噴着血便被彈出了數米。

“敢傷我徒兒!”見到被打飛的孫延慶,老者身形一抖,護在他前面的龍氣,猶如被炸破的玻璃一般,撲頭蓋臉的朝玉龍飛刺來。

“刷刷!”看到龍者撒過來的龍氣,玉龍飛隱隱一笑,一股淡黃色的龍火,便攥在了手中。

“嗤嗤”撒過來的龍氣,在碰到龍火時,瞬間就化爲了粉末。

“你也是煉丹師?”看到玉龍飛手中閃動的龍火,老者倒吸了口涼氣。

隨即,在他身前,一股黃色的龍火,就出現在了他身前。


“碰……”面對對方的龍火,玉龍飛隨即雙手一抖,一團不打不小的龍火,直接抖向了老者。見狀,老者只好把手中的龍火,彈了出去。

在這一聲爆響後,兩者再次糾纏到了一塊。

霎時間,孫家內外,不少東西都被這強烈的撞擊力,震爲了碎片。

聽到這些聲音,還一直悠閒的孫家長輩,全都衝到了大院中。

“此人是誰?”首先衝過來的孫一天,顯然不敢相信,會有如此高人,能夠與慕容傑糾纏在一起,而且都是龍火對龍火,因此,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還不幫我!”雖說慕容傑的實力,遠遠高於玉龍飛,可是玉龍飛的速度,卻是他的幾倍,所以,在對撞中,他並不能拿玉龍飛怎麼樣,同樣,玉龍飛也傷不了他。因此,兩人都在僵持着。

“上!”聽到慕容傑的話,孫一天立馬朝着相繼趕來的三個長老,揮了揮手。在他示意下,那幾個長老,迅速迎了上去。

“哈哈,來吧,今天就滅你孫家!”擁有速度的優勢,玉龍飛根本不懼怕對方人多。遊走在五人之間,完全輕鬆的很。

“我讓你狂!”玉龍飛的狂妄,徹底惹惱了孫乾,隨即,一股龍氣,悠然涌出體外,接着,身前便多了一個和玉龍飛一般的遁甲,上面兇惡的殺氣,正在往外冒着。

面對五人的攻勢,玉龍飛身前的遁甲,轉動速度越來越快,手中的龍火,在精神力的操控下,不斷灼燒着幾人的遁甲。

畢竟,用龍氣形成的遁甲,並不是真正的遁甲。碰到龍火,它便頂不住了。原本衝在最前面的孫乾,身前的遁甲,在龍火的攻擊下,很快就變得虛幻起來。而他本人,在龍火的攻勢下,速度也減緩了不少。

“你們給我退下!”衝上來的四人,不斷沒有降低玉龍飛的速度,反而降低了自己的速度,慕容傑雙手一揮,接着手中的龍火,就擋在了四人跟前。

沒了他們的阻攔,慕容傑行動起來便捷了許多,手中的龍火,驟然暴漲,直接朝着玉龍飛薄弱的龍火吞去。

“漲!”玉龍飛任何一個部位,都充滿了龍氣,因此,他堅信,要是拼龍氣的話,他絕對不怕對方,所以,體內龍氣再次涌動,之後,手中的龍火便變得濃密起來。

看到對方猛漲的龍火,慕容傑的小眼不由眯了起來:“嘿嘿,小子,我極品龍徒,還拼不過你?”

隨即,手中的龍火,再次旺了起來。

隨着兩人龍火的暴漲,孫家大院的溫度,驟然上升了起來。

· “滋滋”隨着溫度的上升,在場人臉上,都擠出了汗,目不轉睛的盯着兩人。

“刷刷”場地中央,玉龍飛猶如火龍一般,揮舞着龍火,在周圍遊蕩着,而他身前的遁甲,在龍火的燃燒中,轉的更加猛烈了。

本以爲玉龍飛拼龍氣,拼不過自己的慕容傑,看到對手身上龍氣,依然如此強大,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接着,強大的精神力,完全把四周包裹了起來。霎時,一種恐怖的氣息,便散佈在大院的各個角落。

於此同時,速度不可抵擋的玉龍飛,在精神力的壓制着,也變得緩慢起來。

“嘿嘿”看到對方的行動,有所緩慢,慕容傑輕鬆的捋了捋鬍鬚,接着手中的龍火如活了一般,化爲了一隻張牙舞爪的猛獸,猛烈的向玉龍飛攻去。“轟轟”在它身上,一股股可怕的氣息,正在玉龍飛耳畔響起。

“給我滾!”深陷猛獸包圍圈的玉龍飛,美目緊閉,隨即,手掌暴漲五倍,直接迎上了猛獸。


“咯吱,咯吱”雙方的碰撞,再次引起了四周的震動。

“砰!”僵持片刻後,雙方都被震退了幾米。

“宰了那小子!”看到被震退的玉龍飛,孫一天一個健步就邁到了他跟前,可是他沒料想到的是,在玉龍飛跟前,那個高速旋轉的遁甲,在剛纔與猛獸接觸的剎那,竟然染上了龍火,現在它上面,高速旋轉着的龍火,正灼燒着四周。

他冒然的闖入,也被高速旋轉的龍火,包裹在了裏面。他那層次清晰、富有攻擊力的遁甲,在這一刻,已經沒了作用,正在任龍火吞噬着。

“廢物!”看到被包裹的孫一天,慕容傑暗罵一聲,之後精神力再次擴張。很快,便擴張到了玉龍飛跟前,而玉龍飛的龍火,在對方精神力的壓制下,竟變得暗淡起來。

見狀,玉龍飛忙向後一退,趁機,孫一天終於是逃出了包圍圈。

“族長,你沒事吧?”逃出包圍圈的孫一天,身上不由掛了點彩,所以三個長老,都緊張的跟了過來。

“沒事,沒有慕先生的話,誰都不許出手!”當衆出醜後,孫一天也是憤怒的很,隨即朝衆人揮了揮手。

“小子,還要拼嗎?”慕容傑通過精神力,完全扭轉了戰局,所以也是信心十足的看着玉龍飛。

“糟老頭,拼你的頭啊!”就在玉龍飛被對方精神力逼退時,那個曾令玉龍飛厭煩的妖媚女子,忽然出現在了他跟前。


“丫頭片子,你敢這樣罵老朽?”看到忽然出現的玉龍穎,慕容傑眼中,再次放出了光。

不過,女子並沒理會他,而是走到了玉龍飛跟前,潑辣的看着他:“玉龍飛,你沒事吧?”

“沒事,誰讓你來的!”儘管知道,玉龍穎在關心自己,但玉龍飛依舊沒有好氣朝她喝道:“這裏不是你待的地方,快給我滾!”玉龍飛口氣冷淡,好似還在生當年的氣一般。

藉助這個機會,慕容傑手中的龍火,直接朝兩人席捲而來:“滋滋”霎時,兩人便被漫天的龍火,包裹在裏面。

看到漫天龍火,玉龍穎頓時攥緊了拳頭,大聲的朝慕容傑罵道:“糟老頭子,你想燒死姑奶奶啊,告訴你,你要是把姑奶奶我燒死了的話,就別指望姑奶奶做你的弟子!”說着,就要往龍火裏面撲。

見狀,慕容傑忙把龍火向後收,緊張的望着她:“小丫頭,切莫胡來!”

“哼!”看到自己的舉動,嚇住了慕容傑,玉龍穎再次向前撲去。

很快,緊緊包裹住兩人的龍火,在玉龍穎的搗亂下消失一空。

“糟老頭,虧你收的快!”沒了龍火後,玉龍穎也一步一步逼近慕容傑,完全沒有畏懼他的意思。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她,慕容傑不由的顫抖起來:“老夫縱橫大陸多年,唯獨對這個女子下不去手,只因爲她……”

在他顫抖之時,玉龍穎來到了他跟前,一把攥住了他的鬍鬚:“糟老頭,我家族的產業,已經被孫家搶奪一空,如今爲何還要搶我家祠堂!”女子咄咄逼人,不給慕容傑喘息的機會,使勁撕扯着他的鬍鬚。

“丫頭片子,再胡鬧,休怪老夫無情!”衆目睽睽下,再次被女子指着臉罵,慕容傑的臉色也是變了又變。

“呀呀,我看你敢怎麼着?”慕容傑不說不要緊,這一說可是讓玉龍穎更加狂妄了,抓起他的一把鬍鬚,就使勁往外拽。

霎時,慕容傑的臉色,已經變爲了紫色,心中的怒氣,更不打一處來。拳頭緊握,但他卻怎麼都無法伸出去。

“你們走吧!”終於,慕容傑也是朝玉龍飛揮了揮手。

“哼,你讓走,姑奶奶今天還不走了,趕緊把我們家族的產業還給我們!”再一次讓慕容傑屈服後,玉龍穎得理不饒人起來,抓起老頭的眼皮,就在那兒玩弄起來。

看到慕容傑被玉龍穎制的服服帖帖,孫家上下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隨即,年輕氣盛的孫勝直接站了出來:“玉龍穎,你敢對慕先生無理!”說着,身體一抖,道道龍氣,便化爲了利劍,直接射向玉龍穎。

“老頭,他要殺我?”看到孫勝飛來的利劍,玉龍穎身體猛的軟了,微微一顫,可憐巴巴的望着慕容傑。

雖說慕容傑是老頭一個,但玉龍穎輕柔的聲音,就猶如電一般,直接刺激到了他。“刷刷”兩股龍火,飛天而起,直接把孫勝射出的利劍融化在了裏面。之後,強大的精神力,再次把孫勝包裹。

“噗噗”片刻後,孫勝便吐血倒在了地上。

“啊?”看到慕容傑對孫家人動手了,孫一天等人眉毛都豎了起來,隨即都忙着去扶孫勝。

“丫頭,拜我爲師吧?”沒有顧及孫家人,慕容傑很是和藹的望着玉龍穎。

“好啊,那我家族的家產呢?”說着,玉龍穎曖昧的看了一眼老頭。

“孫家上下聽令,從玉龍家族奪來的家產,此刻都給人家還回去!”慕容傑曾經無數次求玉龍穎,做自己的弟子,但都被她拒絕了,此刻聽到她同意了,因此非常興奮的朝下面吩咐道。

“這?”慕容傑一聲令下,使得孫家上下都躁動起來。

“哈哈,不服啊?”看到孫家人不滿,老者精神力急速擴張,同時,一股劇烈的龍火,在精神力的操控下,直接朝孫家大院飛去:“我不想要的東西,你們也別想得到!”老者聲音冰冷,完全變了人一般,冷冷的朝孫家人喝道。

“慕先生請先息怒,我孫家照辦!”看到無盡的龍火,即將觸到大院,孫一天眉頭一皺,不情願的站了出來。 聽到孫一天的話,慕容傑很是得意的望了一眼玉龍穎:“丫頭片子,快叫師父吧!”

“慕先生,且慢!”就在老者期待玉龍穎聲音時,孫一天面色蒼白的站了出來:“慕先生,您在我孫家這段時間,我孫家對先生也不薄,如今先生有了要求,我孫家自然沒有反對,不過,還請慕先生,幫我孫家解決掉這小子!”說着,非常惱怒的看着玉龍飛。

“老朽向來不欠人情,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們解決掉他吧!”說着慕容傑龍火四冒,很快形成了火圈,在空中揮舞了起來。

本來,玉龍穎還想去阻攔他的,但卻被慕容傑跟前的遁甲,擋了出去。

“糟老頭,你敢殺他?”玉龍穎眼中殺氣外漏,兇惡的看着慕容傑,可是,老者並沒理會他,一個健步,便是繞開了他,站在離玉龍飛不遠處。

“嘿嘿,慕容傑,想動我家族祠堂,你還是第一個!”慕容傑和孫家等人,想搶玉龍家族祠堂,就猶如錐子一般,刺痛着玉龍飛。當年,自己爲了讓父親住進祠堂,自己差點送了命,如今,這夥人竟然大着膽子,想打祠堂的主意。

“啊——”想到這,他心中的怒氣,徹底爆發了出來。

一股股強烈的龍火,在對方要攻到自己時,驟然暴漲起來,而他的精神力,隨着龍火的暴漲,也瘋狂了起來,如同惡魔一般,向四周擴張着。其中,凡是被它掃到的,都化爲了灰燼。

感受到對方精神力的暴漲,慕容傑臉色一沉,青筋暴起,猛一蹬腿,便竄出了幾丈。


隨着對方的靠近,玉龍飛精神力再次擴張着,很快,這些精神力,便化爲了可怕的龍頭,使勁吞噬着一切。

“咣噹咣噹”可怕的龍頭,猶如無盡的黑洞一般,使勁吸收着一切,而當這些東西,進入它範圍時,它猶如瘋狂的絞肉機一般,直接把它們絞碎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